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凶杀案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6269 2004.03.19 00:09

    翌日 各大新闻报纸头条都登出了《飞云的厅命案:37死8伤》

  中午电视台也播放了现场报道。

  【…昨晚,十一点钟,在市区飞云迪厅发生命案,迪厅经理车玉权被枪杀,其弟车玉力身受重伤,现正在人民医院抢救,至今仍然昏迷不醒。据医院方面称因为脑部神经被破坏,可能会变成植物人。昨晚在场的工作人员36死7伤,伤者都被一种极其残忍的手段打成了残废。据伤者描述是一个高大的男子所为,头部被一件衣服蒙住了,无法看见真面目,而且据说迪厅经理车玉权是生意人,更是本市劳动局长车锦名的大儿子,很少与人结怨,车玉力系车局长二子,cz大学大二学生,平素无不良行为,是公认的好学生。可这件惨案为什么会发生在他们身上呢?是蓄谋,还是巧合?甚至有人认为是执法者所为,有人猜测是黑帮火拼。针对此事我们采访了警局,希望他们能对市民透露一二。】

  镜头一转,警察局肖局长出现在屏幕上。

  【“肖局长,请问警方如何对此事如何认定?”】

  肖局长明显有一丝疲态,双目中布满了血丝,看来自从昨天接到报案就一直忙个不停,没有好好休息。叹口气道:“关于此事我们警方暂时没有什么证据,无法指定是何人所为,暂时也无法得知是仇杀还是其他。不过据当事人的描述与专家初步判断,这起凶杀案应该是一人所为,所以不存在黑帮火拼的事情。”

  【“既然是一人所为,那有没有可能是执法者呢?”】

  肖局长沉思一会儿道:“在没有充分的证据之前,我不能够作出这么大胆的推论。”看着记者还要追问下去,肖局长摆摆手道:“希望市民相信警方,我们会尽快破案,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的,好了,我就说这些了。”

  *******

  方旭是中午在学校餐厅里就餐的时候看到以上采访的,上午就有报纸将这件事情登了出来。

  对于昨天辣手杀了这么多的人,方旭自己也是暗暗心惊,虽说他自认为不是什么善男善女,可是如此凶狠也是这几年从来没有过的,心中隐约也有一丝后悔,可是昨天自己着实控制不住,看着柳佳那样的无助,就感觉心中堵的难受,似乎有汹涌的火气要发泄一般,就特别想给她出口气。‘反正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都是臭名昭著之辈。何况我只是想保护自己身边的人应该没有什么不对吧。’方旭暗暗安慰自己。

  方旭昨天将自己从车玉权办公室的保险箱里搜出的权帮从事非法生意的证据交给了警方,至于警方如何处置他也懒的管了,反正车家兄弟已经被他收拾了,权帮的高层也被他破坏了个七七八八,权帮差不多彻底解体了。如此一来柳佳没有什么危险了,而且他也算是替自己和柳佳出了一口恶气。昨天本想一拳将车玉力击毙的,却又手下留情,只是破坏了他的神经,将他打成了植物人,‘就算是给师父那个朋友一个面子吧’,方旭想到。

  昨天的事情可谓是做的滴水不露,没留下什么证据,警方即便要查也肯定查不出来。唯一可能知道点内情的恐怕就只有柳佳了。不过也没什么,柳佳肯定不会说出去的,方旭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自信。其实即便柳佳说出去估计也没什么用的,如今警方需要的是证据而不是简单的怀疑。

  三天后

  车家 高玲珊呆呆的坐着看着面前车玉权的照片,一脸的茫然。泪珠一滴滴的滑落。大儿子死了,二儿子虽然抢救过来了,却因为伤势过重成了植物人。这究竟是怎么了?中午还见过面的儿子到了晚上就一死一伤。为什么会这样?

  对面车锦名颓废的坐在沙发里,一只接一只的抽着烟,面色悲伤,一言不发。突然电话响了。

  “喂,我是车锦名,是老肖啊,你们查到什么了没有?”车锦名一听是肖局长的声音整个人有点兴奋,他现在********的想抓住这个凶手将他碎尸万段给他两个儿子报仇。高玲珊一听是警察局的电话也停住了哭泣,聚精会神的听着。

  “抱歉,老车,现在没有什么进展。”

  “那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车锦名有点恼怒了。

  “老车,有件事你必须来一趟,是关于小权的,权帮的,你立刻过来一趟。”

  车锦名一听,心中一惊知道警察局已经知道了车玉权与权帮的关系了,沉声道:“我就来。”转身开始穿外套准备出门。

  “警察局有什么消息吗?”高玲珊问道,眼中充满了希冀。

  “唉。”车锦名叹了一声,摇摇头。高玲珊的心里凉了。车锦名安慰道:“放心吧,他们一定会把凶手绳之于法的。”

  高玲珊木然的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车锦名又道:“家里的事情你没告诉老爷子吧?”

  高玲珊摇头道:“没有,不过这事情也瞒不了多久的。这么大的事情,我爸爸现在在国外,等他回来迟早会知道的。他一向最疼这两个外孙的,可是…。”高玲珊说着泪又留了出来。

  车锦名又叹了一声,“我到警察局去一趟,老肖说有急事找我。这几天你一直在医院照顾小力,也很累了,休息一下吧。”说完转身出了门。

  高玲珊看着车锦名的背影,怔怔的发呆。她跟车锦名感情并不好,车锦名一直以‘花心‘著称。老早在外面就包有情妇,为了这事她没少跟他吵架。但她觉得家丑不可外扬,所以一直没有在她的父亲面前提起。后来两人关系越发僵了,四年前两人就正式分居了,不过为了面子上好看,一直住在同一幢房子里。鉴于对丈夫的失望,所以两个孩子就成了高玲珊的心血所在,这也是她为什么对两个儿子千依百顺的原因,可如今…,高玲珊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一时间万念俱灰。

  警察局 局长办公室

  “老车你来了,快坐。”肖局长招呼着车锦名

  “好了,老肖,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肖局长看了下有点不耐烦的车锦名,摇摇头,从办公桌里掏出了一个档案袋,递给了车锦名。

  车锦名伸手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本车玉权的笔记,记录的全是权帮各种交易的记录,贩毒,走私…。其他则是一些地下赌场的收入帐单。‘这个小混蛋,怎么这么不小心。’,车锦名暗骂,想到人都死了,心中又是一痛。

  “老车,我没想到令郎竟然参与了黑社会,而且还是个老大。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孩子。”肖局长摇头道,一脸的惋惜状。

  车锦名双手攥的嘎嘎响, “老肖,这东西是谁给你的?”

  “我也不知道。”肖局长两手一摊,无奈道:“对方昨晚直接把这些东西直接送到我办公桌上。”接着又压低声音道:“我想应该是凶手。”

  “凶手?”

  “对,冲这一点我就怀疑凶手就是执法者。”

  “执法者!!”车锦名怒道,身体颤抖了起来,半天平静下来,道:“老肖,你今天找我到底要说什么?说吧。”

  肖局长紧紧盯着车锦名的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得色,道:“如果这些证据捅出去,小权在地下也不会安生的,最重要的是你的前途肯定也会大受影响。”

  车锦名闻言紧张了起来,张张嘴,却没发出声来。

  肖局长笑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谁让我们关系这么好呢。不过我想求你件事。”

  车锦名面无表情,说道:“什么事情?你说,我看我能否办得到。”

  “是这样的。我这个位子有好多人都盯着,而且我听到风声说上面要把我换了,所以我想请你半个忙,给你家老爷子支几句好话。”

  车锦名心中大骂‘你这头老狐狸,可真会瞅机会要挟别人’,口中却无奈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这些东西…”

  肖局长会意地道:“老车你放心。这些东西外人绝对是不会知道的,而且这些是原件。我会把它收好,别人是绝对找不到的。”

  车锦名心中恼怒:妈的,这摆明了要挟我一定要给他把事情办好,否则这老小子如果被降职了,他肯定会把这些东西捅出去的,到时候自己的前途就会受影响。想归想,骂归骂,他嘴上还是无可奈何:“放心吧,你的事情我会办妥的。”

  肖局长乐呵呵道:“我就知道你够意思。”

  车锦名又道:“老肖,杀害我儿子的凶手你有什么线索了没有。你敢肯定是那个执法者干的?”

  肖局长道:“不好说,可能性很大。不过也不排除是仇杀的可能。毕竟令郎在黑道上肯定会得罪不少人的,如果他们买凶杀人也有可能。不过据几个受伤的当事人描述的凶手的身材与那个执法者倒真有几分相似,而且武功恐怖、冷酷血腥这些特征都与执法者很是接近,所以现在只好从他身上找线索了。”

  “执法者!!”车锦名恨恨的叫道,接着又道:“你们警局就拿他一点办法没有吗?”

  肖局长神秘一笑:“现在没有办法,不过大概再有一个月他就要倒霉了。”

  车锦名一愣,不明白肖局长的意思。

  肖局长在车锦名耳边低声耳语几句,车锦名先是吃惊接着脸上露出了笑容,狠狠地说:“到时候看这个执法者怎么死。”

  肖局长也是得意一笑,又道:“不过如今也不敢断定这个执法者就是凶手。而且刑侦科的人已经四处搜集线索了,想通过各个方面查一下两位公子是否有与人结怨的情况。”

  **********

  这几日方旭心情一直不错,高高兴兴的上课,晚上回家教导云若若练武,公司发展的势头很好,金皇大酒店开始扭亏为盈了,营业额狂升,旗下的健身休闲俱乐部也开始运营,保安公司开始大量的往其他公司输送保安人员,附属的几家饮食店火锅店业绩也是相当不错。现在商界送了个“玫瑰女王”的称号给云若若,因为她艳如玫瑰,而所作的各种决策大多英明之极,公司运营极好,与同行竞争的手法充满了王者的霸气。

  这些天来学校里一直都在谈论车玉力被打成植物人的消息。说什么的都有。什么情杀,仇杀……,更有好事者说是遇到外星人,当然也有不少人说他们惹到执法者了。

  今天是周一,上午方旭正在大阶梯教室上高数。突然有人来到教室门口,是建筑学院院长。院长轻轻敲敲门,对着任课的老师点了点头,然后走到讲台上说道:“打扰各位一下。下面我念几个名字,我说到名字的同学请出来一趟,有事情请你们帮忙。”接着念了几个人名,里面赫然就有方旭。

  方旭几人随着院长来到了院长办公室,然后就被要求站在外面等待,叫到名字的同学进去。方旭有点好奇,在一位同学进去后,悄悄运起功力扩大了神识,隐约听到了屋里的对话。由于隔音效果好,所以听不太清楚,只是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车玉力…,…矛盾…,…警察…”什么的。

  ‘看来是警察来找线索了’,方旭暗暗的想,不过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找到自己头上,在一般人眼中看来自己跟车玉力应该没什么瓜葛才对。

  方旭正想着哪,院长叫到他的名字了。方旭收敛心神,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办公室里坐着四个人,院长坐在侧面墙壁的沙发上,三个警察一字排开正对着门口坐着,两个中年男警察,一个漂亮的女警。

  ‘是她?!’,方旭看清女警的面容后心中暗惊,竟然是赵笑盈,只不过她没有戴那天那个长发头套。赵笑盈在他进来后,美目也是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他望,神情若有所思。方旭镇定自若,神色不变,他可不认为赵笑盈能够认出他来。

  院长笑着对中间一位警察说道:“安科长,这位就是大一建筑系的方旭同学了,你们有什么话可以问了。”转身对方旭道:“方旭,不要紧张,这几位公安局的同志只是想找你了解点情况,你坐吧。一切都要说实话。”

  方旭点点头,坐在了三位警察对面的一张椅子上。

  安录朝方旭笑了笑,道:“你就是方旭。果然有一头怪异的银发。好了,放轻松些,不必紧张。就当作是聊天好了。我问你,你跟车玉力熟吗?”

  方旭摇头道:“不熟。”

  老陶插口道:“不熟?”语气怀疑。

  方旭道:“对,不熟,我跟车学长仅仅见过几次面,话也没有说过几句,又怎么会熟识呢?”

  赵笑盈道:“那你跟柳佳的关系呢?”

  方旭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意思,当下老老实实的答道:“普通的学姐学弟关系,不过她的外公是我学医的师父,所以时不时见面,关系还不坏。”

  “仅仅是不错吗?”安录又问道。

  方旭愕然抬头,不知道这些警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竟然喜欢打探这些事情了,想了一下笑道:“你们不会是怀疑我因为柳佳而对车玉力起了杀机吧。”

  赵笑盈笑而不答,安录摇头道:“同学不要误会,我们会这么问是因为车玉力写的日记中专门提到了你。”说完示意赵笑盈,赵笑盈点点头将手边的一张日记的复印件递给了方旭。

  方旭定睛一看,上面有这么一段话:“今天我的心情很不好,因为柳佳跟那个银发小子在一起而且很甜蜜的样子,我从来没见柳佳这么开心过,而且今天柳佳当着这小子的面拒绝了我,她肯定是看上这个混蛋了…”方旭看到这里哑然失笑,知道这是车玉力那天求爱失败后写的日记。将复印件还给了赵笑盈,方旭笑道:“车学长说的银发小子是我。”接着方旭原原本本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对面三人暗暗点头,关于这件事他们已经问过柳佳了,如今方旭讲的跟柳佳完全一致。

  三人互相耳语一阵,赵笑盈突然又道:“周四晚上你跟柳佳干什么去了?”

  方旭心想‘来了’,答道:“我跟学姐到市中心的一家酒店就餐,大概十点钟的时候打的回来,可是半路上的士出了点问题,我跟学姐只好走了回来,到学校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当时进校门的时候保安还给我们登记了,后来我把学姐送到了宿舍,然后就回家了。”语气平缓,没有一丝紧张,时不时还故作停顿、认真思索一下,看起来好似仔细回忆一般。上面这番话是方旭当日送柳佳回宿舍的时候教柳佳说的,当时他解释说是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其实当时的他就已经猜到了虎爷那匹人可能是车玉力派来的,他动了杀机后,担心日后警察迟早会怀疑到自己和柳佳,所以当时他进校门的时候老老实实的登记,也就是利用时间差来证明自己与柳佳在案发当时根本不可能在场。由此可见方旭的心机实在是老练。

  赵笑盈点点头,对安录小声说道:“他说的跟柳佳说的一摸一样。我查过校门口保安和柳佳宿舍楼门卫的记录,分别是11:07,11:15,而命案发生的时间应该是11:30左右,cz大学距离飞云的厅的距离大概是27公里,即便是坐车去也不会来得及,所以完全可以排除他们两人的嫌疑。”

  安录闻言点点头,这些他早就看过,他也没有怀疑过方旭,因为作案的人是个极其冷血的那种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又怎么可能是对面这个一脸诚挚的微笑只是看起来很强壮的人呢?不过他好像忘了一句老话:人不可貌相。

  接下来安录又问了方旭几句,方旭也都是对答如流。

  安录看着笔录,对方旭笑道:“谢谢你的合作。你现在可以走了。”

  方旭礼貌的轻轻鞠了一躬,转身走了出去。院长也出去叫另外一个人。

  老陶回头看见赵笑盈看着方旭的背影怔怔的发呆,调笑道:“小赵,人都走了,就别发呆了。怎么,看上人家了,不过也难怪,这小子可是cz大学第一帅哥哪。”

  赵笑盈被老陶惊醒,闻言粉脸羞红,嗔道:“你胡说什么?我只是觉得他像一个人而已。”

  安录饶有兴趣的探头过来问道:“像谁啊?是小赵的偶像吧。看我们小赵这神魂颠倒的样子。”

  赵笑盈赌气不理会这两个家伙,心里却还在犯嘀咕: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像执法者了。虽然她没有什么证据,而且从表面上看两人除了身材都很高大外没有什么太多的相似处,方旭的眼神清澈如水似乎可以包容一切,而执法者的眼神则是孤傲冷酷寒意逼人。可是她隐约感觉到,方旭跟那个执法者之间一定有关系。这就是直觉,女人可怕的直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