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晕血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古慈儿 2057 2021.08.04 06:00

  冷静没有作声,不过还是勉为其难地轻轻点头予以了对方肯定的回应。

  不多时,秦大川又继续感叹:“诶,凤姐的说辞漏洞百出,基本等于把听众的智商摔在地上,然后用脚底板疯狂摩擦,可我就纳闷了,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我发觉周围听到的人,这么鬼扯的话竟然大多数都信了,看来我身边竟是一些耳聋眼瞎乏智的蠢B,真悲哀!”

  听到这,冷静咬牙切齿,狠歹歹地攥紧了拳头,好想抡上去给他来个脑浆迸裂,但是转念心想,那样的话岂不承认自己加入了蠢叉的队伍。于是她不知为谁辩解了句:“哎呀,这只能怪科院的生活太无趣了,找不到瓜吃,说不定他们也是将信将疑,假装相信了而已,再说了,那些人跟卓院士接触也不多,他们哪晓得他的为人!”

  “那你呢?你听到的时候是什么反应?”秦大川侧眼问向了她,好像洞穿了对方的心里。

  “我?”这一刻,冷静不禁回忆起了那日自己听闻杨凤仪所言后的第一反应:义愤填膺,怒不可遏。不行,自己这么low的一面怎能轻易示人,那样伟光正的形象岂不崩塌,且还给秦大川逮到了日后揶揄的大把柄,不行,绝对不行。于是她梗了下脖子,底气十足地佯称:“我怎么可能会跟那帮蠢货为伍,这么容易戳破的谎言,我一听就觉得味道不对。”

  可冷静说完后竟发现秦大川的笑容有点奸诈,微瘪的嘴角潜藏着怀疑,她心中合计难道这家伙看出来了自己的心虚?冷静的心立马唱起了忐忑。

  而就在她忽感自己的额头渗出了一滴自嘲的冷汗之时,女护士的声音正好隔帘传了过来:“秦大川,去化验。”冷静听了赶紧站了起来,及时敛藏眼角的虚怯,接着她伸手去提秦大川的吊瓶。

  秦大川在冷静的拉扯下费劲巴力地坐了起来,可他准备穿鞋时,肥硕的屁股顺势一蹭,病床的活动扶手杆竟发出了“嘎吱”一声宣告阵亡的惨烈哀鸣。

  完球,该不会是坐坏了吧!莫慌莫慌,不然肯定要被医院讹钱了。想到这,秦大川半抬起身子,晃动了下扶手杆,果不其然,他发现扶手杆串了位,按钮也扣不上了,于是理直气壮地抱怨道:“哎呀这破玩意,太不结实,坏了这么久了,也不换新的,不知道这帮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一旁的冷静白了他一眼后,皮笑肉不笑地抽动了一下嘴角:“卓院士说的没错,你真该减肥了。”

  “你不会以为这是我弄坏的吧?”秦大川已然面露尬色。

  冷静鼻孔哼出了两道寒光:“呵呵,此地无银三百两。”

  秦大川刚想与对方抢白,冷静却撂话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总算是逮到了这家伙一个把柄,扳回一局,冷静心中满是得意。

  不多时,二人在护士的身后继续嘀嘀咕咕。

  见一路人弯着胳膊肘,秦大川登时心尖猛颤,惊呼道:“哎呀妈呀,护士姐姐,不会又要抽血吧!”

  想起刚刚抽血那一幕,冷静真是觉得又气又好笑,中毒头昏的秦大川本已有些清醒了,可看见护士拔出粗粗的针头扎向自己,他眼一翻,立马又晕了过去。

  此刻,冷静听了不免讥讽:“挺大个男人,还晕血,要不要face啊。”

  秦大川辩解:“我不是晕血,我是晕针,而且我不仅有face, face还很大,再者说男人怎么了,男人就不能害怕啊,这就好比女人就非得柔情似水么?那如果这样说的话,你如此刚劲猛浪,多半也不能算个女人!”

  听到这,冷静瞬间炸毛:“靠,你才刚劲猛浪呢,我这么瘦,怎么就刚劲猛浪了?”眼下,冷静气急,手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撸起袖子扬起手,想要给秦大川的大脑壳来个后空翻。

  而她的手一落不要紧,吊瓶的滴液瞬间停滞,秦大川险些吓尿,赶紧求爷爷告奶奶:“冷静,冷静,冷静,冷静。”他不是在叫对方的名字,而是试图令其恢复平静:“我可是个病人,目前还很虚弱,您大人有大量,何必跟一个病人计较呢!”

  见冷静的手终于慢慢提了上去,秦大川的心这下才重新收进了肚子里:“那再怎么说我也比妖儿强吧,刚才我们家的净水机没水了,我在厨房忙活海鲜,让他换一桶你猜怎么着?”

  冷静:“他肯定不行啊,你这不是难为人么,对面茶水间的水基本都是行哥、卓院士换的,你们俩谁出过力啊!”

  秦大川:“我也有换过几次好不好?那是你没注意到。”

  冷静:“那我还换过几次,有什么好显摆的。”

  秦大川:“你跟个猛张飞似的,这不挺正常的!”

  冷静:“靠,我这么纤细,哪猛了,我看你才像张飞呢,你再敢对我不敬,信不信我让人你肝肠寸断,心脑分家。”

  “我信我信我信,我改了我改了我改了,我真改了。”噜噜完,秦大川立马捂紧嘴巴。可他嘴上虽认了怂,不大一会,他却又斜楞着眼珠子,牙缝中飞出挑衅的字符串:“这么心狠手辣,小心更年期提前。”

  冷静闻后,双眉登时立了起来,眼冒火星:“你竟然咒我早更,小心你早衰!”

  两人这一路猛掐,小护士的困意早已被欢乐赶得没了踪影。

  走到目的地后,二人停下了脚步。好歹只是量血压、测心速,瞧见这些,秦大川一路攥紧的拳头终于慢慢松了开,只不过前方排队的人有点多,两人只能一点一点挪蹭,而冷静还得踮着脚尖帮他把吊瓶抬高,这一刻,她不禁羡慕起了唐诗,毕竟她服务的对象姚仁健还比自己矮了少许,跟他站一块也就省去了踮脚的力气。

  两人慢慢向前挪动着,见冷静辛苦,不说点什么似乎不太友好,于是秦大川决定主动向对方示好从而打破刚刚缔造的冷战僵局。

  可他正要开口,憋了好半天的冷静却先来了话:“诶,你知道凤姐跟卓院士是怎么好上的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