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战地医生秦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严天宇

战地医生秦恩 辰侯 2034 2020.03.20 14:07

  “急救车还有3分钟到!注意接收病人!”协和急诊,前台接到急救车转过来的电话后回身通知急诊室内的医生。

  “知道了,我去接车!”一个扎着马尾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应道,随后前往大门口准备接人。

  三分钟不到,救护车风驰电掣的开过来,随着一脚精准而又平稳的刹车,急救车停在急诊门口。

  随车医生和急诊医生一起打开急救车的门,将患者用担架床抬下来一起推进科室内。

  “具体什么情况”医生问道

  “头痛患者,突发的喷射性呕吐,怀疑颅内高压,已经给打上甘露醇了,现在需要给他做个脑部ct看看有没有出血”严天宇对这一套流程可谓是相当熟悉,毕竟人家也是干了十几年的急诊。

  女医生有些惊讶,这些话应该是随车医生说的,却被严天宇抢先说了出来,但也没有过多计较,看了眼随车医生,见他点了点头便将工作迅速的安排了下去。

  现在很少有诊所能像这样如此迅速的做出反应,诊所的大夫怕担责任,能给做个心肺复苏就相当不错了,生怕自己打错了药导致患者出现意外,大部分是直接交给120来处理,然后转交给医院,更别提像严天宇这样直接上了甘露醇。

  严天宇帮着患者办理好相关手续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帮着联系了患者家属让他们过来,顺便看看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是一种职业习惯。

  加急的CT的结果很快便出来了,蛛网膜下腔出血引起的脑水肿,好在出血量不算大,但还是要观察一段时间,毕竟谁都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更多的出血量。

  配合着医生详细记录了患者发病过程,留下联系方式后严天宇便离开了

  女医生听到患者病发于秦记诊所时愣了一下,但没有多说什么继续记录着信息,等待患者家属的到来,随后拿起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号码后打了过去。

  第一次拨通被那边迅速挂掉,第二次才顺利拨通

  “喂,秦恩,你那里刚才送来了个头痛的病人?”

  “哦?送你那里去了,他怎么样了”

  “蛛网膜下腔出血,暂时没事,但还需要观察,你们处理的很及时嘛,没看出来你还是有点本事的。”乔曦打趣道

  “那你看,虽说在学校的时候成绩不好,但该会的我还是会的。”秦恩挺了挺胸脯骄傲的说道

  “行了,你啥水平我还不知道?老实交代,那个跟着患者来的人什么来头,看起来实力不错啊,哪个医院的?”

  “严天宇严主任,前两天医闹被开的那个,人家当然有水平了,你别想着挖墙脚,我们是签了合同的!”

  随后两人又简单聊了聊其他的琐事便挂掉了电话。

  乔曦挂掉电话后沉默了一会,心里暗暗地为严天宇感到可惜,本来急诊就严重缺人,这次开了个副主任可谓是伤筋动骨,甚至他们的急诊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运转都是个问题,这下他们的主任可有的忙咯。

  但乔曦只想到了表层,一家医院的急诊接受能力下降,必然会引起一系列的反应。

  比如说急救中心会减少往那所医院的派送患者数量转而分配到其他医院,而这一片有能力处理这么多患者的也只有乔曦所在的协和医院了,也就是说接下来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乔曦所在科室的工作量将会成倍的增加,而这仅仅只是其中一方面。

  听到患者暂时没有大碍后秦恩松了口气,同时心里想到要是自己有能力处理这方面疾病会不会好一些,不过回头看看自己诊所的成员构成便熄灭的这种幻想,还是那个原因,缺乏具有护理能力的护士。

  从医院回来后已经是下班时间,在秦恩默许下,严天宇收拾收拾便离开了,找到新的工作的他,走路都变得轻快很多。

  回到家中,屋里空无一人,姜晓兰今天是晚班,儿子则是由于之前夫妻二人实在是太忙没时间管他便送他去了一所私立的寄宿制的学校,虽然学费稍微有点贵,但看在其辽阔的校园以及各种完善的设施的份上,贵点就贵点吧,大不了两人省着点花钱就是了。

  几十年了,自己除了休假之外什么时候这么早回过家,严天宇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扪心自问道。好像自己在儿子每周住校回来的时候都没有好好地陪着吃过饭。

  在儿子眼中自己大概就是那种神龙不见摆尾,每次回家刚坐在桌上准备吃饭,电话便响了起来,自己匆匆的赶往医院处理患者,只给儿子留下一个背影的父亲吧。

  真是不合格啊......

  做医生失败了,连做个父亲都失败了,真是失败的人生啊......

  严天宇抽出一根烟坐在在客厅的沙发上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突然,他想起来了什么,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20:33:12 星期五

  明天周六了吧,儿子中午就要放学了,要不跟老板说一下,我去接一下儿子吧,算是给他一个惊喜。

  对了儿子坐不坐班车来着,还是说我要去学校接,学校在哪来着

  今年.....

  上几年级了.....

  想着想着,他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如同溃堤一般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严天宇用食指挂掉脸上的眼泪,烟头烧到屁股都没有发觉,直到烫手才捻灭在烟灰缸中。

  自己好像对儿子完全不了解一样,除了长什么样有多高以外一无所知,还真是

  差劲呢

  很难想象一个中年男人独自在家失声痛哭的样子,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们真是承受了太多。有的人到了中年被公司裁掉,不敢跟家里人说,每天还是正常时间上下班,不过不是去公司,而是随便找一家咖啡馆,一坐便坐一天。

  这个年纪被裁掉是个很尴尬的事情,想找新的工作更加困难,毕竟总是有数不清的年轻人冲到这个岗位上,中年人没有体力没有精力,熬夜更熬不过他们,拿什么拼,唯有经验。

  可惜有的岗位并不需要那些所谓的经验。

  

举报

作者感言

辰侯

辰侯

周末加更,说到做到,不说了继续码字

2020-03-20 14: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