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的世界有点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Re048.逆行的杀戮之徒

我的世界有点问题 摸鱼的末雨 2655 2019.07.09 17:00

  凋零骷髅的头骨上划过一道白光,愣是给劈成了两半。男子站在数只连尸体都不全的僵尸猪人上,将手中的刀挥舞得如同圆盘一般。

  暗绿色的血流淌在地,蔓延成了一个泛着腥臭气味儿的湖,不知何时开始,本是被禁止出现的流血效果竟格外真实地出现了!

  地狱的空中,滚滚雷声夹杂着闪电奔腾怒吼,那种无可避免的闷热让四周的环境更加如同炼狱。

  不多久,再也没有僵尸猪人的叫声了,凋零骷髅也成为了零散的骨架,摊在地上的样子像极了被大火烧过的尸骸。

  “咿——”

  站在尸体上的男子没有回头,只是低垂着头,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火焰弹越来越近了……

  持刀的手臂赫然伸出,火焰弹在碰到那刀锋的一瞬,便以不同于往常的极快速度折返而去。

  “轰!!!”“呜……”

  怎么说呢,看这嚣张到不要不要的迎击姿势,只能说一句话——中二霸气酷炫屌炸天!

  可现在的他像极了一只耷拉的小狗,头发乱糟糟的,T恤上的苦力怕被僵尸猪人的血所污浊。刀尖滴着绿血,这时候有阵大雨过来就好多了,免费清洗武器,还能顺带着解解闷,多好的事儿啊!

  可惜地狱不下雨。

  疾跑一开,没有走位,只是笔直地冲着通往下一层的楼道赶了过去。一只小白在远处射了一箭,可惜人影都没捕捉到一星半点。一道金色的光芒直冲过去,小白的头上插着金剑,直到坠入岩浆中的前一刻,AI都没能捕捉到它想要攻击的目标……

  ……

  第五层。

  凋零骷髅穿着铁套,手中的石剑换成了银色长矛。在他们身前的僵尸猪人则已是全员钻套,左手举着盾,右手的钻石剑还多数附了魔。他们严阵以待着,仿佛在第五层的入口处会跳出来些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近卫僵尸猪人和近卫凋零骷髅,皆是仙霖级怪物。

  “啪嗒!啪嗒!”

  一只中等大小的岩浆怪慌慌张张地向上跑去,可惜还没等他回到上层友军到阵中,就已经分裂成了最小的岩浆怪了。没了岩浆怪的遮挡,入侵者也终于被这一众看门的大爷给看见了。

  在地狱里不穿装备的人可是几乎不存在的,然而眼前的傻缺就是没穿。不是盲目自信,而是装备早就被打爆了。

  领头的僵尸猪人率先冲上前去,身后的人马则按兵不动,地狱也是个盛行战前先单挑的地方。

  男子依然无动于衷。

  钻剑向着男子的头部顺势落下……

  “铿!”

  血月之刃以奇异的角度骤然出鞘,与钻剑的刀锋相撞在了一起。刀身上面的暗绿色血迹早已干涸,看得人触目惊心。

  怪物手里从来没多少武器是完好的,这个僵尸猪人更是惨,手里的钻剑在它被造出的那一刻就只有20%都不到的耐久。而在血月之刃的“葬兵”特技下,这耐久度节节下降,完全都不够看!

  半分多钟过后……

  “咔嚓!”

  钻剑说断就断,僵尸猪人握着刀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就连AI都无法让它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噗呲!”

  血月之刃精准地插入它的心脏,穿透血肉时的暗绿血液溅在灰白的长裤上,将他全身都染得花花绿绿的,像极了一个叫花子。

  可这个叫花子似乎更拽一些!

  “噗呲!”

  男子又是在另一边刺入了一刀,他不爱凌迟,也不是个讲究收剑时要慢慢来的心理变态。但对于此刻的他来说,看到啥都想剁成碎片这点倒是不假。

  “噗呲!噗呲!……”

  银白的刀身几近成了暗绿色,他没有癫狂地笑,也没有悲伤落泪。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台写好程序的机器人,任何事物在他眼前似乎都不能吊起他的兴致,他只会专注于程序员给他写好的灭杀命令,将每一个眼前的敌人击杀,撕碎……

  在他前方,本是列队谨严的亡灵,此时却是战栗不已。毕竟就算是无情的生命,也终会有本源的恐惧。

  “诶这……”那声音突然懵了。

  可惜男子已经听不见他的话语了,不论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

  “现在的你……是什么时候???”

  ……

  第六层。

  空荡的入口,不同于第五层每个塔楼中的誓死抵抗,这层明显安静了许多。

  男子继续前进,他AI一样的大脑可不会去多做思考。

  “咔!”“咻咻咻……”

  脚下传来绊线钩被激活的声音,紧接着是黏性活塞的移动,通往前方的道路被地狱石砖层层堵上。原本平淡无奇的墙壁突然裂开,一排排的发射器吐出黑褐色的箭矢……

  瞬间伤害2的药水箭!

  ……

  “应该死了。”苍老的声音从一只近卫僵尸猪人的口中传出,倒不像是说给身后只有低等AI的亡灵怪们听。

  “你回来吧!给第六层的守军下达攻击命令,让他们不用留情。”

  “真的要这么做吗?这与您的意愿可是相悖的。”

  “如果他还是他,那么自然会活着来找我。”

  “……好吧,了解。”

  一缕黑烟从那只僵尸猪人的头顶逸出,飘向更上层的空间……

  过了近三分钟,那机关房中的发射声停下了。

  “吼!!!”

  本是被附身过的僵尸猪人发出震耳欲聋的战吼,伴随着它的声音,身后数十只各类地狱怪物一拥而上,直冲向尚处关闭的通道口……

  “咔!咔!”

  黏性活塞再度运动,机关房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亡灵们突然不再向前了。

  近千支箭矢横插在对面的墙壁上,连同早就被密密麻麻的箭矢射得脸都看不清了的男子。在他们眼里,这个玩家早就已经死了。

  没有生息,那个血洗了整整三层的恶魔,似乎是真的死了……

  “错……了吗?”

  “喀!”

  被钉在墙上的左臂动了。

  “啥?!这,这……”那声音不可置信地喊着。

  亡灵们齐齐退后了一步,因为它们恐惧、它们敬畏……

  紧接着是右臂……随后是左腿……最后是右腿……

  他带着身上无数的箭矢,蹒跚着落在了地面上。箭矢透过原先尚未插入的血肉,部分陷得深,直接穿透了过去,将背后也染成一片猩红。

  “荼,你命令了吗?”

  “老夫已经下达了,但……那些亡灵怪似乎AI错误……”

  “……哎。”

  “这不怪你,毕竟……”

  ……

  “它们也是鲜活的灵魂啊。”

  ……

  “嗒!嗒!……”

  那仿佛是死透了的男子像僵尸一般爬起,或许用血葫芦已经没法形容他了,现在的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肉是好的。原本身上活力四射的黑色苦力怕T恤,早就破烂到连擦桌布都不如了!

  “不,不要……”

  男子的喉咙里像是呛着血块,说话也不利索了。

  “卧槽他说话了?!”

  现在就很尴尬了,那声音和男子似乎身份对调了似的,一个成了沙雕专家,一个成了冰雕专家。

  他的喉咙里发出野兽般沙哑的嘶吼声,泪水夺眶而出。

  “不要走!!!”

  “轰!!!”

  雷电赫然落下,重重地穿透男子的心口,徒留下一片焦黑的空洞。他浑浊的眼瞳骤然收缩,随后缓缓放大,继而涣散……

  地狱的天空中下着雨,和Minecraft中的雨不同,这雨混杂着灰尘、杂质,全然不像是系统所控制的纯净的雨水。

  可更关键的是……地狱下雨了?!

  男子倒地的声音不大,可在一旁的亡灵们眼中,就如同一个身高万丈的巨人轰然倒地一般。他身上的箭矢一根也没刷新,他受过的剑伤一刀也没愈合,他左眼附近的皮肤甚至被凋零之力影响得萎缩衰败……

  可他还活着,他杀穿了第三、四层,挑翻了第五层,撑住了第六层的死亡陷阱……

  没有心脏,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否真的死了。在旁人不再注视的那一瞬间,因缺氧而发紫的嘴唇轻轻蠕动……

  ……

  ……

  ……

  “yii……”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