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绝交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古慈儿 1950 2021.09.18 20:00

  见对方态度恶劣,还冤枉自己,快人快语的冷静哪忍得了这口恶气,可不愿背黑锅的她刚一开口,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叮叮叮”声,呵呵,钱雨薇竟然把电话给挂了。冷静瞬间炸毛,当场气的三尸乱暴,七窍生烟,只想破口大骂,可强忍下去后,她还是觉得超不痛快,太憋得慌,于是她一口气干掉了超级大杯奶茶用以解恨。

  抹茶奶昔被吸干后,冷静顿觉自己的肚皮鼓了起来,像个皮球,好生难受。

  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那借奶茶解恨的多半也会恨上加恨,因而唐诗瞧见了这一幕,好像受了惊吓的美洋洋,哆哆嗦嗦,哪敢抬头看灰太狼的狰狞,好一会,唐诗才超级谨慎地开了口:“静姐,你没事吧,莫冲动,莫冲动。”眼下,听到了全部对话的她已基本摸清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嘿,我可真是受累不讨好,好心被狗咬!最后还得了人家一句,什么,后会无期,真TM蛋疼,都是楼下那该死的吃货给害的,秦大川你陪我友谊。”声音已经劈叉的冷静“嘭”的一下撂了空奶茶杯,顾不得蹭掉脸上的粉底,便气急败坏地直冲911杀去。

  当下911的门没关,秦大川正在吃麻辣鸭脖泄愤。

  一上来,黑面神冷静便怒值拉满,目光好似尖刀直向秦大川的胸口扎来:“秦大川,你说你相个亲都做了什么,人家薇薇现在要跟我绝交了,怎么办,你赔,赔我十几年的友谊。”

  秦大川放下鸭脖,迎面接刀:“我赔?我还呸呢,我正要去找你呢,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现在正好,我就来跟你说道说道。你那个薇薇,什么东西,诶,照片里如花似玉的,到了现场,我差点没认错人,还被人家美女当成了流氓,他男朋友好险没削掉我脑袋。然后,那该死的薇薇终于来了,迟到了将近三十分钟,她以为她是谁啊,毯星啊,姗姗来迟,艳压群芳啊,也不打盆水来照照自己那副馊德行,还穿紧身裙,那胳膊粗的,肉都飞出来,还紧什么紧,包什么包啊,再看看她那肤色,哼,照片里跟个瓷娃娃似的,结果本人呢,涂了不知道几层粉还TM像个非洲难民,她好意思嚒,滤镜滤成大白纸得了呗,还有她那双小眼睛,那照片里怎么那么大呢,拿放大镜放大了啦,她要给没P过的生图,我敢保证我肯定瞧不上她,根本就不可能跟她去吃这个饭,然后,再说说吃饭哈,人家说的好听,我们来点素的吧,素的健康,我依她了,点了道素菜,结果呢,我的烧鹅上来了,呵呵,你瞧瞧她那副贱样,眼睛立马放出了虎狼之光,恨不得扔下筷子直接上手。”

  “结果呢,结果你就活生生地把人家给瞪回去了?”冷静气息紊乱,怒目而视。

  “我就瞅了她一眼,怎么到你这就变成瞪了呢!”秦大川依旧理直气壮。

  冷静:“好好好,都是你有理,行了吧,反正薇薇跟我绝交了,十几年的友谊诶,就因为你这夯货一搅合,绝交了,你说怎么办吧?”

  “我还没跟你说完呢,这女的半道说自己去洗手间,可我等了半个小时,她都没出来,结果一打听人家滚了,你说她脑子是不是有包,有这么坑人的嚒?有没有点道德底线?”秦大川看样子也是一肚子苦水。

  还没等冷静回话,他就又接了下去:“她跟你说好就好,说不好就不好,那只能说明一个道理,你们俩根本就是塑料姐妹花,今个拉倒刚刚好,省得她日后跟你借钱不还,那你才真叫一个惨呢,你现在应该感谢我这面照妖镜,把一只白骨精的真面目给你识破了。”

  嘿,他还有理了!冷静今天才发现原来秦大川的口才这么好,不去作主持玩诡辩真是浪费了大好的天赋。

  “那你的意思是我不仅不应该怪你,还应该感激你喽?”冷静掐腰质问。

  “你可以这样理解。”秦大川也在气头上,所以气势丝毫不弱。

  “OK,你记住了,秦大川,天狂有雨,人狂有祸,以后有事别来求我。”冷静怒火中烧,暴走离去。

  秦大川砰的关门,回应:“好走不送。”

  而这时,隔壁的谢行和前来打听状况的姚仁健早已在门口潜伏多时,二人见状赶紧闪到一边,都怕惹祸上身,吃不了兜着走。

  !!!!!!!!!!

  自那以后,801的气氛空前诡异,不成文地拉开了队形,跟冷静一对的女子派,成员只有一个唐诗,跟秦大川一对的男子派,成员也就一个姚仁健,还有一对坐山观虎斗的两面派,即陈卓、谢行,二人不参与两队的斗争。

  除了公事冷静需要发布到群里外,801再无欢声笑语,趿拉趿拉的脚步声没有了,啪啦啪啦的敲键盘声也弱了许多,吃零食的只能去楼道,连喝水时都得小心翼翼,生怕触怒敏感的静魔。

  这一天,唐诗瞧见土豪罗文丽新入手了个爱马仕的包包,进了801后,她赶紧向冷静普及这一小八卦,可冷静竟连眼皮都没带,爱答不理,搞得唐诗兴致索然。

  这样的高压恐怖氛围令每个人都很不舒服,几日后,姚仁健、谢行商议分别充当起了和事老,试图以自己的巧舌来平息这场无聊的冷战,可几经实验都没取得太好的成效。

  尤其是向往天下长安的唐诗,她在中间各种出谋划策,确实出了不少力,可收到的效果甚微,因而她的心里免不了敲了几声退堂鼓,明媚的笑脸上时时游走惨淡的氤氲。

  这一晚,她提笔在日记中写到:“八零幺内狼烟起,无端争斗何时休,试问谁能平此役,关键时刻……找师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