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雕像! 小道士?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4993 2004.04.06 16:17

    六月中旬

  金皇大酒店 尤俊的房间里坐着七个人,大家围在一张楠木圆桌,正在探讨的什么。

  近一个月来,因为执法者无缘无故的消失,他们各自的部门也始终没有派人来,却也没有给他们命令让他们撤回,只是说让他们耐心等上头的指示,他们就只好无奈的等待了,七人都郁闷的不行了。

  “所里那些家伙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说是等他们指示,我们都等了一个多月了,屁的指示都没有。”火烈骂道。

  “有什么办法?上面吩咐下来我们就得照办,否则给你扣个‘目无上级’的帽子谁也担待不起。”金手无奈的说道。

  “可是上面办事实在是太拖沓了。”水柔不满的道。

  尤俊笑道:“好了,阿柔,我们同盟不也一样没指示吗?我都怀疑咱们这两个部门的老家伙合伙来坑咱们。”

  “是坑我们!不是咱们。” 林雪琼纠正着尤俊的话,接着又道,“你和水柔倒是应该感谢那些老家伙才对。”

  “为什么尤俊跟阿柔要感谢那些家伙?”土厚不解得问道。

  火烈闻言哈哈大笑:“土厚你连这都没看出来,你想啊,没有咱们两个部门办事的拖拖拉拉,尤俊跟咱们的小阿柔哪有这么多的时间朝夕相处,郎情妾意,呵呵。”

  尤俊闻言俊脸微红,水柔大羞,不依的对金手娇嗔道:“金手大哥你也不管管火烈,他一天到晚就知道瞎说。”

  金手笑道:“瞎说?不是吧,这些日子是哪个小丫头整天笑嘻嘻的拉着尤俊出去游玩,回来后一脸的满足开心哪?”

  其他几人也是纷纷打趣,水柔俏脸绯红,将脸埋在木秀的怀里不去理会他们,嘴里不停的叫道:“我哪有,你们就会瞎说,我不听,我不听。”

  众人哈哈大笑,说笑一阵后开始谈论起正事。

  “执法者无缘无故的消失,肯定有问题。”火烈开口了。

  “有什么问题?我看很有可能是他那次伤得很重,一直没有痊愈,所以不便行动。”木秀道。

  “我看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按理说我们的伤都伤了,他没理由会好不了。”金手拧着眉头,疑惑的道。

  “这也说不定的,他虽然内力深厚可受伤也不轻的,而且他的年纪估计也不小了,筋骨自然就不如我们强劲了。好的慢些也很正常。”土厚道。

  “谁告诉你执法者的年纪很大了?”林雪琼突然开口问道。

  “嗯?”土厚一愣,道。“有什么不对吗?”

  林雪琼道:“其实执法者到底有多大我们都不知晓,只不过他的内力深厚、语音苍老,给我们的感觉似乎年纪很大。”

  “阿琼,你的意思是……?”尤俊迟疑的道。

  “你是说执法者刻意误导我们,让我们的判断出错,以此来混淆真相。”靠在尤俊身边的水柔猜测道。

  “不错啊,水柔,跟了阿俊这么久还没变笨,不错不错。”林雪琼戏道。

  “你!哼,我懒的理你。”水柔不满道。

  对于林雪琼得打趣,尤俊颇感到无奈,苦笑了一下,正色道:“阿琼你想的或许没错,不过即便事实果真如此我们也查不到什么。”众人闻言点头,人海茫茫如何下手?

  “好了好了,我们反正也讨论不出什么来,不如出去散散心等着上面给我们下命令如何?”林雪琼建议道。

  “也好,干坐着也无聊,不如出去放松一下。”金手笑着说道。

  其他几人也纷纷同意,七人乘电梯走到金皇的大厅正欲出门之时,大厅的门打开了,外面络绎不绝的走进了十几个人,有男有女,最引人注目的是当先一个身穿职业女性西服的丽人,身高约有1.70米,美的不可方物,看年纪也就20几岁的样子,却有一种让人折服的绝佳气质,在经过大厅的时候不时的跟大厅的工作人员点头打个招呼,还跟几位客人寒暄了几句,言谈举止优雅大方。在经过尤俊他们身边的时候,丽人注意到了七人注视她的目光,打量了他们一眼,礼貌的一笑率先走了过去。

  “她是谁啊?好漂亮,看起来好有气质!”待女人走远,水柔好奇的问道,这个丽人身上的那种优雅高贵的气质是她梦寐以求的。

  “她就是金皇的主人,cz市的玫瑰女王云若若。”土厚赞道,“没想到她比传闻描述的还要漂亮。”

  “喂,你们两个发什么呆。”金手朝尤俊跟林雪琼道。尤林二人此时正仔细的望着远处正准备乘电梯上楼的云若若,眉头微蹙、若有所思。

  水柔也不满的轻轻拧了尤俊一把,尤俊却没有理会,与林雪琼交换了个眼神,道:“我们出去再说吧。”

  走出路上,行经一片偏僻之地的时候,金手好奇的问道:“尤俊,刚才你们二人有什么发现吗?看你们的神色好像不太对啊。”

  尤俊笑着问道:“你们觉得刚才那个云若若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很美,很有气质啊。”火烈不解的答道。

  “你什么意思?”水柔撅着小嘴质问尤俊。

  尤俊轻轻抱着水柔笑道:“你别瞎想。跟你们说实话吧,这个云若若是个高手。”

  “高手!?”金手五人皆都一惊。

  林雪琼道:“你们是以异能为主内力修炼为辅,没发现也不稀奇,可我跟阿俊是修行者,对真气的敏锐度要比你们强的多,这个云若若是个修行者,而且是个内力很高的修行者。”

  “很高!?有多高?”金手忙问,能让才俊榜的高手赞为‘高’的人肯定差不了。

  尤俊接过话来说道:“有多强我不敢说,不过单讲内力她比我强是肯定的。”

  金手五人闻言失色,尤俊是才俊榜的高手,经过那晚一战后,金手等人认为就算是同盟跟异能所都算上,尤俊也能稳排在前三十,可现在竟然如此的高度评价云若若,他们怎能不惊。

  “阿俊,你不会是看错了吧?”水柔问道。

  林雪琼娇笑道:“相信你的阿俊吧。其实我也希望我看错了,发现一个同龄人无论是相貌还是武功都比自己高出一大截,那滋味可也不好受哪。”

  尤俊笑道:“其实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如今修行者已经如凤毛麟角般的稀少了,在同盟之外能够发现一个同道中人多不容易。对了,阿琼,你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吗?”尤俊如此问林雪琼是有原因的,林雪琼是同盟执法队的成员,执法队统管所有的修行者,关注他们的行为举措。即便是那些不属于同盟的门派的修行者在执法队都有记录。

  “不认识。”林雪琼摇头道,“也许她是属于一些没落的门派。”

  尤俊点头道:“倒是有这个可能。”

  金手笑道:“算了,等解决了执法者这个麻烦后你们再来关注这个云若若吧。”

  火烈接过话来开玩笑道:“说不定还能够帮你们同盟拉拢一个高手兼财神呢。”

  众人闻言大笑。尤林二人也就将这件事放在一边不再理会了。

  **********

  柳佳这些日子一直有点闷闷不乐,自从发生那件事情后,自己怕会彻底的爱上方旭,平时刻意的保持与他的距离,自己不想看见他可是当看不见的时候偏偏又想的要命。偶尔看见他与云娜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时候自己就止不住的难过,总是希望在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是自己。知道建筑学院的大一学生提前回家的消息后,自己赶忙给他准备礼物,那个发带是自己花了好几个晚上的时间才编好的,宿舍的女孩子纷纷取笑自己,说自己肯定是春心动了。自己却也不是很生气,‘你会带着它吗?’

  如今自己想起小道士的时候越来越少,而想到方旭的时候则是越来越多,说得准确一点就是两人似乎快要合二为一了。‘如果两人是一人多好。’,柳佳,却知道这无疑是痴人说梦。

  六月底的一天晚上,柳佳照旧到教学楼去上晚自习,看了一会儿书觉得有点燥热,就放下书本走到教学楼的天桥上去吹吹夜风凉快一下。

  在和煦的轻风吹拂下,柳佳觉得自己沉闷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抬头望着挂在夜空的一轮皎洁明月,呆呆的想:‘那个人在干什么呢?小道士又在干什么呢?’

  半晌后柳佳回过神来,轻笑着摇摇头,不再去想。却发现在天桥的另一侧自己对面站着一个身穿无袖衫七分裤、身材娇小的女孩子,吸引她注意的是女孩子手中、那在柔和的灯光映射下浑身散发淡淡的荧光、通身洁白如玉的雕像。

  柳佳娇躯猛的一震,呆呆的看着那个白玉般的雕像,好像想到了什么,美目中闪过一丝惊喜,轻声走了过去。

  女孩子正在仔细的望着手中的雕像,想起了与那个人交往的过程,嘴角含笑,以至于有人走到身旁都没有发觉。

  “你好。”柳佳轻声道。

  “嗯?!”女孩子娇躯微微一颤,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旋即转过头来看到了满脸笑意的柳佳。

  “您是?”

  柳佳娇笑道:“我叫柳佳。大二工商管理系的。你呢?”

  “原来学姐就是柳佳呀。我叫蒋盼月,大一美术系的,学姐好。”蒋盼月很有礼貌的说道。

  “你就是蒋盼月?果然好美啊。”柳佳赞道。

  “学姐过奖了,学姐才漂亮哪。”蒋盼月小脸微红,接着微奇道,“学姐,您有什么事吗?”

  柳佳想起自己的目的,笑道:“没什么大事儿。我对你手中的雕像有点好奇,就过来看看。学妹可以让我欣赏一下吗?”

  “当然可以啦。”蒋盼月说完就将手中的雕像递给柳佳,却发现柳佳的手在微微颤抖。

  ‘好奇怪呀,学姐好像有点激动哪。’蒋盼月有点不解。

  柳佳轻轻的抚mo着雕像,给蒋盼月的感觉是:她在感受雕像的材质而不是在欣赏雕像的做工。

  柳佳的眼角有点湿润了,抚mo着雕像的同时那种极为熟悉的感觉涌现在心头,‘就是这种木头,是的,我找到了。他当时告诉自己说,这种雪玉木普天之下只有他才有。’

  “学姐,你,你没事吧?”蒋盼月发现了柳佳的不对劲,小心翼翼的问道。

  “噢,我没事的。”柳佳醒悟过来,将雕像还给了蒋盼月,急切的问道,“学妹,我冒昧的问一句,这雕像是你买的吗?”

  蒋盼月看了柳佳一眼,心里很奇怪的为什么学姐看了雕像后这么兴奋,嘴上老实答道:“不是买的,是别人送我的。”

  “那是谁送你的呢?你可以告诉我吗?” 柳佳的语气因为太过于兴奋有了一丝颤抖。

  蒋盼月的脸莫名的一红,期期艾艾的说道:“是方旭啦。”

  “谁!?”柳佳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蹦到来了。

  “方旭啊,就是那个第一帅哥一头银发的方旭。”蒋盼月对柳佳的失态颇为不解,嘴上依然是老实的回答着。

  “方――旭!?”柳佳喃喃的重复着,心中惊喜交集,‘难道方旭就是小道士?’

  柳佳强行镇定,又问道:“学妹,这个雕像是谁雕刻的?是方旭吗?这块木头也是他的吗?”

  一个接一个杂乱的问题把蒋盼月轰的有点晕,不明白柳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问题,而且问的颠三倒四的,好像很是失态。不过她还是乖巧的一一回答了,最后在柳佳的反复询问下蒋盼月索性将当时的情形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这么说这个木头是方旭随身携带的,雕像也是他亲手雕刻的啦?”柳佳问道。

  “是啊。他还告诉我说这个木头叫雪玉木,让我好好的保护哪。”蒋盼月细声答道。

  ‘雪玉木!?真的是雪玉木。难道方旭就是小道士?如果是,可是为什么他对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如果不是,那在我的潜意识里他为什么跟小道士如此的相似,而且都擅长雕刻,都有这种极为稀少的雪玉木哪?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柳佳一时间心神忙乱。

  “学姐,学姐。你没事吧?”蒋盼月轻轻推了推表情瞬息万变的柳佳,担心的问道。

  柳佳醒过神来,勉强一笑道:“我没事的,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而已,学妹,谢谢你了。”

  蒋盼月不知道柳佳为什么要谢自己,当下也只好礼貌的一笑,不再言语。柳佳也是心乱如麻,没心情继续跟蒋盼月继续聊下去了,匆忙说了声告辞就走了。蒋盼月望着柳佳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半晌后笑着摇摇头也转身走了。

  柳佳回到教室收拾好书本出了教室,在回宿舍的路上,柳佳不停的想着方旭跟小道士的相同之处,‘如果方旭就是小道士,那自己,自己就…’想到这里柳佳的脸红了起来,突然又想:万一方旭不是小道士呢?万一这一切都仅仅是巧合呢?想到这里柳佳就心急如焚,恨不得把远在他乡的方旭捉到面前来好好盘问一番。可是如今鞭长莫及,她也没有方旭的联系方式,看来只有等到八月份方旭来金工实习之时才能解开这个谜底。

  ‘方旭,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小道士呢?’柳佳轻抬俏脸望着明月痴痴的想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