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泛舟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7475 2007.10.22 12:30

    晚上,方旭跟若若用过晚餐后,坐在沙发上闲聊之际,方旭提出要借用紫珊瑚的厅一事。

  “紫珊瑚?你听谁说的。”云若若微一寻思,恍悟道,“莫非前几天来金皇联系这件事的,是你的同学?”

  方旭淡笑道:“是啊,不过据说你太忙了,所以没跟你接触过。这次让我帮忙,听说是兰香郁给他们支的招。”

  云若若一愣,娇笑道:“原来是这个鬼丫头,我想她没有透漏咱们的关系吧。”

  方旭点点头,道:“应该没有,不过兰香郁有个妹妹叫兰馨儿,是我舍友帅科的女朋友,好像她知道我们的事。”

  云若若美目闪过一丝讶色,显然没想到兰香郁竟然如此大胆,心中突的一动,望着方旭那俊逸非凡的脸庞,陡然间明白了几分,轻声‘噢’了一下,同时间星目似怨如嗔般的横了方旭一眼,笑吟吟地又道:“既然是你同学那我当然放心了,你们什么时候举行活动?”

  云若若的细微表情,方旭倒是没有在意,闻言答道:“周六晚上。”

  “那好,我吩咐员工好好整治一番,准备一下。”

  “那就好。”方旭点点头,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忙嘱咐道,“若若,我明天让帅科跟你通个电话,让他就具体的事宜与你通通气,对了,你记住要象征性收点费用,千万别忘了。”

  云若若面露不解神色,突然间神色一黯,缓缓从方旭怀中挪开娇躯,低眉垂首,默然无语,方旭一愣,不明白云若若好端端的怎么像换了个人,吃惊之下忙握住云若若的柔夷,关切的问道:“怎么了若若,你哪里不舒服吗?”

  云若若摇了摇头,依然不言语,方旭更是不解,试探地问道:“若若,可是方才我的话哪里说的不对吗?”

  云若若反手轻握住方旭的手,抬起头来望着方旭,幽幽道:“那倒不是,我只是在想,我---,我是不是永远都只能做你的地下,地下---,唉。”最后一叹之中,似乎蕴涵着无限的自怜之意。

  方旭恍然,他适才让云若若适当的收取一定的费用,用意原本是不愿意让帅科他们胡乱猜测,只是没料到引起云若若如此大的反应,这下自然是不敢承认了。一时间却找不到好的借口,急乱之下,计上心头,当下忙振臂将云若若搂在怀中,软语宽慰道:“若若,你看你想哪里去了,我倒是真想让那些小子知道玫瑰女王是我的女朋友,不过---。”方旭话锋一转,倏的住口不语。

  “不过?不过什么?”听了方旭的话,云若若心中莫名一甜,见他话说了一半却偏偏掉人胃口,忙催促道。

  方旭佯叹口气,道:“不过他们要是嫉妒发狂起来把我海扁一顿,你不心疼吗?”

  云若若闻言娇靥一红,捶了方旭一下,嗔道:“打死你才好哪,我才不希罕呢。”

  方旭看她神情缓和,已恢复常态,心中这才长舒一口气,笑着又解释道:“我让你收取一定的费用,那是因为大学生多少都有一些清高之气,你不收费,他们反而会多想。若是有些迂腐的家伙认为你瞧不起人,那岂不是好心做坏事,你说是吧?”

  方旭说的理由乃是临时拼凑出来的,听来是牵强的很,只是云若若此时也失去了平时的冰雪聪明,竟然觉得方旭说的颇有些道理,于是开心起来,傻乎乎的点了点头,或许好多恋爱中的女人都像云若若这般,敏感多疑之余也特别好‘骗’吧。

  二人又是一阵闲聊,方旭又说到了有人请他救治车玉力一事。

  云若若蹙起秀眉,讶声道:“旭,你不会是真的要救治这么坏的家伙吧,你,你怎么能这么做。”

  自从云若若知道方旭是执法者以来,方旭做过的好多事她都有了一定的了解,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车家兄弟一案。不过方旭没有全然告诉她,只是说车家兄弟要欺负一个弱女子,自己恰逢其会,出手教训,导致了‘飞云的厅命案’。云若若骨子里是疾恶如仇的很,自然拍手称快,这时见方旭竟然要救治这么个人渣,一时间接受不了,芳心自然难免有点吃惊兼忿忿不平。

  云若若的反应全然在方旭的意料之中,在她那光洁的额头上轻柔一吻后,方旭淡笑道:“若若,你先别急,听我说。我这么做有我的用意。因为我真的很想积攒一下救治植物人的经验。唉,你不知道,我爷爷有位拜把子兄弟,也就是我干爷爷,不幸的是,十几年前他老人家遭遇车祸变成了植物人。他老人家的病症相较车玉力要轻一些,只是这么多年,辗转多家医院也没能促醒,我这位干爷爷于我一家恩重如山,我自学了医术后,就发了誓愿,定要救他。现在机会来了,楚老对植物人促醒显然很有研究,而且有个免费的试验品,所以我才答应他救治车玉力。”说到后来,方旭的脸上已经挂上了冷冷的笑容。

  “原来是这样啊。旭,你好坏呀。”云若若微点螓首,玉面上换上了释然的表情,娇笑着嗔道,想了想,突又道,“可是,旭,如果你救醒了这个车玉力,他,他指认你是凶手怎么办?即便他不指认你,可他好了后,这世上不就又多了个坏人吗?”

  方旭冷然一笑,道:“这不成问题,他半死不活的当我的试验品那是最好了,如果他被促醒了,那,哼,他也就无需在这个世上活下去了。”说到最后,眼神中浓然皆是冷酷之意。

  望着方旭寒如冰霜的眼神,听着这颇显得残酷的话语,云若若却没有觉得有丝毫不妥。

  其实还有一点方旭没有讲。今日下午,方旭已经在电话里将楚老的模样给天昀描述了一遍,让她跟天字门核实一下,看老者究竟是很身份。

  若果真是楚自然的话,以他如此尊崇的地位身份,竟然撇下同盟繁多的事务屈尊来给车玉力看病,这委实让方旭琢磨不透,老早之前方旭在雪蕴峰听天字门四大护法谈论天下英雄时,得知这楚自然孤傲冷僻不善与人亲近,漠视他人生死,医术精湛却很少救治他人,每每施手必求重报。今日如此热心救治车玉力,方旭总怀疑他另有所图,或许跟那个神秘的宝藏有关系也说不定。

  ******

  第二日是周三,方旭早上刚到学校后,就被帅科告知散打协会有人找他,让他一二节课间的时候到散打协会办公室去一趟,方旭点点头,也没往别处想,心说可能是云汉找自己商议十几日后比武大赛的事情吧。

  第一堂大课结束后,方旭让帅科帮自己占一下座位,起身望体育中心方向走去。

  走进中心大厅,但见里面冷冷清清的,只有看门的阿姨跟几个清洁工在闲聊唠嗑。走到二楼社长办公室,隔着房门的玻璃,却见到只有云娜在里面。

  方旭心中微愣,迟疑了一下,轻轻敲了敲门,云娜应声抬头,见是方旭,心中喜悦,嘴角也流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快步走到门口拉开了房门。

  “快进来坐吧。”云娜招呼着。

  方旭走了进来坐在椅子上,云娜给他倒了杯冰水,方旭接过来顺口问道:“社长哪?”

  “我哥哥?”云娜一怔,旋即反应过来,浅笑道,“谁说是我哥哥找你的。”

  方旭一呆,望着云娜诧道:“难道是学姐,学姐---。”

  云娜玉面微红,回望着方旭的目光,轻声道:“难道我就不能找你吗?”

  方旭一愣,云娜此时的娇俏神态动人之致,心中微微一凛,忙收敛心神,轻轻别过目光,淡然道:“那学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云娜还未开口,脸却先红了,半晌后,鼓起勇气道:“今天下午我约了几个同学出去游玩,你也一起来,好吗?”按照惯例,cz大学每周周三下午全校都没课,所有老师于下午统一开会。

  方旭没有仔细观察云娜的表情,否则定然会从她那既羞且怯的眼神中发觉一丝不对,他此刻却没有多想,心下想当然的认为是普通的游玩,他虽不是很好热闹,只是人家盛情邀请,这却之也是不恭,于是点头应道:“好啊。”

  云娜显然没料到方旭如此痛快的答应了,芳心高兴极了,喜道:“那今天下午两点,我们在校北门口见,到时候一起出发。”

  方旭点头答应,见快到上课时间了,忙起身向云娜告辞,急匆匆的出去了。望着他的背影,云娜脸上闪过振奋之色,一丝得意的笑容在嘴角绽开。

  ******

  下午差一刻两点的时候,方旭从住处出发,因为是出去游玩,所以方旭换了一身运动休闲衫,那穿在上身的紧身T恤将他那如同钢铁浇注而成的身躯毫无遮掩的展现出来,看来更是让人目眩的很。

  走到校门口马路对面,隔着马路望去,但见校门口树荫之下站着三辆车,十几个人,清一色全是女孩子,此际大家正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

  这时候有个女生望见方旭朝这边走了过来,忙推了推身旁的女伴,轻声道:“第一帅哥哪,他不会是要来跟我们一起游玩吧。”

  “不会是真的吧,是谁这么大的面子邀他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是件让人振奋的事哪。”

  ------

  云娜也看到了方旭,听着众人议论的同时,心里油然升起一丝自豪之感,此时方旭已经来到众人面前,对着云娜淡笑道:“你好,学姐,我没迟到吧。”

  云娜玉面上罩上一抹红晕,轻轻摇头,对着身旁众人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方旭。我邀请他一起跟我们出去游玩的,大家没意见吧。”

  话音刚落,众女已经叽叽喳喳的闹成一团。

  “当然没意见拉。”

  “小娜,是你请的呀,好大的面子。”

  ------

  听着众人的话,云娜玉面上娇羞无限的同时眉梢眼角却满是喜意,当下强压着羞意轻扯着方旭跟众人一一见面。

  “是你这个混蛋。”突然一声咬牙切齿的低沉声音在方旭耳旁悄然响起,方旭扭头望去,却看见了脸罩寒霜的楚玉绢,正拿着一双美目狠狠的瞪着他。

  云娜察觉到了楚玉绢的不对劲,忙拉着楚玉绢的手,娇声轻语道:“怎么了,玉绢,你们认识吗?”

  楚玉绢是乍见‘仇人’,情难自禁,所以才会如此失态。好在声音不大,加上女孩子一多,这场面自然也乱哄哄的,所以也没几个听到。

  此时听得云娜询问,楚玉绢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玉面‘腾’的一红,轻声道:“小娜,这里不方便,待会车上说。”

  云娜见她神情闪烁,点点头,也不再追问,只是拿着一双美目望着方旭,其中满是疑惑之意,方旭给了她一个无奈的苦笑,默然无语。

  接下来,众人出发,在云娜的安排下,方旭楚玉绢跟她同乘一辆车,其余众人坐另外两辆,好在那两部车俱是SUV,她们人虽多,也不觉拥挤。

  路上,云娜掩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追问起楚玉绢适才的事情,楚玉绢斜了一眼坐在后排的方旭一眼,道:“小娜,你知道我今年差点被绑架的事情吧。”

  云娜点点头,道:“当然知道,听说罪犯一直没抓到,不会是---。”云娜猛的回过头去瞅着方旭,满脸俱是震惊。

  方旭惊讶于云娜超强想象力的同时连连摇头轻笑,楚玉绢忙道:“你想哪里去了,是这个家伙救的我,不过他当时的态度,委实让人接受不了,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好神气。”

  云娜轻‘噢’了一声,楚玉绢遭人绑架的事情她略有耳闻,只是却一直没有仔细探询,倒不是她不关心这位好朋友,只是因为楚玉绢性情太过好强,在武功上面又一向自负,这算的是她的奇耻大辱,故而深知楚玉绢脾性的云娜知趣,没有询问,否则早就知道是方旭所为了,又哪里会等到今天。

  楚玉绢径自又道:“小娜啊小娜,你可要小心了,你这个---,这个学弟可不是简单人,哼哼,那武功可是不俗的很哪。”

  楚云二人是知心好友,无话不谈,楚玉绢自然知道云娜的心意,云娜平时也总是时不时的在她面前提及方旭,夸他为人正派,学习不错,而且医术绝佳,只是武功不怎么像样。而楚玉绢却是亲眼看见方旭出手,那是绝对高出她跟云娜一大截。

  方旭暗怪楚玉绢多嘴,要是换了平时心中定然不爽,只是他跟楚玉绢几次接触下来,对她好感倍增,早已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所以也不着恼,只是云娜那嗔怪的目光让他很是难耐,于是硬着头皮道:“学姐,其实我倒不是有意瞒你的,只是,只是---。”

  方旭皱着眉,一时间却找不出理由,云娜看他苦着脸,心中不忍,她听的楚玉绢的话,心中自然是有点怪方旭将本事偷着藏着却不让自己知道,只是更多的却是欣喜之情,盖因为方旭越是不凡,自己跟他的事情得到父亲认可的几率也就越大。

  想到这,云娜摆摆手,娇笑道:“好了好了,玉绢,小误会而已,大家哈哈一笑过去也就算了,你说是吧,方旭?”

  说着话朝方旭轻轻挤挤眼,方旭心中了然,当下忙道:“楚同学,那日是我态度不好,你别见怪。”这话要是换了平时,方旭定然是不会说出口,只是前面说过,他早就把楚当成了自己的妹妹,哥哥给妹妹道歉,方旭却也拉的下这个脸来。(其实,方旭在家里就没少给妹妹道歉,妹妹有老妈罩着,他自然是半点不敢‘得罪’,也早就习以为常了,^_^)

  楚玉绢是典型的嘴硬心软,见方旭主动道歉,满腔的怨气登时间烟消云散,红着脸,小声道:“你救了我,我也是很感激你的,只是你,你当时的态度太让我接受不了了,其实,我还是应该谢谢你的。”

  方旭的爽快道歉,却让云娜会错意了,见他对自己言听计从,芳心更是喜悦,娇声笑道:“这不就结了吗,大家从此就是朋友了,那多好。”

  大家都是年轻人,这矛盾一澄清,登时间几人聊了起来,一路上也有说有笑起来。

  这终点到了,却是大大出乎方旭的意料,竟然是听琴湖。

  今日天高气爽,天气中也有了几分秋意,阳光射来却也不让人感觉到燥热难耐,湖边青草,虽然未经人修葺,却也长得甚是齐整,绿油油的惹人喜爱。湖畔更是隔三差五的放着一些古朴拙重的石凳石桌,可喜的是也未遭人破坏,再看那微风吹拂下,湖面上波光磷磷,不时有些调皮的鱼儿嬉闹着跃出水面,太阳照在它那雪白的肚皮上反射出夺目的眩光,倒也给这有些苍凉的地方平添了许多生气。

  女生们纷纷下车,笑闹着从车子的后备箱里取出了四个充气橡皮筏子,‘原来是到这里来个湖上泛舟。这些人可真是会享受。’方旭望着这一切,笑着摇摇头,在云娜的催促声中,加入了她们的行列。

  欢声笑语中,大家使用简易气筒充好气,将筏子推到湖面上,开始了游玩。有几人取出携带的钓竿,专心钓起鱼来;有的取出相机,抓取着一副副美丽的瞬间;有的女孩子更是除去鞋袜,很是胆大的坐在筏子的边上,赤着一双小脚踢踏着湖水,惹的她身旁正在凝神垂钓的同伴连连不满;莺然燕语间,女孩子的真性情展现无余。

  方旭云娜跟楚玉绢坐在一个筏子上,方旭划着船,大家刚开始时聚在一起玩闹,只是在云娜的授意下,轻轻划离众人,独自到了湖中心。

  楚玉绢喜好钓鱼,待船停下,早就迫不及待的取出钓竿行动起来,云娜取出相机拍着照,方旭一时无事可坐,就给楚玉绢搭着下手,或是照云娜的意思摆个造型方便她拍照。

  不知是楚玉绢手法娴熟,亦或是湖中鱼儿蠢笨,不多时,就已经连连得手,喜的楚玉绢眉开眼笑,高兴之余突没来由的一叹,道:“小娜,真是可惜了,真应该让小元子也来见识见识我的成果,好打击打击他,免的他一天到晚目中无人。”

  方旭笑着问道:“小圆子?听你言中所讲,这个小圆子似乎也是个垂钓高手。”方旭见她满脸俱是懊恼之色,想来楚在这个小元子手上吃过亏。

  云娜接过话来,娇声道:“这个小元子就是柳名元,是咱们学校四大帅哥之一。”

  方旭笑着点点头,云娜又道:“我们从小就是好朋友,他钓鱼很厉害的,玉绢总是不服气,一找到机会就要跟他比试。可惜---。”

  云娜望着楚玉绢,捉狭般的笑着,楚玉绢羞红着脸,嗔道:“小娜,你不要乱说,上次在玉溪度假村如果不是这个臭小子用小虫子吓我,我会输给他?”

  方旭云娜对视一眼,不禁莞尔,楚玉绢理了理被微风吹拂而起的秀发,突又娇笑道:“我虽然拿他没脾气,可总有人能治的了他,小娜,你知道今天他为什么不能来吗?”

  云娜奇道:“不是说他家中来了几位重要客人吗?”

  楚玉绢笑道:“客人是不假,可你知道具体身份吗?呵呵,告诉你吧,是小元子的未婚妻跟她的姐姐到中国来了,小元子这会儿惨了。这是他的死党安名告诉我的。”说着话,拿着钓竿狠狠的打了湖面一下,玉面上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方旭被她的话提起好奇心来,忍不住问道:“来了个未婚妻而已,又有什么惨的?”

  楚玉绢白了他一眼,道:“亏你还是cz大学的人连这都不知道,小元子在追求你们学校的蒋盼月,现在来了个未婚妻,小元子的美梦岂不是要落空,你说他惨不惨。”

  相较于楚玉绢,云娜就显的很是有同情心了,轻声道:“我听小元子的口气是很喜欢蒋盼月,这样一来,恐怕是不能如愿了。”望着湛蓝的湖面,轻伸玉手,掬起一捧湖水,任由它从指缝间轻泄而出,玉面上笼上一片感伤之色。其实云娜是从柳明元想到了自己跟方旭,一时间心有所感。云天罗不知道从谁口中知道了云娜跟方旭的事情,虽然没说什么,只是那阴沉的面容却让云娜觉得前途必定坎坷。

  楚玉绢又道:“我倒是觉得,以小元子的脾气定然不会就这么屈服的,否则他也就不是我们熟悉的小元子了。”说着话,伸出玉手,轻轻在水中拨动,怔怔的望着远处,若有所思。至于她又是想到了谁,或是想到了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方旭对女孩子的微妙心里一向是不了解的很,见场面冷了起来,正待转换个话题,突然,面上一凝,腾的立起,星目熠熠,凝神四下望着。

  方旭的动作显然让二女吃惊不已,云娜见他神色凝重,忙疑声问道:“方旭,有什么不对吗?”

  方旭轻声道:“别说话,仔细听。”

  二女闻言用心听了起来,初时因为心头烦乱,除了潺潺水流声跟远处女孩子们的笑闹声外却听不到别的声音。

  只是待心中一静,却听到这水流声中竟然夹杂着几声‘叮咚’之声,而且是越来越清晰,竟是一曲不知名的调子,声音悦耳动听,使人陶然其中,心神俱醉。只是声音依然很小,不细听断然是听不出来。

  方旭耳目较常人那是敏捷的太多,可是他用力倾听之下,却探查不出这声音源自何处,但觉此声和谐饱满浑然天成,竟似乎是从天地间倾泻而出,让人捕捉不到一丝一毫的痕迹。

  良久,声音停住,二女满脸俱是沉醉之意,良久睁开美目,对视一眼,突齐声惊呼道:“是琴声?”

  方旭道:“不错,是琴声,只是奇怪的是,根本不像是人为演奏的。”

  云娜喜道:“自然不是人类演奏的,那是---。”

  云娜说着话,秋波中突地闪耀起一阵眩目的光彩,话未说完,扫了茫然的方旭一眼,住口不语,转身对着湖面,心中虔诚道:‘我知道定然是你们在祝福我,谢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