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战地医生秦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小青龙汤证

战地医生秦恩 辰侯 4186 2020.03.22 00:01

  周一,又是新的一周,全新的一周。

  早早起来的秦恩洗漱完毕,打开诊所,等待白老爷子的到来,虽然现实中的时间只过了一周而已,但秦恩却感觉自己已经很久都没见过他了。

  毕竟在系统空间里做了个任务,再加上每晚的训练,让秦恩对时间的感觉出现了一些误差。

  这几天秦恩在系统内做截肢手术做的都快让他魔障了,走在路上看谁的腿,脑子里都想着怎么把它锯的漂亮点。

  但被盯着的人则是用看变态的眼神看着秦恩,大部分人都选择离他远远地,个别的则是用意味深长的眼神回应了秦恩。

  就是不知道要是他们知道秦恩的想法会不会赶紧跑掉

  趁着他们还能跑

  严天宇也在躲着秦恩,最近他感觉能明显的感觉到秦恩的气场越来越压抑,这让严天宇对于自己的煞气的说法产生了些许质疑,也没看秦恩干什么啊,哪里来的这么重的煞气,难不成这里是那种电影里演的早上正常诊所,晚上就变成为黑社会服务的诊所?

  结合上之前秦恩打针的速度,明显就不是个刚毕业的学生能做出来的操作,甚至严天宇敢说自己的妻子可能都做不到这么快的速度,人家可是打了几十年的针的人了,秦恩用什么练的手啊,只可能是为黑社会看病的诊所了啊!

  严天宇对于自己的猜测越来越确信,直到白芷前二八大杠停到门口才从胡思乱想中脱离出来。

  “哟,小严来上班啦,感觉怎么样?”白老爷子熟稔的说道,顺便把自行车锁在门口。

  “挺好的,工资又高工作又轻松,昨天还送儿子去上学了,有啥不满意的。”严天宇低头笑了笑说道,要是秦恩能把自己的气场收敛一下就更好了,他心里想着。

  白老爷子一进到诊所内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明明外面二十度左右,屋里就像是冰窖一样,他皱了皱眉,随手关掉了立在旁边的空调。

  “秦恩!你小子是想冻死我吗,空调开十度,不是道老人家不能受凉啊!”

  秦恩看到白老爷子的自行车的时候就已经行动起来了,烧水泡茶,倒进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烤瓷杯子。

  “啊?我没开空调啊,我说怎么这么冷呢,还以为外面降温了呢”

  严天宇脸色变得羞红,他这才想起来昨天自己带儿子过来玩,儿子说热他就开了空调,结果走的时候忘了关了,没想到竟然吹了一晚上。

  秦恩没在意空调的事情,而是对于白老爷子和严天宇竟然认识这件事有些惊讶,不过想想也是,那个副主任会到自己这个一点名声都没有的诊所找工作啊,大概也只有别人介绍才能来吧。

  秦恩也不想对他俩的关系深究,毕竟不是谁都喜欢别人探听自己的秘密,等自己应该知道了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的。

  三人坐在桌前喝茶聊天,主要是严天宇和白老爷子在聊,估计严天宇这几天也是憋坏了,除了妻子和秦恩以外,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不得不感叹一下人情冷暖。

  几人喝了不到一壶茶的功夫,第一位患者走了进来,得益于昨天秦恩提前挂出来的牌子,让附近的住户知道今天有人坐诊。

  “哟,老白今天坐诊啊”来人和老爷子很是熟络,看起来六十多岁的样子,但光从外表上看可比老爷子老多了。

  “哟,老张你怎么来了,药房不做生意啦?”白老爷子站起来示意他坐在旁边多的凳子上,让秦恩烫了个茶碗,倒上一杯茶。

  “我都多大岁数了还管那么多,早就交给年轻人去干了,我拿点股份,每年吃点分红就挺满足了,咳。”他偏过头去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白老爷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看到这个很久没打过交道的朋友来问候自己,肯定是有求于自己,人家不缺钱,来找自己肯定是看病的啊。

  白老爷子简单了解一下病情后,让秦恩带路,去往坐诊的地方,这样才能显得正式一点,容易让人信服。

  秦恩和严天宇就像两大金刚一样站在白老爷子后边,让这位张大爷坐在对面,张大爷显然也是见过世面的,没有被着排场吓到,轻车熟路的把手放在把脉用的小枕头上。

  白老爷子三个手指顺势搭在他的寸关尺上,随后问了起来

  寸关尺是寸口脉分三部的名称,中指搭在桡骨茎突后剩下两指顺势搭在其两侧,桡骨茎突处为关,关之前(腕端)为寸,关之后(肘端)为尺。寸关尺三部的脉搏,分别称寸脉、关脉、尺脉。

  “什么时候开始的咳嗽。”白老爷子一边细细的感受脉搏的跳动一边问道

  “夏天的时候吧,大概一两个月之前”

  “因为什么开始咳嗽的”

  “嗯”张大爷仔细想了想后回答道:“具体什么时间不记得了,有一次我游完泳回来就开始有点咳嗽,后来,咳咳咳,后来就越来越厉害,吃了不少药,有的是当时有作用,但不吃就又开始咳嗽了。”

  “吃的什么药记得吗”

  “右美沙芬片,从我自己药房拿的,然后感觉有痰就又吃了羧甲司坦,吃了挺长时间,网上不是说药吃多了伤肝吗,就停了。”

  右美沙芬片,吗啡类左吗喃甲基醚的右旋异构体,通过抑制延髓咳嗽中枢而发挥中枢性镇咳作用;羧甲司坦就是排痰药,临床一般用于慢支,COPD(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等疾病引起的痰液粘稠,咳痰困难的患者。

  简单点说,右美沙芬片是控制你的大脑不发出咳嗽的指令,羧甲司坦是让排痰困难的患者将痰排出来,避免阻塞呼吸道引起窒息。

  但咳嗽本身是一种症状而不是疾病,肺部出现了问题,想通过咳嗽来告诉管着自己的肺有问题了,要治疗!

  然后你不让他咳嗽就算把病治好了?

  这算哪门子治病...

  可悲的是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至于说为什么有的人吃这种药好了,那是自身免疫力让肺部恢复了健康而不是药物的作用。

  有的人肺里有痰需要咳嗽,帮助排痰,止咳药吃下去不让他咳嗽,痰液积蓄在肺部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比如说肺部感染。

  老爷子听到张大爷吃的药后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继续问道:

  “遇到冷的东西咳嗽会加重吗?”老爷子示意他换一只手

  “最近晚上咳嗽倒是挺重的,是不是天凉了的原因啊”张大爷换了只手搭在小枕头上。

  “有可能,平常吃凉的东西会加重咳嗽吗”

  “这倒是没注意,我平常基本不吃凉的东西,凉水都不喝,老年人吗要注意养生,我也想像你一样都这么大岁数了看着比我还年轻”

  秦恩在后面听到这话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到老了才知道养生,年轻的时候干嘛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他年轻的时候养生的说法可能还没流行起来吧,毕竟这东西一时半会看不到效果,到了老了才开始后悔。

  随后白老爷子又问了几个问题,便结束了问诊和脉诊,看了看舌苔后便在处方笺上唰唰唰的写下了方子。

  刚想递给秦恩让他抓药,随后想了想又拿了回来,把处方笺扣在桌子上,让秦恩坐在旁边的小马扎上问道。

  “刚才的问诊你都听了吧,说说你的思路,有什么想问的就问”

  张大爷正好比较闲,平常也很喜欢调教后辈,随后端起秦恩递过来的茶慢条斯理的呲溜着。

  刚才的问诊流程秦恩都用自己的方式速记在了笔记本上,看着如同蝌蚪一样的字体白老爷子气的胡子抖了两抖,但很快的便平息了下来

  他心里暗想,以后的病例书写都让他用毛笔写,想当年自己也是用毛笔一点点的抄写病例的,自己就不信到这一代就不行,都是人,有什么做不到的,做不到就是懒!

  秦恩通读过几遍伤寒,可能没法全部背不下来,但大概的思路还是有的。

  之前问诊的时候张大爷稍微提了一下,游完泳回来感觉回身酸痛,头痛的也厉害,睡了一觉后稍微好了一点,但肌肉还是酸。根据伤寒原文:

  【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可以将其归类为太阳病。

  根据伤寒原文【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

  可以细化为太阳伤寒。而且是患病许久,这点从张大爷口述中可以得知。

  再根据张大爷的描述,是由于夏天游泳后导致的咳嗽且有痰,大概推测为暑湿或寒湿,没有发热的症状可以排除暑湿。

  很早之前秦恩便跟白老爷子学过把脉,但一直不知道这些脉象的意义,在看了伤寒后才勉强理解这些脉象背后所代表的问题

  秦恩一只手搭在张大爷的寸关尺上,手指刚摸到脉搏就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仔细体会后感觉其脉象与琴弦相似,想到很久之前白老爷子讲过对这种脉象的描述:【端直而长,如按琴弦】,秦恩心中有所体悟,这就是弦脉,多见于肝胆病、疼痛、痰饮等;或为胃气衰败者;亦见于老年健康者。

  弦脉,有痰饮。有遇寒加剧的症状,则是寒痰,看看舌象,舌苔白,舌头上有一层水一样的薄膜,更加印证了之前的推测

  【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这个条文一下子出现在了秦恩脑海中,这条出自小青龙汤证,也就是说如果自己是医生,便会给患者开一副小青龙汤来治疗他的疾病。

  秦恩拿过来处方笺,唰唰唰的写下了小青龙汤的组成,随后递给白老爷子,满脸得意的看着他,希望能从他嘴里听到表扬。

  白芷前拿过处方笺看了看,冷笑了一声,本来想揉吧揉吧丢了,但看到秦恩满脸的期待,想了想便把自己的那张处方笺翻开,示意秦恩去抓药。

  秦恩边走边对照着自己和白老爷子开出来的方子有什么不同,这一看便让秦恩满头雾水,怎么差了这么多。

  主方都是小青龙汤这点没错,不过白老爷子还多出来了好几味药,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加减吧。

  如果把一个病形容成树的根,那么秦恩只看到了那根最粗的,而白老爷子则是看到了全部的根,包括所有的分支。

  差距一目了然

  不过秦恩也不气馁,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开方子,有了这次经验,只要继续学习,以后肯定会会越来越好的。

  最起码自己看到了那根最粗的不是。

  ....

  给张大爷抓了三幅药包好,装到塑料袋里,走过来递给他

  张大爷听着白老爷子的医嘱有些惊讶

  “就给我开三副药够吗,我以前看中医都是一下开十几副的。”

  “以前给你开的什么药我不知道,但这个药不是长期吃的,要是三副药没有效果,那就是我开错了,要回来再重新开。”

  “一副药吃熬出来的汤,分早中晚三次喝,别一次都喝了,伤身体,切记切记。”

  “好嘞,您放心吧,走啦”

  张大爷在前台结完账便拎着药走了,秦恩却来到白老爷子的桌子前接受批评,即便有的批评很没道理,但秦恩都听进去了,毕竟是为了自己好,甚至还很狗腿的把老爷子的茶杯填上了新的热水。

  严天宇在后面看的直想笑,但老爷子在这他也不好直接笑出声来,毕竟自己是小辈,在场的两个人岁数加在一起都没人家老爷子一个人多。

  严天宇此时想到了自己当学生的时候的样子,那时候自己可是很耿直的,老师说自己错了自己都要辩解半天,哪像秦恩这么滑溜,这么狗腿,没看老爷子的语气里完全没有批评的感觉,全是对后辈的提携。

  也不知道老师现在还认不认自己这个学生了,哎,不敢打这个电话啊,人家也挺忙的,现在打电话搞得好像自己已经走投无路的感觉。

  不过之前确实是这样,得知自己被辞了的那一刻感觉天都塌了,要不是白老爷子的电话,自己可能剩下的时间都在家虚度了吧。

  白老爷子找自己估计也是为了眼前这个小徒弟吧,毕竟中医在急诊这块确实没什么优势,看来以后不能再混日子了啊,自己也要动弹动弹了。

  ......

  张志明先生

  初诊

  暑天多水浴,因而致咳,诸药乏效,遇寒则增剧,此为心下有水汽,小青龙汤主之。

  二诊

  咳已痊愈,但觉微喘耳,此为余邪,宜三拗汤轻剂,夫药味以稀为贵。

举报

作者感言

辰侯

辰侯

这一章都是干货啊,看懂了的留个言,让我知道有人在看。感谢Mcsoap送的7张推荐票斯是霓虹薄如雾的4张推荐票,火喜的3张推荐票,孤独的苏联老兵送的3张推荐票,20181123214509427送的1张推荐票。

2020-03-22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