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执法者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4112 2004.03.04 10:43

    方旭骑车走在路上,想起今天中午那顿‘丰盛’的水饺大餐就很是无奈。忽然又想到了今天自己那莫名的火气,心下不由暗暗吃惊。曾记得老道说过,师门中自来就很少有人达到‘百念生’境界,几千年下来有记载的也就只有那么寥寥几位绝顶高手而已。而且傲天宝典的练法因人而异,不能简单的借鉴前人经验。不过宝典中有这么一段话,说是练到“百念生”中期‘百念横生’的时候,要切记――‘堵不如疏’。

  方旭一个多月前自己刚练到这个境界的时候对这句话还不是很了解,觉得凭自己的修为,压抑住这些杂念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现在想想还真是托大了,两个小丫头一句无礼的话语就让自己心神大乱,唉。如今这‘不能强行压抑,需要疏导’的道理是懂了,可是却该如何疏导呢?总不能找人打架吧。如此一来恐怕好胜心一起,杂念反而更乱。方旭有点苦恼,寻思很久也没有办法。可转而一想,也没什么,车道山前必有路,又何必太过在意呢?念及此,心情又渐渐好了起来。他本就是相当豁达洒脱的人,特别会自我调节以平衡心态。

  ********

  时间匆匆而过,接下来的几天方旭过得还不错,云若若那面依然忙的很,而且云若若开始着手准备建立豪华健身俱乐部,她手下的智囊团已经把计划书做好了,方旭见了后大声称赞,对云若若的魄力极为佩服,专门又拨了一个亿的建设资金给云若若,让她自己便宜行事。对方旭的信任和支持,云若若芳心自是感动兼甜蜜,干劲更猛了。

  方旭唯一不是很爽的就是正月初三过后,云娜柳佳整天往药店跑,方旭空闲的时候就拉住他聊天,忙的时候两人就坐在方旭身旁不远处看着,不时还吵几句。

  几天下来,两女对方旭的医术佩服不已,对锦旗上写的‘医之圣者’一词也认为是名至实归。

  当然让云娜不舒服的就是那些没病装病的女孩子,看着她们把小手交给方旭把脉,眼睛却痴痴的望着方旭看的样子就没来由的生气。‘狐狸精,花痴’,云娜恨恨的想。还好方旭没有显现出一丝色相授予的样子,让她很满意。

  方旭如此受人‘爱戴’也是柳佳始料不及的,方旭的表现也让她芳心颇为震动,‘能够如此不动声色,真是不容易’,柳佳暗暗想,‘不过,如果小道士在这的话,肯定会做的更好’。没招,可能女孩子总是将自己的心上人摆在首位,从来就不愿意别人将她的心上人比下去吧。

  对于这些方旭可没有心思多加理会,即便是柳佳和云娜找他说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他的心神除了用心治病,其他的都放在了如何练功、如何疏导横生的百念上了。好在两位美女对他的态度已是比较习惯了,也不以为忤。

  初七,下班后方旭到车站坐公交回家,旁边有几位乘客也在等车。

  “喂,过来过来,快看这。”一个手里拿着报纸的年轻人指着报纸的一角招呼他的同伴。

  “什么好新闻。”对方把头探过去,“处级干部贪污两百万!靠,真是牛B,一个小小处级的就能贪这么多。”

  “大惊小怪,”旁边一个中年人插口道,“这有什么稀奇,现在贪官多的是。”

  “可也是啊。”年轻人点头道。

  “这贪官怎么就杀不尽哪?”又一个人接口感叹道

  “现在就这样,你杀一个明天又冒出来一个,况且官官相护,他们的关系错综复杂,经常查到一定的级别就不敢查了。”

  “知道吴近海吗?对,就是那个前cz市反贪局局长,那么好的一个官,不就是因为得罪的人多,被人买了凶手给暗杀了吗?最后查出来,你们猜是谁指使的?就是他的手下反贪局副局长,在吴近海查他的时候,他狗急跳墙了。”

  众人一阵唏嘘,纷纷说真是天道不公,这好人不长命,祸害遗万年。方旭也在一边听得很有兴致。

  “买凶杀人,也够恐怖的,是杀手吗?”一人问道

  “不是,据说是被黑社会枪杀的。”

  ‘黑社会’,方旭闻言一愣,问道:“这位先生,请问cz市真的有黑社会吗?”

  对方闻言笑道:“小伙子在cz市呆的时间不长吧?你以为只有香港美国有黑社会吗?cz市的黑社会也很厉害的,前些日子市区的德风酒楼血案据说就是有黑社会的人介入才引起的。”

  方旭陷入了沉思,四年多的游历让他对社会的黑暗面有了足够的认识,他自然不会认为cz市会干净到没有黑社会,如此一问也是想确定一下而已。想着想着心中有了定计:不是说天道不公吗?我何不像以前那样,继续行侠仗义一番,一来替老天爷‘公’它一‘公’,将社会的毒瘤肃清一下;二来可以借此将自己的杂念‘疏导’一下,以继续加深武学修为。何况来了cz市半年多了,一直没动手,只是一个人偷偷在偏僻的地方练武,可憋屈坏了。

  晚上十二点钟,云若若早就睡着了,方旭在屋里开始忙活起来。从墙角阶梯柜最底下一层拿出了一个最大的木匣子,方旭轻轻的抚mo着,动作温柔,嘴角含笑,双眼散发出摄人的光芒,悄声道:“老朋友,我们又要并肩作战了。”

  开了锁,里面赫然放着一套黑衣,拿出来轻轻一抖,从头到脚连在一起,只是在上身有一个细细的拉链般的装置,看来是方便穿着的。料子如丝缎般光滑柔软,还隐隐的闪现出淡淡的金光,正是师门重宝――玄天宝衣。宝衣重15公斤,是将玄铁掺杂一种特殊稀少的原料打造成细如毫发的玄铁丝线,然后通过特殊的装置将它织成了这件宝衣,接着把它放在一种极其奇怪的药水中浸泡了100天,再取出后,宝衣上的缝隙竟然奇怪的不见了,浑然一体,且整件衣服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端的是奇妙无比。

  匣子里面还有两个类似手镯般的黑乎乎的东西,方旭将衣服换好,浑身上下都罩在衣服里,就连眼睛也被两个透明的类似于水晶片的东西保护住了(读者可以想象一下蝙蝠侠的装扮,差不多了,呵呵)。将两个‘手镯’一个套在右手手腕处,另一个大一点的套在左胳膊上。方旭以前就是这副打扮,不过他当时只是简单的游历,看见不顺眼的请示老道后去把人家教训一顿,老道要求他每次都用催眠术将对方记忆去除,所以一直没人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物。只是那次用开山拳教训匪徒的时候,因为手段过于残忍而被异能研究所留意上了。

  方旭对着镜子看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运起领域力量‘漂浮’从四楼的阳台上急速飞了出去。

  ********

  北郊一条车流稀少的马路上,一辆货车正在行驶着,突然‘吱’的一声紧急刹车停住了。

  “******,谁这么缺德,大马路上放这么大的石头。”司机从驾驶室骂咧咧的出来。走过去想把石头搬开,突然几个黑影把他围了起来,手上还拿着家伙,在昏黄的路灯下发出森人的寒光。

  “几位,有什么事吗?”司机暗暗叫苦,怎么这么倒霉,竟然碰上了打劫的。

  “靠,你******装傻B哪,你说干什么?”一个歪带帽子手拿匕首的小子骂道,声音像乌鸦叫,顺手给了司机一巴掌。

  几个人用刀把司机逼住,从头到尾把司机搜了一遍。

  “****,只有500块,******你把钱放哪了?”

  司机哭丧着脸,“各位老大,我身上没有多余的钱,就这些了。”

  “小六,少跟他废话,废了他咱们开车走人,这一车货也值不少钱。”一个看样是为首的人大汉对着他对面的一个小子叫道, “喂,小六,你傻了,看什么?” 那小六却呆呆的没有反应,其他人也像见鬼了一样看着他的身后。

  感觉到不对劲,大汉前进几步猛地转身,看见了一个浑身黑衣只露双眼的人站在他的面前五米左右的地方。

  “你是谁?哪条道上的?”大汉强自镇定了一下,感觉眼前这人无比的诡异,浑身好像有一股渗人的寒冷,让他从心里害怕。

  对方没有回答,静静的,只是眼中流露出一丝讥讽之意。

  “妈的,你以为你是蝙蝠侠呢,给我去死。”一个冲动的年轻人跑了上去,大汉伸手一拉没有拉住。

  年轻人举起手中的匕首朝黑衣人扎去,匕首闪过一丝凄厉的银芒,黑衣人眼中的讥讽之意更重了,身形未动,并指如刀快速朝年轻人手腕处一划,血光乍现。黑衣人手臂复又垂下,给人的感觉是从来没动过。

  一声高亢凄惨的叫声响起,年轻人捧着手臂在地上疼的打滚,那只拿着匕首的手掌落在一边,竟然被黑衣人轻轻一划给斩断了。

  看着这血腥恐怖的一幕,在场的人都吓呆了,几个匪徒感觉自己快疯掉了,这人的身手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看样子此人比起他们这群在别人眼中的穷凶极恶之辈还要冷酷凶残的多,他们想逃但是双腿颤抖,看着这个如同九幽黄泉来的怪物一步步朝他们走来,他们脸孔扭曲,眼中充满了战栗之色,纷纷把希望寄托于他们的老大――就是那个大汉身上。

  要说这老大还就是老大,只见他鼓起勇气挺起胸膛对着黑衣人,猛地…,什么?靠,他竟然猛地跪了下去。

  “英雄,您就饶了我们的狗命吧,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可怜人,只是生活所迫才不得不打劫的。你如果杀了我们,家里的妻儿老小就没法活了。”

  其他几个匪徒也醒过神来,扑通一声全跪下了,纷纷哀求,说的话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别人拿刀逼着他们来打劫一样。

  黑衣人开口了,声音怪怪的,“这么说你们都是因为要养家糊口才不得不来打劫了?”

  匪徒一听‘有门’,纷纷点头称是。

  “那好吧,”众匪徒喜形于色,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让他们坠入深渊,“我就替你们的妻儿老小来教训一下你们这些不争气的家伙。”

  话音刚落,黑衣人身形如同鬼魅般的动了起来,在人群中穿插而行,同时手掌快速挥动了几下,瞬间又回到了原地。众匪徒单觉得手掌一凉,接着一股剧痛传了上来,一个个惊恐的抱着自己的断腕疼的大叫起来,有几个抵挡不过疼痛晕了过去。

  司机看着满地的断手、在地上打滚的匪徒,脸色煞白,连苦胆水都吐了出来,黑衣人叫了他两声才反应过来,“英,英雄,您,您有什么吩咐吗?”

  “你待在这里发什么呆,还不赶快开车走人。”

  “是,是,英雄还有什么吩咐吗?”司机实在吓了个够呛。

  “嗯?没了,快走吧”

  “是是。”司机上车发动起来,突然想起了什么,下车对着黑衣人恭敬的道:“请问英雄的大名可否告诉我?”

  黑衣人沉思片刻,对着躺了一地的匪徒冷然吐出几个字,“执 法 者。”

  从此,‘执法者’一词传了开来,渐渐成了不法之徒的恶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