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的世界有点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Re050.冰封王座?

我的世界有点问题 摸鱼的末雨 2684 2019.07.10 17:00

  “老朽突然发现个很要紧的问题。”

  “怎么了?”

  “您所要的那位冒险者,他的ID现在是乱码。”

  “啥??”

  那声音一愣,默不作声,像是在探察。

  “还真是……”

  “这是否会影响您的计划?”

  “应该不会,估计是ID与ID之间冲突了。”

  “可他的UUID,现在又会如何?”

  “他的UUID就从没变过,一直是那个。这点虽然我也不清楚,但这的确省了我不少功夫。”

  ……

  亡灵迎接亡灵,看上去还真是讽刺。

  他的意识一片混沌,像是一桌精致的好菜突然全部搅和在了一起,烧出来的大杂烩只会让一切面目全非。

  照他原本的性子,是决计不会接受这种来自敌人的施舍的。不过现在的他早就是无脑行为了,或者这么说,这脱离了他本身的思维操控着他,像是一个被牵线的木偶。

  “快……点……再,再快点……”

  上下颚骨一张一合,他现在说话的样子都像是一只骷髅了。因缺血而发黑发紫的嘴唇看上去有些阴森,不过四周的都是亡灵,连嘴唇都不一定有,何谈恐惧?

  通往第八层的塔楼,就快到了……

  ……

  “我觉得,他上不来。”

  “您或许应该打开那层基岩。”

  “不,如果他死在了底下,也算是一种完结吧。”

  “那么,您将继续守候于此。”

  “是的……或许这就是王的孤独吧。”

  “老朽会一直在您的左右,直到数据归零的那一刻。”

  他手中的骨杖一叩地面,浑浊的左瞳转瞬清明。

  ……

  “为什么……”

  那尸体伏在楼梯上,头顶是灰白黑三色相间的噩梦。

  没了血液的身体尚未干瘪,人体内除了组织液外的水分还是有一些的。而此刻,他倒在地上,任凭最后的水分从眼角滑落。

  “……!”

  “……~……?”

  “……。”

  ……

  他记不起那些话语,只是最终停留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再无生息。

  人死了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把自己关到一个永远出不来的黑匣子里,不知道大小,看不见方向。任凭自己在其中兜兜转转,都找不到离开的路。

  “那么,你离开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么……”

  没有回应。

  ……

  “死了吧。”

  “估计是了。”

  “……多谢,荼老。”

  “无妨。”

  ……

  “给哥回来啊!!!说好的要去逛美食街从早吃到晚的呢……说好的要去西湖傻坐一天的呢……你他妈人都没了去个毛啊?!!!”

  “……”

  在被称为“荼老”的老者和那声音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基岩愣是被这河东狮吼一样的乱喊给震飞了出去。

  “卧槽??这……现在又是哪个他??”

  ……

  末雨走了上来,望着自己的满满的血槽,又看了看自己满身的箭矢,当场懵逼。

  手上的血月之刃快连红色的耐久度都看不见了,天知道在他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自己都拿它干了些什么。

  “我左手呢???嗯???”

  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左袖,险些没把自己给吓瘫到地上去。

  突然,他发现自己没法好好说话了。那喉咙上也插着不少的箭矢,感觉有血块卡在喉咙上,说啥都不利索。

  尼玛这都发生了啥?!我不是刚想给DJS和萝莉这两个白痴报仇的吗?!咋一下子就变成这鬼样子了?!

  末雨式招牌懵逼三联,不慌不要钱。

  突然,他看到自己的右上角多了一堆Debuff。

  “出血……中毒……凋零……残废……你TM干嘛不直接写我死了啊?!”

  他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地念叨着。

  不过好在这些Debuff都像是被抑制住了的样子,纵是中毒加凋零,这血条的颜色依旧是健康的鲜红。

  “上来吗?你现在在第八层的入口。”

  “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我取下你的狗头了吗?”末雨顿时起了兴致,虽然这个身躯上传来的剧痛从未停歇,但他丝毫不在意,就像是早就看淡生死的老大爷一样。

  “呵。”

  末雨身上的箭矢开始刷新了,一根根如雪般消融的样子倒也算是壮观。一旁空荡荡的左臂也是星芒涌动,他点开Buff栏,那个残废的状态还有15秒就解除了!

  读秒结束,一条全新的方块手臂刷新而出,末雨试探着挥了挥,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先前没有麒麟臂的感觉还真是有些不爽!

  “咋这么慢呢,提刀上来啊。”

  “急啥,等衣服刷新一下!这穿的破破烂烂的,你以为我是叫花子啊?”末雨看着全身那块“破布”,有些无语。

  “你又不是怂货,干嘛把自己扮成怂货?”

  “你来个极限模式试试?我现在还裸装,天知道你上面会不会摆块TNT,到时候你没死我先GG了,也太尬了吧?”

  “……”

  这差别也太大了吧??那声音扪心自问。

  他忽然有了一种另类的既视感,像是“你上来啊~”、“我就不上来~”的那种感觉,嗯……

  ……

  “准备好……呼……”

  末雨深吸一口气,身上的衣服也终于刷新了回来,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

  可手里拿着耐久条空空如也的血月之刃,实在是让他心里没谱。

  “靠,哥不拿这把总行了吧!”

  生着闷气,他把血月之刃收入背包,换上了他原本的钻剑,虽然耐久也只有一半了,但总看上去安全些。

  “好了吗亲~”

  “来了来了!!杀啊!!!”

  一个转身,他从断截的楼梯上直接垫起了方块。每接近上方一格,他都忙不迭地偷瞄一眼,生怕上面真的给他说中了,摆着几百个TNT就等着他来当冤大头呢!

  “哎……你怕啥?”

  “废话,你在这样的地方,不是BOSS就是管理员!你说你不是管理员,那就是BOSS了啊!”

  “你见过哪个游戏的BOSS房间是给你开门放惊喜的?”

  “诶……有点道理的样子……”

  “……”

  末雨眼前一亮,脚下堆叠的速度越来越快。其实本来也就没几格高,要不是之前畏畏缩缩的,早就该到了。

  ……

  “呼!终于上来了!”

  “是啊,你终于上来了。”

  “所以,你丫死哪里去了?”

  末雨环视四周,面前的巨型大门紧关着,但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直接开的样子。

  “门后面呢,去开门吧。”

  “咋开啊?!你这都不告诉我你让我怎么进来扁你?”

  “这你可得问你自己了。”

  “问我自己啥??”

  “咔嚓!”

  【系统提示:您的暗语输入正确!】

  末雨:“……”

  【系统提示:您已进入地狱核心区域,该区域死亡惩罚为1000%,且死亡后将在世界频道通告!祝您游戏愉快~】

  “WTF??死了还要被鞭尸??”末雨挠挠头,转身就想试着战术撤退一下……

  【系统提示:在您击杀该区域的最终BOSS前,您无法离开此地!一旦执意离开,将被视为直接死亡!祝您游戏愉快~】

  “能把这‘祝您游戏愉快’给去了么……”末雨老泪纵横。

  不过其实也只是潜意识里的怂样罢了,在他眼里,他所真正重视的人是极度重要的!既然说好了要帮那两个废柴报仇的,那么就算前面是这个服务器的最终大BOSS,他也得硬着头皮上去硬刚一波!哪怕是死,也得把这个BOSS给打得半死不活了才能安心!

  末雨恍惚的目光逐渐汇聚在了前方……

  “嗯???”

  没有他想象中坐在王座上的身影,更没有所谓的群臣觐见,真要说的话,只有一旁的地狱岩灯火昼夜不息,也算是最忠心的臣子了吧。

  王座并不奢华,石英、萤石,再外加一块点缀用的红石块,这就是整个王座了。然而这王座现在却置身于大范围的寒冰之中,总体积几乎是占据了这个BOSS房间的半壁江山!

  末雨站在门口遥望,周遭的气流也骤冷了不少,像是炎炎夏日里开了空调。

  那寒冰的中央是王座,王座上坐着一个身影……像是个玩家?

  尼玛这不冰封王座的既视感么???

  ……

  “HiKong?”

  他口中轻轻念出这个“BOSS”头上的ID。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