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战地医生秦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爆炸(二)

战地医生秦恩 辰侯 3195 2020.03.28 00:01

  “秦,虽然我不太想说,但这附近三个省内只有我们一家医院,也就是说距离我们最近的医院就是‘华夏医院’了!”

  瓦特?此时秦恩脑子里就如同无数草泥马奔腾而过,震得他他眼冒金星。

  这么大个国家,即便现在处于战乱中,但以前不打仗的时候总要建医院吧,你们的人民都是一次性的?

  哦,抱歉,他们好像很久都就没没和平过了......

  那所医院之所以叫“华夏医院”,怕不是连三省中唯一的医院也是华夏援建的吧。

  要是这样的话还要奢求什么救护车啊,有辆车就不错了,想到这里秦恩便把眼光盯在了路德的面包车上。

  哟,还是个七菱宏光,那个下山路只能看到尾灯的神车!难怪这车坐着一点陌生感都没有,毕竟秦恩父母之前买过一辆拉货用。

  还别说,这车虽然看起来一般,但确实抗造。

  路德这辆七菱明显就是买的贵的那种,车体更长,车厢更大,外表看起来也是看起来相当酷炫。路德注意到秦恩的眼神死死的看着自己的座驾,随后意识到了什么,眼神里充满了绝望。

  “秦!”路德双手合十,举到额头上,“秦!我求求你了,能不能不要用我的车子”

  “那怎么办,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何况还有这么多人”秦恩两手一摊,面带无辜的表情。

  “我这可是刚买的车,这才开第二次!整个阿富汗都买不到几辆。”路德伸出手掌指向侧边,大声理论着。

  “车子属于医院,你自己都把医院的名字贴在上面了,你看‘米尔维斯’医院。”秦恩指着车上的标志说道。

  “可是...”路德想再跟秦恩讲讲理,但被秦恩无情的打断了。

  “行了,别可是了,大不了以后我再给你买一辆,赶紧把后面的座位收起来,要干活了。”

  一听到秦恩这句“再买一辆“,路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赶忙点头答应。

  “你说的啊,秦,我记住了,不许反悔!”说完,就像秦恩会反悔一样,赶忙跑到回车里收拾车厢了。

  秦恩摇了摇头,看着路德忙着把座椅折叠起来,笑了笑,心里嘀咕句“天真”。

  答应买一辆,也没说买一辆什么,没准到时候买一辆玩具车给他,不知道那时候路德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躺在担架上的人已经清醒了,他努力的撑起身子,想看看自己所处的环境,当看到着火的车子时,更是打算立刻爬起来,但被眼疾手快的秦恩按了回去。

  “先生,您现在需要躺在这里休息,您需要找什么我帮您找来。”秦恩用达里语说着,但他还在挣扎着起身,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要不是他腿断了,可能直接就上脚踹了。

  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么心急,即便是忍受着断骨之痛都要回到车里。

  “先生,我是路过的医生,我刚刚看过了,车里活着的人就剩下你自己了!”听到秦恩的话,他的眼神暗了下去,随后开口,由于疼痛而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叫...萨米尔,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员,车上...车上有重要文件,是一个...黑色的皮箱,请您一定要帮我...拿出来。”他表情都皱到了一起,很明显腿部的伤势让他有点无法忍受。

  秦恩看到他疼的就差嚎出来了,尴尬的挠了挠头,讪笑着从医疗箱里拿出一支吗啡先给他打上,刚才一着急把止痛这件事给忘了,急救箱里也没有多少了,估计这点剂量只能撑到他到医院。

  但这点就足够了。

  叫路德去吉普车里找找有没有萨米尔说的黑色皮箱,自己则是去检查一下那些被冲击波波及到的人。

  大部分人都没什么问题,只有一个人问题比较严重,他的左侧大腿内侧的被一个棍子一样的东西插了进去,还在一下一下的跳动,就如同心跳一般。

  其实就是心跳,因为棍子插在了动脉上。

  他的情况比较危险,需要立刻送到医院去,把血管缝合好,否则一不小心棍子被碰歪了,他很快的就会因为失血而死掉。

  只有两个人,面包车还是放得下的,路德没有在车里找到那个黑色皮箱,倒是在路边找到了,估计是翻滚那一下甩出去了吧。

  用担架将两个人抬上车,随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医院,可惜没有车顶没装爆闪灯,再加上个警笛,怕是全国第一辆救护车就能诞生在秦恩手里。

  可惜,这里甚至连个爆闪灯都买不到。

  ......

  这一路上,秦恩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总觉得事情应该不应该这么简单。

  按理来说这些神教士不会不无缘无故的选择炸一辆车,除非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比如说,他们收到情报,某个时间某个地方地方会出现一个重要的人物,干掉他对神教士的事业会有很大的帮助。

  或者炸掉一辆满载的大巴,让新闻铺天盖地的报道,从而扩大自己的声望,让更多人来追随自己的事业。

  再或者,干脆就是因为他们是侵略者,起码对这些神教士而言是侵略者就行。

  而且如果是为了干掉某个重要人物的话,爆炸之后往往伴随着更多袭击,以确保目标人物死亡。

  秦恩救下的人说自己是政府部门的官员,但没说是什么官,估计不会小,因为小官是没有权利拿到机密文件的。

  至于秦恩为什么会觉得那是机密文件,一个是箱子是密码箱,再一个你看他抱着那箱子紧张兮兮的样子,一看就知道箱子里装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也许不是文件,是重要的物品也说不定。

  一路上秦恩一直在警惕着道路两侧,随时准备着可能到来的突然袭击

  不得不说一直紧绷着神经对精神消耗的不是一般的大,从刚下飞机带来的旅途劳累到后来的救治伤员,让秦恩有些了疲劳,没多久便有些昏昏欲睡。

  潜意识里秦恩知道,现在自己还不能睡,但眼皮就像是热恋期的小情侣一样,拼命地想黏在一起。

  路德的心里紧张的要死,双手死死的攥着方向盘,身体微微前探,好像这样能看的更清楚一样,车载音响里播放着当地的音乐,似乎讲述的是什么追求美丽姑娘的故事,作曲的风格和印度有点像,秦恩勉强只能听懂一两句。

  别说学了什么语言就怎么就听不懂歌词,说的好像我们能听懂中文歌词唱的是什么一样。

  歌词都是次要的,主要是它的节奏实在是太慢了,让人忍不住的想睡觉

  对,没错,都是歌曲的错

  实在忍无可忍的秦恩,伸出手指一戳,把收音机关掉,但这引起了路德的不满。

  “嘿!秦,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可是我最喜欢的歌了,虽然他是普什图语我有点听不懂,但你不觉得他唱的很好吗?”随后随手一按,再次打开音响,恼人的音乐再次响起,看着路德随着音乐一抖一抖的样子,秦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但忍了一会而后,恕秦恩难以接受这种曲调的音乐,伸手再次关掉音响,没等路德开口说话,秦恩先说了出来,这次他用了个更好的理由。

  “你打电话给医院了吗,我们有可是两个患者,让他们赶紧最好准备。”

  “哦对,差点忘了”随后拿出一个直板按键手机,大拇手指按了几下后拨了过去。

  “喂,父亲,我接到秦了,但路上出了点事故,有两个伤员你们准备接一下”路德说道,随后他又就路上的事故做出了长达十多分钟的解释,包括比如秦恩没事吧,你没事吧,等问题。

  好在这里没有摄像头扣分,不然这一路怕不是驾照都要被吊销。

  如果在这里开车需要驾照的话。

  和路德聊聊天让秦恩稍微精神了点,这点精力也留在了警惕周围危险上面,生怕突然跳出来一群人来劫车,直到车子进了城,秦恩才从紧绷的状态中恢复。

  这一恢复,瞌睡便再次袭来,好在进城了就要安全很多了,秦恩可以在车上眯一会,等车子开到医院再醒过来就好了。

  城区依然有不少行人行走在大街上,即便现在处于战争状态,但他们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唯一的区别就是每个人身上至少背了把AK,有几个人坐在皮卡上,皮卡上架着重机枪,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人不是好惹的。

  毕竟在这个时候,能用的起重机枪的都是大势力的人。

  皮卡上的人好奇的看了眼面包车,当看到车上的标志后笑着和路德打了个招呼,似乎很是熟络的样子,看到路德后车上的几个人兴高采烈的聊了起来,后来还主动开到前面帮着开路。

  但这些秦恩都没有看见,因为他睡着了,这次倒是没进入系统空间,而是单纯的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到了父母回家,还给自己带了不少礼物回来。

  但为什么,父母的脸那么模糊,怎么都看不清。

  秦恩拼命的瞪大双眼,想看清他们的容貌。

  秦恩失败了,直到醒来都没看清,这么长时间了,父母到底在哪都不知道,这么多年了,连过年都不回来,害的自己只能去乔曦家里蹭年夜饭吃,光是想想都觉得惨。

  要不是家里还有全家福的照片,秦恩没事拿出来看看,怕是要连他们长什么样都快忘了。

  他们到底去干嘛了呢,怎么这么多年都不回家,会不会是又生了个弟弟妹妹把自己给忘了,前一阵给自己打电话,怕不是突然想起来自己国内好像还有个大儿子呢。

  

举报

作者感言

辰侯

辰侯

感谢台上做戏台下做人的100币打赏

2020-03-28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