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巧遇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508 2005.10.27 11:01

    方旭到天昀房间道了个别,谢绝了天昀要送自己下楼的美意,独自去乘电梯。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发现一人也在等待。

  ‘是她’,方旭一愣。原来竟然是适才与天昀碰到的二女中年纪稍大的那位。

  女子显然也发现了方旭,神情间也是颇显的有些意外,不知为何,竟然朝方旭轻轻点了点头,“你好。”声音绵绵软软的,娇柔动听。

  方旭没料到她竟会跟自己打招呼,愣了一下,基于礼貌的原则,也颔首回礼,淡笑道:“你好。”

  女子玉面微微一红,开口继续道:“刚才是我无礼,惹的你的同伴不高兴,真是对不起。”说着话,又是轻轻的鞠了一躬。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方旭虽然不太愿意搭理她,可见她态度真切,是以摆摆手,笑道:“我妹妹年轻不懂事,也有失礼的地方。”其实撇开适才二女的身份及天昀对日本人的态度不提,适才之事倒是天昀无礼在先,只是方旭对天昀极是爱护,自是不愿意说全然是她不对。

  见方旭如是说,女子面上一松,轻轻一笑,柔声道:“看的出来,你很疼爱你的妹妹。”

  方旭笑了笑却没有接言,此时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里面空无一人,二人走了进去,目的地都是一楼大厅。

  电梯下降过程中一直无人进来,那女子想同方旭交谈,可是见方旭态度冷漠,玉面浮上一丝尴尬神色,想了想,又道:“我叫神原薰,先生贵姓?”说着话,面上却是红晕一片。

  ‘果然是日本人’,方旭想着,也没有望她,闻言只是‘噢’了一声,也不回答,神原薰心中微微失望,顿了顿,轻声又道:“我是初次到中国来,但我对中国神往已久,我很喜欢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

  见这个女人絮絮叨叨的,方旭感到有一丝无奈,也懒的听下去,截口冷笑道:“那你应该多走走,多逛逛。也许当你看到如今中国满大街的哈日一族,铺天盖地的日本货、动漫,你就会油然升起满腔的自豪之感。”方旭此语说来极是尖酸,他很反感那些到中国来的日本人,表面上似乎都在说着什么仰慕中国文化,希望中日友好,而背地里却行着那龌龊之事。

  听到方旭语调中那浓浓的讥讽之意,神原薰一怔,忙辩解道:“您误会了,我真的是。”

  此时方旭早已不耐烦的转过头去,见方旭态度极其冷淡,神原薰心下失望,叹口气道:“先生似乎很讨厌我,我们日本人。”

  方旭心说你倒是还蛮知趣的,不过心中想着,基于最基本的礼貌这话却也不便说出口,微一沉吟,淡淡道:“说不上,只是不喜欢而已。”

  说着话,电梯到了一楼,方旭不再理会神原薰,当先走了出去,神原薰望着他那高大伟岸的背影,心中没来由的一酸,轻叹一声,走出了电梯。

  照方旭的性格本来是不愿意让别人太难堪的,只是神原薰是日本人,而且还是个有夺取宝藏嫌疑的日本人,虽然她体内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可方旭也不敢大意,谁知道她主动与自己搭讪目的是什么哪。抱着小心无大碍的原则,所以方旭表现的甚是冷淡。

  其实方旭倒是误会神原薰了,她初次到中国来,无非是想来散散心,顺便交往几个朋友,而方旭又恰恰是那种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人物。神原薰从小到大也没见过如此风神俊朗、飘逸不凡的人物,一见之下心神为之一夺,就强压着内心的羞涩,主动与方旭攀谈,可谁料却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

  ******

  方旭出了金皇后,坐公交车回到了住处。晚上与云若若吃过晚饭后,二人一起到网上查了会儿资料,讨论了一下金皇今后的大体战略,接着又听了会儿音乐后,云若若一看表,见才九点多钟,遂开口道:“旭,今晚好无聊哪,不如我们出去走走,行吗?”

  望着云若若目中那恳求的神色,方旭点点头,笑道:“也好,反正闲来也是无事,就出去散散心吧。”

  见方旭毫不迟疑的同意了自己的建议,云若若芳心欢喜,娇笑道:“那你等我一下。”起身到房内去了,自然是去打扮一番。

  待云若若再次出来的时候,已是换上了一身休闲衣衫,那娉婷婉约的风姿,娇艳俏丽的容貌,望着方旭的眼波一瞬间便有风情万种,方旭心中自是一动,那眼神也就有了一丝呆滞,上前轻搂住云若若的纤腰,仔细端量着那张清丽秀雅的绝美容颜,云若若芳心一喜,却也被他那热烈的目光看的娇羞不已,红着脸噗哧一笑,娇嗔道:“傻子,快走啊,要看还不有的是机会。”

  说着话,轻伸玉臂抱住方旭的臂膀,方旭呵呵一笑,二人关门走了出去。

  走在路间,二人细声交谈着,不时发出几声欢快的笑声。

  “旭,你说对吗?旭?旭!讨厌,你”二人谈论到了一个问题,云若若正自发表自己的观点,却发觉方旭甚是有些心不在焉,双目中皆是恍惚之色,是以心中微有不满,抗议出声。

  方旭醒过神来,见云若若如同小女孩子般撒娇,小嘴微微翘起,那娇艳俏丽的玉面上挂着几分不满神色,端的是娇俏无双,望之心神一荡,抱着云若若的手臂微一用力,**********************************************************************************************************,嗔道:“人家跟你说话你不理会,现在却又来欺负人家。”

  顿了一顿,又道:“对了,旭,你刚才在想什么,那么出神。”

  方旭笑了笑轻声道:“没什么,只是刚刚有几个高手相互追逐而去,我留意之下,就没在意你说些什么。”

  “高手?”云若若一听来了兴致,喜道,“是些什么样的人?他们到哪里去了?”

  “离的太远,看不清楚,当前一人身形移动快速,看情形武功不弱,后面有六人在追赶他。望西边去了。”方旭答道,突然怔了一怔,面色一凝,疑道,“怪了,西边不正是听琴湖的方向吗?”最后这句话说来语调甚微,已是自言自语了。

  云若若没有听清,好奇之下忙追问道:“旭,你说什么哪?”

  方旭呵呵一笑道:“没什么。好了,若若,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嗯。”云若若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旭,不如,不如我们去瞧瞧,好吗?”

  云若若一直羡慕那些能够高来高去的人物,自从自己也变成这一类人后,心中很是希望去了解一下这些人,这不机会来了。

  方旭一愣,显然没料到云若若会有如此请求,下意识的想拒绝,可转念一想,让云若若去看一下也好,她现在武功已然不弱,去开开眼界长长见识,对武功的更进一层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想到此处,笑着道:“也好,我带你去看一下,不过咱们可说好了,如果看到什么血腥的场面,你被吓哭了可不关我的事。”

  见方旭对自己如此百依百顺,云若若芳心舒畅,听着方旭的调侃,红着脸攥起粉拳轻轻给了方旭一下,秀肩倚在方旭胸前,轻声道:“在你身边,即便是去刀山火海,若若也是不惧。”

  美人情重,方旭自是感动,当下也不多言,轻揽云若若娇躯走到极是偏僻之处,微一提气,便纵了起来,朝着方才那几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被方旭搂在怀中,感受到疾风扑面,听着耳旁风声呼啸,望着四旁景物飞快向后逝去,云若若初始心情也颇是紧张,好在方旭知道她是第一次切实体会轻功的威力,所以也没有全力奔驰,过了一阵后,云若若心情渐渐放松,并且在方旭的指点下开始自己运功,让真气贯穿足阳明、足少阳等经脉,一时间但觉身轻如燕,方旭当下轻轻松开一直搂在云若若纤腰之上的臂膀,改握着她的纤手,真气透体而入,帮她理顺因为心情激动而微微有些杂乱的真气,并指导着让她自己提气飞纵。

  云若若平日习武之时,也一直在修习轻功,只是她所习练的轻功是以‘腾挪闪避’为主的格斗之时施展的小巧身法,也就是常说的步法运用,她对于长距离施展的飞纵之术也就是修行者常说到‘陆上飞腾术’只是精通理论,限于场地也没有切实实践过。只是一来她冰雪聪明很多东西一点就会,二来小巧身法与飞纵之术也颇有些异曲同工,所以在方旭提携之下,很快就掌握了长距离使用飞纵之术的诀窍。

  突然方旭的身形缓了下来,猿臂一舒搂住收势不及的云若若,二人急速朝地面坠去,落地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云若若心中不解,正待发问,方旭竖起食指轻轻压在佳人的檀口之上,轻‘嘘’了一声,道:“他们就在前面二百多米处,有六个人。我们悄悄过去看一下。若若,这些人内力似乎都不弱,而且他们此时好像只是在对峙却没有打斗,想来正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际,你动作间要小心一些,注意别暴露了。”

  云若若眨了眨眼,意思知道了,玉面上突闪过一丝调皮之色,轻轻在方旭压在自己樱唇之上的手指上吻了一下。

  方旭一不留神被云若若偷袭得手,神色一紧,故作严肃,回指在云若若的玉颊之上轻轻捏了捏,以做‘惩罚’。云若若吐了吐小香舌,做了个鬼脸,方旭望的心中一乐,笑着摇摇头,牵着云若若的手悄无声息的向前疾步走去。

  此处离听琴湖大概还有三四里地的样子,放眼望去,满目荒草,颇是凄凉,路上稀稀拉拉的生长着一些树木。待行到离前方六人大概有三十多米处,方旭拉着云若若矮下身去,藏隐在一株树后。

  二人藏好身形,云若若凝目望去,但见前方五人将一人紧紧的围在中间,双方对视着,却都不发一言。云若若内力颇是深厚,夜能视物,此时月光虽然有些模糊,看来却也清楚。透过那五人的缝隙,见当中被团团围住的一人剑眉星目、长身玉立,一袭白衣,只是那胸前血迹斑斑的。手执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满面俱是凝重的神色。

  突然间,前方打斗声起,但听那凌厉的、尖锐的、凄厉的、犀利的、各种声音荡风而起。

  “都是高手。”看了几个回合后,方旭对云若若说道,他此际用上了传音入秘的绝顶武学,旁人只能看见他的嘴唇微微开合,除了他传音之人外,却都听不到他发出的声音。

  见云若若目中颇有些不解,方旭一笑,解释道:“你听他们打斗良久,却没有丝毫刀刃碰击之声,想来都是些势均力敌的高手,手底下绝不浪费力气,招式从不使老,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当然现在双方也只不过是在互相摸底而已,只待兵刃交接声起,就是你死我活之际。”

  方旭正说着,突然叮的一声,双方兵刃交锋之声传来,云若若忙定睛望去,但见确如方旭所说,打斗双方招式一变,登时都凶狠起来。被围在中间那使剑之人武功甚高,那夹攻五人将那年轻人紧紧围在中间,走马灯似的转来转去厮杀。

  只见那五人中面色发黄一人,手上使一匕首,招式刁钻诡异,使人穷于应付;一人壮硕而丑陋,空手使拳,每一拳下去,皆轰然作声,其势惊人;唯一的一位蒙面之人体形瘦削,使一黑黝黝的短棍,每一棍出去必攻击对手身上的要穴,速度极快,每每他一出手,那年轻人都要回招格挡或是闪避,却不敢硬碰;另两人显然是一孪生兄弟,中等个头,各使一口薄薄的柳叶弯刀,武功相较其他人来要弱上一些,只是那配合甚妙,让对手也很是头疼。

  被夹攻的那年轻人武功更是不弱,剑法使来如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剑气霍霍,让那五人不敢过于迫近,只是时间一久,内力消耗过大,剑势便缓了下来,那五人见状心中大喜,忙加紧围攻,年轻人一时间险象环生,已大落下风,但一口长剑仍将门户守得严密异常。攻防之间法度严谨,招数精奇,全然皆是名门子弟的风范。

  云若若望着场中打斗,轻伸玉手紧紧握住了方旭的手掌,方旭知她初次看到真实的高手对决,心中紧张又觉刺激,当下反握住云若若的柔荑,感受到方旭手掌传来的热力,云若若心中稍安,回头伏在方旭耳边轻声道:“旭,他们都是些什么人?你看中间那年轻人会不会败?”

  方旭传音道:“中间那年轻人叫尤俊,是同盟中人,听说是同盟才俊榜中的高手。看他那胸前血迹,在这之前,肯定已经遭遇了一场恶斗。而那五人却是以逸待劳。你看那五人中,使匕首之人招式凶狠诡异,脚踩七星,身形滑溜,恐怕是下三门中双fei燕子门的高手;那使柳叶刀的二人配合娴熟,只是那刀法我却不识,不似咱们中国功夫;这三人论武功都远远比不上尤俊,若只是他们三人联手,不出五十招就会被尤俊所败。”

  顿了一顿,见尤俊虽然已经完全落入下风,但一时三刻却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危,方旭又道:“空手用拳之人使的是少林的罗汉神拳,你看他力大招沉,每拳下去,若平地落雷一般,看情形也有了三四分火候,他若能达到‘重楼飞羽,落落无声’之境界,不用别人协助,一人也就将尤俊轻松拾掇下了,不过目前看他的出手,比起尤俊还是差了那么几筹,若是单打独斗,两百招之后必亡于尤俊剑下;只是那使棍之人,招式犀利繁妙,内功精纯,竟把短棍当作峨嵋刺使唤,认穴之准,也是让人佩服。每每在尤俊欲图逃逸之时出招封住,迫他不得不退。只是却有些奇怪。”

  “奇怪?有什么奇怪?”云若若不解的问道、

  方旭轻笑道:“此人武功比之尤俊,只强不弱,若是由他独自出手,不出两百招定能击败尤俊,可不知为何,却始终没有出全力,让人琢磨不透。”

  说着话,尤俊身上又添了一处伤痕,却是方才尤俊想强行突破包围,却被那使棍之人与那使拳大汉合击,无奈之下与二人硬碰一招,不敌之下口吐鲜血,真气不畅,身形也是一滞,那使匕首之人有机可乘,抢身上去,却是一击得手,成功在尤俊背上刺了一匕,大喜之下却不妨尤俊长剑极其诡异的自腋下后刺而出,其招刁钻,其势猛烈,若毒蛇吐信,使匕首之人心神俱烈,眼见势不可挡,就要亡于剑下。那使拳大汉见同伴危急,嘿然一声双拳隔空打出,那无形真气打向尤俊的胸膛,却是围魏救赵之举。

  不料尤俊身形一侧,生生的以左肩硬抗了大汉一击,身形借势倒窜而出,剑势更急,势如破竹的穿透了使匕首之人的胸口,那人登时气绝。尤俊回手欲拔出宝剑,却不料刺入太深,加上此时真气匮乏,用力之下,吐了一口鲜血,那剑却拔它不出。

  那使柳叶弯刀之人见他摇摇欲坠,大喜之下夹攻而来,双刀一左一右,斩向他的脚踝,使拳大汉面色大变,厉喝一声:“快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