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战地医生秦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幻肢痛

战地医生秦恩 辰侯 3029 2020.03.21 00:01

  深夜,系统空间内

  秦恩继续着截肢练习的课程,截的多了就会发现,其实手术并不困难,整台手术最费劲的地方就是锯骨头了,声音又吵,骨屑崩的满脸都是,稍不注意就会崩进眼睛里

  后来秦恩长记性了,带了个护目镜进来,想想自己之前愣头青一样的操作就不寒而栗,还好只是系统空间,要是现实世界没准就会损伤到眼睛,要是患者有艾滋甲肝乙肝之类的传染病......

  看来以后保护自己还是要放到第一位啊,回头跟乔曦说一声,不然到时候可没有后悔药吃。

  手术结束后,秦恩并没有直接点光幕上的完成手术按钮,而是耐心的给他包扎上,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秦恩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要是让实习的时候教过他包扎的老师看到,怕不是要气的跳起来锤秦恩一顿。

  整个手术下来,难点并不多,但细节很多,对血管,神经,肌肉的处理都是需要无数细节的堆砌才能顺利完成的。

  点击光幕上的手术完成后,躺在床上的患者和之前一样慢慢的变得模糊起来,但这次模糊的时间可比之前长多了。

  秦恩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大概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慢慢的变得苍老起来,肌肉慢慢萎缩,皮肤渐渐出现褶皱,质感也不在光滑而是变得粗糙,暗淡,松弛。

  头发逐渐变白变稀疏,老年斑浮现在脸上,颈前的胸锁乳突肌变得干扁,在松垮的皮肤包裹下,肌腱清晰可见,显得格外狰狞。

  随后患者便消失在了系统空间里,紧接着一道光幕弹了出来。

  【手术成功】评分:B+

  患者出现幻肢痛,对日后的生活质量产生一定影响

  幻肢痛啊,这东西不是到目前为止都治不好吗,难不成这手术的评级最高就是B+了?

  不可能的吧,既然系统认为这是缺陷就一定有方法避免或者治疗,只是自己受到时代的局限性没法给出一个治疗方案。

  就像古代人永远不会想到钢铁能上九天,下五海一样。

  但这东西秦恩暂时还没什么好的思路,从西医角度讲是,产生幻肢痛的原因可能在于中枢神经系统的可塑性改变,尤其是大脑皮质躯体感觉区的功能重组,外周的感觉传入则构成影响皮质功能重组的主要因素。

  看不懂?没关系,一般人都看不懂,只需要知道目前为止幻肢痛并没有什么好的药物能治疗或者缓解就行了。

  反而中医的针灸对于缓解疼痛的效果相当不错,再加上心里辅导以及对残肢的护理,都能缓解一些截肢患者的痛苦。

  中医能对西医束手无策的疾病有着相当不错的疗效说明了什么,说明不是中医不科学,而是现代科学尚未走到终点,尤其是对人体的探索还远远没有达到终点,甚至终点都看不到在哪里。

  只能说用目前的技术手段没法解释中医的理论,光是整体论治和辨证论治就不知道比西医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高明了多少。

  ...

  夜晚尚未结束,秦恩继续着下一台截肢手术,既然目前解决不了幻肢痛的问题那就先放一边,先把每台手术都做的又快又好再说,最开始一晚上只能做一台,要是以后能一晚上做好几台就好了。

  秦恩发现技能这东西可能是靠无数次的有效操作是刷出来的,而现在正是验证自己理论的正确性的机会。

  没有任务就没有奖励,没有奖励就自己刷,直到自己熟练掌握到连系统都不得不承认的地步。

  当然积分这东西就没办法了,反正自己现在也用不太上,就不用太在意了。

  秦恩从来没觉得一晚上能过的这么快过,这一晚上,8个小时,三台截肢手术,一条大腿一条小腿再加个小臂。

  得益于Lv6的缝合术,每次做缝合的时候,穿梭的手指几乎都看到残影,一秒2结毫不夸张,当然这些秦恩自己是看不到的,他一直觉得自己水平挺一般的,

  可能对别的医生来说缝合要一针针认真的缝合,但对秦恩来说,作为战地医生,速度就是生命,这是秦恩经历过的这些场景后总结出来的经验,当然速度也必须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才行,不然缝到一半发现前面没缝好岂不是尴尬了。

  ...

  早上起来看到严天宇昨晚发的请假微信

  呵,上班第二天就请假,胆子肥啊

  哦,接儿子啊,那没事了

  下午,白老爷子打电话过来,问了问最近的学习进度,之后通知秦恩周一会来坐诊让秦恩做好准备,不要睡过了。

  只有睡过头这件事秦恩从不担心,自从有了系统以后除非刚从系统空间出来以外,每天都是六点起床,真是想睡懒觉都睡不了,即便当时有多困,说起来今早起床还觉得挺爽的,前几天的疲惫一扫而空,再也不是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是昨天睡觉的姿势好?那以后都侧着睡试试吧。

  今天没什么生意,可能是受昨天救护车的影响,不过秦恩也不太在意,反正平时也不开门,要不是严天宇来了秦恩甚至可能一直关着诊所,直到秦恩觉得自己水平可以了,或者把医师证考下来了,没有医师证给人看病可就是非法行医了。

  由于医师证要毕业后一年才能考,所以秦恩只能慢慢的在任务空间里打磨自己的技术,期待这有朝一日自己的本事能有地方发挥。

  还是老规矩,拿着上次白老爷子的病例自己看了起来,结合当时向患者提出的问题,分析着他当时看病的逻辑,到底是怎么开出来的那一副药。

  不要觉得中医最难的是把脉,中医最难的部分是逻辑,没有灵性的人可能一辈子都别想独立坐诊,他们思维死板,完全就是照本宣科,碰到超纲的题就麻爪了,这是肯定不行的。

  秦恩自觉地不是什么天赋异禀之人,所以才需要去仔细分析当时白老爷子的想法,等周一再问一问当时是怎么想的,虽然很大可能被他忘了。

  今天是属于中医的学习时间。

  ......

  严天宇今天特意收拾了一下自己,为了今天去给儿子一个惊喜可谓是做足了准备,前一天晚上特意问的妻子去哪接孩子,现在用手机地图查了一下位置大概记在心里,到时候用导航走就没什么问题。

  班车停车点在一个公园旁边,严天宇在无数来接孩子的车中穿梭,终于在一公共厕所前找到了一个车位,熟练地倒车进到停车位后,严天宇走到马路对面点上根烟,一边抽着一边等待着班车的到来。

  班车一辆辆的到来,但都不是儿子所在班级的车,这点姜晓兰告诉过自己,儿子做的班车是绿色的,前档玻璃上夹着一张写的3班的牌子,到时候去车门口接就行了。

  通知家长的接送时间到了,正好一根烟抽完,严天宇熄灭后丢到垃圾桶内,满脸期待的想着儿子看到自己来接他的时候的表情,是惊讶还是惊喜,总不能嫌我烦吧,毕竟我好像从来都没关心过他的样子。

  透过车玻璃,严天宇看到了自己儿子的位置,旁边好像坐着的是个女生吧,住校的女生都要求剪短发,方便打理,但这个也太短了吧,简直就是小伙子的形象,也许自己看错了也说不准,严天宇心里默默地想着。

  “严志文!”严天宇挥手招呼道,试图让刚下车的儿子看到自己,同时没有去叫他的小名,也算是给足了他在同学之间的面子。

  “爸!你怎么来接我啦?今天不上班吗?”严志文很是惊讶,没想到平常那个忙得一个月都见不到一次的人竟然今天来接自己了。

  “今天请假了,没去上班,算是休息一天,走吧,拿行李上车”

  一路上严志文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直到严天宇问了句周练成绩怎么样。

  严志文变得支支吾吾,看这样子严天宇就知道这小子绝对又没好好学习,学习这方面姜晓兰早就给严天宇抱怨过很多次了,也给他包过各种补习班,但效果都一般,后来想了想反正才初中,让他多玩玩,等初三再说吧,到时候可别说自己的童年全是补课就行。

  等红绿灯的间隙,严天宇问了问班车上坐在他旁边的同学的情况,得知她确实是女的,不过属于那种很爷们的女的,跟男孩子和女孩子都玩的很开,大家都是当兄弟处的。

  严天宇只能感叹时代的不同,他小时候的女生可都是很矜持的,假小子肯定会被家里收拾的,说什么再这样下去以后就嫁不出去了。

  说的好像女孩子的人生的终极目标就是把自己嫁出去一样。

  一路上说说笑笑,父子二人回到家中,严天宇今天开心,准备亲自下厨给全家做一顿大餐,严天宇自认为自己的厨艺还是相当不错的,每次过年回家做的菜都能让大家夸奖一番

  但一整年下来也就能做那么一顿饭。

  现在做的是第二顿

  

举报

作者感言

辰侯

辰侯

感谢小酒鬼送的11张推荐票,我の书狂的6张推荐票,黑白的3张推荐票,火喜的3张推荐票,斯是霓虹薄如雾的4张推荐票,孤独的苏联老兵送的3张推荐票

2020-03-21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