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妖心渡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倾欢酒馆

妖心渡世 流风暮雪 2772 2020.02.15 12:22

    风吟王打破了沉寂。他走到独孤笙面前,右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有些瘦弱。身体绷的厉害。感受到独孤笙的变化,帝王眸中晦暗不明。将所有情绪压在心底。

  再抬头。四目相对,一样的鹰隼一般深邃的眸子,看不到彼此的心。他们心中有万千,纵使不动声色。也能感受到彼此血脉之下的刻骨。

  独孤笙轻轻退了一步,头低了低,笑着道,“风吟王惜才,在下听闻文会宴若胜出,陛下可允草民一个心愿。不知陛下是否说话算话?”

  不卑不亢,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性子。让风吟王心中涌出不悦的感觉。一个落魄的皇子,哪里来的傲骨。他低了头,可是身段并未低半分。那样桀骜,倒像是刻意的给他难堪。

  风吟王回到位置上,他不能再看那双眼睛,像极了曾经的他。淡淡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凌波下意识的感觉抓着自己的手紧了紧,她有些吃痛的皱了皱眉头。目光在独孤笙与风吟王之间徘徊,似乎,皇帝是认识独孤笙的。

  “在下独孤笙,见过风吟王。”他浅浅笑着,眉眼间尽是冷漠与嘲弄。风吟王不自觉的错过目光,右手抓着桌子,险险渗出血来。面色一如之前的从容淡定。

  “平身。以后你便不用跪了。”他看的分明,独孤笙只是弯了身。并未跪拜。这样孤傲的性格,印证了当初的选择。

  独孤笙不语,过了许久静静开口,“陛下的承诺,可还做数?”对面的腐儒看独孤笙如此无理,便要出去理论。

  一道冷冽的目光止住了他的脚步,腐儒微微抬头,却已经看不到是谁在背后冷睨。他摸了摸额头上的汗,再看风吟王面色阴沉。不由庆幸,若是刚刚贸然出去。只怕会牵连自身。

  不知为何,刚刚那两人分开时,腐儒有了一种错觉。他们二人眉眼极其相似,就连那桀骜深沉的模样,也一般无二。

  心下不解,又被独孤笙抢了风头。难免饮了些酒。倒是风吟王沉吟许久,方才道,“朕向来说话算话,说吧,你要什么?”

  独孤笙眸色清缓,望向身旁的凌波。稳了稳心绪,如果不是必要,他此生都不愿见他。可风景王爷步步紧逼,便容不得他再躲藏。

  针锋相对,未尝不好。

  “陛下。草民想要拜翰林院肱骨墨文渊为师。”

  今日文会宴,墨文渊因修订史册并未出席,风吟王神思未明。他倒是小看了独孤笙,过了这么久的岁月,便按捺不住了吗?

  文会宴风头正盛,若驳了他的请求,只会让天下文人心寒。翰林院肱骨原本是太子之师,只是风吟国迟迟未立太子。众所周知,成年皇子只有风景王爷一人。

  风吟王淡笑,不动声色的摸了摸右手的玉扳指。独孤笙面色一寒,他识得,那是母妃的旧物。听见一声温言,“既如此,朕会下手谕。你便跟着墨文渊潜心学习吧。“

  独孤笙点头,领着东风与凌波退了下去。身后的风吟王面色青寒,右手的酒杯几近碎裂。和他母妃一样的固执,君臣之谊,到现在都未曾通达。

  在座的文人见独孤笙离席,面面相觑。不禁坐立不安起来,直到皇帝让他们退下,才纷纷离开。有眼尖的低声谈论,这独孤笙竟和帝王长得如此相似。

  心思机敏的连忙堵住他的嘴,皇家之事,还轮不到外人置喙。独孤笙一路无言,凌波觉得他今日似乎格外的清冷。平日里都是温润淡然的模样,今日倒多了些不可靠近的样子。

  凌波心中似乎有了别的心事,也沉默了许多。

  摇曳的烛光,三分苍白,东风与独孤笙对饮。

  “独孤少爷今日的棋走的妙,翰林院肱骨首徒,倒是个风光的。人情练达,治国之道。无疑是接近权力中心的捷径。天下之事,莫过人心。文人笔墨,却足以动摇江山。“

  东风不急不缓,瞥见独孤笙的神色愈发暗沉。便知他从未收敛羽翼,短暂的潜伏,不过是为了一鸣惊人。今日之事,名声鹊起,再无人会遗忘。

  “太聪明的谋士,往往会被忌惮。东风先生莫忘了唇亡齿寒,从你答应为在下出谋划策开始,我们便已经是密不可分的整体了。“

  独孤笙浅浅淡淡,烛光映照下的清冷。依旧能看出俊逸的身形。东风默默低垂了头,这个人的相貌,当真是恰到好处。

  他笑了笑,起身回房,只留下一室烛光。

  凌波轻轻扣门,独孤笙有些心烦意乱的开了门,见了眼前的女子,神情不由柔和了许多,侧身让了凌波进来,关了门。

  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酒杯,这才笑着问。“这么晚了,怎么过来了?“

  “阿笙,我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凌波笑着落座,这是她第一次亲切的叫他阿笙,之前独孤笙总是抱怨凌波对他的称呼太过疏远。

  乍然听了这样的称呼,他的心不由悸动。烛光下女子的面庞白净红润,樱桃般的唇色,更是唯美。若是尝一口,不知是怎样的味道。

  凌波继而开口,“我在独孤府呆了许久,太过闲散。所以想着开个酒馆,在黄昏落那里。我喜欢那里的景色。“

  独孤笙垂眸,打量着女子的样子,是岁月静好的模样。她要开酒馆,那么也要离开独孤府吗?意识到浓浓的不舍,想要开口驳回。

  光影下纤细的手,轻轻附上他的掌心。“阿笙,我不想在这里躲藏下去。虽然不知道我的过去是怎样的,可我想为我的将来做一些打算。“

  独孤笙抿唇,阴暗的眸子晦暗不明,有点点潮湿。突然有些惶恐,若是她离开了,自己应该会很难过吧。

  独孤笙点了点头,又默默开口,“我等你回家,酒馆的事我帮你筹备。“

  凌波开心的笑了起来,她的心中满是雀跃,即将开始全新的生活,在酒馆里卖酒,听各种各样的客人道浮世喧嚣。偶尔听见几阙话本,也是浮生若梦。

  独孤笙的神色越发柔和宠溺,带着他未曾发觉的纵容。那黄昏落,景色别致,光线柔和清缓,带着淡淡的落寞。

  曾经伤心绝望时他便去那黄昏落,那里的景色未曾变过。是一处难得的世外桃源。只是知晓的人不多,但每次去总能看到客满。

  第二日一早,凌波领着独孤笙和东风去了黄昏落。青石板上细碎的光影,道着说不出的落寞。来来往往的人流,或者是为了缱怀,或是爱美。

  这样的美,多了寂寞的苍凉。

  东风打量着这里的环境,看到凌波走了进去,便抬脚跟了上去。独孤笙默然的看了他一眼,也沉默着追了过去。

  这间酒馆不是很大,却很温馨。古朴木制的雕花窗,以及古韵的屏风。格局不大,却是恰到好处。总觉得差了些什么。凌波歪头思索,却未曾注意两道目光追随着她。看到她唇角微微翘起,神色便温柔了。

  “阿笙,可以帮我把这里改造一下吗?“凌波睁着好看的眸子,扯了扯独孤笙的衣袖。她知道独孤笙势大,自然不在话下。

  “你要怎么改?“独孤笙好奇的问道,这里的环境不差,风格也比较幽静。

  凌波转了转眼珠子,古灵精怪的托腮想了许久,才开口。“我想让这里有两种不同的风格,一明媚,一深沉。这里分为前后,前面可以维持原状,加一些古风的饰品,淡黄色的光透过天顶,便如梦似幻。后面的话三层小楼,我想会更喜欢星辰,星空一般浩瀚渺远,带着些许深夜的迷蒙。“

  “来酒馆的客人是各种各样的,心情也繁杂不一。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环境舒适了,生意自然就好了。“

  这样精明可爱娇憨的模样,落入东风眼中。他的耳根不由爬上了红晕,他的凌波,变得有些不同了呢。

  “那这酒馆叫什么名字?“独孤笙好奇问道。

  “倾欢酒馆,倾酒尽余欢,浮生且如梦。“凌波笑着,东风却不经意从她的笑容中看到一丝落寞。她的心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触碰的。

  那样深沉的旧伤,东风忽然沉了脸色,看着凌波与独孤笙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答,空气都静默了许多。

  

举报

作者感言

流风暮雪

流风暮雪

开酒馆啦,后面感情会升温哦。

2020-02-15 12: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