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天字门生『下』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2307 2005.06.10 22:54

    天旃默然无语,脸上露出迟疑之色,几经思索终于下定决心,道:“流云师伯可能已经-----。”言及此处,玉面转黯,似乎再没有说下去的勇气了。

  “什么!?已经-------已经---怎么了!?你倒是说呀。”天刑不耐烦的催促道,同时心中升起一丝不详之感,紧紧握住双拳,太过用力之下手背上青筋裸露,望着天旃的目光焦灼不安。

  看见一向镇定自若泰山崩于面耳目不变色的天刑如此失态,天旃心中甚是不安,银牙一咬,嘴角扯出一丝苦涩:“应该已经不在了。”

  “什么?”天南三人大惊,天刑反而没有言语,只是一双眸子冷的怕人。

  “你确定?”天刑道,阴冷的眼神让人望之不寒而栗。

  天旃轻阖美目避开天刑的目光,没有作声,只是点了点头。

  “门主可知道?”

  “嗯。”

  “四位护法呢?”

  “沈时二位不知道,崔田二位护法知道。”

  “好的很!这么多人都知道,却单单瞒着我,为什么?”天刑大喝道,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英俊的脸庞扭曲着,状若噬人猛虎,凶厉之极。车厢内陡然间弥漫着势若千钧的无形压力。

  天南几人从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天刑会变的如此可怕,一时间被天刑散发出的气势压迫的喘不过气来,只有天旃尚能在此迫人的压力下镇定自若。

  “停车!”天旃轻喝道,周身劲气随着喝声放散而出,消减了天刑的部分气势,天放顺势将车子停住,心中长松一口气,如果不是天旃帮忙,他恐怕连车子都驾驶不了了。

  ‘不愧是天字第一门生,实力远远凌驾于其他门生之上,恐怕比之四位护法也不遑多让。’天南天放心中充满了佩服与欣羡之意。

  “为什么不告诉我?”天刑追问道。

  天旃俯首沉吟良久,终于说道:“这是门主的命令。因为当时你的修炼正到了最紧要的关头,门主担心你知道后心神激荡,以致前功尽弃,甚至有生命之危,所以------。”

  天刑冷笑着一言不发,只是抬头向窗外看去,车子停在路边,此处人迹罕至,放眼望去,但见绿草茵茵。

  天刑下车,踏步绿草之上,负手站定,仰眼望天,如同一座石雕般的定住了。此际正值狂风大作,一同下车的天旃四人远远的站在天刑的身后,满身的衣衫被风吹的凛凛做响,可奇怪的是天刑一身松散的黄衫在如此猛烈的狂风下却没有丝毫的抖动,委实有点匪夷所思。

  狂风吹的天愁地惨,突然间天刑仰天狂笑,笑声悲激,有如哭声。脚下一丈方圆的青草随着笑声由绿转白再转黄,最后竟至被风吹拂而起,直至露出黝黑的泥土,天刑脚下也就随之形成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圆。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天南几人瞠目结舌,唯有天旃美目闪过一丝神采。

  狂笑声中天刑挺直的身躯逐渐佝偻起来,笑声亦逐渐低沉了下去,终至断绝。

  天刑佝偻的身体渐渐挺直,转向天南四人走来。

  “天旃师妹,流云师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说的仔细一些吗?”天刑恢复了平静,和颜悦色的问道。

  天旃望着天刑镇定的样子,知道他已经将愤怒深深的压抑了起来,等到机会来临那滔天恨意就会如火山爆发般崩射而出,势不可挡,想到天刑跟流云的关系,心中轻叹一声,依言答道:“半年前流云师伯的气息突然消逝,我心下大惊-----。”

  “只是消逝,那就是说未必是死,也有可能是散功?对吗?天旃师妹?”天刑急切的问道,面上重燃起一丝希望。

  天旃苦笑道:“我起初也是这么猜想的。因为习武之人即便散功,本身特定的能量波动也依然存在,断不会悄无声息的消逝不见,只不过是很难感知而已,于是我找来崔护法,希冀和我二人之力找出流云师伯还健在的迹象,可是------。”

  “可是依然杳无音信。”天刑沉声打断,道,“那门主为什么派我们前来cz。”

  “那是因为三天后我又感知到流转神功存在的迹象。” 天旃道

  “为什么说是流转神功存在而不是流云师伯尚健在哪?世上可只有流云师伯会流转神功的呀。”一直悄然无声的天昀开口了,声音悦耳动听,如雨滴玉盘。

  “可流云师伯还会一样绝学哪。”天刑双拳互击,一字一顿,“转精移血。”说到最后一字声音嘶哑,满头黑发无风自动。

  看着天昀几人流露出的不解神色,天旃叹道:“就是将自己的内力毫无保留的传给别人,受此术将会得到施术者一成到四成的内力,而施术者就会----,就会----。” 天旃瞟了天刑一眼,住口不语。

  天刑虎目蕴泪,惨笑道:“就会全身筋脉爆裂而死,死状惨不可言。而且会此术者极少,精通者更是万中无一,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根本就不会有人使用。”

  此术法为内力的薪火相传,也有门派称为“传灯”,是极为凶险的法门,而且对施术者与受术者本身要求都极为苛刻,二人体脉必须极为接近,再加上绝对的损己利人,故而很少有人会去习练,更不要说是精通。

  天昀轻声解劝道:“天刑师兄你就不要伤心了,流云师伯他------。”说到这里自己竟然先哽咽起来,反倒是最伤心的天刑恢复了平静,长吸一口气,对着天旃道:“师妹,这么说那个受术者是在cz了。”

  天旃轻轻点头,道:“等我们安顿下来,不出七天,我想我就可以找到他了。”

  “好!”天刑轻喝一声,“那我就等七天,如果运气好的话,找到此人一切就水落石出了。而且我也要看看流云师伯耗损真元加以成全的――到底是个怎样的一个人物?。”

  此时天色已晚,正值黄昏,天刑望着葱茏晚日,眼角噙泪,嘴角微微抽搐,喃喃道:“流云师伯,你英灵不远,保佑你的仇人健健康康,刑儿定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有眼无珠,有耳如盲,受尽天下最残酷的折磨,让他为自己犯过的错误永生永世的后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