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初为人间一粒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人言可畏

初为人间一粒尘 唯我恐黎明 2756 2020.05.24 02:03

  恋爱的人呈现给你的姿态会有很多种。甜蜜的,悲伤的,忧郁的,火辣的,平静的,浪漫的,分分合合的,要死要活的等等吧。我相信有你羡慕的,羡慕到想将其中一人换作自己。当然也会有你厌恶的,下意识的会告诫自己绝不能找类似这样的人恋爱。但这所有你看到的恋爱里,喜欢也好,厌恶也罢,你都不是主角,没有发言权的,如若不是当事人喜欢,又怎么会选择在一起。恋爱,在我看来这本身就是一种重在参与的事情。

  在得知刘博是隔壁班班主任千金的消息后,我承认当时我怂了。太悲催了吧,头一回喜欢一个姑娘,就那么巧会是隔壁班主任的闺女?每每想到隔壁班主任严肃的脸,就心生怵意。悲催呀,我眼光太毒了。之后两天我还像之前那样每天站在街口等她一同上学,却话变得少了许多。心里在嘀咕到底要不要继续。此时心中有杆天平,虽然左侧爱意满满,可右侧是樊老师无形的威严。不过最终还是决定继续下去,我相信只要我们都不说,樊老师是不会知道的。

  可我当时想法太过天真了。我以为自己不说,刘博也不交代,会瞒天过海。可我忘了言论的可怕传播性。在头开始还是玩的好的几个朋友相互间调侃几句,到慢慢的大家都有喜欢的人组了CP后就开始组队打趣了。这你一言我一语的,很快就传进了樊老师的耳中。其实我内心是慌的,我已经想好了一千种回答审讯的答案,可偏偏就没等到被质问。现如今想来樊老师可能是觉得小孩子相互玩闹,三年级的小孩能咋滴,所以就没当回事吧。在被等着审讯的几天里,樊老师非但没有质问我,反而跟我还有笑脸。这下我想法可就多了。“是不是樊老师还不知道哇?是不是我自己想太多了?是不是樊老师不反对我跟她闺女在一块呀?是不是我还挺好呗?”总之没被叫去谈话让我在心里上松了一口气,反之还在心理上有了许多自我肯定。樊老师想必知道我对她女儿的喜欢,但作为成年人的樊老师并没有过激的去制止,或是训斥她女儿说不准跟我在一块什么的。反而是静观其变,在不影响学习,不影响身心健康的情况下并没有插手这件事。可我却因为樊老师的放任,坚持了三年之久。

  日子就在樊老师的眼皮子底下一天天的过着。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是个乖学生,又练体育为校争光,学习成绩也一直都还不错,樊老师一直都没有找我畅谈人生。我也就在她眼皮子底下跟她女儿相谈甚欢。当然了,从不敢有任何越界的行为,也从没说过露骨的话语。我甚至都不知道刘博是不是喜欢我,因为我俩从没向对方表白过。但我知道的是我看不得别的男孩跟她走的近,聊的欢。刘博似乎也心领神会,总是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我们像是无形中有种默契,谁都没向谁坦白过,但对方都为彼此留有一席之地。

  无忧无虑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转眼间到了六年级。也是在这年冬天我俩才向对方说了情话。记得那年寒假,我像往常一样在村子的老年活动中心打着篮球,球场边有个很大的戏台。因为是老年活动中心嘛,逢年过节会有人请专业唱戏的人来演出。但平日里都空着,这片区域也就成了我们主要的活动区。那天她穿着红色的过膝羽绒服,款款的向篮球场边走来。我注意到她来了,开始秀我的球技,各种运球穿裆,绕腰上篮,变向拉杆,大风车等等。她则安静的坐在场边就这样看着我。每个打球的男孩都希望场边坐着自己喜欢的姑娘看他打球,我也不例外,我越打越起劲。时不时的与她眼神交流,我觉得当时我一定很帅。之中她出去为我买了瓶水,我停下接过水在她身边大口喘着气,喝着她买的矿泉水都觉得是甜甜的。我望着她含情脉脉的大眼睛,将球递给旁边的人,我俩走向旁边的戏台并肩而坐。

  此时戏台上没人打扰,我俩第一次坐的这么近,谁都没有说话。我记不得当天是什么日子了,但也应景的放起了烟花。我俩就这样坐在戏台看着烟花。情人眼里出西施,在烟花的映照下,她的侧脸更加迷人。在我正享受于这美妙时刻时,她开口了。“马上都要小学毕业了,升了初中,我妈就管不到我了。”刘博的声音是最让我沉醉的。“再有一年,我就能牵着你的手走在路上了。”想到从三年级到临近小学毕业,我连她手都没碰一下,莫名的兴奋。“我看喜欢你的人也不少,我还听说王玉娇都跟你表白了,你为啥没同意呀。”刘博问我喜欢她什么。我先是没回答她,然后三年来第一次牵起她的手,深情的望着她。“我不知道,就感觉你跟其他女孩不一样。”是的,刘博给我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可能是出自书香门第,心思细腻,每次见她总是给我一种如沐春风的舒畅。也很贴心,和温暖。会在我疑惑时候为我解忧,在我低落时候为我鼓劲,在我口渴前就会备好水...总之,有她在的地方,我的眼里就容不下别人。我正想着呢,樊老师骑着自行车悠悠的停到我俩面前,吼道。“几点了,还不回家?!”我连忙松开手,吓得尿差点都甩出几滴。

  小学毕业了,在樊老师行注目礼的日子下终于得到解脱了。原本该皆大欢喜,抱得美人的日子,却因为闲言碎语导致我俩在最应该快乐的日子分道扬镳了。

  篮球是多人的运动,每次打球总会有三五个人一起,毕业时也会有很多女生在一块玩耍。人多,难免口舌多。马彪调侃我说三年了你谈个恋爱跟做贼一样,话匣子打开,随之其他人也开始附和起来,有说我痴情的,有说我自找的,有说刘博根本就不喜欢我的,有说三年你啥都没捞着的,更有甚说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以至于我心中也开始有了波澜。正说话,刘博也到了篮球场边。三年的卧薪尝胆,因为之后我的一句话,导致我俩再无交集。“刘博,终于毕业了,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我能亲你一口嘛?”其实话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旁边的鸡鸭鹅狗全都开始起哄了。闹得尴尬,气的她甩手而去,接连一个星期我都没再见到过她,打电话不接,发QQ也不回,托跟她玩的好的朋友传话也没消息。在这一个星期,我也很懊恼,我这直男的想法很简单,亲一口,一切流言蜚语全都不攻自破。可我没能考虑到时间,地点,场合。我越想,越钻牛角尖。三年来,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和对象牵手,接吻,拥抱。为何到我这就什么都不行?小孩子的幼稚和嫉妒在此刻充分的体现。

  我还是每天都会到篮球场打球,实则是在等着她的到来。我想向她道歉,可没等到她,等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杨冰洁是在我与刘博冷战期间出现的女孩,她大我一岁,一直以来都在市里上学,品学兼优,学声乐舞蹈的。爸妈做生意的,家里有钱,三辆轿车。之前从没见过面的我们在这个时间段恰巧碰到。杨冰洁与我同学杨丹一起到这边散步,打羽毛球。杨丹与我打招呼邀我跟她一块打羽毛球玩,轮到我与杨冰洁对打时,她技术有够菜的,我捡好听的打趣道“你怎么打羽毛球像是在跳舞一样哇。”实则她连球都接不到手舞足蹈的我才这样形容。也就是因为这句话,反而引起她的注意,事后她问我要了QQ号码。新朋友话多,聊着聊着也就被杨丹看到。杨丹与我们同届的朋友聊天时候开玩笑说了我跟杨冰洁相谈甚欢。传来传去,到底还是让刘博知道了。

  就这样,我坚持了三年的初恋刘博,在这场误会中与我彻底决裂。

  

举报

作者感言

唯我恐黎明

唯我恐黎明

平生中第一个姑娘,以这样的方式离场,很无奈。   人生中总是会有那么多事是那么的不凑巧。我们常说如果当时怎样怎样,现在就不会怎样怎样。可,生活真切的由许多的不确定因素构成。这或许会成人之美,也或许会差强人意。但所有过去了的事在后来,都会被我们当做下酒菜。

2020-05-24 02: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