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老刑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老刑警 彭晓张 2412 2019.08.19 22:44

  周民在向物业管理人员询问后,从中得知,物业在8月12日上午8点前后对别墅区的景观带进行过一次全面的浇灌,也就是案发的当天,作业的时间与严钧的死亡时间大约相隔15个小时,也就是说现场那处最新的鞋印极有可能是在这15个小时之间留下的,对此,视频中那名女性出入别墅区的时间,与之吻合,再加上其身形特征与现场鞋印分析出的结果十分符合,由此推断,那名女性有可能就是鞋印的主人,也就意味着她很有可能就是杀害严钧的凶手!

  而后,三人带着数量众多的别墅区监控资料,回到公安局,时间已经是下午6点35分,但徐正仍旧在他的办公室里分析交通部门送来的别墅区附近的路面监控,在监控里徐正已经找到多处视频中出现了那名女性的踪迹,但她似乎对周边的地形相当熟悉,不是用帽檐遮挡住面容便是巧妙地避开了其中的一些探头,她那瘦小的身影唯独给显示器前的警察们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她到底是谁?

  之后,徐正继续分析路面监控,另三人则将从别墅区带回来的监控进行了仔细的比对,但由于别墅区只保存了近一个月内的监控记录,从现有的视频中发现,那名女性前后只进入过别墅区5次,而每一次都仅仅只是在出入口的监控里才看得到她的身影,经过4个多小时的分析研究,虽然从中仍旧没能得到那名女性的面部特征,不过从视频中她脚上穿过的两双鞋子来看,跟现场留下两种鞋印纹理这一线索相吻合,并且,画面中其中的一双鞋子能够大致辨别出外观样式。

  当即,周民提议继续顺藤摸瓜,以鞋子作为切入点连夜展开调查,但却是时间不作美,眼下已经是夜晚11点26分,基本上相关的商铺都已经打烊,最终,周民只能是无奈地作罢。

  第二天一大早,周民携带相关资料以及“顾问”何薇,去到何薇曾购买过的那家商铺进行调查,很快,从对方的销售系统中核实到了与案发现场鞋印纹理相匹配的那一款式,并且这一款式的鞋子跟视频中那名女性穿着的鞋子外观几乎完全一致,随之而来的好消息是,销售此类保健鞋的商家作为让利回馈设立了会员制度,会员在购买该品牌下所有款式时均享有少量的折扣,而且会员的身份信息相对全面,但坏消息是,这款鞋子是将近两年前的款式,由于广受消费者的青睐,从销售记录中看出仅仅36码并且带有身份信息可作查证的,这两年间已经在本市销售出接近一千两百双之多,况且,何薇认为,作为一名作案手法高明并且心狠手辣的杀人凶手,未必会在意这些蝇头小利,光这一点就让她感觉到这条线索十分的渺茫,倒是周民并不这样认为。

  接下来,警方根据购买者的身份信息,展开逐一的走访调查,着重就符合相关特征的女性消费者进行了层层筛选。

  另一方面,在对涉案人员的财务状况进行调查后发现。

  严钧在生前已经立有遗嘱,遗嘱的受益人是他的妻女,并无旁人,为此,警方就这一线索对严钧的妻女作了进一步调查,从中发现严钧的妻女生活富足,也不存在任何的经济问题,并且,自从回国后虽情母女俩的绪仍旧处于崩溃边缘,但对于警方的调查倒是极为配合,警察们也着实从她俩身上体会到了那种来自心灵深处撕心裂肺的痛苦与绝望,虽然是任谁都不乐于见到这种痛失亲人的场面!

  而保姆和司机,前者由于是居住在严钧的家中,日常生活费用均由严钧承担,因此前者称她平时基本没什么开支,而调查其银行记录后发现,几乎是其一整年所得的全部收入已经一次性汇到了老家,目的是用于孩子的教育以及改善家庭物质条件;而后者,或许是因为尚未成家的缘故,日常开销并不是很大,再加上其自身并没有任何不良的嗜好,从银行存款状况来看手头十分的宽裕。就目前所作的调查来看,这两者至少在财务状况上均不存在异常。

  倒是助理,据他称他原本在老家做过些生意积攒了些资金,但却是空口无凭提供不了实际的帐面以及相关的记录供警方查证,虽然他一口咬定那些并非空穴来风,也的确并不是所有个人性质的交易买卖都带有帐目明细,但结合助理来到本市后的经济收入与支出状况进行分析,警方从中发现了一些蹊跷。他在09年来到本市,之后在达昌集团担任司机职务,在此期间财务状况并没有任何异常,却是在担任起严钧助理这一职务的半年后,便以按揭的形式购置了目前居住的那套市价约200万的住房。但按照他近几年有据可查的收入状况来看,就算是节衣缩食也未必够得着房价的首付,并且他在担任严钧助理之后,生活各方面花销支出逐渐增大,目前几乎是呈入不敷出的局面。

  助理经济状况中的这些特征,让警方对其产生了质疑,就此,警方对其再一次展开了其他各方面的调查,但从中却没能发现异常,倒是这“攀附富贵”,不免让人生产了联想,联想到仰仗着荣佰成走上“人生巅峰”的丁凯,这么一看,这两人倒的确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8月19日。

  这是严钧被杀案的几天后,这天下午,周民和陈建树从各自家中早早地出了门,便来到公安局。自从陈建树负伤后,班组进行了调整,在这之后周民就一直留在陈建树的组里,这周又轮到他们值夜班。

  经过连日的排查,警方已经将原先接近一千两百名购买者排除掉了二分之一,只是仍旧未发现符合嫌疑人特征的女性,在经过对严钧社会关系以及他身边所熟悉的人进行摸查,暂时也没能发现有可能涉案的可疑人员。

  案件侦查持续进行着,虽然反反复复的调查工作显得索然无味,但案子一天不破,刑警队的队员们一刻都不敢松懈,他们誓要打破这停滞不前的局面,就在周民考虑是否要将侦查方向作适当调整时,午夜时分陈建树接到的一通电话,似乎是让案情有了新的转机。

  电话是负责监视助理的那位同事打来的,同事在电话里告知,助理独自一人从他的住处下来,已经驱车驶出了小区,而同事正紧跟其后。

  据之前负责监视的同事们汇报,自从严钧遇害后助理像是失去了轴心骨,中途去过一趟公司,来过几次公安局接受调查,除此以外几乎足不出户。

  但现在是凌晨2点21分,助理他平时都不出门,那这深更半夜的他是想干嘛?

  这让刑警们深感疑惑!

  而电话里同事的另一个意思是,此时的街道上车辆稀少,如果长时间的尾随,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引起助理的怀疑,但为了摸清楚助理这次深夜出行的目的,同事希望能够得到增援,他请求队里及时向他调派人手。

  周民当即决定,由他和陈建树在内的四位刑警更换便衣各自驾驶普通车辆赶往同事处增援,而留在局里的刑警则通过无线电与他们保持联系,在这之后,局里的同事取得交通部门的协助,通过路面探头,对助理的车辆实施了全方位实时监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