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之问长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林氏父子

诸天之问长生 四痒化三铁 3129 2019.08.15 12:44

  青山幽翠,鸟鸣贺春。

  杨易和蓝凤凰两人沿着台阶一路向上缓步而行,睡了一觉补充完体力的蓝凤凰手里逗弄着一只翠绿色的小鸟,可惜那只翠绿色的小鸟却瑟瑟发抖地望着她衣袖里不时地往外伸出蛇信的碧血金蛇。

  逗弄了一会儿小鸟后感觉有些意兴阑珊的蓝凤凰说道:“师兄!这个青城山也不错啊!环境幽雅,美景不绝,可惜被一帮臭道士占了,有些煞风景。”

  啪!

  杨易轻轻地拍了下蓝凤凰的头:“小凤凰,等你走江湖的时候可不能这么口无遮拦,青城派现在虽然没落,但它毕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名门正派,在江湖上人际宽广,无论是谁都得给三分薄面,如果你这话让余矮子听到了,他非得跟你拼命不可。”

  蓝凤凰噘了噘嘴:“那师兄你还敢带着我上青城山来找那个余矮子的麻烦?”

  “这不一样,余矮子不是我的对手,对我自然是无可奈何,但你不同,你连二流境界都没有达到,如果得罪了余矮子,或许他会忌惮我和五毒教而对你手下留情,但万一他打定主意要杀你灭口,你还真不一定能逃得了。

  余沧海这个人,虽然心胸和手段差了点,但是一身一流境界的修为却是实打实的,整个西南武林中除了我之外还真没有什么人是他的对手。”

  两人拾阶而上,不一会儿就来到半山腰青城山门,一块巨大的石碑矗立在台阶左侧,上书‘青城派’三字。

  台阶两侧各站着两个青城弟子,看到杨易两人的身影之后,其中一人高声喊道:“可是五毒教杨教主当面?”

  杨易微微讶然,难道余沧海真的要大开中门把自己迎进去?现在他声名不显,即便是继任五毒教教主之位也没有再江湖上走动,论起在江湖上的名声,还不如余沧海响亮,更何况自己是五毒教教主,如果余沧海这样做的话丢的是青城派和他余沧海的面子,就算是那些正道人士也会略有微词。

  更何况余沧海的修为在前段时间突破到一流境界,按说以他那目中无人的性格,如果得知杨易的消息那肯定会找机会报当年之仇,但是今天青城派的表现却让杨易有些糊涂了。

  “恭迎杨教主上山!”

  杨易表明身份之后,四个青城弟子齐声喊道,声音在山间回荡不绝。在四人的带领下杨易和蓝凤凰一路来到青城山后山的松风观前。

  上百个青城弟子分立观前广场上,杨易放眼望去,站在前面一个道士打扮的人可不就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嘛。

  三年不见,余沧海身高没长多少,但是其内功修为却越发深厚,双目开阖间精光闪闪,一张脸不怒自威,倒也颇有一代掌门的风范。

  “哈哈哈……杨教主,三年不见!没想到再见之日你我都已经成了一派掌门!”余沧海眼中闪过一抹恨意,但却被他巧妙地掩饰过去,不知道的人听到余沧海的语气还以为他和杨易两人有多好的交情呢。

  “哼!真是虚伪!”

  杨易旁边的蓝凤凰小声嘀咕了一句,杨易淡淡地笑了笑,虽然他没有察觉到余沧海眼中的恨意,但余沧海向来睚眦必报,他可不会和这样的人有什么交情,而且今天他是来砸场子的,今天过后两人之间必然是仇上加仇、恨上加恨,恐怕到时候余沧海会恨不得一剑刺死自己。

  “余观主,这么大的阵仗欢迎我?”

  余沧海脸上的肌肉抖了抖,他对杨易还真是有点畏惧,这两年五毒教势力逐渐扩大,甚至传闻中的日月神教光明右使向问天都曾在杨易手里吃过亏,向问天可是实打实的一流境界高手,三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这位五毒教的教主修为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余沧海虽然心高气傲,但不是没有自知之明,恐怕自己还不是杨易的对手。

  回想起杨易那出神入化的毒功,余沧海心里就有些打怵,但一想到今天的目的,他就强压下内心的恐惧:“杨教主说笑了!来!还请观里就座!”

  “进去之后跟在我身边!”杨易轻轻地捏了捏蓝凤凰的小手,同时轻轻地呼哨一声,碧血金蛇就在蓝凤凰的衣袖里钻出头来,细小的蛇信发出‘嘶嘶’声,让人不寒而栗。

  进入松风观大堂,里面早就坐着两个男子,看两人的样子应该是父子两人,其中年长的约莫五十岁,而年轻的三十岁左右,两人都是身背长剑,一脸的风尘精悍之气。

  “来!杨教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福建福威镖局的总镖头林仲雄林兄,这位是林前辈的儿子林震南!”余沧海指着起身的父子两人给杨易介绍道:“林兄的义父乃是当年以一套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一百单八式翻天掌和十八枝银羽箭驰名江湖的林远图前辈。当年福威镖局创立之初,林远图林前辈和我师尊长青子以这西南两道三十六郡县的行镖资格为赌注以剑会友,最终还是林前辈技高一筹。

  不过也正是因此,我们青城派和福威镖局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哈哈哈……杨教主你或许还不知道福威镖局的威名,自福建仙霞岭往北沿海十三省,只要镖车上插上福威镖局的镖旗,那不管是沿路的邪道门派还是绿林大盗,正眼都不敢向镖车瞧上一眼。

  林兄乃是林远图前辈的义子,自远图公仙逝之后就接手福威镖局,经过几年的发展,福威镖局更上一层楼,不仅黑白通吃,更做起了官府的生意,而林兄也是一代高人,辟邪剑法和翻天掌青出于蓝,尤其是那一门辟邪剑法较我等这些粗鄙的武功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

  此话一出,林仲雄和林震南父子就坐不住了,连忙起身摆手道:“过奖了!余观主实在是言过了,林某和福威镖局能走到今天实是承蒙众多江湖朋友抬爱,尤其是余观主对我等更是多加关照。至于一代高人之说,还请余观主收回去,林某实在是承受不起。

  杨教主和余观主都是雄踞一方的门派掌门,两位的武功修为更是名震江湖,可称江湖顶尖高手,与两位一比,林某就如萤火之光一般,只能自愧不如。”

  看来从这个时候开始余沧海就打起了辟邪剑法的主意,杨易至此也明白了余沧海的意思,他刻意夸大林仲雄的武功,无非是让自己对辟邪剑法产生觊觎之心,进而和福威镖局产生矛盾,这样他就能渔翁得利,谋夺心心念念的辟邪剑法了。

  不过余沧海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现在他就是把辟邪剑法送到杨易面前他都不会动一下心。

  为练此功,必先自宫!

  笑傲江湖中最出名的一句话,听着就让人感觉下面凉嗖嗖的。

  相比于林仲雄,杨易对林震南更有兴趣,此时的林震南不过三十来岁的样子,坐在林仲雄旁边听到余沧海拼命地夸他的父亲,脸上还有点不好意思。

  出于恶趣味,杨易向林震南问道:“林兄弟可曾婚配?”

  杨易的问话让林震南一愣,在场他只是小辈,虽然年纪和余沧海差不多,甚至比杨易都要大许多,可地位却天差地别,江湖上以地位为尊,按说此刻根本就没有他说话的份,但杨易的问话他又不能不回答。

  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林震南说道:“晚辈已经成婚了,拙荆乃是洛阳金刀门王老爷子之女。”

  杨易晒然而笑,自己的这个问题真够弱智的,按照剧情推算林平之起码也得三四岁了,林震南又怎么可能没结婚呢。

  自嘲地笑了笑,杨易接着道:“林远图前辈当年打遍天下无敌手,传闻初出江湖的剑圣风清扬都曾向他请教过剑法,对于林老前辈我自然是万分景仰,我虽然剑法练的不多,但也有几分自信,今日上山本就是为了向余观主讨教一二,既然福威镖局的林总镖头在此,正好替我做个见证如何?”

  此言一出,余沧海登时色变,他的本意是挑起福威镖局和五毒教的冲突,没想到杨易对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辟邪剑法不闻不问,竟然要和自己比剑。

  不仅是余沧海,一旁的林仲雄脸色也有点难看,走镖跑江湖混的就是人脉关系,如果他今天做了这个见证人,那么杨易和余沧海两人无论是谁输谁赢,输的那个都会记恨上他,这对于福威镖局来讲无异于绝了一条商路。

  “杨易!你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请你上山,你竟然要在这青城山和我一较高下?”余沧海一张脸阴沉得都能滴下水来。

  杨易呵呵一笑,现在的余沧海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眼里:“余观主,当年林远图前辈和长青子以西南两道三十六郡县的行镖资格为赌注比剑。我今天同样以西南两道三十六郡县的地盘为赌注和你赌一把如何?”

  “西南两道三十六郡县的地盘为赌注?你以为你是谁?皇帝还是王爷?”余沧海冷笑连连反问道。

  杨易神色一冷:“余矮子,我这不是跟你讲道理!在林总镖局面前我给够了你面子,谁想到你还真把自己当了个人物,看来三年前的教训都被你给忘了啊。”

  “放肆!”

  “掌门,请拿下此人!”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