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的世界有点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Re018.旧梦叠影

我的世界有点问题 摸鱼的末雨 2589 2019.06.24 10:30

  人的大脑就像一块存储信息的硬盘,而且还是一块刚出厂就是次品的渣渣玩意儿。每一次在它上面刻录新信息的时候,旧的信息就会像被扔进了回收站里,然后进行一次极为缓慢的删除处理。

  但这回收站也不是啥好东西,估计内置的筛网破了洞。所以旧的信息就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劫后余生的感觉,纵然大部分化作灰烬,但是只要还留有那么一星半点,那么就会在熟悉的刺激下再度泛起重重片影。张张模糊的旧照片汇聚在一起,便重现了清晰的回忆。

  “这个NPC的Skin好眼熟……”末雨呆呆地扫视着从岩壁后赫然跳出的“小僵尸”,思考着他才了解的事情。

  曾经,末雨也是一个独立Skin制作者,当然,是属于有缘才接稿的那种。不是因为喜欢鸽,而是他只给自己认为可以有交情的人做Skin。

  说白了,是人配不上Skin,而不是Skin被人随意拣择,沦为商品。制作精良的Skin是有灵魂的,在服务器里又不可能看到真人照片,所以Skin一般都会给人预先留下关于一个玩家的印象,或好或坏。

  “啧,咋感觉以前做过这个Skin……不应该啊,我这多少年来只做过十份都不到,每份我都绝对记得住啊!”一拍脑袋,摇了摇头,索性也就懒得去想了。对自己的记忆能力还是比较自信的末雨,自然不会认为这连想都想不起来的东西是自己的作品。

  “幸好不是,不然就得去找服务器官方要赔偿金了!”

  末雨不住地唉声叹气,但表情里却清楚地写满了“我想敲诈”四个大字。

  沉默,在这小小的花园之中,他突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了。回想起之前那朵突然凋谢的兰花,这一刻他才恍然大悟,那玩意儿居然是个比工业2里的核弹还要牛逼几百倍的一次性秒杀武器!虽然看不到,但想想就知道是超长的生命条,一把看上去比血月之刃不知道高级多少的黑色镰刀,看上去就是能把玩家反复蹂躏的荒古阶评级,在这朵花面前,连个响儿都没就嗝屁了。

  ……

  末雨瞥了一眼NPC小萝莉,白晢的小脸怯生生的,让他不得不打消了这玩意儿是她放出来的技能的胡乱猜想。

  “我倒想看看,这个任务的具体怎么说!”没好气地输入了一行指令,任务信息赫然跳出,就如同普通的系统提示一样。

  【“兰灵劫”-“归途”任务信息:护送特殊NPC[未知]回到家中,在任务未完成的时候,您的引怪范围将锁定为500%!如果[未知]死亡,则判定任务失败,您的经验值、金币将清零!】

  “WDNMD!你倒是把这个家的坐标列出来啊!还有,这小NPC多少血你咋不告诉我?!要是只有一点血那不是玩死我么?!”

  末雨的双手狂抓着头发,目中喷火。

  “咝——”“吼!”“咯嗒……”

  末雨:“……”

  ……

  手中寒芒一闪而过,腥绿色的血液伴着尚抽搐不止的断肢掉落在一旁。双目一寒,身形暴起,铁剑直冲一只骷髅的颅骨而去。迎风飞来一根目测有力量2打底的箭矢,然而毕竟是小白射的,精度就算是困难模式下也总有射不中的时候。擦过脸颊的一瞬,留下一道浅浅的痕,并未掉血,只是有些火辣辣的疼。

  “真当你雨哥是吃素的了?!”他目光一寒。

  磅礴的力道随剑锋倾泻而出,就像是给那只小白做了一次不含医保的开颅手术一样,直接把小白的头给削掉了一半。遗憾的是,骷髅本来就没脑子,所以开颅手术没法让它停下手里的弓,于是下一剑便是横扫过持弓的右臂,花白的骨骼与钢铁碰擦出些许火花,在海晶灯的照耀下,那根可怜的骨头直接飞了出去,悄无声息地落在一旁的草方块上。

  “吼!”背后僵尸的低吼声阵阵回荡,末雨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连忙转身,NPC是不会主动去动的,奈何僵尸却像是看到了村民的样子,蹒跚的步伐加快了许多。

  “滚!!!给老子死开!!!”

  眼前一空,热血夹带着怒火涌上心头,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眼前不再是充斥着魔物的失乐园,只是单调的黑白重影,叠叠撞撞,循环往复,愈发清晰……

  铁剑先人一步飞出,速度快得惊人,插入僵尸腐烂的头颅的一瞬,竟直接将它击飞了十几格之远!

  “铿!铿铿……噗呲!”铁胸甲上传来阵阵箭矢碰撞的声音,血量半格半格地下降了5点,继而右胸剧烈地刺痛了一下,血量顿时下降了一格半。

  破甲了!

  眼前朦胧,不知不觉,血量就这么被磨到了两颗心的低谷。

  但现在一切在他眼中,都已早非原物了。

  他看见的是焚烧浮世的业火,蔓延至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吞没众生的熔岩海啸将好似零雨城的城市顷刻化作灰烬,NPC凄厉的惨嚎与玩家死亡时的白光交错成绝望的乐章,伴着天边之人的落泪,奏出世末之时的最后一曲……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人影愈发清晰了,但仅限于颜色的方面。看不见容颜,唯听得阵阵从远空传来的风铃声,本该是让人心中杂念全无的仙音,此刻只是带起汹涌的悲怮……

  “别走……”

  他的手重新握住了掷出的铁剑,锋刃以完全忽视攻击间隔的频率化作残影,数只僵尸顷刻间被绞成一团团腐肉,如同烂泥一般瘫在地上。背后依稀传来几道破空声,末雨头也不回,只道是一环骤起的剑光,箭矢便在半空中迎刃拆解,连同燧石制成的箭头一并分为两半。

  怪物是杀不完的,500%的引怪范围,几乎是把这个矿洞的大部分怪物全部都给招来了。这数量就算是交给一个全身无附魔钻石套的玩家,也是颇为吃力的活儿,更不要说是一个穿着铁套,手上只有一把快烂掉的铁剑的穷货了。

  他麻木地挥着剑,仿佛在幕后有那么一个操偶的大师,精准地舞动着手中的玩偶,展示他杀戮的艺术。

  身后的目光呆望着他的背影,想说些什么,但却无法开口。

  她只是个NPC,就算打上了“特殊”二字,也仍未被赋予和玩家平等说话的权利。

  “铿!”

  金属断裂的声音,铁剑早已是承受不住使用者如此高强度的攻击,毕竟它只是两块铁锭就能做出来的便宜货而已,一旦遇到上大场面就完全不够用!

  末雨的动作为之一滞。

  “噗呲!”

  原先被穿甲的伤口又多了一箭,半格的血槽疯狂跳动,浑身也因失血过多而显得有些僵硬了起来。

  “嗯?!什么情况??”末雨突然一个激灵,下意识地看向自己剧痛的右胸口,插着的两根箭让他脸色煞白。

  他看向四周,怪物的尸体横尸遍野,蜘蛛、小白、僵尸……凡是洞穴里最多的几个熟面孔,基本都是在这里报废过好多遍了。

  “我……我干的?”末雨反观自己的半格血槽,强忍着全身冰冷的不适,不禁自言自语道。

  像是做了个梦,一切都简单了许多,每一个物件在自己的眼前都成为了黑白的数据,自己挥手,他们便不复存在。

  “原来……之前的梦,是这样啊……”末雨的眼中流露出几丝疲惫,他的确是好久没有休息了。

  四周的怪物虽然已经不多了,但仍是围了上来,这是他们的天性。

  “算了,清零就清吧,反正就是个莫名其妙的任务……只是苦了这个NPC。”

  末雨缓缓阖上双眼,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

  他真的累了,可悲的是,累得不知其所。

  ……

  “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