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湖畔风波(上)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7822 2005.10.03 00:32

    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一辆三菱帕杰罗越野车穿过喧嚣的都市,沿着cz市的和平路朝西北郊区方向驶去,目标赫然正是听琴湖。

  cz近几年一直在大力发展城市路政建设,只是不知为何,西北郊区始终未列在规划之内。这也导致了直至今日,美丽的听琴湖依然是满目荒凉,人迹罕至,几乎被人淡忘。

  越野车在公路上快速行驶着,及至听琴湖之时,速度减缓了下来,开车之人轻打方向盘,越野车贴着湖边慢慢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下来两个女孩子。二女俱都身穿休闲T恤衫,体态修长,身材窈窕有致。二女从车子上取了两个座垫下来扑在湖边青草之上,就这么席地而座,就着车子的灯光,静静的望着碧蓝的湖水。和煦的月光照在二女的脸上,竟然是楚玉绢与云娜。

  二人静坐良久,楚玉绢开口道:“小娜,我没骗你吧,听琴湖美丽吧。”声音娇脆动听,言语中夹杂了几分得意。

  云娜闻言淡淡笑了笑,轻声道:“真的好美,只是这么美的地方,为什么会这么荒凉哪?”

  楚玉绢蹙着秀眉,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只是这几日经常听我爸爸念叨‘听琴湖、听琴湖’的,心中好奇,所以就拉你过来看看了。”

  云娜奇道:“楚伯父对这里挺熟悉的吗?”

  楚玉绢点头道:“我听秦叔叔说,老爸跟妈妈就是在湖边认识的。”说到最后,神色忽的一黯。

  云娜见状心中明了,知道楚玉绢又想起她那已经去世很久的母亲了,当下握住楚玉绢的玉手,轻语安慰道:“玉绢,你别伤心了,你妈妈一定在天上时刻守护着你,只要你开开心心的,她也必定会很欣慰吧。”

  楚玉绢叹口气,幽幽道:“我爸爸也是时常这么讲的。”

  沉默良久后,楚玉绢心中悲伤情绪渐渐平复,突又轻笑道:“云娜,知道这听琴湖的故事吗?”

  云娜心中好奇,问道:“这湖能有什么故事?”

  楚玉绢娇声道:“听秦叔叔讲,如果真心相爱的恋人在听琴湖上泛舟时,湖中的爱情小精灵就会为这些恩爱的璧人献上美妙的琴艺。而凡是的得到他们祝福的恋人,就会一生快乐幸福,据说灵验的很呢。”说话之时,娇俏玉面上满是悠然神往的神色。

  云娜听完,心中莫名一动,呆呆的望着平静的湖面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一时间竟然痴了。那雪白玉面上不知何时挂上了浅浅红晕,在柔和的月光之下,望去竟是美的如此的不可方物。

  楚玉绢望着云娜娇痴的神情,心神也为之一夺,心中念头一闪,失声笑道:“小娜,你不会是打算约你的情郎来个湖上泛舟吧?”

  云娜闻言娇靥若霞,羞不可抑,轻啐了一口,嗔道:“玉绢,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口无遮拦的,什么,什么情郎,你也说的出口。”

  楚玉绢猜想的一点不差,云娜正盘算着过几日邀请方旭前来一起游玩,正考虑着如何措辞呢?此际被楚玉绢一语道破,一时慌乱之间,忙不迭的顾左右而言他,却是欲盖弥彰,让楚玉绢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楚玉绢嘻嘻娇笑,捉狭道:“不知道是谁被我们的云大美人看上了,肯定是祖上积德了呢。”

  云娜闻言神色更窘,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笑道:“这个人你也是认识的。”

  楚玉绢本待继续打趣云娜的,却不妨云娜竟然来了个默认,一愣之下,本已想好的话却说不出来,奇道:“是谁?”

  云娜微微一笑,一本正经地说道:“是谁不重要,关键是我们的楚大小姐如今更是春潮泛滥,一心想着自己心上人。”

  云娜只字片语间连消带打,竟巧妙的将话题扯到自楚玉绢身上。云娜此时表现跟平时的冷傲寡语颇是不同,可能是跟好友在一起,特别放的开吧。

  楚玉绢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忙道:“小娜你别瞎说,我哪有什么心上人?小心我告你诽谤哦。”

  云娜毫不理会楚玉绢的‘威胁’,得意一笑,继续道:“玉绢,你骗的了别人却骗不了我,自从见了人家一面后,你的心里恐怕就全是他的身影了吧。那几日就连做梦也喊着‘执法者’的名字。”

  楚玉绢闻言玉面比云娜适才更要红,小巧圆润的耳垂已经红透了,忙紧紧的捂住耳朵,羞道:“别说了,别说了,我不听,小娜你胡说。”

  云娜见楚玉绢拼命遮掩的样子,心中好笑,突又想到了方旭,心中一怔,别过脸去,幽幽叹了口气,‘方旭,你可知道,我也正如玉绢思念执法者一样思念着你,你这个死木头,难道不明白我的心吗?’

  二女静静的坐着,神思恍惚,各自想着心事,谁都懒得开口,场面变得静悄悄的。

  只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看那清风吹拂二女的柔顺长发,轻舞飞扬间依稀可见二女面上俱是一副痴痴的神色,与听琴湖美色较起来,却又是如此的和谐。让人不忍破坏,若有书画大家到此,想来定然能将眼前所见绘成一幅绝佳的画面吧。

  只是偏偏有人大煞风景,硬来搅和。四周突然响起了‘呵呵’几声笑声,惊醒了沉思中的二女。

  云娜反应最是敏捷,当下‘霍’的站起,娇叱道:“是谁?”

  楚玉绢紧随云娜站起,美目熠熠,打量着四周。玉面上满是戒备神色。

  “别紧张,别紧张。两个小丫头,不要怕,你们继续想你们的情郎,呵呵。”话声甫落,自黑暗处走出两位男子,行至二女对面约十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说话之人粗壮高大,另一人矮胖,只是此际月色朦胧,至于相貌神态,却看的不是那么清楚了,只依稀可辨是两个中年男子。

  听着粗壮之人无礼的话语,楚玉绢娇靥一红,柳眉微蹙,美目一瞪,向前跨出半步,就待开口叱责,却不料云娜猛的伸手将她扯住,楚玉绢心中不解,回头望着云娜,美目中满是迷惑神色。

  云娜冲着楚玉绢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原来云娜一向心思缜密,从二人无礼之言中就猜到这两个男子早在自己与楚玉绢谈话之时就已经在了,只是一直躲在暗处没有出现。自己与楚玉绢常年习武,一向耳力敏捷,却丝毫没有觉察到,这虽然可以勉强归结为二女心有牵绊,耳目没有平时灵敏,可看这两个男子适才走路的样子,龙行虎迈,落地却又悄无声息,应该是练家子出身,让人不敢小觑。

  见楚玉绢面上疑惑显然不理解自己的意思,云娜只好悄悄在她耳边道:“这二人说话轻佻,似非善类,看情形又不像普通人,你还记得这世上有执法者那种人吧。眼下荒郊野外的,还是少惹事为妙。你去发动车,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楚玉绢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觉得云娜说的话颇有道理,轻轻点点头,不动声色的轻移莲足,朝身后五米处的越野车走去,待走到车门处,楚玉绢伸手掏出钥匙就待开锁。突变陡生,但觉眼前一花,同时间手里一凉,待反应过来,钥匙已经不翼而飞。

  楚玉绢芳心大骇,心中料到可能是这两个神秘的男子捣的鬼,忙扭转娇躯,定睛望去。果不其然,矮胖男子食中二指正夹着钥匙,望着二女的脸上笑吟吟的一片。

  粗壮男子嘿嘿冷笑,道:“两个小妞不要走了,乖乖的留在这陪大爷吧。”

  云娜适才一直凝目望着这两个男子,楚玉绢开门之时,那矮胖男子的身躯如镜像般诡异的一扭转,在原地失去了踪迹,只是待云娜再次望去的时候却见他依然立在那里,似乎从来没有动弹一般,只是那手上的钥匙证明云娜适才所见不是眼花而是事实。

  听着粗壮男子龌龊下流的言语,云娜楚玉绢心中震怒,已知这二人必是不怀好意,又见这矮胖男子如此了得,便料到如此情形,今日之事必不能善了。二女却也没有流露出一般女子害怕的神色,当下对视一眼,沉心静气,拉开架势,意欲一战。

  云娜微移莲足,前斜半步,遮掩住楚玉绢,微侧俏脸,轻声道:“玉绢,你快走,我来抵挡一阵。”楚玉绢却只是摇摇头,望着对面二人,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云娜心中焦急,道:“你快走,能走的一个是一个,这两人很明显不是普通人,恐怕是跟执法者一类的人,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楚玉绢摇头道:“我不走,我走了你更是没法对付,你要是有个不测,我岂非会内疚一辈子。”

  云娜与楚玉绢从小玩到大,对她的脾气自是了解,见她语气坚定,已知自己无论再说什么她也不会改变主意的了,当下银牙一咬,娇声道:“好吧,既然这样,今天就让我们并肩作战吧。”

  顿了一顿,云娜美目中闪过浓浓的羞意,又道:“玉绢,今天我要是有什么不测,你就告诉我们学校的方旭,说我好爱他。”

  楚玉绢闻言微怒道:“要说这些你自己去说,未战言败,你的武功是怎么学的。”

  楚玉绢也知道今日凶多吉少,只是她性格倔强,从不肯轻易服输,见云娜意志消沉,犯了兵家大忌,为了让她鼓起斗志,是以才有以上所言。

  方才矮胖之人显露的武功惊世骇俗,先声夺人,让云娜心生惧意,楚玉绢此言让她心中一惊,整个人也清醒过来。楚玉绢说的不错,未战言败,心中已是没了斗志,如此一来,心神受制,十成的武功能施展出五成就不错了。

  云娜感激的望了眼楚玉绢,调整了下呼吸,心中不再乱想,美目灼灼的紧盯着对面二人。

  二女方才交谈,语调甚微,只是对面二人却一字不落的听在耳里。见二女没有料想中的惊惶失措,反而摆出动手的招式,两个神秘男子心中俱都一怔,那粗壮之人摸了摸脑袋,呵呵笑了笑,冲着同伙道,“不错不错,老丁,这两个女娃娃是可造之材,有勇气。这个女娃”

  他伸手指了指云娜,道:“身处危乱之中尚能不顾自己的安危,意图牺牲自己让同伴脱身,可敬啊。”

  言罢伸手又指了指楚玉绢,笑道:“这个娃娃也很好,不愿撇下同伴独自逃命,很讲义气。而且处乱不惊,也是不错。”

  说话之时,一扫方才满脸的坏笑,换上了一脸的正气,好似换了个人一般。

  那老丁微微一笑,轻轻点头,面上一片嘉许之色,却没有做答。

  楚玉绢不知道二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当下不耐的娇喝道:“要打就打,你们两个不要脸的色狼罗嗦个什么劲,当本小姐怕你们吗?”

  这会儿换了对面二人面面相觑了,二人对视良久,突然爆发出两声暴笑之声,声音是如此之大,以致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去甚远。

  二人停住笑声,那粗壮男子指着老丁,道:“老丁啊老丁,人家小丫头说你这个气管炎是色狼,要是让大嫂知道了,呵呵,你的脸恐怕又要胖上一圈了。”

  老丁老脸一红,佯怒道:“都是你这个家伙,六十多岁的人了,偏要跟两个小丫头开玩笑,真是为老不尊,这下倒好,害的我也被人家小姑娘误会了,可恼啊。”

  说着话,老丁不再理会粗壮男子,对着云娜二人笑道:“两位小姐误会了,我们可不是什么色狼。我叫丁显,明显的显。这位嘛,你别看他长的不匝地,可有个挺气势的名字,叫做独孤傲神,够臭屁的吧。”

  丁显不理会独孤傲神那杀人的目光,呵呵笑道:“独孤一向喜欢跟后辈开玩笑,如有冒犯之处,请二位莫怪。”

  二女方才见丁显露了那一手绝佳的轻功后,就知今天凶多吉少,二女俱是性情刚烈之人,心中早就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想法,心中打定主意:若是不敌或是无法逃走,就咬舌自尽以保全清白之躯。可丁显二人却一直没有动手,心中正自疑惑,又听得丁显如是一说,细细观察下,见丁显神情认真,心中也就信了七八分。只是本着小心谨慎的原则,神色间依然还有着戒备神色。

  丁显见二女神态,无奈一笑道:“独孤啊独孤,你说你小老子开的什么玩笑,害的我老头子也被人当成色狼啦,唉。”言罢深深叹了口气,面上满是懊恼的神色。

  二女见他神色不似作假,也知道如果丁显二人真想对自己二人不利的话,凭着丁显的武功,也无需说这些来松懈自己的注意力。当下也全然相信了丁显的话。

  楚玉绢踌躇半晌,不解的问道:“那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丁显正色道:“我兄弟二人这几日初到cz,闻听听琴湖景色不错,所以就借着夜色前来欣赏一二,可巧的是碰到二位姑娘,这一不小心嘛,嘿嘿,就听到了二位的对话。”

  云娜楚玉绢闻言红晕满面,丁显忙道:“我们老头子对你们年轻人这些情啊爱啊的是不感兴趣,只是却与这位玉绢姑娘的心上人是至交。所以才忍不住现身一问。”

  云娜惊道:“你是说你认识执法者!?”

  “你认识执法者,真的吗?”楚玉绢玉脸上流露出既娇且羞的动人神态,颤声言道。对于丁显所言,也不反驳,竟来了个默认。

  丁显笑道:“自然是真的。我骗你们两个小丫头做什么,我前些日子还见过他呢。”

  楚玉绢心中惊喜,也不再多想,忙问道:“丁伯伯,他的伤好些了吗?”听丁显的语气,竟然与执法者甚是熟稔,楚玉绢激动之下,对丁显的称呼也就由‘色狼’瞬间转正,成了‘伯伯’。

  “伤?”丁显一愣,轻声念叨着,转而大笑道,“好多了,他内功深厚,什么样的伤好不了。”

  “那”楚玉绢顿了一顿,羞道,“那他有没有提起过我。”说到最后,细若蚊语,若不是丁显耳力超群,倒真是听不清楚。

  “噢,提起过,他还直夸你冰雪聪明,美丽可人哪。不过那小子人物也是不俗,二位年纪又相仿,堪称是一对璧人哪。”丁显笑着答道。

  “真的吗?”楚玉绢闻言芳心愉悦,玉面上更是娇羞一片。自从见了执法者一面后,但觉平时在身旁奉承拍马的男孩子更是讨厌,她心中一缕柔情已完全系在了执法者的身上。而她在对执法者的面貌、年纪、背景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如此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可见爱情有时候的确是盲目的很。

  丁显目中闪过一丝得色,突又问道:“只是不知为何,他这些日子神色间总有些疲惫。我怀疑他那次受伤后留下了后遗症。可惜他心高气傲,有苦也不愿别人知道,作为他的朋友我是有力无处使哪,今日有幸得见他的红颜知己,不知姑娘可愿意帮我?”

  楚玉绢闻听执法者内伤未好,心中惊慌,一时间乱了方寸,急道:“我当然愿意,只是伯伯,我该怎么帮他呢?”

  丁显笑道:“姑娘莫急,你静下心来,将当日情形告诉我,我好仔细推敲一下。”

  楚玉绢当下忙将自己碰到执法者的情形讲了开来,说到执法者运功疗伤之时,丁显神情一动,忙道:“姑娘,这是关键,你仔细回忆一下这小子调息运功时的景象,我应该就能从中找出问题的所在了。”

  楚玉绢闻言心中稍安,定了定神,正待开口,一直默然无语的云娜突然握住她的玉手,截口道:“还是我来讲吧,玉绢当时心里惊慌,想来没有仔细观察,当时我也在场,倒是认真留意过。”

  楚玉绢心中一愣,心中甚是不解云娜为何会如此说,正自疑惑,云娜道:“这位伯伯,有个问题我倒想请教一下。”

  丁显一怔,旋即笑道:“你问吧,我是知无不言。”

  云娜娇笑着点点头,道:“伯伯,我记得执法者左手长有六指,只是那多出来的手指极是细小,不仔细看倒是看不出来,奇怪的是那根指头却呈现相当诡异的蓝色,这是怎么回事?”说完美目灼灼的望着丁显,神情迫切,如同一个好奇的小女孩急欲得到老师的答案一般。

  楚玉绢心中大诧,不知道云娜为什么竟然如此胡说,心中灵光一闪,猛然醒悟,当下也望着丁显道:“是啊,我也很是纳闷,问他他又不说,伯伯能告诉我们吗?“

  丁显一愣,竟茫然不知如何做答,独孤傲神见状忙哈哈一笑,道:“想必姑娘也知道我们与执法者都是习练武功之人,我们都有各自的绝学,执法者老弟那多出来的一指其实练有一保命功夫,但凡是这种绝学,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好,否则就会危险的很,二位姑娘想必清楚这个道理吧。”

  丁显忙道:“的确如此,如果不是见二位姑娘与执法者老弟关系不错,我们也是断然不会吐露半分的。”

  云娜做恍然大悟状,忙点点头,歉然道:“原来是这样,那是我的不对了,本不该问才是。那我将执法者当日疗伤的情形描述一下,伯伯您听一下。”说着话,美目中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得意神色。

  云娜也不再迟疑,清了清嗓子,讲了开来。她此时心中已有计较,故意将当日情景倒了个的讲了一遍,比如说执法者运功时头顶冒出腾腾的热气,她就偏说是周身冒出阵阵热气;再比如说执法者疗伤时头顶之上笼罩着一片淡淡的血雾,翻涌滚动却不扩散,她就给改成了执法者头顶冒着淡淡的黄光,手掌间围绕有一片浓浓的血雾。

  五分钟左右,云娜“详细”的将当时的情况叙述了一遍,说完后,望着丁显二人,静待他二人发表意见。楚玉绢玉面上也满是担忧神色。

  云娜口才原本不错,随意删改之下却也没有丝毫的停顿犹豫,再加上明白过来的楚玉绢不时的在旁边“补充”一下,一幅煞有其事的样子,丁显、独孤傲神二人听来没有丝毫的怀疑。只是随着云娜的描述,二人的眉头俱是越皱越紧,神情间也是颇显无奈。

  见丁显二人长时间沉默无语,楚玉绢娇声催促道:“二位伯伯,你们可找到执法者旧伤不愈的症结所在了吗?”

  丁显仰头打了个哈哈,强笑道:“多少有点眉目了,不过还需要回去找我们老大商榷一下,想来定会治好他的,玉绢姑娘放心就是了。好了,两位姑娘,时候也是不早了,我们就此告别,今天打扰二位之处,还望两位姑娘多多包涵。”

  丁显顿了一顿,神情严肃,沉声又道:“对了,两位姑娘,今晚遇到我俩之事千万不可向人透漏半分,否则对你们、对我们、甚至对执法者都是绝对不利的,切记切记!”

  独孤傲神接过话来,道:“是啊,今天若不是听到你们两个小丫头谈起执法者老弟,我跟老丁也是断然不会出来与二位见面的。如此一来却是坏了我们门派的规矩了。你们可千万别出去乱讲。”

  二女闻言用力点点头,表示理解,丁显二人见状心中满意,丁显将车钥匙还给楚玉绢后,道了声‘后会有期’,便不再逗留,转声飞掠而去。

  二女望着丁显二人飞驰而去的身影,心中一松,良久,不约而同的长舒一口气,对视一眼,突然齐声咯咯娇笑起来。二女心情轻松之下,笑声如脆玉抖落珠盘,粒粒清脆、掷地有声,极是悦耳动听。

  半晌后二女好不容易止住笑声,楚玉绢喘了口气,望着云娜,诚恳地道:“谢谢你,小娜,要不是你提醒,我恐怕就中了这两个家伙的圈套了。”

  云娜玉手轻摆,娇笑道:“你是关心则乱,否则哪还用我来提醒。”说到这,云娜面罩寒霜,哼了声,不屑地道:“他们处心积虑的套取执法者当日疗伤的状况,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意,不过应该是没安什么好心,用这么幼稚的伎俩,真当咱们两个是好骗的。”

  楚玉绢道:“说起来我倒是觉得这两个老家伙也算是挺有心计的,先是假装色狼,在咱俩想拼命的时候,突然揭破说只是跟我们开了个玩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反正当时我是心情放松下,对这两个家伙好感倍增。只是你怎么知道他两人是来糊弄我们,套我们的话呢?”

  云娜娇声道:“我一开始也是把他俩当成是童心未泯的大人呢,只是那个丁显先是说‘执法者内功深厚,什么样的伤好不了’,后来却说‘执法者受伤后留下了后遗症’,前后有点矛盾;而且他自始自终没有叫过执法者的名字,却跟我们一起称呼他为执法者,我听来觉得很是别扭,所以就试探了一下。”

  楚玉绢心中恍然,云娜接着道:“玉绢,别多说了。我们快走吧,我感觉这里鬼气森森的,不抓紧时间走,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神情间颇显急促。也难怪,云娜其实就是一普通女孩子,虽然常年习武,比起别的女子来,胆子稍显大些,可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发生了适才这些事情,她心里直到此际,也依然是忐忑,尚没有完全平复过来。

  只是有些事情就是不堪念叨,担心什么来什么,这不,云娜话声刚落,楚玉绢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陡变又生。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