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第一次约会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134 2005.06.13 21:03

    黄昏时分,一辆宝蓝色的跑车在门童的招呼下缓缓驶入金皇的停车厅,停住后从车里走下五位衣着光鲜的俊男美女,正是天刑一行。

  五人那可勘比拟电影明星的容貌气质登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而五人却无视众人惊诧艳羡的目光,径直走进金皇大厅,办理完入住手续后在大厅小姐痴迷的目光下走向了电梯。

  叮咚一声电梯合拢,五人的身影掩没,大厅小姐突然脸色一变,失声叫道:“糟了,他们乘错电梯了。”说着话,冷汗冒了出来,喃喃道:“完了完了,这个月的奖金泡汤了。”

  ------

  “云总,兰香郁科长求见。”云若若面前的通报器想起,惊醒了正在阅卷沉思的云若若。

  云若若轻轻揉了揉因长时间披阅文件而略感觉发涩的美目,道:“让她进来吧。”

  得到允许后,兰香郁推门而入,云若若道:“香郁,有什么事吗?”

  兰香郁一愣,讶道:“是云总吩咐我下班来接您的呀?”

  云若若也是一愣,反应过来失声娇笑道:“是了是了,是我吩咐你的,看我这记性。”云若若举目望着窗外,奇道:“不知不觉原来已经下班了,咦,香郁,外面天色怎么这么黑,阴天吗?”

  说着话,云若若开始整理文件,突然间她的动作定格了,惊道:“现在------,现在几点了?”

  “差一刻七点了,云总。下班有快两个小时了。”

  “什么!?”云若若惊叫道,玉面上闪过一丝惊惶之色,“坏了坏了,这可怎么办?糟了糟了。”边说着边快速整理着办公桌,其速度之快令兰香郁都咋舌不已。

  “云总平时也是在六七点钟才下班的,今天怎么-------。”

  兰香郁话没说完,云若若已经整理好了,制止住她继续说下去,急道:“什么都别说了,香郁,快点送我到天府大酒楼。阿旭,阿旭他------。”云若若突然住口,望着兰香郁,俏脸绯红,轻声道:“阿旭他正等着我哪。今天是我们第一次约会。”言及最后,细若蚊语,玉靥红若霞烧,美目中闪过一丝羞丝与歉意,但更多的是喜悦之情。

  兰香郁被云若若的娇羞美态所吸引,不禁感慨恋爱中的女人才是最美的,平时的云若若已经美的不可方物,此时她的美任兰香郁搜肠刮肚也无法形容其万一,如果非要描述的话,大概只能用‘惊心动魄’一词暂述一二了。

  “香郁香郁,你发什么呆哪,快走快走。”云若若的急声催促惊醒了大脑短路中的兰香郁。

  “啊,好的,好的,我们快点走吧。”反应过来的兰香郁念及自己方才的失态,不禁有点赧然。

  二人急匆匆的走出办公室直奔电梯而去。

  刚来到电梯处,电梯门开了,里面几人鱼贯而出,正是天刑他们五人。双方见面,都各自惊诧。

  云若若的惊世容颜自然是轻易的吸引了五人的注意,即便是处于悲痛中的天刑都为之心神一振,惊叹世上竟有如斯美女,最让他惊讶的自然是云若若身上那若隐若现的能量波动。

  老实说起来,内力略有小成的修行者都能够在意念流转之下隐藏自己能量波动,可云若若却做不到。云若若的内力已然是极强的,就连雪羽剑尤俊都为之叹服不已,但是这些内力毕竟不是她自己苦修而来,再加上修习时间短暂,还无法做到运转如意,自然也就谈不上很好的隐匿痕迹了,即便是内力不如她的修行者也会轻易探之其身上的能力波动,方旭自然知晓这个问题,可是一想到修行者属于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平时出现的概率小的可怜,所以也就没有多加在意,而且方旭也知道,这种情况也是急不来的,只能靠云若若自己勤修苦练,早日融会贯通,方能消除这个现象。

  云若若一见五人也是吃了一惊,这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这座电梯是金皇职工专用电梯,平时在一楼电梯入口处摆放着标牌来提示的,而且大厅服务小姐的任务之一就是向陌生客人予以说明的。当然这也是金皇空间结构布局不合理的地方,云若若已经打算将这座电梯废除,将电梯另行改道的,只是限于资金还没有实施而已。

  “这里好像不是客房吧。”从云若若的容颜震撼中清醒过来的天南打量了一下四周,奇道。

  ‘这是怎么回事,看来极有可能是工作人员失职。’云若若微有不悦,不过当着客人的面却也不便多言,只是微笑道:“看来几位客人走错路了,这应该是工作人员的疏漏,尚请原谅,请随我来。”

  当下领着天刑五人沿原路返回,来到大厅,再次道歉后找了一位工作人员嘱咐将五人送到房间。

  待五人上楼后,那位犯错的服务员来到云若若面前,尴尬的说道:“对不起,云总,是我没有提醒客人,是我失职,我------。”

  云若若摆摆手,道:“电梯指示牌呢?”

  服务员为难的望着兰香郁,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云若若察觉此景,秀眉微锁,对着兰香郁道:“到底怎么回事?”

  兰香郁忙道:“沈尘白沈先生刚才来过,我恪于云总的吩咐没有放他去打扰您,沈先生脾气暴躁了一点,一脚将牌子踢烂了,我一时匆忙间牌子没有将重新换上。”

  ‘原来是这样。这个姓沈的混蛋。’云若若心下微怒,轻嘘一口气,放松了下心情,对着犯错的服务员轻责几句,嘱咐下次不可犯之后,就在兰香郁的陪同下匆匆出门而去。所有看见这一幕的金皇成员都讶然不已,奇怪一向要求严格的云若若今天怎么这么和蔼。只有兰香郁明白,云若若是因为约会在即,不想耽误时间也不愿败坏心情,所以才格外开恩。

  ----------

  一路上,云若若一边补妆一边催促兰香郁快点开车,时不时的看着表,到了天府,停好车,云若若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兰香郁正自不解,云若若忸怩着开口问道:“香郁,你说这,这男女第一次约会,女孩子迟到的话,这,这,男孩子,会不会生气哪?”语气很是有些惴惴不安。

  兰香郁显然不妨有此一问,迟疑了半晌道:“这个,男孩子等女孩子是天经地义的嘛,总不能让女孩子先到等男孩子哪。”

  云若若心中略安,兰香郁又道:“云总,你们定的是几点?”

  云若若闻言玉面绯红,纤手绞在一起,贝齿轻咬着朱唇,声调很是不自然,“六---,六点。”声音轻微几不可闻。

  “六!六点!”兰香郁差点惊叫出声,“可现在已经八点多了。”

  望着兰香郁极度吃惊的表情,云若若不解的道:“你方才不是说男孩子等女孩子是天经地义的吗?”

  “可------。”兰香郁无语,感觉有点被打败了,第一次约会,云总就让男朋友等了两个多小时。

  “可是也没有这种等法,是吗?”云若若苦笑道,“香郁,一会儿我见到他该怎么办?”

  兰香郁从没想到一向镇定的云若若也有如此紧张的时候,‘看来这个方旭的魅力还真是大哪,让玫瑰女王如此在意他的态度’。

  “这个,云总,其实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方旭的性格你了解吗?”

  “他嘛,一向都是温文尔雅处乱不惊,再就是很会替他人考虑的。”

  “这不就结了嘛,一个很会为别人考虑的人,一定对您的迟到不会太在意, 因为即便你不向他陈述自己迟到的理由,他也会为你找出理由的。”

  “真的吗?”

  “真的!”兰香郁肯定的答道,其实自己心里却也在犯嘀咕。

  “那我就放心了,谢谢你,香郁。”显然兰香郁的一番说辞让云若若很是安心,明媚的笑容又重现在玉面之上。

  “你自己开车回家吧,我跟阿旭打的回家好了。”云若若说完未等兰香郁发表不同意见朝她摆摆手迈进了天府。

  ---------

  在侍者的引领下,云若若来到天府的包间,礼貌而婉转的吩咐侍者离开后,云若若深深吸了口气,轻抬玉手,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是方旭的声音。

  云若若依言推门而入,正看见正襟危坐,一脸恬然的方旭。

  银白色的中山装,梳理的一丝不乱的银发,看的出方旭也是极为重视他与云若若的第一次约会的,为此也做了一番精心的准备。

  望着方旭那双似笑非笑略带戏谑的眸子,云若若觉得自己更紧张了,‘阿旭会不会以为自己根本不重视两人的第一次约会哪’。

  “旭,对不起,我------。”云若若不知自己该如何解释,一时间心乱如麻。

  看着云若若流露出的如同小女儿般的惊惶神态,方旭轻笑出声,站起来,走到云若若面前,轻轻拥着她,在她耳边轻语道:“若若,你辛苦了。”

  一言胜过万语,心上人如此体贴,云若若但觉通体舒泰,紧紧回拥着方旭,开心极了。

  二人相拥着坐下,吩咐侍者上菜后,云若若娇声道:“阿旭,你真的不怪我吗?”

  方旭一愣,失声笑道:“怪,自然要怪。你如此不体恤自己的身体,每天工作到那么晚,累坏了,谁来赔我一个健健康康的若若。”

  云若若闻言心下开心不已,嘴上却嗔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看来我得替伯母好好的管管你了。”

  二人笑闹一阵,待菜上来后,边吃边聊。

  “旭,跟我说说你家里的事,讲讲你的事,好吗?”云若若几经思索终于将这件哽在自己心头许久的话说了出来,玉面上也浮现出一丝急切。她虽然已经是方旭的女朋友,而且两人也一起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可是到目前为止,她对方旭的出身来历却几乎一无所知,每次想起来,云若若总是心里堵的慌,时间越久她越是觉得跟方旭之间的距离越大。

  云若若心里明白,她与方旭之间肯定存在阻力,而且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方旭的家庭,方旭暑假刚回来时二人的对话云若若记得依然很清晰,方家的父母似乎对自己不是那么喜欢。

  有一件事情她也没跟方旭讲,前几天,她在处理自己的私人邮件时遇到这么一封:离开方旭,你不配。信件没有署名。自己这个私人email除了有数的几个人外根本无人知晓,方旭自然是知道的。对方肯定是知晓自己与方旭的关系,敏感的云若若自然而然的就将这怀疑到方旭身边的人身上去了。

  “嗯?”方旭显然没有料到云若若有此一问,收起微笑,疑惑的看着云若若。

  “好吗?我知道这不应该,今天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问这个问题很不合适,可是,可是我心里好害怕。”云若若涩声道,迎头对上方旭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避怯,只是神色间更见急切,眼神中惊怯惶恐之意一览无余。

  方旭微微转头避开云若若的目光,略一思索,心中却已了然,微叹口气,点头道:“好吧,若若,如果,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我出生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父母都很有抱负,他俩也很是恩爱,白手起家,赚下偌大一份家业。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碰到了我的师父,他教我文武技艺,目的是将门派传沿下去。”

  方旭略做停顿,续道:“小时候的很多事情我记不清楚了,因为十岁的时候我练功出了点问题,直接导致了我头发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同时也忘了好多事情。不过我想也没什么值得记忆的,无非是练功而已。”方旭抚了抚银发,自嘲的笑了笑。顺手轻轻拍了拍因听到‘练功出了点问题’而紧张的握住自己双手的云若若。

  云若若松开玉手,关切的问道:“除了练功就是练功吗?那岂不是很苦。”言语中怜悯之意盎然,女性天生的母爱自心底升腾而起。

  方旭苦笑着道:“除了这些之外我委实想不起还有什么。刚开始倒是觉得很苦,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我妈妈虽然不忍心,但爸爸总是对她和我说‘玉不琢不成器,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不过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总是梦到自己处身于一个山洞中,依稀有一个小女孩相伴,山洞外虽然是凄风冷雨,可是我的心里却很是舒服,丝毫不害怕。”说到最后方旭脸上的淡淡苦笑转换成了淡然舒心的微笑。

  云若若痴痴的望着方旭嘴角那一抹梦幻般的笑意,心中却有一丝的嫉妒,自然是嫉妒那个梦中陪伴着方旭的小女孩。说起来女人吃醋的本领实在是高超,一个虚无飘渺的梦中人物也会惹来醋意连连,委实是有趣。

  方旭复道:“我后来也问过师父,师父说这些都是我心中的业障,是修炼中必然会遇到的。十四岁时我武功进境缓慢,师父就带我出去历练,期间偶尔回家几次,直到高考临近,我的历练才算是结束。”

  “那,阿旭,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吗?我是说除了你的父母及爷爷奶奶之外。”

  “有两个妹妹,一个是我父母收养的孤儿,一个是我父母同学的女儿,我们平时也是很少见面。其实多亏有她俩在我父母及爷爷奶奶他们身边,大人们才不会觉得太过孤单吧。”

  望了望坐在自己身边凝神细听的云若若,方旭起身,轻轻拍拍佳人的香肩,道:“若若,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宽心,一切有我在。”话语斩钉截铁,略带霸气的口吻流露出方旭对待此事不容置疑的态度。

  云若若闻言美目含泪,纵体入怀,紧紧拥着方旭,在方旭耳边轻轻呢喃着,语气哽咽,“对不起,旭。我只是,只是太爱你了,我怕失去你,我真的害怕。”方旭回搂着云若若的纤腰,软语宽慰着,只是眼神中却闪过一丝焦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