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问天剑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小剑师爱包子

问天剑碑 芝麻豆粉 2330 2020.04.14 00:01

  “哇哦,可乐,最近有个家伙不得了啊。”

  包子摊里坐着两个家伙。

  其中一个流里流气,嘴里磕着瓜子,面前有碗胡辣汤,当然,少不了几屉包子。

  他叫钱串串,原本叫钱多多,后面发现这钱越赚越少,特意花了十两银子改了生辰,批了名字,就差把姓和性也给改了。

  “唉唉,你少吃点,不知道最近猪肉涨价了。”流里流气的家伙看着眼前这个闷不吭声消灭食物的家伙急红了眼。

  开什么玩笑,这包子可是两文钱一个!

  一屉可生生要15文!

  怎么感觉每次和这王可乐吃饭都跟喂猪一样。

  “王可乐,要是你能接下这单,我们五五分成,到时候我请你去喝最好的花酒,去睡最漂亮的女人。”

  王可乐没有做声,只是将包子一个一个地塞进了嘴里,然后一边吃一边说道,“女人我不要,酒我也不喝。”

  待包子全咽下了肚子,他喊道,“老板,再来十屉包子。”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靠,哥哥,爸爸……爷爷?”

  “草,老板,给这头猪来十屉包子!”

  钱串串怒不可遏,“王可乐,这单你要是做不好。老子跟你没完!”

  拍桌子直跳脚,瞪着眼睛磕着瓜子也只能喝胡辣汤。

  为什么?

  因为包子是王可乐的。

  ……

  长乐山有座山神庙,不过已经破败了。

  仙神存在的意义,原本就是让凡人祈福。偏偏长乐山发生过一场瘟疫,那场瘟疫突如其来,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也让所有人回天乏术。最后的结局便是,此地怨魂无数,纵然是铁血军旅经过此地,也禁不住那深深的寒意。

  不过,总有亡命之徒露宿于山神庙中。

  今夜恰是十五,月虽正圆,可不知为何,总有云雾缭绕,将那皎洁的月光挡在背后。近几日连有阵雨,附近拾不到干柴,纵是捉了野兔,竟也是愁眉不展。

  湿了的柴火,纵然点着了,燃起的烟怕也只能白白糟蹋了这美味。

  持刀的少年,坐在山神像前,看着上面缠绕的蛛丝,还有沿着砖瓦缝隙不断滴落的雨水,他叹了口气,“没想到就连神仙都落到这种地步,这个地方,还真是可怜。”

  他是最早进这山神庙的人,至于后面那一批有些穷凶极恶,面目可憎;有些则和蔼可亲,言语之中更有关心之情;还有一些则是沉默寡言的怪人。不过,愿意跑到这张鬼地方落脚的又有几个不是怪人?

  山神庙意外的阴冷,庙外还有可怖的风声呼啸,被点着的烛火灭了又点,燃了又熄。

  “小兄弟,我看你身体单薄。这件长衫就借你一晚。不贵,你就给我十文钱怎么样?”市侩到连手仿佛都充满着算计的男人,特意上来做着生意。

  盛情难却,陈玄宗笑着说道,“那大哥,我这把刀就借给你防身如何?”

  说着,就把刀递了过去。

  那汉子看着那通体黝黑的刀身,其上附着着难以想象的煞气,令人心悸。好一口宝刀!只凭气息就让人望而生畏,魔刀噬主,若是不能降服煞气,恐怕反受其累。

  汉子连连摇头,但看着陈玄宗似乎一定要将刀送给他时,有些意动,又有一丝犹豫。最后盛情难却之下,终于以长衫换了长刀。

  长衫批身,确实也有了一丝暖意。

  已渐渐平静的破庙,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气氛。直到一个傻孩子闯入……

  傻孩子手上拿着一把生锈的铁剑,不,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是铁片,至于剑柄应该更是随意地用布包着。一看,就是初入江湖,不懂规矩的那种愣头青。尤其是一手拿着剑,一手却在啃着包子,至于伞则是随意地搭在肩上,尽量不让自己淋湿。

  模样看上去比陈玄宗稍稍大上一点,可看这全不着调的行为,又分明还是个任性的孩子,估摸着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小子。

  “陈玄宗?”

  傻孩子伞从肩背滑落,看着陈玄宗问了一声。

  陈玄宗点头,又有一丝好奇,“嗯,你怎么认识我?”

  “杀你,有钱。”傻孩子掏出画像,“我们出去?”

  陈玄宗看了山神庙众人一眼,笑了,“那估计不行。和你打我没有任何好处。更何况,我还饿着肚子,连刀都送给别人当了件衣裳回来。”

  一边说着,陈玄宗摸着披在肩上的长裳,眼里倒是有一种莫名的温暖流动。

  “肚子饿,吃包子管够。”

  “至于刀……”傻孩子看了陈玄宗一眼,“你……不是用剑的么?”

  山神庙,突然间诡异至极的沉默。

  就连陈玄宗都愕然地呆在原地,良久,他才幽幽地说道,“剑么?我已经很久没用了。”

  陈玄宗深吸了一口气,“看来,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和我打了。只不过,你我同为洞玄,估摸着应该难分胜负吧。”

  洞玄?

  山神庙的气氛再一次变得凝重。

  修炼者分三大境界。第一重是为悟命,唯有拥有本命物方可踏上修炼一途。而本命物与修炼之人同生同死,这也就是为何,世家之人即便天赋寻常,修炼之路也走得平坦。试想,纵是一介废材,若其本命之物为灵器,那以本命物来润养本尊轻而易举。可即便天纵奇才,若本命之物是路边枯枝,一碰便断……恐怕也会中道崩殂。

  而第二重境界则为太虚。一者为天,一者为地,夫天地者,生息万物。万物有灵,灵为太虚。是以,这第二重境界,便是从炼灵。初入太虚则为幽府,幽冥之府邸,人之命运,皆在我手,天不能煞,地不可埋,此之谓我命在我不在天。从此,修炼之人,逆天而行,夺天地造化,同样,被天道种下诅咒。修炼之人,全无轮回!幽府之后即是洞玄,洞明玄奇,本命相系。本命物与自身相互维系,以本命之物察天地玄妙,以肉体凡胎海纳百川。因此,本命之物越强,境界越是平稳,同样,力量越是精纯浑厚。跨过洞玄便是最后一道玄关——破虚。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洞玄之境海纳百川,肉身已脱胎换骨,早成凡人嘴中仙人,享数百千年寿元。而破虚则是破开虚妄,何为虚妄?何为梦幻?

  眼前的两人,都不过是弱冠之年,竟已入洞玄。此等天赋,纵是放在传承家族之内,也是领袖绝伦之辈!而若是要办到这一步,本命之物必然为无上仙器,而能拥有无上仙器之人,其身后背景,更是令人胆战心惊!

  洞玄之战?

  手上拿着绣剑的小子从怀里再度拿出一个包子,那毫无温度的包子,在他眼中仿佛是世间一等美味佳肴一般,咬下一口,他的眼神从浑噩变得清醒。再咬下一口,那孩子整个人的气势突然间被拔高了一般,像是一柄剑,蓄势待发。最后,当整个包子都被塞进嘴里之后,绣剑指向陈玄宗。

  “无妨,我有包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