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彩礼or加名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古慈儿 2157 2021.04.01 06:00

  谢行点了点头,前座的秦大川开心地来了句:“不错不错,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那申中率能有多少呢?”唐诗突然发问。

  陈卓答:“大约五分之一吧。”

  “啊?这么低啊,那我肯定没戏!”唐诗落寞地垂下了头,似乎已经预知了结果。

  冷静接言道:“你呢?你有没有中过啊,卓院士?”

  “我第一年申的时候也是空手而归,不过好在第二年幸运之神就眷顾了我!”陈卓莞尔一笑。

  冷静:“唐唐,你也试试呗,成不了也无所谓啊,你想想,要是没有那五分之四的衬托,怎能体现中奖的那五分之一的可贵呢。”

  我晕,这是在安慰我,还是再挖苦我,不留口德。唐诗撅起了小嘴巴,心中很是憋闷,不过身后的冷静瞧不见她的小愤慨。

  “哎呀,才上班一个月,还没找到感觉呢,就让申请基金了,难呐,妖儿,有什么想法嚒?打算写什么?”秦大川笑着调侃他。

  姚仁健听了,神经立马绷了个十二分紧张:“没...没...没啊...这才刚工作一个月,我能有什么想法啊!”

  冷静冷笑一声后,说道:“呵呵,他就是有想法,也不能告诉你啊,万一被你剽窃了去,那他其不亏大了。”

  “切,我是那种人嚒!”秦大川听了十分的不忿。

  !!!!!!!!!!

  当晚八点,整个科院大楼只有一个办公间还亮着灯火。陈卓突感眼睛酸涩,微微胀痛,视野好像蒙上了一层白膜,他赶紧用手揉了揉,而后给双目灌溉了几滴眼药水。他晓得眼下是该鸣金收兵之时了,于是这才略显不舍地关了电脑。不多时,走在了黑森森的楼道里的他竟无一丝惧意,但心口却堵得难受。

  眼看婚期越发临近,陈卓完全感受不到一丝欢喜,反而心里充斥着满满的忧伤,他希望工作可以排的再满一点,这样自己就没有一点空闲,也不用长吁短叹,像杞人一样总觉得天要马上塌下来一般。

  忽然,电话铃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是女朋友杨凤仪,犹豫了三秒钟后,他按下了接通键。

  “你怎么这么半天才接啊?在干嘛呢?”对方那惯常性的质问语气令他始终无法适应。

  “没干嘛,发呆而已!”陈卓回答。

  “发呆都不给我打个电话,我怎么觉得每次都是我先想起你的呢!”听对方好一会都没有回应,电话另一头,杨凤仪终止了抱怨,也许这样的自己她都感到了几分厌倦。

  “对了,我看了下黄历,我们下周四去领证吧,不然大下周我就放假了,再回来,一时半刻的也没什么太好的日子。”

  “还是等十一婚礼过了,再领吧!最近事情多,忙得焦头烂额的。”不知为什么,一提婚礼和领证,陈卓的心就止不住地打颤。

  “你就不能请个假啊,你是不是不想领啊?”杨凤仪的话里话外忽然掺合进了半桶火药。

  “要是不想领,婚就不用结了!”陈卓的回答有点敷衍。

  “那彩礼呢?彩礼什么时候给啊?拖了这么久,是不是打算就这么蒙混过关了?我爸妈说了,不能少于20万,我家这边的亲戚都拿的20万,我堂堂一个博士,更不能比她们拿的少呢。”杨凤仪的态度似乎没得商量,二人已为此事争执了不下N次。

  “你让我去哪变20万啊,我爸妈给的50万还有我自己攒的30万不都投在房子里了么!”陈卓默默感慨着人艰不拆,眼下已无力跟对方争论。

  杨凤仪:“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能结个婚什么都没捞着吧?你心怎么那么大呢!”

  “那你要我怎么样呢,我说了没有!没有!没有!”虽然声调没有提高,可重复了三遍足以彰显陈卓内心的不快。

  杨凤仪眉头一皱,登时有了好主意:“没有是吧,我有个好方法,你的房本加上我的名字,我就不要彩礼了!”

  刹那间,陈卓的世界一片寂静,他彷佛进入了一个真空地带,而电话另一头的杨凤仪尽管“陈卓”、“陈卓”的喊个不停,可却半天无人回应。

  过了不知多久,他终于开了口,情绪已经恢复了平静:“对不起,你的要求我满足不了!”说完,他掏出钥匙准备打开宿舍门,可却怎么对都对不准锁眼。

  “为什么?加个名有什么难的,不就掏点手续费么,实在不行...实在不行...我我我出啊!”杨凤仪瞬间成了结巴,而后面的那句“我出”更是说的十分勉强,跟割肉一般。

  “我说了,我满足不了。”陈卓固执地重复着刚刚所言,胸口起起伏伏,心绪极度烦乱,捅咕了半天,才将门打开。

  “为什么满足不了?你要是爱我,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在自己的房本里加上我的名字!”杨凤仪这句道的义正言辞,似在道出一句不容置疑的真理。

  “你要是爱我,就不会提出这么多苛刻的要求了。”语罢,陈卓将门砰地一下带了上。

  “哪苛刻啦?你说我哪苛刻啦?我就提这么点要求你都不想满足,你觉得你够爱我么,我为了和你在一起特意留在了北京,我为了跟你见面特意每周二四六都跑到中关村去,我为了哄你开心特意不吃辣椒祛痘,我为了与你般配特意买了高跟鞋,我为了你特意...”

  这段用“特意”造的排比句巴拉巴拉说了近一分钟,陈卓觉得自己的头被叮成了马蜂窝,一声长叹后,见对方还想继续,他突然插了话将对方的埋怨打了断:“如果你把这些特意都看成是一种牺牲,那很抱歉,跟我在一起让你受委屈了!”

  杨凤仪继续理直气壮:“我是委屈,特别委屈,到头来我得到什么了?陈卓我告诉你,要是这点要求你都满足不了,那这婚就别结了。”

  “杨凤仪,我父母只是普普通通的中学教师,而我自己也不过是个最底层的科研工作者,我不够优秀,更算不得富有,配不上你,也满足不了你的要求,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找个更好更合适的人来共度余生!”

  杨凤仪被陈卓这突如其来的感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空气岑寂了三秒后,她喊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陈卓:“其实我也挺委屈的,为了不让彼此都这么难受,我...我不打算结婚了,我们...我们分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