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暴露痕迹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4856 2004.03.23 00:21

    从门口冲进几个身穿西服的大汉,当先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身材高大,相貌堂堂,英俊的脸上满是惊惶神色。

  他根本没有在意刑侦科警察不满的神色,神色慌张的冲到了楚玉娟身边,紧紧的抓住楚玉娟的手,眼睛忙不迭的上下打量,口里还不停的问道:“宝宝,受伤了没有,要不要紧…”语气紧张,充满了关心之意。

  楚玉娟猛的把手抽了出来,冷冷的道:“我还以为楚老板早就已经忘了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了呢?”

  “宝宝,怎么会呢?你是爸爸的心头肉哪。”楚云龙尴尬的说道。转头对着身后的几个大汉大骂道:“你们******是怎么保护小姐的,一群饭桶。”手下人被骂的低声无语。

  赵笑盈可就不满了,当这里是什么呢?你自己家呢?有钱就了不起了。当下没好气的道:“楚先生,我们正在给令爱做笔录,您有什么话待会再说可以吗?”

  楚天龙一瞪眼叫道:“做什么笔录?有什么事情我会派人同你们谈的。宝宝别跟他们浪费时间了,跟爸爸走。”说完拉着楚玉娟就要走。

  楚玉娟挣脱了父亲的手,冷冷道:“我偏偏想留下来做笔录。怎么?楚老板,不可以吗?”

  楚天龙一楞,转而满脸堆笑:“可以,当然可以,警民合作嘛,应该的、应该的。好了,我们到外面等,宝宝,爸爸在外面等你啊。”转身率领手下出去了。

  刑侦科的人看着他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浑然没把他们这些主人看在眼里,心里着恼。安录虽也是一脸的不满,可也没办法,这楚天龙当年是cz市的黑道大豪,如今已经漂白了,也算是cz市的名人,跟市领导多有交往。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他们这些小小的警察。无奈之下只好吩咐赵笑盈继续做笔录,很快笔录做好了,接着引领楚玉娟到拼图室做了九人(算上方旭)的肖像拼图,然后把她送出了警察局。

  警察局门口停了一辆阿帕丁、两辆丰田花冠Altis1跟两辆奔驰,楚天龙正神色焦急的抽着烟,原地不停走动,看的出来心情很是烦躁。十五六个彪形大汉分立在两旁,一个身体清瘦个子不高的中年人正跟在他身后小声同他说着什么。

  楚天龙抬头看见楚玉娟从警察局里出来,面露喜色,迎上去对楚玉娟说道:“宝宝,你看现在外面实在是不太平,爸爸以前得罪了不少人,他们斗不过老爸就会对你不利的,你看是不是搬回来住?”

  楚玉娟点头道:“好啊。”

  楚天龙大喜,正要开口,楚玉娟又加了一句:“不过你要答应我跟那个女人断绝关系,否则一切免谈。”

  楚天龙脸皱成了苦瓜,苦笑着说道:“宝宝,你这不是难为爸爸吗?再说你邱阿姨人很好啊,对你也不错。你怎么就不喜欢她哪?”

  楚玉娟‘哼’了一声,“我就是讨厌她,你不把小姨接回来,我就不搬回去。”说完头也不转的扬长而去。

  楚天龙伸手欲拦,想了想,叹口气,打住了。原地怔了一会儿,转身上了车,奔驰而去。

  车后排,楚天龙身旁那个瘦瘦的中年人看见他愁眉不展,开导他道:“大哥,玉娟这孩子也大了,做事情有自己的主张也很正常。”

  楚天龙叹口气道:“我就是担心她太有主张了。你说这些大人的事情她一个小孩子跟着瞎参合什么。唉。”又是无奈的摇摇头,接着又道:“对了,秦老三,你是怎么搞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宝宝身边怎么连个保镖都没有。”语气中已经有责备之意。如果秦老三不是他结拜兄弟的话,估计就要倒大霉了。

  秦老三苦笑:“大哥,你以为我会这么失职吗?我给侄女派去过好几个保镖,可都被她发现了,而且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暴打,后来她来找我,说如果我再派保镖骚扰她,这丫头就要到我家放火,还威胁我不许告诉你。我没办法,只好在学校附近的隐蔽处布置人手。却没想到有人竟然把脑筋动在侄女晨练的路上。”

  “这个任性的丫头,都是我把她给宠坏了。”楚天龙很是无奈,接着道:“今后不管怎么样,一定给我保证宝宝的安全。别说她要放火,就是要杀人也顾不得了。”

  秦老三点头应道,“大哥你放心,刚才我已经在侄女常去的地方都一一安插了人手,还派了几个女保镖暗中24小时保护,保证万无一失。”

  “那就好。以后你派人一天给我汇报一次宝宝的行踪。”楚天龙满意的点点头吩咐道,沉默了一会儿,楚天龙又道:“对了,老三,你说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打我的主意?”

  “这不好说,我们在道上混的时候得罪了不少人,如今虽然漂白了好多,可是跟道上依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普通的帮派应该没这么大的胆子。主使的人应该不出“黑煞”,“天鹰”,“紫凤”这几个大帮派。”

  楚天龙怒道:“妈的,这些混蛋。管他是谁?敢动我的女儿,我就要他一家的命!老三,你把今天那几个混蛋给我查出来,把幕后主使给我揪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不要命了。”语气充满了杀意,满脸的煞气。

  秦老三点点头,神色颇有点无奈,自己这个大哥遇事一向冷静,也只有碰到与最亲密的人有关的问题之时才会如此急躁。

  楚天龙喘了几口粗气,压抑住烦躁的心情静下心神思索了一下:“对了,老三,今天救了宝宝的那个人你也给我查一下,我要亲自见见他,一来谢谢他,二来嘛…”,楚天龙怔怔的望着车外马路上忙碌奔波的人群,叹口气道:“说不定这个人能帮上我们一些忙。”

  秦老三点头应下,楚天龙这才满意长出一口气,靠在座椅上打起盹来。

  ********

  警察局 刑侦科

  “妈的,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老陶忿忿的骂道

  “陶哥,没治,还是看开点吧。这个楚天龙即便是咱们局长见了他,都要给他三分面子,这人要是有钱有势了,他就拽的起来。”小张开导道

  “我就纳闷了,你说这些家伙穿上一身名牌西服开几家正当公司,再给市里捐点钱就******全漂白了?就不再追究以前的事情了?”警察小陈恨恨的说道

  “妈的,执法者要是早几年出现的话,那cz市区的治安要好上很多了。”

  “现在总有人批评执法者心狠手辣,做事单凭自己喜好、私心太重,他们也不想想这些恶人能跟他讲人权吗?”

  “对了,说起执法者我倒是想起来了,前些日子执法者将一些贪官的贪污罪证的复印件给了一些小的报刊,嘿,没想到的是这些大媒体不敢公布的东西这些小报刊根本不在乎,如实给捅了出来,现在上面很是头疼,有一位姓林的银行处长被立案调查了,估计离被喀嚓不远了。”

  “倒也真是解气,不过我倒是希望执法者管一下cz市的黑道,免的他们太嚣张了。”

  “瞎说什么呢?这可是我们警察的指责,你怎么能够指望一个有着重大犯罪嫌疑的案犯去干呢?”安录不满的看着发话的警察

  “得了吧安头,我们要是有那本事早就在楚天龙漂白之前把他缉拿归案了,还有cz市的黑道也早就被我们收拾了,哪还能照轮到他们现在这么嚣张。”警察小张无奈的说道。

  “黑道这种东西就如同韭菜一般,你割了一茬它再长一茬,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哪。而且指望执法者以黑止黑又岂是长久之计。”安录插口道,“这个楚天龙还算是不错了,当年也算是黑道一雄,为人也颇讲义气,虽然干过不少坏事,可贩毒****倒是都不沾,这也算是比其他黑道强的地方吧。”

  “靠,再怎么说他也是黑道上的,如今想把自己漂白了,哪有那么容易。今天的事儿……,嘿嘿。”老陶说道,语气中颇有点幸灾乐祸。

  “好了,好了,都别聊了。过来,都过来。”安录把大家都召集起来,“大家分析一下这件案子吧。我刚才看了一下当事人做的拼图,不客气的说,参考价值有限。而且照楚玉娟的说法,那八个人都是大众脸,属于扔到街上就找不到的人。如果在整个cz市一味的按图索骥的话成功率不大。”

  “今天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楚天龙以前那些仇家做的,在cz市敢招惹他的大概也就是那么几个势力而已。这次行动跑不了“黑煞”,“天鹰”,“紫凤”这几个大帮派,我们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搜寻一下或许会有线索。”老陶建议道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唯独赵笑盈不发一言,不知道在想什么,表情好似有点心不在焉。

  安录注意到了,暗自留心,嘴上道:“既然大家都同意老陶的说法,那就这么办吧。”

  当下在各个地方安排了人手,众人领命出去忙活了。

  安录没有给赵笑盈安排任务,而是把她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小盈,你刚才想什么哪,发了半天呆。”安录问道,安录对赵笑盈很是了解,她观察敏锐,思维缜密,是个很好的侦破人员,而且她的想法一向都是很独到的,考虑成熟的话,她肯定会在刚才讨论的时候说出来,如果还不成熟,那你就很难在大庭广众之下问出来。

  “噢,没什么。”不知想到了什么,赵笑盈的脸有点红,接着说道:“我对老陶的建议很是赞成。”

  “我想你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吧。”安录笑着说道。

  “安头英明。”赵笑盈嘻笑着道,“其实我对那个银发男子很感兴趣。”

  “噢,为什么?仅仅是因为他武功不错,见义勇为吗?”

  “自然不是。对了,安头你想想这个人会是谁呢?”

  “cz市这么多前卫的年轻人,我怎么会认识呢?而且楚玉娟做的拼图似乎把这个人大大丑化了,那拼图我怎么看怎么像个癞蛤蟆。”

  赵笑盈噗哧一笑,道“我觉得我好像认识他。”

  “认识?是谁?”安录好奇的问道

  “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仅仅是我的推测而已,具体还要找楚玉娟辨认一下才好。”

  “这么神秘?不过这应该也应该吸引不了你哪。”

  “当然不仅如此。安头,你说现在咱们局子里最头疼的案子是什么?”

  “最头疼的?”安录沉吟一会儿,道:“应该是‘执法者’,‘飞云的厅谋杀案’跟‘孩童失踪案’吧。”

  “这就是我为什么对这个银发男子感兴趣的原因。我怀疑执法者跟车玉权谋杀案都跟这个人有点关系。”赵笑盈语气有点凝重

  “说来听听。”安录对她的话很是感兴趣,这几个可是让他很头疼的案子。

  “安头你是知道的,我跟执法者曾经单独呆过一会儿,他给我的印象很深。我总觉得这个银发男子很像一个人,而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又跟执法者很有关系,而根据车案的目击者描述的凶手的身高体形又跟执法者很是接近。所以我想在这几个人之间找到一个突破口。”赵笑盈凤目开始露出一丝兴奋的光芒,接着又道:“因为这仅仅是我的直觉,所以我没有上报,也不便公开讨论。”

  安录听得一头雾水,赵笑盈话语中用了太多的‘似乎’‘像’‘可能’这些不确定的词语,而且最后还来了一句‘直觉’。

  “那你打算怎么办?”安录问了句

  “我打算私自调查一下,估计会很费时间的,所以这几天我有个什么迟到早退的,希望安头你能够争只眼闭只眼当作没看见好了。”赵笑盈笑嘻嘻的恳求道

  “我说你个丫头怎么这么配合的把你的想法说出来了,原来是打这个鬼主意。”安录笑骂道,赵笑盈这种‘大胆猜测小心求证’的做法他倒是很欣赏的。

  “安头你就答应我吧,大不了我有空就到你家去,帮你多陪陪崔婶和叶子妹妹。”

  “好吧,好吧,不过丫头你查归查,可千万别闹出什么事情来。”安录松口了。接着又不放心的嘱咐道:“即便你查到什么也不要私自行动,上面很快就会派人来协助我们对付执法者了。”

  “派人?派谁哪?”赵笑盈奇道

  安录意识到自己说露嘴了,忙改口道:“噢。没什么。反正你小心点就是了。好了,没什么事了你去忙吧。”

  “谢谢安头,就知道你最好了。”赵笑盈也懒得多问了,喜笑颜开的一路小跑出了办公室

  安录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挂上了一丝慈祥的笑容,‘这个丫头跟她的父亲一样都是个精英哪,都是那么聪明,敢闯敢拼的。不过丫头,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否则我哪有脸见你父亲哪!’。想到这里,安录轻轻叹口气,埋下头去研究案例了。

  赵笑盈自然不知道安录的担心,她此刻正兴奋的偷偷部署自己的计划呢。她对自己的直觉一向是很信服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跟执法者到底有什么关系。执法者,迟早有一天我会抓住你的,到时候,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