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战地医生秦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小完熊

战地医生秦恩 辰侯 3185 2020.03.18 00:27

  严天宇离开了,秦恩怕他一怒之下拍坏了自己包了浆的黄花梨桌子,最关键的是这种事情不能听他的一面之词,万一事情并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那可就是人品问题了。

  但打电话问谁呢,冯睿这小子好像在规培呢,要不打电话问问?还是先发个微信吧,万一打扰人家睡午觉多不好。

  “在不在不,打听个事儿”点击发送后,秦恩便把手机重新揣兜里,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想让他秒回信息简直比登天还难。

  但今天就不知道怎么,登天变得这么容易起来。

  “嗡嗡嗡”手机振动响起,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秦恩已经好几年没听过自己的手机铃声是什么了。

  再次从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小完熊

  看到这个来电显示,秦恩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想到大一刚入学的时候,这货买了几袋小浣熊干脆面要请室友吃,也是为了拉近彼此的距离,结果笑话就出现在这了。

  这货推开宿舍的门,高举着几袋干脆面站在门口,从宿舍里面看外面是逆着光线的,而且本来冯睿就长得又黑又状,像.......像一只发情的狒狒一样高喊:

  “兄弟们!今天劳资请大家吃小完熊,谁跟我客气我跟谁急啊!”

  几人都愣了一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小完熊是什么新零食吗?

  这种感觉就像你们在研究健身方法的时候,旁边突然跳出来个人一脸惊讶的说道:

  “卧槽,裸(ke)男!”

  看到大家的表情十分疑惑,冯睿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从小吃到大的干脆面,但秦恩越想越不对劲,直接一步迈过去从袋子里掏出来一袋一看

  小浣熊

  破案了

  从此以后,冯睿直接被叫小完熊了,而且这么多年也已经叫习惯了,也就懒得再改。

  手指一划,秦恩接起电话问道:

  “喂,小碗完熊有啥事”

  “不是你问我在吗要问我事吗?你是不是脑子瓦特了?”

  秦恩一下恍惚了,说起来按照现实的时间,他们才毕业了几个月而已,但秦恩却觉得过了好几年,这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让秦恩一时竟忘了刚才要说什么。

  “喂,人呢,说话啊,找我啥事儿,再不说话挂了啊,一会还有事呢”冯睿有种秦恩掉线了的错觉,但为了避免这孙子搞事,所以才特意打的电话,没想到这货竟然还搞事。

  “啊,没事,啊不对有事有事”

  “你到底有事没事啊,我的天你没吃药吧”

  “好了好了,说正事,前一阵的医闹你知道不,有啥内部消息没”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随后冯睿叹了口气

  “哎,不瞒你说,我当时在现场,不过只看到了后半截,前因我也打听过但谁都不说,不过按照别人以前的说法,严主任水平还是挺高的,之前能升主任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在副主任,晚上有空没,吃火锅去啊,见面详细聊。”

  秦恩拿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又重新放到耳朵旁边说道:

  “行,你定时间定地方,我过去找你。“

  随后二人在约定好时间地点便挂掉了电话。

  手机丢到桌子上,秦恩一下瘫在沙发上,刚才那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让秦恩有些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不是才两三个月不见吗。

  说起来自己已经经历这么过两个世界了吗,再加上每天晚上的训练,相当于别人一天过16个小时,自己一天24小时,别人用来睡觉的8个小时都用来学习了,两个晚上就比别人多出来一天的时间,再加上任务里的时间无论多长在现实世界都只过了一天而已,再加上两次任务都是战场的中心,难免会产生这种恍若隔世之感。

  进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可作用有限,秦恩叹了口气回到屋里往床上一躺,订了个闹钟便沉沉睡去。

  每次刚从任务回来的几天都会有那么几天,随时都想睡觉。

  ...

  火锅店,每到一定时间都会变得异常火爆,尤其是那些好吃的火锅店,门口排队的人群就是对这家店的最好认可。

  在外面排了半个小时的队,秦恩和冯睿终于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坐到了桌子后,冯睿也没有客气,直接在平板上疯狂戳着+1,反正都是秦恩买单,作为他叫了自己这么多年外号的补偿,这也是冯睿即便被叫了这么多年外号都没有任何怨念的原因。

  “来,走一个”冯睿举起酒杯一仰脖,一口干便干了一杯酒

  冯睿是内蒙人,按照地理划分,那里应该是属于东北,从初中就开始学着喝酒,但秦恩不行,他酒量实在是有限,喝一瓶啤酒就开始打飘,脸也变得通红,也就是俗话说的喝酒上脸的类型。

  但今天秦恩也没含糊,跟着冯睿便是一杯酒几口便喝了下去。

  “那个医闹你看到的时候是什么情况”秦恩直入正题

  “我是去送化验单的,那时候正好轮到检验科,哎别提了,当时情况老乱了”冯睿涮了个牛肚,蘸着麻酱塞进嘴里。

  “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但别人说是患者闹事,医院为了平事把严主任给辞了,还有几个人伤的挺重的,跟我一个宿舍的个兄弟胳膊都差点被打断,现在还吊着胳膊正常上班,你说这事闹的,真是......荒唐!”随后又是一杯酒像水一样喝了下去。

  秦恩沉默了许久,他在医院实习过一年,虽然不能说医院的事都懂,但基本流程还是懂的。

  舆论都说看病贵,进一次医院不花个几千块钱都别想出来,但这东西是医生能控制的吗,他们也不能控制检查费和药品的价格,医生最多就是开药开的多了点,但人家也是按照规矩办事的啊。

  这年头患者永远都是弱势群体,出了问题就要赔偿,死了人只要一闹事医院就会给钱,没几个人会真正的去调查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反正人死在医院就是医院的问题,但问题来了

  医生是神吗?

  不,他们只是普通人,只不过比别人多读了很多很多的专业书而已,况且这世界上大部分疾病是治不好的,最多只能控制,能治好的疾病都是现代医学几百年来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才得以实现的。

  都说医生是个好职业,但真正从了医的家属根本没几个人愿意让他的子女去学医,周期长回报慢,风险大,只要稍微懂一点做生意的人都不会去投资,但就有那么一群人,顶着各方面的压力上了,而且无怨无悔。

  这样的人都得不到尊重,甚至还得来无尽的谩骂和不理解,这和因为日心说而被烧死的哥白尼有什么区别。

  当然,这里不否认有个别的害群之马,但用这些害群之马来定义所有人是不是有点太片面了,太狭隘了呢。

  “事实上,严主任来我诊所了,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收他,所以才找你来了解一下情况。”秦恩从通红的火锅里捞出来一片不知道煮了多久的肉片,蘸着香油塞进嘴里说道。

  “收啊,你犹豫个屁啊,人家当上主任肯定有两把刷子的,再不济也比你强不少吧,你跟着人家多学学东西总归是没错的。”冯睿惊了,秦恩的诊所这么出名的吗,怎么把这么个大人物给吸引过去的啊,真是奇了怪了。

  秦恩也感到奇怪,明明一个礼拜才开一两次门,而且时间完全看心情的诊所,能有什么名声,难道真是因为开门看心情才出名的?

  冯睿说的也没毛病,人家能当上副主任肯定是有实力的,在医院溜须拍马很难在一线当上副主任,尤其是急诊,那是对患者的不负责任,而且出了问题也都是医院的锅,根本甩都甩不掉。

  心里想通了,便没有那么多烦闷,剩下的酒秦恩也就不再陪冯睿了,时不时抿一口意思一下,一晚上下来,秦恩用两瓶酒陪着冯睿喝了整整一件儿。

  秦恩买完单后,两人勾肩搭背的走出了饭店,饭店离冯睿的宿舍不远,正好溜达溜达醒醒酒。

  “小恩子啊,你知道吗,我羡慕你啊”冯睿突然来了一句

  “啊,我有啥可羡慕的啊”秦恩不懂,自己天天累得跟狗一样,被系统摧残的精神压力贼大,有啥好羡慕的。

  “你有啥可羡慕的?”冯睿用拐来拐去的语调,配上夸张的表情,让秦恩知道这是在开玩笑而已。

  “羡慕你有钱啊,车房子不愁,以后娶媳妇肯定比我压力小很多。”他有些感慨的他叹了口气继续说着。

  “我父母都是工人你也知道,供我出来上学就够难得了,我学习还赶不上小凡和张竞那个装逼犯,奖学金跟我基本无缘,我要是有你这条件我肯定考研,可惜啊,等以后工作了再说吧,先自己赚点学费”

  秦恩被冯睿的高大身材压得肩膀生疼,把胳膊巴拉下来,但这货竟然又搭上来了,反复多次后秦恩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那是纯粹给自己找理由,自己成绩不好不是怪这就是怪那,你咋不说你考试前一天才开始看书呢,没挂科都说明你天赋异禀了,羡慕我有啥用,还不是每天累得跟死狗一样,到现在都没女朋友,谁都别说谁好吧。”

  二人就这么一路散步一路聊,聊到了大学生活,聊到了上班后的难处,聊到了关于将来畅想,甚至聊到了国家时事,虽然这东西秦恩不太懂,但酒后闲聊嘛,讲究的就是一个畅所欲言。

举报

作者感言

辰侯

辰侯

感谢我の书狂老哥送的6张推荐票,玄风无雨送的7张推荐票,幕前幕后的4张推荐票,火喜的3张推荐票,孤独的苏联老兵的3张推荐票,石头水牛送的2张推荐票,书友20170727105812191送的2张推荐票,书友150329150634593送的1张推荐票,斯似霓虹薄如雾送的4张推荐票,冷霜寒晨曦送的1张推荐票,0071gg送的2张推荐票,致那逝去的时光送的1张推荐票,书友2019031154059458送的1张推荐票,迷糊的读书人送的1张推荐票,曾经的咖啡送的3张推荐票,感谢感谢,接下里几章会写一点日常,下一个任务我还要再查查资料,尽量做到严谨求实

2020-03-18 00: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