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的世界有点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Re049.远空

我的世界有点问题 摸鱼的末雨 2663 2019.07.09 21:00

  “怎么回事?地狱到底在闹什么鬼玩意儿?”

  剑泠阁临时总部的议会厅里,网站神色凝重。

  “不知道,我们有玩家再度尝试进入地狱,结果系统提示说‘该区域处于特殊情况,暂时无法进入’!”_Vapeboy不住地揉着太阳穴,这次地狱探索的损失惨重,他作为主负责人,说一点责任也没明显是不现实的。

  其实不光是剑泠阁,全服的损失都是巨大的!

  就在那莫名其妙的屏幕红光过后,有些胆小的玩家心脏承受不住,干脆直接下线了。这部分下线的人里面,极少数速度最快的才堪堪逃过一劫!如果在地狱这个特殊区域下线的话,在下一次登录前,人物会被传送到主城。但为了防止这样的下线遁无耻操作,服务器设置了半分钟的滞留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人物是毫无生命的,杀起来可是不要不要的容易!

  可问题是,大部分玩家也都是玩过多年的老鸟了,虽不至于成为骨灰级玩家,但至少不会被轻易吓到吧!于是,更多的人将其当作是一段游戏CG,有的静坐在原地等待CG时间过去,而有的则全然不受影响,继续探索。反正那层红色还不至于会遮蔽视线,最多眼睛看得有些不舒服罢了。

  “老三,你身后!!!”

  “卧槽这什么鬼玩意儿?!亡灵复活?!”

  那被唤作“老三”的玩家被队友的话吓得猛然回头,但这一回头他就后悔了……

  双目燃烧着血红的炽焰,半腐烂半活肉的身躯又一次站了起来。“老三”看向这只诡异的猪人,眼中读出一行全新的数据……

  [?僵尸猪人](苍凡阶怪物)

  血量:50/50

  攻击:8

  防御:20%

  技能:无

  简介:ERROR!

  “我的天,这是个自定义怪物!”他不由得惊叹出声。

  “老三,快跑!这玩意儿的仇恨在你身上!”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得亏“老三”是个还能听劝的人,当即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去。身后的僵尸猪人移动速度虽然不慢,但理论来说是没有怪物能快过玩家疾跑加跳跃的,所以一猪一人之间的距离也就被缓缓地拉开了……

  “嘿嘿,小垃圾!一会儿卡地形教你做人~”他转头对着僵尸猪人一个劲儿地嘲讽,像是要从先前被吓到的阴影中逃脱出来。

  “老三,看前头!!!”

  “你丫跟猪人谈情说爱呢?!”

  他一吓,赶忙回头,一柄石剑不偏不倚地打在他的脑门儿上,一巴掌就把他打成了濒死状态。

  ”老三!!!“

  身后的同伴急了,赶忙抽出一支弓箭,连蓄力都来不及满上,就直接放任它自由飞行去了。

  “咻!”“咣。”

  与破空声相对的,是箭矢打在漆黑骨架上的轻微闷响。那凋零骷髅头上一个伤害数字都没冒出,毫发无伤!

  “这家伙……弓箭免疫……啊!!!”

  玩家不见了,只剩下一地的物品,还有缭绕的死亡白烟。

  “跑吧,这收不了尸了!”一个玩家紧张地说。

  “我们……还能往哪里跑?”另一人喃喃自语。

  众人环顾四周,原先被他们一路砍杀掉的魑魅魍魉,现在全部以另一种更强大的方式再度归来了……

  群妖蹒跚着步子,像是看见了唐僧肉,不紧不慢地将小队的人团团围住,静待宰割。

  不远处传来阵阵惨叫声,那是别的团队的玩家,不知历经着何种苦难。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在地狱的突发活动,无人生还!

  “死也要死的好看些,是不?”

  “妈的,拼了!!!”

  几个人闯入数十只怪物之中,剑光泛起的浪花很小,如同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

  砍杀声渐渐小了下去……

  中央的怪物捡起了地上染血的装备,将自己武装得刀枪不入,好应对下一波虚妄的冒险者。

  ……

  “靠,我们就派了两支队,一支被剑泠阁的傻缺给打没了,一支还被这倒霉催的随机活动给灭了。这波血亏啊……”

  晓峰比网站现在的心情更差一些。

  剑泠阁的负责人_Vapeboy本就是个生性谨慎的人,也得多亏了他中途喊过一次全体回城交货,不然剑泠阁也会落得颗粒无收的下场!

  “早知道跟网站不谈后期分成了,直接要他们已经获得的材料就好了!”

  他双目有些泛红,机会主义者在得不到机会时,往往是最无奈的。

  “没有萤石或是海晶灯的话,工程照明可能会不够。而且,我们没法开始药水工程,在这方面会落后于剑泠阁……”flank的声音越来越小。

  虽然辉夜集团和剑泠阁是盟友,但也不意味着两家人完全合并。天天指望着剑泠阁分资源给自己?也太恬不知耻了。

  “不过晓峰,我插一句话,就是我们真的要做那么大的机子吗?原来不是说好的64一台,128一台吗?”创冰有些疑惑。

  “我得到个消息,但具体怎么来的没法和你们说清。总之,建就对了!一定要到那个规模及以上,不然等于白建。”

  “这……行吧。”

  创冰也就不再多问,反正也得不到新的消息,于是便带着手下的工程团继续去前线奋斗了。

  “实在不行,我去白嫖一根烈焰杆和一些地狱疣来,先保证药水能做吧。”

  晓峰无奈叹息。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都散了吧,我和网站联系下。你们先把那个工程做好,一定要赶在第二次全面公测前!”

  ……

  地狱。

  第八层之所以是隐藏的,是因为它穿透了地狱的封顶基岩层,没有人可以探索到,除非是打下了前七层,一层层攻略上来的冒险者。

  老人捋着胡须,他的左半边脸是人面,血红的瞳孔不带丝毫感情。而右半边则是漆黑的凋零骨,眼眶空洞着,两项融合下竟也有了不和谐的美。

  “王,他要来了。”

  “我已经不知道,现在的他是什么样的他了。”

  “这不符合您的预期吗?”

  “是的。现在的他像是走进了一个过去的循环,如果把他看作笼中囚徒,那么除了他自己结束这段循环,没有人能关掉。”

  “您或许可以唤醒他?”

  “你就站在我面前,你觉得,我现在又算是什么呢?”

  “恕老朽愚钝,无法理解您为何要将您的仇人引至此处。”

  “……”

  他的灵魂遥望地狱的天空,这里是穿透了地狱穹顶的新世界,也是地狱王权的象征。

  “我现在的状态,在你们NPC眼里,或许已经是同类了吧。”

  “此事不假,老朽确实发现王的身份有所转变。”

  “或许这就是旧王留下的复仇吧……”

  他看着天边不断落下的雨点,电闪雷鸣,地狱的岩浆蒸腾起滚滚白烟,有的甚至已经凝结成了圆石和黑曜石混杂的熔岩。

  ……

  “窃夺者戴上不属于自己的面具,而终将抛弃自我,成为旧主的一部分。”

  ……

  尸体继续走动着,他的心口是一个巨大的窟窿,残破的左袖空荡荡地飘动着,像极了穷苦人家中用了十几年的毛巾。

  亡灵在天罚下哀嚎,与罪者同承巨大的痛苦,连尸体都不曾留下,只有徐徐而起的青烟见证了他们曾来过的痕迹。

  他继续走着,漫无目的的走着……

  ……

  第七层。

  “轰!!!”

  落雷将第七层的入口塔楼直接掀开了顶,其中藏着的发射器被悉数破坏,里面的药水罐子摔在地上,泛起暗绿色与黑褐色的药水圈……

  剧毒和瞬间伤害!

  不过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他的了。

  尸体每走一步,脚下便多了一两支坠落的箭矢,几滴发黑的血液。

  渐渐的,血迹消失了,并非愈合,不过是血流干了罢。

  他走着,不时地跌落,却又用仅剩的右臂再度撑起自己。第七层的亡灵并未来袭,与之相反,它们列队于通道的两侧,手中兵刃低垂,毫无战斗之念。

  ……

  有的人就算是半死不活了,躺在棺材里了,也永远值得每一个存在为之敬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