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奇妙幻想漂流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今是何世

奇妙幻想漂流记 乌云云吞 2538 2019.06.17 15:48

  凌歌火速躲到附近的紫红色珊瑚群后面,尽量让繁密的珊瑚绒挡住自己的身影。

  这时,一只小小的海马游到了她眼前,并用它那长管嘴正对她隔了一层气泡的鼻子,吐出一个个小气泡,一双又小又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仿佛在好奇包裹着这个奇怪生物的大泡泡是什么……

  “……”

  远处,那头巨艇般的鲨鱼悠闲的游动,看上去还挺惬意的,仿佛刚刚享受了一顿丰盛的饱餐。

  它那庞大的体型在一众小鱼中鹤立鸡群,但它好像不愿惹是生非,从一处地方游过来,又游向远方,过了一会,它那巨大的身影彻底消失了。

  见状,凌歌走了出来,是的,走。她在水中如履平地,一面行走,一面欣赏周围五彩斑斓、奇形怪状的鱼群。凌歌感觉就像买了张门票在水族馆观看,只不过现在更直观也更立体。

  这时,一只淡粉色的透明水母飘了出来,它那浅浅的粉色十分漂亮,仿佛被水彩晕染过一般,整个身体晶莹剔透,摆动着优雅端庄的姿势游向一处海草丛去了。

  行走期间,不时有小鱼误撞到她透明的水泡上,皆是一副茫然模样,不知为何此路不通?

  甚至这个泡泡还吸引了一群红白相间的小鱼跟随,密密麻麻的,宛如一群小跟班。凌歌感觉自己就像个鱼王。

  也不知走了多久,海底绚烂的风光让她叹为观止,各种漂亮的鱼类更令她目不暇接。

  她现在漫无目的,走到哪算哪,只想找到有人居住的岛屿。

  这么想着,她干脆走到海面,只露出上半身观察四周,发现周围空荡荡一片,除了水,啥都没有。

  于是,在这片广阔的海洋中,一个只有上半身的身影在海面上缓慢移动,这场景看起来颇为怪异。

  就这样,太阳下山了。月亮悄悄爬了上来。

  海面仿佛洒落了一地碎银,白茫茫一片,四周静谧极了,只有哗哗的水流声重复响奏。

  在银白月光照耀下,凌歌索性闭上了眼睛,随波逐流,飘到哪算哪了……

  “哗啦——”

  “轰隆隆——”

  凌歌是被一声响亮的惊雷震醒的。

  只见她刚睁开眼睛,一波巨浪就翻涌向她,渺小的她很快被漫天泛白的海水吞没了。

  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随着狂风左摇右摆,远处积压着一片黑压压的阴影,极细长的闪电闪烁其间。

  天空发出猛烈的“轰隆”巨响,这时,一道蓄积许久的雷电劈了下来,落在汹涌澎湃的浪涛之上。

  而附近的刚睡醒的凌歌正好被电了个外焦里嫩,身体抖得跟筛糠似的,头发都被电直了。

  她当场晕死过去,失去控制的气泡一点点往下沉,恰好远离了那片恐怖的电源区……

  三天后……

  凌歌猛然惊醒,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躺在阴暗的海底,周围是绿油油的海草。

  她只是稍微动动,身体就仿佛快要散架,身上青紫一片,甚至大腿右侧结了一层厚厚的伤疤。

  事实上,她没死已经是万幸了。

  凌歌没想到,她只是睡了一觉就差点小命不保。

  黄昏时分,阿诺和同伴们像平常一样收网捕鱼归来,今天的鱼不多,仅仅只够半个木桶,几个人平分完,最后就没剩多少了。

  这时,一个同伴突然大声叫起来,几个人纷纷围过去,问:“发生了什么?”

  那人往前面地上一指,尖叫道:“一个人!不知是死是活!”

  众人一瞧,果然地上躺着一个伤痕累累、衣服破破烂烂的人,一动不动,像具死尸。

  阿诺首先过去探了探气息,过了一会,道:“还活着。”

  “那怎么办,这人好像是个女娃,总不能把她丢在这……”一人开口道。

  另一人接着道:“是啊是啊,但她怎么会弄成这样?””

  “她就带回我家吧。”阿诺道。

  “果然还是阿诺最善良了!”

  “阿诺真可靠啊!”

  夜晚,宁静的小屋突然爆起一串孩童稚嫩的嬉笑打闹声,接着,一个年长的女音随之呵斥道:“嘘——小点声!别吵到里面那位!”

  那些孩子压低了声音,笑嘻嘻跑进一间小木屋里去了。

  一只立于枝头的麻雀歪了歪小脑袋,两只眼睛透过窗户目光炯炯地盯着躺在床上的少女,滞留了一会,便振振翅膀,飞走了,空余枝头一阵颤动。

  寅时,一间狭窄的小木屋内灯火通明,昏黄的烛光之中,勤劳的男子认真修补着缺了一角的鱼网,朴实黝黑的面庞显得十分恬静。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

  阿诺抬头一看,一位清秀的少女立于门口。正是刚刚上岸不久,就因为饥饿和伤势严重晕倒的凌歌。

  凌歌长得不算特别漂亮,但五官小巧精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动人,微卷的短发发梢乖巧的搭在她瘦弱的肩膀上。

  身穿一件灰色长衣,松松垮垮的,是阿诺妻子为她换上的,虽然衣服很朴素,但比起之前的她看起来简洁干净多了。

  “你醒啦?”阿诺声音低沉。

  “嗯。谢谢你救了我。”凌歌一边走进屋子,一边道,“你要出去了吗?”

  “没事。你有什么事吗?”阿诺又道。

  “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竹筒。”这个竹筒她一直背在身上,里面装了许多彩石和地图,她固执的认为那石头一定能卖钱。

  “哦,它在柜子里,我们怕孩子拿来乱玩,帮你放在那的,这东西还挺沉,我这就去拿给你。”阿诺站起来,朝一个房屋去了。

  过了一会阿诺回来了,凌歌拿到东西后,便急忙打开竹盖子,摸了摸地图,心道:幸好没湿。

  她接着拿出一些彩石,石头在烛光中还散发着微弱的光辉,玲珑剔透的,煞是好看。她递与阿诺,道:“这是答谢你救了我的谢礼,你一定要收下呀!”

  阿诺有些犹豫,想了想,好像在说服自己,良久,才慢慢道:“谢谢,你的心意我收下了。”说着,便接了过去。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是何物,但应该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吧,还是不要辜负人家一番好意了。

  “对了。你认识这上面的字么?”凌歌将地图打开给他看。

  阿诺看了一会,摇摇头,道:“从未见过。但村长见多识广,知识渊博,应该了解。”

  “那请问村长所在何处?”原来这是一个村子,并且看衣着,这里还是古代,而且估计还是架空的时代,光是那些神奇的动物和“招数”就可以肯定,这里不属于历史任何一个时代了。凌歌想道。

  “沿着这条小道一直走,再向左拐,就能看见一棵大槐树,旁边那座屋子便是他的。”阿诺指着不远处的一条小路。

  “多谢!”

  早晨七八点,凌歌便来到村长家的门口,还未敲门,里面就传来声声狗吠,一道斥责声响起,那个年迈的声音接着道:“外面的朋友所为何事?”

  屋中。

  老村长提了提厚重的老花镜,微眯着的眼睛仔细端详面前的地图,顿了顿,道:“恕老朽眼拙,这文字不属于五州任何一个帝国。但那些大门大派或许知道,主城灵文藏书阁兴许有古籍记载。不知阁下是如何得到这地图的……噢,你不说也没关系,老夫只是有些好奇。”

  “多谢。”凌歌确实不打算讨论关于如何得到地图的事,想了想,学着古人文绉绉的语气道,“不知能否告知今是何世,五州所谓何物?”

  老村长一向最是沉稳,此时却颇为大跌眼镜,神色古怪地打量起眼前这个年轻人来。

  

举报

作者感言

乌云云吞

乌云云吞

前面十分慢热,后面应该节奏会快起来……

2019-06-17 15: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