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团结和谐

象牙塔里喜乐多 古慈儿 2034 2021.09.22 06:00

  第二天上午,富家发办公室内,冷静正在被交代任务。

  富家发:“《华北区域模式五年发展规划》任务书的第一二四五部分我已经安排其他几个办公室的同事写了,第三部分你来写吧!”

  好几百万的大项目,冷静初出茅庐,真怕搞砸,于是她提议道:“呃,主任,要不再叫个人吧,我怕我一个人做不好。”

  富家发多少也有点担心:“也是,叫谁呢?你们801谁比较合适?协助一下你。”

  冷静尚在寻思中未有答案,富家发的鼻孔却喷出了两道冷空气:“哎呀,那两个搞同化的不识时务,我看就算了,他们跟预报员差不多,迟早是要被淘汰的,到现在了还看不清自己的未来,愚昧无知。”紧接着,他打定主意说:“叫姚仁健吧,我打电话叫他过来。”

  没多久,富家发交代完,姚仁健、冷静出了门去。

  闷闷不乐的姚仁健对冷静窃窃私语:“上个礼拜,行哥、卓院士已经帮韦院长开始写本子了,内容好像也跟区域数值预报发展相关,奇怪了,富主任难道不知道?这样的话,同一个单位的两个近似的本子不是很冲突么?交上去,起码会被毙掉一个!”

  冷静也刻意压低了嗓音:“那有什么办法,领导既然让我们写,我们哪有拒绝的道理。”

  姚仁健:“可我就纳闷了,我一个做卫星资料质控的,也不懂模式啊,怎么写?”

  冷静:“领导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那么多废话。”

  姚仁健见冷静一副死忠的嘴脸,因而不敢在工具人面前继续妄言,于是他笑嘻嘻地示好:“别看两个本子近似,到了国家局那说不定咱们这组的能上呢?”

  冷静:“呃,不是我妄自菲薄,我觉得我们组的实力不说其他办公室的那几位,就说咱俩,那跟行哥、卓院士抗衡肯定会败北,而且是铩羽而归、一败涂地的那种。”

  姚仁健大呼意外:“不是吧,静科,刚刚的话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我以为你会说咱俩联手完败他们俩呢。”

  冷静却翻了个白眼回道:“呵呵,人虽然得有斗志,但也应该有自知之明啊!要是我跟他们俩其中之一单挑,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可关键是我们混双跟他们男双对打,无论气势还是实力,都落下风,能赢的话只能是天意垂青。”

  “哦,我听出来了,你想说我拖你后腿吧,那不然你跟富主任提议,把我换成大川或者唐唐之流。”姚仁健闻后很不爽。

  冷静:“别别别,他们两只废柴,还不如你呢,到时我岂不死得更惨。”

  姚仁健使劲气沉丹田后,咬牙切齿道:“呃,就当你是在夸我好了,息怒,息怒,不过咱们俩写的也只是第三部分,左右不了大局滴。”

  “也是。”突然,冷静眸子一亮,话音一转,似乎有了什么重大发现:“诶,你说说,富主任和韦院长这么明眼挖人,不是在分化我们801嚒,这种行为非常不利于我们801内部的团结和谐啊?”

  姚仁健:“你想多了,咱们公平竞争,有什么啊,再说了,静科你应该也没那么向往团结和谐吧。”

  What?难道他是想说801的不和谐气息多半由我制造的,想到这,冷静忽地细眉高挑,双拳紧攥,死愣愣地看向姚仁健:“你几个意思啊?”

  见其欲要变脸,发觉自己说错话了的姚仁健登时吓得好似土行孙一般刺溜一下遁地而走,逃之夭夭。

  !!!!!!!!!!

  周日上午十点整,唐诗、冷静准时出现在了青龙峡景区售票处,唐诗头戴白色小帽,粉色衬衫陪浅蓝长裤,还是清纯可爱风。冷静白色T恤衫配黑色牛仔裤,沉稳干练依旧。俩人刚要进去,便见一熟悉的身影正在遥望天光云影。

  “诶,卓师兄,你来了?这么早?”唐诗踮着脚,热情地朝对方招手。

  听见了呼声的陈卓敛了目光笑着朝二女走去:“我没去办公室,直接来这了,看,今天云浅风淡,天气相当不错。”接着,他把兑好的门票发给了二人。

  唐诗也随即仰起头来:“那是,我看过天气预报的,天高云淡,特适合出行,诶,卓师兄,天上那是什么云啊?好像羽毛。”

  陈卓微笑应答:“是卷云,也有点像你的马尾辫。”

  冷静却插言:“社畜也有不加班的时候,听着蛮新鲜的,唐唐你的功劳不小,为我们办公室的节能环保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她本想调侃陈卓几句,提升点好感度,可却让对方听了浑身都不舒服。

  “呵呵,社畜这顶帽子太大,我扣不起呀。”陈卓干笑了一声后,又回说:“不过不加班确实挺好,可以放松放松眼睛……再生脑细胞。”

  冷静:“觉悟挺高啊,全年无休的劳动模范确实该放个假好好休息休息了。”

  “我就说么,秋日的京城风景独好,咱们老闷在办公室里,不接触接触大自然,多可惜啊,也不利于开拓科研思路。”唐诗边说边看时间,这都十点多了,其他人怎么还不出现。

  陈卓见唐诗一脸焦急,于是道:“哦,行哥他今天来不了了,阿姨请假不在,所以他这两天都得陪外婆去医院做理疗。”

  “啊?好可惜啊!”唐诗撇了撇嘴,深感遗憾。

  冷静:“他外婆怎么了?”

  陈卓:“他没细说,老年人么,我猜就是一般的老年病吧,不过每次跟行哥聊到这个话题,他都讳莫如深,所以我也就没问。”

  听到这,唐诗也深有同感:“是啊是啊,我教行哥唱歌时,随口跟他聊了些家常,除了他和他外婆,他的妈妈和舅舅好像还都在美国,她外婆年纪这么大了,需要人照顾,他们给他请了个阿姨,不过行哥不太放心,所以每周末他都会去他外婆家看看。”

  冷静:“这样啊,看不出来,行哥孝子贤孙啊,不过老人家一个人也怪可怜的,不如我们哪天集体去探望探望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