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的世界有点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Re051.故人与旧事(上)

我的世界有点问题 摸鱼的末雨 2568 2019.07.10 21:00

  “所以,你有什么好怕的呢?”那声音从冰山之中响起,相较于先前毫无感情的冷嘲热讽,现在的他平实了不少。

  “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哪里也不跑。”

  “呃……你就这样的姿势,坐了多久??”末雨突然不着边际地问了一句。

  “太久了,早就不记得了……”

  “那啥,你的尾椎骨还健在吗??”

  “……”

  “咳咳,好了,不说这话题!你丫现在这副自闭的样子,让我怎么砍你啊?”

  末雨试着用手撸了撸面前的冰块,结果没成想撸了半天也没有一丝裂缝出现,这样子像极了基岩的性质,由于特殊的计算方式,基岩受到的破坏伤害恒定为0。也就是说,无论多么使劲儿,多么迅速,都不可能破坏基岩!

  这玩意儿的耐久度怕是比黑曜石还高!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新式方块……

  “别想了,这冰山要是这么容易戳爆的话,我这些年呆这里面干啥?乘凉也不至于把自己埋到冰块里去吧。”

  冰山中的HiKong低垂着头,面部肌肉没有丝毫变化。

  “那你这不是玩我吗?!敲都敲不开你还让我上来揍你,存心气我是不是?!”

  “稍安勿躁嘛~”

  “废话,我都不知道过去多久了,我能不急么?!万一他们俩都已经复活,在主城里等我呢?你把我拖在这儿,算计好的吼?”

  “算是吧。毕竟,一个人呆了这么久,也总会有些寂寞的。”

  “那你是闲得蛋疼吗!!四万玩家之中精准地抓着我,你是精准扶贫吗?!”

  “……”

  ……

  “可我除了抓你,还能抓谁呢?”

  冰山之中飘逸出一道黑影,周遭夹杂着猩红色的光晕。他缓缓落地,站在末雨的跟前,正是一个与王座上的玩家相似的半透明身体。

  “现在你看得见我的脸了,你还记得我吗?”

  一双黄金瞳中满是认真,他身上是类似链甲的红黑色自定义装备,看上去竟有种自我束缚起来的感觉。

  如果不是右太阳穴上的恐怖疤痕的话,作为地狱世界的最终BOSS,他根本就没有啥能够吓到人的点,反而倒是更像一只主世界的人形BOSS。

  说简单些,这货根本就是个贵公子人设!

  “……我不认识土豪,更不认识纨绔子弟。”

  “你认识的多了去了……但我不是其中之一。”

  “瞎说,我就一……”

  突然,说到一半,末雨说不下去了。

  “对哦……我是做啥的?”

  “呵呵。”

  “靠,你小子有啥资格嘲讽我?!”末雨是气不打一出来。

  “你以为我这个能力是系统给我的吗?”

  “那不然呢?你作为地狱的老大,有点灵魂出窍的能力不行吗?”

  一阵无言,周围安静得可怕。

  “嘶……灵魂出窍……Freedom??那不是个外挂功能……你难道是玩家?!”

  “是的,你答对了。”

  末雨的瞳孔骤缩,这个服务器一直被称作是最安全的服务器,由服务器技术团队倾力打造的反作弊系统被调试了上万次,完美的阀值既可以让正常玩家获得丝毫不受影响的游戏体验,又可以确保没有任何一个外挂可以在游戏里随便开飘,飞升成仙!

  可现在,一个外挂就在自己面前,活生生地开着一个明摆着是外挂的功能,然后和自己聊得火热。

  ……

  “你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功能吗?”

  沉默了一会儿,末雨试探性地发问。

  “可以有,但发不出咯!这座冰山是一种可视化的BAN以及限制客户端,所以我现在就是个小废废啦~”

  “看你一脸偷税的样子,有啥好高兴的……”

  “因为我或许能出去呀!”

  “啥?!”

   HiKong冲末雨嘻嘻一笑,向后退去半步,转身看向尘封了自己漫长岁月的冰山,竟也有那么一丝不舍。

  “时间很长,就像是走完了一段旅途,然后从头又再来了一次呢。”

  “什么意思?”

  “没什么。”

  “这么说来,你是玩家,可这个服务器才刚公测,从来没有提示过有外挂入侵!而且,你是玩家,怎么可能被作为地狱的最终BOSS?!”

  “什么刚公测?哎……算了,你们也不知道,也最好别知道。至于你说的最终BOSS,是因为我把自己的权限组改成了锁定的‘地狱之主’呀~”

  “‘地狱之主’是啥中二的玩意儿……??”末雨脸色一黑,浑身鸡皮疙瘩。

  “你可以看作,在地狱世界里,管理员也不一定打得过我呢~”

  “……”

  ……

  “所以,你还记得我吗?”那双流溢着淡淡金色的眸子又一次注视着末雨,看得他好生不自在。

  “怎么可能,我是公测时才进来的!”

  “唉……你为什么潜意识里否认你的存在呢?”HiKong喟然长叹。

  “……什么?”

  “你,是极限模式吧?”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

  “不必惊讶。我还知道,你是这个服务器里的一个,真正的玩家吧?”

  “……”

  死寂,末雨的心脏剧烈跳动着,大量血液的流动让他的脸上不免有些烧红。胸口像是有口气没顺过来,闷得慌,但怎么深呼吸都无法改变。

  “嘻嘻!别紧张,其实我也是~”

  “你……?”末雨一怔。

  “好了,不说废话了。”HiKong硬生生地打断了闲聊,“你否认了你自己的存在,那么我也帮不了你。”

  “我的确是大早上才发现我整个人出现在零雨城里的,那个时候突然很多玩家涌进来,应该就是公测了!”

  “可你会不会只是睡着了呢?你有想过么,你凭空出现在这里,穿越都是像你这么粗糙的吗?可别给穿越剧丢脸了!”

  “嗯???”

  “我说末雨,你真的不知道是谁把我关在这里的吗?”

   HiKong又是直接切了话题。

  “当然不知道啊!我寻思着,估计也只会是管理员吧。”末雨两手一摊,撇撇嘴。

  ……

  “那个人,也叫末雨呢。”

  ……

  “多事。”

  末雨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声斥责,好像是从自己嘴里喊出来的样子。

  “在这漫长的旅途开始之初,你也曾对我说过,‘罪与罚的寒冰封锁不了人的野心,或许一切都会迎来春天,而我将与你同往’……”

  “可我全心全意地等待着,你的话又灵验了什么?!”

  他脸上的表情赫然扭曲,一双黄金瞳中充斥着怒火。右手甩向一旁,本是想破坏些什么,但却无能为力。

  “是啊,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个灵魂体罢了。”

  他自嘲般地笑笑,脸上的血色一瞬被抽干,像极了苍白的布偶。

  “可你没有了野心。”

  “我有!!我无时无刻不想着能从你的囚笼中出来……我是地狱的主人,我是服务器中权倾朝野的诸侯,而你在我的辖区中,又算什么东西?!”

  那灵魂体咆哮着冲上前去,伸出双手,好像要掐住末雨的脖子。

  但他穿过了末雨的身体,扑了个空。

  “你这样子,只不过是恐惧和懦弱罢了。”

   HiKong怒吼着转过身去,顿时呆滞在了原地。

  血色的双瞳宛如一潭死水,仿佛任何事物都经不起波澜。深望一眼,宛若凝视着深渊,空寂与万千负面情绪积聚于此,等待着下一个遥望者将它们悉数释放出来。

  这早已不是末雨口中为自己量身定做的霸气红蓝异色瞳了。

  黑色T恤外多了一件黑紫色的战甲,背后金色的徽记隐隐地泛着光。他双臂上流溢着黑紫色的纹路,周遭悬浮着像是末影人一般的末影粒子,红蓝两把钥匙悬挂在腰间,随微风发出风铃般的响声……

  ……

  “终于,真正的你……回来了啊!”

  “可你呢?却成了一条丧家之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