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记忆的苏醒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022 2005.08.01 11:34

    第二天清晨,方旭到学院辅导员孙潞处报道完毕,与孙潞闲聊一阵后离开办公室,接下来正打算到散打协会去报名,顺便跟云汉商讨一下武术比赛的相关事宜,却不料一出教学楼门就碰到了行色匆匆的帅科。

  帅科见到方旭,面露喜色,不待方旭打招呼,猛的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迫不及待的嚷了起来:“靠,阿旭,我猜你小子一准儿到小导那报道了,刘天那小样的还跟我犟,怎么样,被我逮到了吧,哈哈---。”

  帅科得意的大笑,被路边经过的学生像看怪物似的望着而不自知。

  方旭微皱着眉,忍受着帅哥渗人的笑声折磨着他的耳膜,心想不知道这小子又是哪根筋不对了,待帅哥笑声转缓,叹道:“帅哥,拜托,您老人家注意一下影响好吗?一大早疯疯癫癫的,真的会有损你的光辉形象的。”

  帅科满不在乎的‘切’了一声,嬉皮笑脸道:“我已经名花有主了,理会那么多干什么。”

  方旭无奈的摇摇头,对于帅科的厚脸皮他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当下转移话题道:“对了,帅哥,小天到哪去了?”

  帅科嘻嘻笑道:“我俩是兵分两路。不过这小子哪有我英名神武,傻乎乎的跑到散打协会找你去了。”

  帅科自吹自擂了半天,正自洋洋得意,神色突的一变,却好似想到了什么,猛的一拍脑门,急道:“靠,我跟你扯这些干什么?阿旭,快点跟我回去。”

  “回去?回哪里?”方旭一愣,笑问道。

  “自然是回宿舍。”帅科匆匆应了一句,手上用力扯着方旭快步往宿舍赶去。

  方旭被帅科搞的有点糊涂,心中也动了好奇之心,于是不再言语,紧跟着帅科的步伐,想看看这小子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盏茶功夫二人回到了宿舍门口,宿舍的门紧闭着,帅科清了清嗓子,很绅士般的敲敲门,朗声道:“学姐开开门,我是帅科。”

  “门没关,进来吧。”一个悠扬的声音响起,方旭听来觉得甚是耳熟,思绪间,帅科推开了门,推了一把呆在门口若有所思的方旭,急道:“你小子发什么呆?进来哪。”

  方旭依言走进屋来,却见到柳佳俏生生的坐在桌前。柳佳望见方旭进来,美目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

  帅科笑嘻嘻的言道:“学姐,人我带来了,要杀要剐您看着办,我不打扰二位了,呵呵。”

  贼笑声中,帅科撇下屋中面红耳赤的二人出门而去,自然也没忘了顺手将门带上。

  二人无言,只是静静的互相对望着。

  方旭打量着柳佳,双瞳剪水,琼鼻瑶口,佳人貌美如昔,只是神情间略有几分落寞,容颜间添了几丝憔悴,整个人看去心事重重的,似乎这几个月过的并不好,不知为何,方旭对柳佳总怀有一份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兼之数月未见,心中竟也有了一丝牵挂,当下叹口气轻声言道:“学姐,你瘦了。”言语中的关心怜惜之意表露无遗。

  柳佳闻言苍白玉面上闪过一丝激动之情,但觉眼眶亦有些潮湿,身形也随之微起颤抖,忙扭转娇躯斜对着方旭,以免被他发现自己的失态,半晌后,凝目注视着方旭,神色复杂,幽幽道:“谢谢你的关心。你好像也变了一些。”

  “是吗?”方旭淡然一笑道,说话之间走到桌子前坐在柳佳的对面,问道:“学姐找我有事吗?”

  柳佳淡淡道:“没什么大事,只想找你确定件事儿。”语气听似平静却隐约藏有一丝忐忑。

  “嗯?是什么事?”方旭奇道。

  柳佳取过身旁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小木盒放在桌子上,珍而重之的打开,轻轻推到方旭面前却不再言语,只是美目灼灼的望着方旭,眼神焦灼而充满了期待。

  方旭好奇之下,探头一看,却见木盒被中间一小小的横栏隔成两道,一左一右并排排放着两个小小的雕像。左面是一尊小女孩雕像,通体雪白如玉,女孩儿眉目如画雕刻的是栩栩如生;旁边一尊却只能用惨不忍睹四字形容,通体乌黑如炭,竟似被烈火炙烤过一般,只依稀可辨雕的是一男孩。

  “雪玉木?”饶是以方旭的镇定自若,也忍不住惊呼出声,“这,这,学姐怎么会有这雪玉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佳美目闪过一丝讶色,紧盯着着方旭急切问道:“你?难道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方旭愣道:“印象?什么印象?”

  柳佳见方旭表情不似做作,心中一凉,颤声道:“华山,无名洞,小道士。你是不是小道士?”声至最后,已有几分嘶哑,望着方旭目光充满了浓浓的期待,玉手死死的握住桌子边缘,太过用力之下,手背上青筋裸露,可见佳人心中是何等的焦急不安。

  方旭听得柳佳的话,心中如遭大锤急撞,一时间胸闷气短,气息混乱不畅,猛吸几口气,喃喃道:“小道士?”

  方旭眉头紧皱茫然望着远处,神情瞬息万变,但觉柳佳的话既陌生又偏有几分熟悉之感,说来之时似已触动了心灵深处那尘封已久的记忆,只是待要细细搜寻却不可得。

  柳佳见方旭脸上阴晴不定,目光中若有所思,芳心陡然又升起一丝希望,却不料良久之后,方旭颇为无奈的叹口气,颓然道:“学姐说的我实在是不懂,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学姐可能是认错人了吧。”

  “是 吗?”柳佳喃喃道,俏脸上满是痛苦神情,此时她的心情已不足以用‘失望’二字来形容了,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苦涩道,“是我错了吗?老天爷为什么不帮我,为什么?”

  说着话,柳佳缓缓起身,美目中的泪水不自禁的流了下来,晶莹的泪珠滑过无暇的玉面轻轻的撞击在桌面上化成一片片泪瓣,柳佳缓步朝门口走去,连书包也忘了拿,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柳佳心中是万念俱灰,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

  望着柳佳悲痛欲绝的哀容,方旭内心不知为何竟似刀绞般难受,只觉这副情景自己隐约似乎见过,陡然间方旭如遭电击,腾的站了起来,伸臂抓住柳佳的玉腕。

  柳佳吃惊之下回头呆呆望着方旭,不知道他意图何为。

  但见方旭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小道士’‘华山’这些字语,语调一遍比一遍沉重,呼吸愈来愈急促,满头长发无风自动,面上满是热汗,只是眼神也由起初的迷惘渐渐转向明亮,突然,整个人恢复平静,方旭长舒一口气,轻轻扳转柳佳香肩,深深的望着柳佳,眼神明亮而温柔,轻轻言道:“我,是小道士!”

  柳佳整个人呆住了,半晌后回过神来,颤声道:“你真的是小道士?”

  方旭坚定的点点头,柳佳反应过来紧紧抱住方旭:“小道士,你真的是我的小道士。”语气哽咽,眼泪又一次的流了下来,只是这一次,却是喜极而泣。

  方旭紧紧拥着柳佳,心中亦是感慨万千,只是一时间千头万绪,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柳佳哭了一阵,心情渐渐平复,思前想后,心中却升起一丝疑问,轻抬俏脸,疑道:“为什么刚才我拿出雕像提及小道士后你没有反应,现在却突然认出我?”

  柳佳越说越觉得可疑,猛的推开方旭,冷冷道:“你该不会是在捉弄我吧?”言语中怀疑之意清晰可辨。

  方旭一愣,反应过来苦笑道:“佳佳,我有你想的那么不堪吗?华山无名洞,你是鼻涕虫,我是小道士。”

  柳佳闻言面部肌肉扭曲战栗,紧紧抓住方旭的手,颤声道:“你叫我什么?”

  方旭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道:“鼻涕虫。一个又爱哭又爱笑的鼻涕虫。”

  柳佳喜不自胜,再一次抱住方旭,玉面贴在方旭的胸前,轻轻抽泣着,喃喃自语道:“方旭,我好开心,你真的是小道士,只有小道士才会叫我鼻涕虫的。”

  “小道士,你真的把我忘了吗?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认出我来。”柳佳轻责道

  方旭轩眉一挑,冷哼道:“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定然是我师父,当年对我下了催眠之术。让我忘了这一段往事。”

  柳佳微皱纤眉,奇道:“你师父对你下了催眠术?这又是为什么?”

  方旭听出柳佳语气中尚有怀疑之意,解释道:“当年我告别你跟师父回家后,心中却总是静不下来。武功进境也是极为缓慢。”

  柳佳奇道:“这是为什么?”

  方旭道:“自然是因为想念你了。”

  柳佳娇靥绯红,玉手握拳轻捶着方旭,嗔道:“厚脸皮,谁要你想念了。”嘴上虽是嗔怪,心中却是欢喜异常。

  其实方旭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只是此种场合听来就颇有几分男女调情的暧mei味道,柳佳听来自是欢喜,可怜方旭被人误会了尚不自知。

  方旭接着道:“后来在一次练功之时我走火入魔,醒来后头发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而有关你的记忆,却---,唉。”

  方旭长叹一声,语气有了一丝恼怒,但更多的是无奈:“想来定然是师父救醒我之后怕我重蹈覆辙,而对我下了高段催眠之术,迫使我忘记了很多东西。师父虽然是为我好,可是-------,唉,刚才重拾记忆,说来却是侥幸的很哪。”言下不胜唏嘘之意,方旭所言不假,中了高段催眠术的人就宛如失忆一般,能被旧物重新刺激唤醒记忆的几率是小的可怜。

  柳佳听的心中紧张,手心也冒出了冷汗,喃喃道:“天可怜见,让你又记起了我,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柳佳仰着头痴痴的望着方旭,美目红红,泪痕未干,宛若带雨梨花,楚楚可怜,益增她的娇媚。

  方旭望之心神一荡,俊面飞红。柳佳曲线玲珑、浮凸窈窕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饶是以方旭的镇定功夫时间久了却也吃不消。

  渐渐的方旭激动的情绪有些平复,陡然间觉得二人如今姿势的不妥,刚才长久的思念、久别重逢的喜悦战胜了心底的矜持所以方旭才能毫无顾忌的抱住柳佳,只是现在情绪平复,二人俱已长大成人,此举就显得颇是暧mei,当下轻轻松开手,拉着柳佳并排坐下。柳佳此时依然沉浸在幸福之中,故而也就没在意方旭的举动,任由方旭牵着手与他坐在一起,若是此时她能仔细一些,必能看到方旭眼中那一丝无奈与焦虑。

  柳佳紧紧抓住方旭的手,一幅生怕他消逝不见的神情,方旭暗自觉得好笑,心中却是感动,能被这样一位佳人惦记,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会幸福的笑出来吧。

  柳佳此刻心中完全被幸福所充斥,自己十多年的等待没有白费,小道士真的如自己所愿来到了自己的身边,想到这,柳佳不由的轻笑出声。

  方旭一愣,问道:“佳佳,你笑什么?”

  柳佳玉面一红,却没有回答。

  方旭视线落到桌子上的那个黑乎乎的小男孩儿雕像,疑道:“佳佳,我的这尊雕像怎么变成这副德行了?”

  柳佳俏脸一沉,怒道:“还不都是你那个好师姐干的好事。”

  柳佳语气中微有醋意,方旭却没有听出来,闻言只是一愣,笑道:“佳佳,你到底说谁哪?我怎么听的一头雾水。”

  柳佳冷哼道:“就是那个死云娜啦。”

  “原来是云师姐,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方旭依然是一幅疑惑不解的样子,柳佳笑了笑,解释道:“当年我从华山回来,一直是妥善保存这两座雕像的,后来那个死云娜到我家玩,看见你的雕像后就厚着脸皮问我索要,我当然不同意了,一来二去我俩就吵了起来,可是她,她---。”

  方旭奇道:“云师姐做了什么?”

  柳佳恨声道:“她竟然将你的雕像扔到炉子里。”

  方旭但觉如坠冰窖,浑身发冷,心中陡然间冒出一丝不详的预感,方旭摇摇头,将这丝念头甩出脑外,不经意间发现柳佳的右手手心处有几处铜钱大的伤疤,以方旭的医术一眼看出那是烧烫伤,而且是老伤,心中一凛,抓起柳佳的手忙问道:“佳佳,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柳佳玉面上露出惭愧的神色,歉然道:“对不起小道士,都是我没用,我太笨了,没有及时抢出来,可是我---。”说到最后,小嘴一瘪,语调中带着浓浓的哭腔。

  方旭心中了然,颤声道:“佳佳,你,你怎么这么傻?一尊雕像罢了,怎么值得你这么维护。”说到最后,虎目蕴泪,声音嘶哑。方旭本就是至情至性之人,此刻心中的感动已绝对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方旭轻轻磨梭着柳佳玉手的伤痕,泪水终于不受抑制的滑落。柳佳见方旭为自己流泪,也是慌了手脚,伸出玉手轻轻替方旭揩掉眼角热泪,动容道:“小道士,你别哭,我的手早就不疼了,真的,真的不疼了。”

  此刻柳佳心中油然升起浓浓的幸福之感,自己的心上人能为自己流泪这就足够了,相较而言,自己吃点苦,实在不算什么。

  半晌后,方旭心情平静下来,长舒一口气,问道:“佳佳,外面盛传你跟云师姐不合,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

  柳佳点点头,娇声道:“小道士,我们不提她了。对了,你刚恢复记忆,当年的事你还记得清楚吗?”

  方旭点点头,叹道:“我想,我这一辈子也是忘不了了。”

  说话之间,方旭望着远处,思绪拉回了十年之前。

  注:傲剑为喜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