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八卦小分队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古慈儿 2291 2021.04.04 06:00

  姚仁健:“诶,这句话听着有点耳熟!”

  “那必须滴,所以他这块唐僧肉才被蜘蛛精给缠了上。走,买鸡排去,我已经等不及了!”说完,秦大川欲要向外走出,可却被姚仁健一把拉住:“那女的气势汹汹的,怕是来者不善啊,还买什么鸡排啊,我们赶紧跟过去看好戏吧?”

  “看好戏?”秦大川眼珠一转。

  见自己说错了话,姚仁健赶忙纠正:“卓院士可是你的老铁,他都大难临头了,你不担心啊,瞧他那细胳膊细腿的,一看就不是那猛女的敌手,我们跟过去,万一他有个不时之需,我们俩也好见义勇为,挺身而出。”

  “呸,你个死八公,直说想看热闹得了,哪那么多冠冕堂皇!可真要有个紧急情况,我肚子还闹饥荒呢,哪里使得上力气呀。”秦大川掴了一把姚仁健的獐子脑壳。

  “你妹啊,这叫没力气,我脑浆差点没让你拍出来。”姚仁健狠歹歹地剜着秦大川,本欲报复,可他转念却又玩起了激将法:“反正我要跟过去,你要是不走那可真是不讲义气,你忘了,咱俩不是说好的,有福同享,有屁同放!你要是不陪我去看热闹,我就不陪你分享美食。”

  没办法,秦大川只得强力控制自己肚里的馋虫,同姚仁健倒了回去,平日里闲来无事,打上两盘王者荣耀的二人眼下已经成了死党。

  !!!!!!!!!!

  “咣咣咣”,与此同时5号楼1009的大门被捶的震天响,正窝在床边品红酒看电影的唐诗赶紧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开门一看竟是科长冷静。

  “静姐,怎么了?”看对方一脸的心事重重,唐诗莫名发了句问,心想这么晚了她不会又要给自己安排任务吧,这也太讨厌了,可是嘴角却依然挂着微笑。

  冷静哪知道对方心里的小九九,因而直接开了口:“也不知道是哪个长舌的贱人跟林院长说了刚刚谢行出洋相的事,林院打电话给我,让我们801赶紧找人给他课外辅导,千万不能让谢行产生什么逆反心理,实在教不好,让他小点声,滥竽充数都行。”

  唐诗微笑回道:“他们还挺关照行哥的么?”只是表情有点官方。

  “那是,谢行可是我们院的颜值担当,少了他等于少了门面,我思来想去,觉得你去给谢行辅导最最合适。”

  “为什么又是我?大川哥就住在他隔壁,他唱的明显比我好啊,他去不是更合适么?”由于近日频繁被压迫,不解的唐诗对于冷静下达的任何指令都本能地想要抗拒。

  冷静见状也是一愣:“什么叫又是你?我开始也想着让大川去来着,可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他说他在外面吃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而且看谢行的情况,估摸着一时半刻的都很难走上正轨,秦大川耐性低,万一教着教着急眼了,那不就帮倒忙了么,再说,给帅哥做课外补习,怎么也得找个美女啊,这种福利白给的,你还矫情什么啊!”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那你干嘛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我呢?你唱的也不错啊!”眼下,被冷静折腾了太多次的唐诗真是不想松口应允。

  见唐诗还没有痛快地接下重任,冷静连忙解释说:“我这不还要做PPT么?下个礼拜我要去西安开会,富主任也过去,这可是我来到科院后第一次出差,总不能给咱们科院丢脸吧!”

  见对方还在犹豫,冷静立眼又道:“哎呀,好了啦,又不是教妖儿,谢行欸,行哥,科院一枝花,你还犹豫什么,再说了,人家也帮了你不少忙,对不对,你不赶快过去,一会一定有人在他门口排队准备开免费辅导班。”

  “好...吧...好吧!”无奈,唐诗只好臣服,她迟疑不决一方面是因下午被谢行的惊魂调雷得不轻,另一方面是排斥冷静下达的一切指令,她总觉得对方看自己好欺负,无时无刻不故意使唤自己。可一想到谢行近日来对自己屡出援手,有求必应,这点小忙就当是还人情了,因而唐诗这才松了口。

  紧接着,冷静目送唐诗下楼,而唐诗的背影则写满了“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

  !!!!!!!!!!

  此时此刻,秦、姚二人潜回院内后,远远瞧见陈卓正俯身低语,似乎在跟小鱼聊天,而杨凤仪则大踏步地从另一头走了来,脸上布满了骇人的煞气。

  “她怎么比咱俩走的还慢?”秦大川问。

  “她不熟悉地形,绕路了呗!这还用问,蠢材!”姚仁健答。

  话音刚落,姚仁健便觉自己的脑壳被人猛撸了一下,紧接着,只听秦大川狠歹歹地说:“没大没小。”

  姚仁健顾不得跟对方逞凶斗勇,眼下他整颗心都扑在了八卦上。片刻不到,姚、秦二男躲在一棵大树后,观望池塘边的动态,可由于秦大川身形过于宽阔,此行迹基本等于掩耳盗铃。

  见陈、杨二人相见后不久,便转移了位置,姚、秦俩狗仔也迈着小碎步紧紧追随。姚仁健一脸的紧张急切,不了解他八卦心里的,还以为他同陈卓有着八拜之交,担心对方的生死存亡。

  不多时,他二人跟到后墙根小暗道时,前面的姚仁健突然刹了闸。

  “哎呦,你要死啊!”被踩到脚背的秦大川疼的嗷嗷直叫唤,姚仁健见状赶紧去捂他的嘴:“小声点,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那你停的时候也不看看后面。”秦大川一脸愤恨,不依不饶。

  “这是跟踪的技巧你懂不懂!”姚仁健没兴趣跟对方争辩。

  听见里面的音量突然走高,姚仁健赶紧比了个“嘘”的手势。这一刻,二人抻着脖子,竖起耳朵,开始侦察不远处断断续续的争吵声。

  “想甩我啊,你做梦!”

  “我跟你已经无话可说了,请你不要再自取其辱!”

  “少跟拽这一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跟我分手,我就闹到你们院长那去,看你明年还能不能评副研!”

  “随便你!”陈卓真没想到对方这种低级趣味之语都能张口就来,因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姚、秦二人听见脚步声迫近,于是赶紧跳到隔壁楼的墙角,以防被发现,可紧接着,他俩竟又听到了急促的追赶小跑,因而双双心情又短暂的平稳了下来,片刻后,二人又跳回到了原墙角处。

  这一瞬,姚仁健惊奇地发现,秦大川也颇具狗仔天分,移动起来如狡兔,完全不受身形所累。

  “陈卓,你别走,我告诉你,你当初跟我在一起就别想着有甩开我的一天,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院长你不怕是吧,我就闹到你们老家去,你爸妈不是没退休么,我要闹到他们拿不到退休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