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战地医生秦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出发前

战地医生秦恩 辰侯 3257 2020.03.26 00:01

  在一阵激烈的讲价还价之后,秦恩终于拿到了一个比较实惠的价格,起码比超市和网上买都便宜。

  别看秦恩身价几百万,但毕竟不是什么做生意的大老板,钱这东西还是能省则省,被当成冤大头宰的事秦恩可干不出来。

  砍到最后,老板还觉得意犹未尽,甚至后来老板还热情的送了几个桶装水抽水器,问题是自己买的不是那种大桶啊,算了,回去自己改一改吧。

  写下收据,老板打声招呼便去后面调货了,趁着这段时间,秦恩找了刚才领路的小哥带着自己去园区里转一转,跟老板一说,正好仓库里也没什么事便同意了秦恩的请求。

  秦恩在园区里转了几圈后发现,这个园区真是存什么的都有,从吃的穿的到日用杂活应有尽有。

  想想也是,反正都是放东西的地方,能节约成本干嘛不节约一下呢,但贵的仓库肯定有他的好处,只是商家们比较一番后还是觉得能够接受便宜仓库的缺点而已。

  在园区里逛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花出去了好几万大洋,买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什么小煤气灶锅碗瓢盆,新鲜菜肉之类的,反正放在道具箱里也不会坏,多买点以防万一,基本除了武器弹药以外都买了个遍。

  一大堆东西整整装了两车才拉走,期间也有老板问秦恩买这么多东西干嘛,秦恩都呵呵的笑了一下说道:“送给需要的人”。

  这句话让司机师傅理解成捐助给十字会再送给有需要的人,让秦恩被猛夸了一路,最后师傅还强烈要求帮忙卸车。

  这些秦恩都笑呵呵的接下来了,因为他们本来就应该卸车的,况且自己说的又没毛病,确实是自己有需要的时候才会用,所以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将物资卸到没租出去的车库里,给师傅结了工钱后,他们便笑呵呵的离开了。

  秦恩叉着腰,站在被装的慢慢的车库门口,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刚才自己才搬了几趟就累成着德行了,这些师傅是真的厉害啊。

  自己抬着一箱水费劲的抬到一边时,看到师傅背着四箱从身边快步经过,让秦恩目瞪口呆。后来秦恩实在是累的不行了便去超市帮忙买了功能饮料送给师傅喝,担心师傅可能有糖尿病还是买了几瓶矿泉水带了回来。

  结果人家只是接下了水,郑重的说声谢谢后,根本没歇着的打算继续干活。

  看着他们实在是辛苦,秦恩劝了句“师傅啊,累了就歇会,咱这有的时间”

  结果师傅瞥了眼秦恩说道:“再晚一会,货车该上不去环线啦,那样的话就得在这等到7点才能回家了。”听得秦恩满脸臊红。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同时为了让师傅们能赶快回家,秦恩再次加入到搬运的队伍当中。

  终于,秦恩他们距离限行时间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候搬完了全部物资。

  到时候秦恩只需要等晚上没人注意,偷偷溜进去把物资全部放到道具箱里就好了,完美。

  ......

  去坎大哈的机票秦恩直接在带程上订的,花了将近六千大洋,不仅没有折扣,还交了一堆手续费。

  飞机起飞的时间在后天的晚上11:35,预计第二天4:20到迪拜转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8:00左右能到坎大哈机场。

  出发前一天,秦恩打电话给乔曦通知她自己的机票时间,那天她正好夜班,可以让别人帮自己盯着点,然后跑出来送一下自己。当然这里的送并不是送到机场,而是在医院门口跟自己道别一下。

  谁还不是个大忙人

  出发日

  一切准备就绪

  听说那里的人都是留胡子的,秦恩为了走在街上不那么显眼特意留了些胡子没刮

  外面套着有帽子的风衣,里面穿着短袖,脚上蹬着沙漠靴,裤脚塞在了高高的些腰里,脖子上挂着网上定制的狗牌,上面刻有秦恩的个人信息比如姓名、性别、年龄、来自于哪,以及血型等基本信息。

  翻译不用请了,为了验证自己对陌生语言的适应程度,秦恩特意找了好多电影专门听那些从来没听过的语言。

  最开始几句可能听不太懂,但只要听了几秒再结合字幕的翻译后,便能勉强听懂他们在说什么,简单练习一下发音,前后加起来不到半个小时,一门从未接触过的语言便能用于日常交流了,写的话还需要看到文字才能学会,光听怎么可能学会写。

  这大概是系统的语言模块的功能,让人以最快速度学会一门语言,从此语言不通的问题不再是问题,甚至于只要秦恩想,想学几国语言就学几国语言,以后出去装逼也能说一句,哥也是精通N国语言的男人。

  这次去阿富汗,秦恩只背了个背包和一个腰包,其他行李都被他扔到道具箱里去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带,这不是徒增疑点,像贵重物品之类的秦恩可不敢放在背包里,万一一出机场就被抢了可就完蛋了。

  ......

  晚上7点,医院门口

  秦恩买了杯奶茶递给乔曦,犒劳一下工作辛苦的她

  珍珠奶茶不要珍珠,这是她每次都会点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直接点原味,这和麻辣香锅不要麻不要辣有什么区别。

  “怎么决定这么突然,你以前不是挺懒得嘛”两人坐在医院后门的台阶上,乔曦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在家里呆着挺无聊的”秦恩咬着吸管说道

  “去哪工作啊,看你这样子不会是出国吧”乔曦打量着秦恩的一身典型的户外装备的打扮问道。

  “那你别管,反正肯定比你当年混得好”

  “要是去美国的话,我可以打个电话让我朋友照顾你一下,免得你英语都不会被人拐跑了”乔曦打趣的说到,她根本不信秦恩能在国外找到工作,就他那外语水平,要是当年有自己的一半怕是也被家里送出国读书了。

  “切,懂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不,我现在外语可是顶呱呱的,行了不跟你扯那有的没的了,我该去机场了,再不走估计连车都没有了”秦恩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行,一路顺风”乔曦挥了挥手,看着秦恩慢慢的消失在人群之中,她有种预感,秦恩所说的工作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美好,甚至可能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呸,都想些什么呢,他命大的很,肯定没事的”乔曦心里想着

  “乔老师,您怎么在这,我都快把整个楼找遍了,打电话您也不接,主任正找您呢”一个实习的学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说道。

  “哦,不好意思,手机静音了,走吧,我们这就回去”但就在打开门的瞬间,乔曦回头看了看秦恩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心里默默地为秦恩祝福着,希望他能平安的回来

  随后马尾辫一甩,便马不停蹄的开始了新的工作。

  ...

  在飞机上睡觉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尤其是没有枕头和被子,机舱里连腿都伸不直,在这种环境中蜷缩将近五个小时,那酸爽......

  从迪拜转机下来的秦恩揉着僵硬的脖子,他现在可没心情去看看迪拜的风光,即便网上说迪拜是多么多么土豪也丝毫引起不了秦恩任何兴趣。

  除非给钱

  睡眠有些不够的秦恩现在只想睡觉,看了眼时间,似乎还有一个多小时才登机,趁着这段时间秦恩打算赶紧靠在凳子上眯一觉。

  但每当秦恩想睡觉的时候,总有人会来打扰他。

  “嘿,哥们,华夏人嘛”一位将墨镜卡在脑袋上,皮肤有些黝黑的寸头小伙坐过来熟络的打着招呼。

  “嗯?”秦恩有些迷糊,睡眼惺忪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自来熟的兄弟。那哥们看到秦恩疑惑的眼神只能把自己的话再重复了一遍,不过为了防止秦恩在听不清这次特意将语速放满了很多。

  “嗯,我是华夏人,有什么事吗”秦恩不知道这哥们找自己是什么意思。

  “你也是去坎大哈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泰平,是凤凰卫视的战地记者,这些是我的团队”他指了指坐在旁边拿着大包小包的几个人。

  “哦对,是华夏人。”秦恩把身子支撑起来,搓了搓脸让自己精神点随后自我介绍了一番,当提到自己是去米尔维斯医院当医生的时候赵泰平楞了一下。

  “米尔维斯医院?听着好耳熟的样子,你们听说过吗?”他回头问了问身后的几个人,由于秦恩是用达里语说的米尔维斯。没有直接说音译的名字主要还是安全起见,毕竟大家只是第一次见面,他们的身份真实性还有待确认。

  见他们都摇了摇头,赵泰平也没有在意,反正据自己所知整个坎大哈也没多少医院,可能整个坎大哈包括周围几个省份在内都没几家医院,到时候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赵泰平这哥们也是个话痨,跟他聊了一下会就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维了,到后来干脆就听着他在那里讲这讲那,听他说的样子好像他对坎大哈非常熟悉,从人文到地理,甚至到现在的战争走向都一清二楚

  难道这就是属于记者的超能力?

  秦恩对于坎大哈为数不多的了解就是,他们那里的语言实在是太复杂了,秦恩只学会了两个说的比较多的语言,一个就是刚刚秦恩说的达里语,一个是普什图语,至于谁会说那种语言就不清楚了。

  再者就是稍微了解了一下他们的信仰,忌讳什么事情是一定要牢记的,不然在这种战乱的地方随随便便就能搞死你,

  最终,秦恩终于摆脱了赵泰平的疯狗一般的语速,因为开始登机了,而赵泰平他们坐的前排,秦恩坐的后排。

  

举报

作者感言

辰侯

辰侯

感谢gaolan911的300币打赏,感谢支持,关于更新的问题这里说一下,因为平常要上班,没什么时间写,只能保证一天一更,等休息了的时候就尽量多写一点,多些理解。

2020-03-26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