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豪哥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古慈儿 1994 2021.07.24 06:00

  “他们俩怎么会在一起?”进了秦、姚的病房后,冷静百思不得其解,自言自语。

  “谁啊?谁俩在一起了?”唐诗闻声微动,勉强撑开眼皮扭头问向来人。

  冷静不太想说,可思来想去,却觉得没必要保这种无聊的密:“我刚才好像看见贾达宏和天真姐了,而且还手牵着手”

  “啊?不会吧?他们俩?”唐诗无比惊讶,困意顿时灭了一半,而此刻更为惊讶的则是床上那两位,弹指间好像诈尸了一半,上身全都立了起来。

  “我怎么知道,我跟他们又不是很熟。”冷静被大伙问的凹眼直翻。

  唐诗费解又惊恐:“不对啊,这田真真前一阵子不是还狂追行哥呢么?怎么这么快就转移目标了?”

  可姚仁健却一脸嫌弃地立马否定:“你out了,天真姐早就更换战场了,上个礼拜我还看见她跟新来的五大洲第一博后打得火热呢。”

  秦大川也在一边用力点头,想发声却感到呼吸困难,但不发表意见,他又实在憋得难受,因而脸色由蜡黄倏地变为了铁青。

  冷静:“五大洲第一博后?靠,谁啊?这么狂浪?”

  姚仁健:“朴正泰啊!据说此人将全世界各国基因完美地融为一体,是205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不二人选。”

  冷静:“这么牛B,回头我得会会去。”

  “双渣戏婊。”虚弱的秦大川突然牙迸四个大字,不怒刷一波存在感他实在是意难平。

  “川哥,说话能不能文明点,公共场合,你可是在辱没斯文,让我们这些三高人士情何以堪。”姚仁健见秦大川虚弱不堪,因而不吝辞藻开足火力,秦大川再想回话却发现嘴巴用不上力气,因而只能气从眼出。

  冷静却插言道:“诶,妖儿,你什么时候也得三高啦?不像啊!”

  姚仁健:“我说的是高学历、高颜值、高收入。”

  冷静:“我呸,除了学历还勉强沾点边外,其余两点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姚仁健听了鼻子差点没气歪:“静科,你晚上吃砒霜了!”

  冷静:“呵呵,猜中了,砒霜是我的开胃菜,每日必食,可惜我就是不中毒啊,话说你们两个家伙,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中毒了呢?”这个问题好,也问出了唐诗心中的疑惑。

  秦大川拧着脖子,示意姚仁健开讲。姚仁健叹了口气后,假装捋了下虚无的胡须,继而开始了漫长的回忆。

  下午,秦大川像往常一样,又拎回了两座小山,只不过不同的是,其他的周六他通常去大超市疯狂扫荡,而今天他染指的则是海鲜市场。六斤飞蟹,两斤虾爬,两斤花甲,两斤扇贝,虽然秦大川胃大如耗牛,可他寻思着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于是他果断叫来了自己的好基友姚仁健共赴声势浩荡的海鲜盛宴。

  “说是共赴海鲜盛宴,可险些成了共赴黄泉……”话至此处,姚仁健声音凄切,卖惨的功夫可以提名金马最佳男演员。

  “然后呢?”冷静催促。

  姚仁健:“然后,我就委婉地婉拒了他,可是他非要强拉着我进他的房间,我见实在推脱不了,哎,没办法,最终……只能从了。”

  这话让唐诗、冷静乍听起来浮想联翩,而另一床上的秦大川则气的差点没口吐白沫翘辫子蹬腿,本想省点口水省点心,可却不成想瞬时急火攻心的他唾沫星子漫天飞舞:“滚犊子,你少放个屁都能缓解温室效应,睁着眼睛说瞎话,随意篡改历史那可是要遭天打雷劈滴!”

  “不是这样么?我记得明明就是这样啊,不然你来讲,我还不说了呢。”姚仁健咣当一声倒了下去,两眼一关,闭口不言。

  “当然不是了,分明是你在门口看见我回来了,涎皮赖脸地问,你买的什么呀?我说海鲜啊!你说,哎呀我好长时间都没吃海鲜了,最近想的心肝颤啊,那一刻,我怜香惜玉之心有如初春的秋波迅速萌发……”秦大川一通神侃过后,竟心不慌了,眼皮也不跳了。

  唐诗、冷静的手臂登时冒出了好几排鸡皮疙瘩,唐诗低头悄声对冷静笑言道:“秋波不是秋天的菠菜嚒?为什么会在初春萌发?”

  冷静笑而未语,继续听秦大川白话:“想着你这家伙平时省吃俭用也怪可怜的,不如就带上你一起大快朵颐吧,然后我客气地说,你来吧,我就问了你这么一句,你就屁颠屁颠地跟进来了。”

  姚仁健也差点被对方搞到气绝身亡,霎时间,他腾地二度起身,下巴掀的老高回怼:“分明是你提不动了,求我帮忙拎的!”

  笑点偏低的唐诗每次瞧见他俩斗嘴,都会笑到岔气,冷静见这几人行为举止都不太正常,只感自己跟一群傻缺为伍。不一会,看不下去了的她插话奚落:“秦大川,豪哥啊!那飞蟹一斤差不多要一百多块呢,你这一顿就造了将近一千啊!”

  “豪哥个鬼啊,豪猪还差不多。”姚仁健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损倒秦大川的机会。

  “你妹的!”话音还未落,秦大川床头的白枕头就直接飞拍在了姚仁健的方脸尖下巴上。

  接着,秦大川回冷静:“一百多块?你听谁说的?我买的一斤才三十五啊!”这一瞬,他的表情充满惊愕。

  冷静眼眸一亮:“啊?才三十五一斤?不会都是死的吧?”

  “我就说么,那飞蟹味道不太对,你偏说没死,都是活的,看看吧,连英明神武又见多识广的静科都说是死的了,这回你见了棺材该掉泪了吧……”刚刚被拍倒的姚仁健又坐了起来对秦大川火力全开。

  “你什么时候说是死的了,你起码吃了十几只,而且每吃完一只,还吧嗒着嘴说,so delicious,我长这么大,头一次吃这么大个的蟹……”秦大川毫不留情地揭着对方的老底,搞得姚仁健十分难堪,猛抓床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