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潜墟一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回 死而无憾一饮而尽,斜阳映雪七步断肠

潜墟一剑 仙龄小童 4047 2018.06.14 00:05

  上官黛心灵手巧,除了洗衣做饭,做任何事都能妙笔生花。而且独孤发现她精通琴棋书画,处处都有神来之笔,简直是个全能女子,若说他笨,简直无人开得了口。

  上官黛有一种本事,让独孤心重新认识了映雪,上官黛竟是自己心中的映雪,而映雪只是自己的姐姐,不会做上官黛做的事情。

  黛姑娘做任何事情速度都飞快,最近常常在房间弹奏古筝,琴声幽幽,时而如高山流水,激荡回旋,而是如小桥流水,婉转低沉。琴声如天籁回响云际,余音袅袅,独孤几次出门都被这琴声困住,驻足倾听。

  每次独孤去小亭看书练剑,已由天空上乌云一多,上官黛就会拿两把伞出门。不久独孤就会看到上官黛拿着伞在小亭下望着自己。

  连续的几天阴雨,独孤都是和上官黛一同回的家,这一天独孤见到上官黛只带了一把雨伞,她的心思很细,看来是故意的。

  之后的阴雨天,黛姑娘都是带一把雨伞去接独孤。

  哀莫大于心死,喜莫大于心生,旧意谁教改,上官黛让独孤心中一片晦暗天地从见光明。

  这日独孤没有按时出门,黛姑娘早早就弹起了琴,独孤坐在桌边,细细倾听品味。

  独孤听出上官黛的琴声有些望人归的幽怨,琴声细将幽恨传,一春离恨懒调弦,犹有两行闲泪、宝筝前。

  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

  上官黛与独孤四目相对之间,彼此心意相通。

  黛姑娘拿起桌上一杯酒,在独孤面前从袖中拿出一小包药,全都倒入杯中,这药物入水则化,无色无味。

  上官黛道:“我虽然会配置解药,答案也会配置一味毒药,这是我自己配置的七步断肠散,与其他的不同。”

  独孤道:“哦,这药和车琴声很配啊!”

  上官黛道:“傻瓜,这是毒药。这毒药独一无二,解药就是我刚刚弹的曲子,有心人就可解,无心人就七步断肠而死。”

  独孤道:“我虽然敢喝着七步断肠散,但却不能七步做首诗歌,七步创一套剑法到时可以,哈哈哈!”

  上官黛嫣然笑了笑,道:“我想你喝了它。”

  独孤心想,士为知己者死,死而无憾了,一饮而尽。

  上官黛惊的花容失色,连忙又去除了一包药倒入另一个酒杯,道:“我和你开微笑的,快,这是解药,快喝了。”

  独孤道:“解药不就是琴声吗?”

  上官黛道:“哪个解药我也不确定,这个解药好使的。”

  独孤道:“不,不喝,我现在要创一套七步剑。”但见独孤手中不知怎么出来一柄软剑,将黛姑娘刚刚的琴声转化为剑法,独孤这一套剑法走了一百多步,安然无恙。

  上官黛又惊又喜,道:“我猜你内力极强,是百毒不侵的。”

  独孤道:“可能是,我从小到大没因为吃东西得过病的。我内力是比大多数人高,是一种太玄内功导引的功夫,我可以教给你。”

  上官黛道:“哼,我不学,我不喜欢武功。”

  独孤道:“啊哈哈!好,不学,你若学了武功就是个完美的人啦,太完美不好,不学最好,哈哈哈哈!”

  独孤随后为上官黛讲起了自己的故事,从早一直讲到晚上,上官黛听的津津有味,听到自己和映雪很像,开始她有些不高兴,后来也很想见见映雪。

  独孤燕是上官黛唯一信任的人,她也听说过西域魔教,知道独孤是西域魔教的教主也没多惊讶。她知道中原魔教变得越来越黑暗,西域魔教却变的越来越白。西域变的越来越祥和,西域魔成了道的另一个层次,和正派也差不了多少。

  渐渐的,上官黛与独孤一惊相处一个月了。独孤知道这个姑娘已经喜欢了自己,这是独孤第一次被人喜欢,独孤非常珍惜。独孤也没有理由不喜欢上官黛,唯一的理由是她的外表和映雪简直太像了,这种理由似乎也并不成立。

  然而独孤知道眼前的一切可能会化成泡影,很怕上官黛转眼变成潜影,独孤自小天不怕地不怕,现在终于有弱点了,真的怕了,若是下一刻黛姑娘变成潜影,那可如何是好。

  自从喝了七步断肠散之后,独孤与黛姑娘每天双宿双飞,一起去太湖边读书练剑,虽然独孤的世外桃源院子也很好,但独孤就是习惯成自然,舍近求远。现在独孤每天和上官黛姑娘一起去太湖边读书,一起去太湖边练剑,风雨无阻。

  独孤开始教上官黛剑法,她的武功确实不行,比自己完全自学的武功还要差劲。但独孤有独孤的办法。潜移默化的引导,根据黛姑娘的琴声转换成剑法,让上官黛也有点喜欢剑法了,而且进步很大。

  古墓派的剑法太死板生硬。而独孤的剑法非常随意,随意的像一场雨透过纸伞滴在自己身上的雨点个数。

  上官黛的剑法飞快的提升着,独孤希望又一天她的剑法可以超过潜影,内心可以强大过潜影,这样她就不会呼唤潜影来了,如此让潜影的记忆成为碎片进而消失。

  现在甜荷和紫笙两个丫鬟渐渐地成了独孤和上官黛的傍观者。卢湛让她俩搬出了独孤的院子,只是偶尔过来看看他俩,留独孤和上官黛姑娘单独相处。

  小雕最近也是三五天才回来一次,最近不知道迷上了什么吃的有点乐不思蜀了,也可能苏西珊的家里确实好玩。每天和黛姑娘在一起,独孤也忘了去拜访黛姑娘。

  小雕回来时,甜荷和紫笙转而专门照顾小雕的生活。将各种肉做熟来给小雕吃。黛姑娘和小雕相处的很不错,独孤有个发现,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雕有些惧怕黛姑娘,独孤认为可能小雕感觉得到潜影的威胁。

  这天晚上,独孤夜里想看看上官姑娘,坐在她床边,独孤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在看映雪,心里要看的就是上官姑娘。

  正好是月圆之夜,月下看美人,独孤痴傻的看着,这天恰巧上官姑娘一个翻身,看到了独孤,两人就这么对视的望着。

  独孤已经猜到了上官姑娘在想什么。但独孤一动没有动。两人就这样对望着,聊起了天,上官姑娘将自己所有的事情讲给独孤听。

  上官黛道:“”

  独孤道:“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声,水际听内乃声,月下看美人,不虚此生耳。”

  上官黛道:“你还看过哪个美人?”

  独孤道:“今天是第一次看,以往都是听。”

  上官黛道:“哼,我不信。你的笛声里明明还藏着一个人。”

  独孤道:“哦,那是映雪姐姐。”

  上官黛道:“你现在在吹走笛子,我不想《斜阳映雪》,我要听你吹奏我的《七步断肠散》”

  独孤道:“这音乐可不可以改个名字,我恐怕秋天小虫听到我的笛声会被被毒死。”

  上官黛道:“不改,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这是《广陵散》的意境,比你那《斜阳映雪》高妙得多,那《斜阳映雪》是小孩子的音乐,我们的《七步断肠散》可不是。你将来若是负我,就会沦落天涯,每天体会断肠的感觉,比吃千花百蛊丸还惨,好不好。”

  独孤道:“我发现了,你在月圆之夜会变得恶毒,好吧,我发誓。若我独孤燕负上官黛,就会沦落天涯,武功尽失,没站必败,每天体会断肠的感觉,十五之夜会比第六个月没吃千花百蛊丸还惨……”独孤说的很快,黛姑娘没有拦住。

  上官黛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月影飘忽变幻,高处不胜寒。”

  独孤道:“事在人为,总之,我们今生今世都在一起,没有恩和怨,只有今生缘。”

  上官黛道:“只愿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

  二人四目相对,含情脉脉,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两人聊了一夜,月光换成了阳光,这一夜,独孤心中的映雪换成了上官黛姑娘。

  第二天一早,独孤与上官姑娘一通去了太湖边读书。独孤有时想和她聊起潜影,但她始终还是不敢,怕转眼间她变成潜影,从天使变成魔鬼。独孤发现上官黛也有一点坏坏的,还敢给自己吃毒药,不知道潜影是不是也非全部都是恶。

  上官黛道:“我记得前不久还是春天,怎么一下子就成了秋天,秋风瑟瑟,罗群不耐五更寒了。”

  独孤道:“你说是春天便是春天,有你在我到哪里都是春天。”

  上官黛在小亭里轻快的踱步,白衣如犹如浮云轻飘,黛姑娘不禁读出前人一首诗歌:“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上官黛道:“人在江湖,一春一秋,就好像花开枝头一样,要开要落,要聚要散。人在江湖,往往都是身不由己的,情仇难却,恩怨无尽。我的感觉总是很准的,我觉得我们……”

  独孤道:“事在人为,没什么身不由己的。我们明天起就老老实实在我们世外桃源中,远离江湖,我再也不踏入这太湖一步。这次泰山论剑之后,我只等他们查出莫春秋被害的真相,为莫春秋报了仇,就带你回西域天山,从此我们过隐居生活,远离江湖纷争。”

  上官黛道:“我也这么想,我总觉得那是很难做到的。就像这无边的雨水,没缘由的从天而降,也都将流入江湖,雨水也是江湖的一部分,我们根本无法主档这雨水的到来。”

  独孤道:“我的剑法可以为你避开雨水,有我的剑在,你到哪里都是晴天。”说着独孤拿过一边的雨伞,将其远远扔到太湖水心。

  独孤握着黛姑娘双臂,道:“我们不需要雨伞,有我的剑就够了。即便今天下了最大的雨水,我的剑法也可以形成屏障,送我们回桃花源。”

  上官黛很开心,握着独孤的手,二人自然而然紧紧相拥在一起……

  这时两个熟悉的身影由远而近,正是那玄冥双煞。

  原来这二人被独孤纯阳指内力振晕后,被一场大雨浇灌了一宿,肚子喝的满满的,第二天被好心人救走。丈着自己二十多年的内力和经验,他们知道了那小子的内力深不可测,不能自行推导破解穴道,果然十二个时辰后,他俩的穴道解开了。

  这二人是受命前来援助潜影的,并不知道独孤燕长什么样。回去之后就又病倒了,这一个月来才好了一些,期间与雇主沟通了一下,传来了独孤燕的画像,才知道那天那小子就是独孤燕。他二人还意外,为什么还没和潜影接上头。潜影在暗她俩在明,完全依靠的是被动联系潜影。

  今日这二人觉得无大碍了,上次是大意撞到枪口上了,原来那小子就是独孤燕。心想那小子的弹指太厉害了,不知道用自己的钉耙可否阻挡那剑气。

  玄冥双煞闯荡江湖二十多年,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亏,一招就被收拾了,老老实实的躺了一天一夜。也许是因为内心念念不忘,他俩闲逛着又来到太湖边的小亭。

  双煞远远看到亭子里有一男一女,正是独孤和上次那女孩,没想到他俩的邪恶梦想触成了这样的美好现实。

  玄冥双煞二人对视一眼,心想是背后下手的好时机,这次自己要抢功了。

  二人取出喂了剧毒的暗器,他们的暗器叫冥顽不灵钉,与其说是钉子,其实就是针,前头如绣花针一样的尖细,后面逐渐变粗,最粗也是小钉子的粗细,难以防范。

  双煞见独孤与这小女子抱得紧紧,不管三七二十一,腾空而起一丈多高,悄无声息的跳到与小亭中二人同样高度,各自打出十枚冥顽不灵钉,二十道细细光影打向独孤和上官黛。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