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战地医生秦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乌鸦嘴

战地医生秦恩 辰侯 2281 2020.04.02 00:02

  坐在麻醉师坐的小圆凳上,秦恩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浊气,仿佛这样能带走身体上的不少疲劳感,就像最开始抽烟的人喜欢抽烟也不过是喜欢那种把烟从肺里面吐出来的感觉而已。

  看着眼前的几人七嘴八舌的交流着,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虽然在速度方面和秦恩差了一点,但基本功可以说是很扎实的,加里的速度最快,而安妮则在细心的方面更胜一筹。在检查了一便秦恩缝合的地方没有崩开、渗血或者漏掉的地方,并用生理盐水冲洗几次后,一层层的缝合上肌肉、筋膜以及脂肪。

  最后到皮肤缝合的时候,秦恩出声让一直管理器械的卡多也上手参与了一下,让所有人都参与到手术中,这样才能增加团队的凝聚性,不然只有他没有上手,以后难免会有怨言。

  看到没什么需要自己的地方后,秦恩脱掉手术服丢到框里,临走之前嘱咐了一句“引流管别忘了缝好。”后便走出了手术室的大门,一出门便看到了个高大壮硕的帅哥,被汗水打湿的棕色头发,略显疲倦的欧美脸,五官立体,明暗分明,这用慵懒的气质说他是模特都不会有人怀疑。

  “哇呜,你一定是刚来的秦,我听到他们说今天新来了个年轻的医生。”他惊叹道。

  他说的是英语,秦恩听到后看了看他出来的地方,是1号手术室,看来是创伤1室的人。

  “哦抱歉,我早上睡过了没来得及去办公室开会,因为开会也不会说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是嘛。”

  “我是安德烈,创伤1组,和你一样都是组长,哈佛附属急诊医学住院医师培训(HAEMR)出身,和你们组的安妮是同届。”安德烈伸出手和秦恩握了握友好的说道。

  两人并肩走到新手台开始术后的刷手,秦恩没想到安妮竟然是从哈佛毕业的,但他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自己,我还以为就我学历最低呢,搞了半天只有我是个废物。

  秦恩有些失落,不过两人都在闷头刷手,因此安德烈并没有注意到秦恩的表情,而是继续说道:

  “刚才来了个被IED炸伤的人,你们不在,我们组这才结束手术,腿没保住,但命保住了,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你们呢。”安德烈感觉自己一直自言自语,要不是秦恩最开始跟他打招呼的时候说的英语很纯正,他甚至怀疑秦恩到底会不会说英语,于是试图挑起个话题。

  “昨天来的路上救了个被IED炸了的患者,今天迟发性脾破裂引起休克,刚把他的脾给摘掉了。”秦恩淡定的刷着手说道。

  “昨天进来的患者?是那个一直抱着皮箱不放的患者吧,他好像叫穆罕穆德什么来着,我记不太清了,你懂的,这里的人有将近一半都叫穆罕穆德。”安德烈搞怪的抬了抬眉毛,同时耸了一下肩。

  “哦?是你们处理的,怎么没发现他的脾出问题?安全带勒痕那么明显应该是要检查一下的啊。”秦恩问道,这并不是什么指责,毕竟在这种条件落后的地方能做的检查是在是太少了。

  “昨天检查也没出什么问题,B超X光都看了,可能是刚入院的时候还没有多少出血吧。”安德烈有些尴尬,那毕竟是自己的患者,现在却让别人救了一命回来。

  秦恩擦了擦洗干净泡沫的手,看到安德烈尴尬的表情,知道这并不能全都怪他,毕竟不是谁都能做到万无一失的,为了转移一下话题,他开始吐槽刷子毛太硬,刷的手疼。

  刚好两人都不太想聊那个话题,所以转移的很顺利,两人的交流因此变得轻松很多,比如说早上吃的什么啊,这里有什么娱乐项目啊之类的。

  在这里呆了两个多月的安德烈,现在对医院食堂做出来的菜简直是深恶痛绝,直呼其为魔鬼的料理,那东西吃个一次两次尝尝鲜还行,吃了一个礼拜就受不了了,直呼要空运牛排过来自己做。

  说道食堂,秦恩还没有去过食堂是什么样子,要不今天中午去试试?看看他说的魔鬼料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恐怕说的就是秦恩这样的人了。

  回到办公室,秦恩一边完善着病历,一边跟安德烈交流着,尤其是一些宗教上的禁忌,安德烈多次强调,比如别在***面前抽烟喝酒,要搞就自己偷摸的,别被人发现,否则激进一点的可能直接把你送去他们的真主那里赎罪。

  这些保命的重点,秦恩都拿出个小本本记下来,每天看一眼记清楚了,这是当年背书的时候养成的习惯,这样能让秦恩从一脸懵逼的上考场,到满脸自信的进去,看到所有题都很确定自己看过,但答案不记得了。

  “今天看起来没什么事.”秦恩心里想着,真是幸运啊,第一天上班就这么闲,听他们说这里每天可是超级忙的。

  安妮,加里和卡多将伤口收尾后,便将患者推到了原来的病床旁边,随后提着巾单一起用力把他挪到了病床上。整理尿袋,引流袋,血浆继续挂着,再打点抗生素防止感染,随后安妮主动要求留下帮助患者从麻醉中清醒过来,两人便回到了办公室,准备把病历完善了。

  当看到了秦恩已经写完的病历,两人眉头直抽搐,因为秦恩习惯性用汉语写的,恐怕整个医院都没有第二个人能看懂他写的是什么,用英语写也行啊,起码有人能看得懂。

  殊不知秦恩根本不懂怎么用英语写病历,因为英语他只会说,各种单词只能写出来几个,达里语也同样是如此。

  看到两人的表情,秦恩就知道自己的病历困扰到两人了,但秦恩也没打算改,病历就当是给自己看的,达里语的文字太难写了,跟鬼画符一样密密麻麻的,谁知道该怎么读。

  看了眼时间,快11点了,秦恩的肚子已经隐隐的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叫声,脑子里想象着中东的菜肴会是什么样子,想着想着肚子便更饿了。

  “要不,趁着没人我先去吃个饭?”秦恩脱口而出,这句话一说出来,全科室的眼光瞬间聚集在秦恩的身上。

  “都看我干嘛?”秦恩被人盯得汗毛的站起来了。

  “好啦好啦,不要看啦,我不去吃饭就是了。”秦恩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刚才那句话只是无意的举动,大家不要在意。

  安德烈看到秦恩完全找错了重点,无语的拍了下额头说道:

  “秦,不是说你去吃饭不行,而是说你不能在这种特别忙的科室说闲,不然的话......”

  “医生!有医生吗!我们需要帮助!”

  秦恩长大了嘴巴,懊悔的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哀嚎道:

  “我这张嘴啊!”

举报

作者感言

辰侯

辰侯

感谢千里求受的200币打赏,真是个好名字(滑稽)

2020-04-02 0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