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天龙相邀(上)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6657 2005.07.21 09:54

    方旭行在路间,适值晌午,天地浑然似一蒸笼:骄阳散发着火似的热情,沥青路几乎要淌出油来。

  公交车穿梭往来,颇是繁忙。道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却正是上班族下班归来,路人行色大多匆匆,在烈日曝晒下,目光多显的有些焦虑。路口间或还有商贩在吆喝售卖,不外乎是快餐水果一类。不时有学生从校园出来买午餐,偶尔还有几个女生买水果,看来是将水果当作午餐,目的自然是保持形体。说起来在大学里,很些女生零食吃的比正餐多,更有甚者为了保持体形,午餐少吃或不吃而仅仅靠食用水果代替,倒也不算是什么奇事。

  cz绿化很好,道路两旁栽着高高大大的法国梧桐,那梧桐树的枝叶长得郁郁葱葱,它像一把太阳伞似的,为路人遮挡强烈的太阳光,路人在树荫底下行走,享受着这一片难得的清凉,倒也颇有一番惬意。此时方旭正行走在这片清凉之上,本来还有些烦躁的心情正在渐渐平复。

  这时一群幼儿园孩子正排着不甚整齐的队伍在老师的带领下穿过马路,小小的脑袋上戴着黄色的帽子,叽叽喳喳的边走边说着话,不时传出几声清脆的笑闹声,望着这一片童趣,很多人烦闷的心情也似死潭激入一丝清泉,嘴角不禁露出笑意。

  突然有几个小家伙看见了方旭,纷纷叫嚷了起来,“金童哥哥,金童哥哥好。”

  方旭一愣,定目望去才发觉其中有几个小家伙是自己救治过的病人,怪不得他们认识自己。

  方旭微笑着回礼,引得小家伙们更是兴奋。

  “他就是金童哥哥吗?真的好帅啊。”

  “金童哥哥好厉害的,看病好厉害的。”

  小家伙们此起彼伏的悄言细语一丝不拉的落入方旭的耳中,方旭整个人也被这些小家伙的欢声感染,烦躁的心情至此完全回复平静。

  在小家伙崇拜喜欢的目光中与他们擦肩而过,方旭回想自己适才的苦恼,陡然间有一种哑然失笑的冲动,暂且先不说云娜是不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但说生活中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努力而自己却把心思放在了情啊爱啊上的,委实太过无聊。有这点时间到药店去帮忙医治病人也是好的嘛。

  ‘或许是安逸的日子过的久了,自己也太过于耽搁于儿女私情了。’念及此,方旭低头一笑,再次抬头,目中也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其实方旭所想也未必是对,儿女感情也未必是无聊之事,当然太过沉溺或就不妙了。但是方旭的本性是乐观的,心情过久处于沉闷状态是他自己也不允许的,可无奈他属于感情弱智,在思想上也有点钻牛角尖,无法从中挣扎出来,此情此景之下,他借一群小家伙之手将自己的心情解放出来,虽然理由未必全然正确却也让自己得到放松。

  方旭来到学校用过午餐,一时间无事可作,遂来到宿舍,宿舍中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像是菜市般热闹。

  小小的宿舍里几乎‘挤’在一起的十余条大汉围着桌子站立,依稀可见帅科在最中间,正在指手画脚的说着些什么。

  方旭目瞪口呆,“哥几个在干什么呢?”

  阿海闻言会过头来,“呵,阿旭来啦。来来,进来坐,噢,没地方了,呵呵,嘿嘿。”阿海尴尬的笑了笑,满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干什么呢?这么热闹。”方旭站在门口,笑道。

  这时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帅科看见方旭来了,奋力排开众人,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热汗,抖着汗湿透的衬衫对着方旭嚷道:“来了,阿旭。来来,哥几个挤挤,给阿旭让个地方。”

  “还挤!?做沙丁鱼罐头哪。怎么不到走廊去凉爽一下,外面有风,总比屋里舒服。”方旭一愣笑道。

  “是啊!靠,兄弟们,愚昧了不是。呵呵。闪!”帅科猛的一拍脑门,恍然道,接着第一个窜了出去,刚才那么多人围着他,可把他闷坏了,跟着窜出去的自然是一群当局者迷的‘沙丁鱼’。

  等众人在走廊坐定,方旭笑着问帅科:“帅哥,又在卖弄什么独家新闻?”

  帅科嘿嘿一笑,抖抖手中的本子道:“消息多了,都是品评社透漏出来的。我刚才讲的是奖学金的事情,不巧,刚刚讲完了。”

  阿海接言道:“是啊,阿旭你可真牛,不出意外,一等奖学金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有两千大元哪。”神情中满是羡慕,阿海家境普通,学习却也一般,奖学金与他无缘,只留下艳羡的份了。

  刘天望着方旭,有点担忧:“阿旭,你的文体成绩都很好,可就是主课出勤率有点低,如果上面较起真来,可也难办。要不,我们提前找找辅导员,或者------”刘天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意思不言而喻――疏通一下。

  刘天的担心也不是无来由的,大学里因为主课或者是早操出勤率低而被喀嚓掉奖学金名额的也不在少数。若是学院肯出面照顾的话,那就没问题了。而照刘天看来方旭的家庭情况很是糟糕,对这笔数额不菲的奖学金应该很是看重才对。

  刘天的意思方旭心中了然,好笑之余却也着实感激,摆摆手道:“小天,这件事以后再说好了,也不急在一时。对了,帅哥,你不是说有好多消息吗?接着说啊。”

  “好咧,大家听好了。”感受到众人灼灼的期待目光,帅科心中振奋,喜滋滋的道,“大家都知道,后天就是新生报道的日子,我同品评社的几位同仁一同翻阅了新生妹妹的档案,掌握了第一手资料,------”

  在帅科讲的唾沫飞溅众人听的不亦乐乎之时,方旭却走神儿了,一听到新生二字,方旭就想到了那个秦浩,一个拥有诡异内力的神秘家伙,方旭突然间想到了暑假里跟师父的一段通话。

  “转精移血?你是说转精移血之后内力的激荡会很厉害?”

  “据我所知,应该是的,受此术者内力再如何精纯,他的能量激荡也会很大。可能不是自己苦修得来,与自己的体质不契合引起的吧。”

  说到这老道嘿嘿一笑,颇有几分奸诈的味道,“转精移血比起你的改造异能来说就纯粹是小巫见大巫了,况且转精移血必须是同性,委实无趣,而改造,却只能---,嘿嘿---,阿旭啊,滋味如何啊?”

  方旭听了,俊脸一红,眉头微皱,道“师父,我怎么觉得你很像狗仔队。”

  老道闻言尴尬一笑,道:“师父关心你嘛,嘿嘿。”

  方旭正色道:“师父,说实话,您让我到cz,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道不妨有此一问,明显一愣,轻轻叹气道:“阿旭,到时一切自知。时候不到,说了也无用。”

  方旭正反复思索着与老道的对话,猛不丁的被帅科吵醒了。

  “阿旭,想什么哪?这么入神。”

  方旭呵呵一笑,摇摇头道:“想到点事情,有点走神,怎么了,帅哥,有事吗?”

  “说到你了。”虫子道,一脸的乐不可支,一幅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说到我了,我有什么好说的。”方旭不解的问道。

  候天把脑袋凑到方旭跟前,沉着脸道:“cz第一帅哥跟第三美女单独会面十一次,还有那十一碗情深似海的冰镇百合汤,当群众的眼睛是喘气的吗?”候天故作咬牙切齿状,语气也颇有些阴森。

  方旭心中一怔,倒着实没想到消息会走漏的这么快,心中大叹品评社的社员真是敬业的很。微一思索,淡笑道:“哥几个别拿这说事儿好吗?这,这可以理解成学姐对学弟的关心嘛。”

  “靠,狡辩。怎么没见美女来关心我?”候天大‘怒’道。

  众男生齐声哄笑,阿海更是挤眉弄眼得乐道:“阿旭,欲盖弥彰了不是。”

  帅科朝众狼摆摆手,嘻笑道:“不管怎么说,当事人再怎么解释,这也是cz一大新闻,而我们阿旭,就是这绯闻的男主角了。这下,cz大学风升水起,将会有趣的多了,各位看官,吾等拭目以待啦,呵呵。”帅科的装模作样拿腔拿调让大家狂笑不已,而我们方旭自然只剩下苦笑的份了。

  大家笑闹一阵,闲聊了一会儿,各自散去,方旭三人回到宿舍坐下,帅科突然道:“阿旭,说正经的,如果你对云娜真的有意思,那,可就要小心了。”表情是从来没有的严肃。

  “嗯?”对帅科的认真神态颇感到意外,方旭目带疑惑,凝神望着帅科。

  刘天思虑半晌,失笑道:“帅哥你别制造些紧张气氛,你是指小心云娜的护卫队?”

  帅科摇头道:“不是,护卫队还不够分量。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老实本分的学生,即便真的采摘了他们心中的玫瑰,大多也无非是叫骂几句,最多有几个偏激的拉你到操场单练,但是不会有危险。”

  刘天紧皱着眉头,沉声道:“危险?”说着话,却不望着帅科,而是注视着方旭,后者则是一脸恬淡的回望着他,眼神波澜不惊,无忧无喜。

  ‘神经大条啊。’刘天心中微叹,扭转视线望向帅科,帅科皱眉道:“据我的消息,云娜的老爸叫云天罗,是cz市副市长。爷爷是前公安部部长。”

  说到这儿,帅科微微停顿,打量着二人的表情,如他所料,刘天吃惊之色流于颜表。只是方旭却依然没有什么反应,这委实让帅科感到奇怪。

  其实方旭心中自也是一惊,早就料到云娜出身非富则贵,却没想到来头这么大,只是他一向喜怒不行于色,故而没有表露出来罢了。

  方旭笑道:“有什么关系吗?”

  帅科一愣,望着方旭一字一顿道:“阿旭,难道你不觉得你跟云学姐之间的距离大了一点吗?”

  方旭还没有言语,刘天先不愿意了,不悦道:“帅哥,我真是没想到你的思想也是这么封建,都什么年代了?再说了,不就是一市长的千金吗?哪有那么金贵?”

  帅科冷笑道:“封建?这个社会就这样。金贵?当然金贵,娶了她,不管是商界政界最起码少奋斗十年!想攀云娜这个金枝玉叶的人多了去了,还有不少是社会上的,你以为都冲着她的美貌去的?错,更多的是冲着她老子的地位跟日后可以取得的巨大收益!”

  帅科说着说着,情绪有点激动,急喘一口气,喝了点水,对二人又道:“方旭跟云娜要成,首先要冲过这些人的阻挠。”

  方旭听出了兴趣,呵呵笑道:“有首先必有其次,那帅哥,接着要过哪一道关卡?”

  对方旭满不在乎的表情甚是不满,帅科白了他一眼,接着道:“接着就是云娜的老爸云天罗。”

  刘天不满道:“现在恋爱自由,当父母的也未必真管的了。”

  帅科嗤笑道:“小天,我发觉有时候你真是幼稚的可爱哪。”

  听着帅科的打趣方旭失笑出声,悠然道:“我倒是有点明白帅哥的意思。你是说:别人能将云娜当作踏脚石,噢,请原谅我的措辞。那云天罗也可能将云娜当作筹码,同僚之间或者是上下级结为秦晋之好,对于巩固地位拓展仕途都是极为有利的。帅哥,我说的可对?”

  帅科一拍桌子,摇头晃脑叫道:“中。阿旭头脑果然敏捷,提头知尾,举一反三。”

  方旭当下也装模作样的一拱手,笑道:“惭愧惭愧,果酱果酱。不及君万分之一耳。”

  说完二人对视哄笑出声,刘天也为二人的嘻笑打趣所感染,笑骂道:“你们两个少恶心人了,不互相吹捧能死啊。”

  三人笑闹一阵,帅科脸色一正,道:“阿旭,我刚才说的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历年来有不少高官子弟在cz大学上学,据我所知,围绕他们所起的争斗也是不少,近的说,云娜柳佳林彩仙几人的追求者有不少被打的进了医院,原因无他,这三人要貌有貌,要身份有身份。远的说,二十多年前校花徐玉的追求者还曾经在操场上引发大规模械斗呢,具体原因倒是不明。不过有趣的是:听说云天罗当年也曾猛追徐玉,可惜败给了徐玉后来的男朋友方臣。”

  方旭听的目瞪口呆,自是没想到老妈的魅力如此之大,‘看来要好好盘问盘问盘问老妈的底了,看看老妈还有多少得意事没向自己透漏’,想到这,方旭窃笑不已。

  “所以,阿旭,不是兄弟不看好你,只是有些事情不一定是自己能应付的了的,凡事三思后行。”

  刘天闻言轻轻颔首,而作为当事人的方旭却单单只是无所谓的摆摆手,笑道:“帅哥,习惯了你的吊儿郎当,你摆出这么一副语重心长的话来,我可是真有点不适应哪。”

  帅哥怒道,“NYYD,要不是当你是兄弟,这事要搁在平常人身上,我才懒的鸟他。你少给我东扯西拉嬉皮笑脸的,我看你才有点吊儿郎当哪。”

  见帅科真有点生气了,方旭也不便过于调笑,当下呵呵一笑道:“帅哥,你所有的说法都是建立在我对云师姐有意思的基础上。可是---,如果---”方旭拉长了语气,瞅着帅科,故意停口不语。

  这下帅科倒是惊住了,仔细上下打量着方旭,愣了半晌后,喃喃道:“不会吧,你不会真的对云娜没有意思吧。你要是说云娜对你没意思我可更是不信。”帅科伸出两根手指,对着方旭狠狠的比划着,“十一碗百合汤哪,十一碗哪。”说到最后,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方旭望着做痛心疾首状的帅科,脸上换上了悲天悯人的神情,严肃言道:“小道消息害死人哪。”

  方旭手一摆制止了帅科的反驳,正色道:“帅科,你看这天高气爽,阳光明媚,这么好的日子谈论这些情啊爱啊,委实没有意义。大好的青春年华理应做点大事才对的起自己嘛。”

  “大事?什么大事?”帅科奇道。

  “比如说------”方旭故作沉吟半晌,见帅科被掉上了胃口,遂开口道,“把你阳台上那正散发着迷人气息的臭袜子先洗了。”

  “滚你丫的。”

  方旭接住帅科扔过来的枕头,呵呵笑了起来,一场谈话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了。只是方旭没想到的是,还真有人为了件大事来找他了。

  ******

  楚天龙公寓

  偌大的客厅显得空荡荡的。门口站着两个一身白衫的青年人,相貌装束俱很平凡。楚天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在他对面的高高瘦瘦的中年人正是秦老三。此时二人正在商讨着些什么。

  “胡哲这几日有什么动静没有?”楚天龙问道。

  “自从前些日子集结三大帮派谈过一次后,就再没有什么消息。”

  楚天龙怔怔地望着桌子上供的水月观音像,眼神温柔而伤感。叹口气扭转视线,声调低微地感慨:“平静的背后也许就掩藏着滔天骇浪。”

  “大哥你放宽心,那么多的大风大浪我们都过来了,还怕一个小小的胡哲不成。”秦老三见楚天龙神情压抑,忙宽解道。

  楚天龙神情转缓,一笑道:“我倒不是怕别的,近些年来,财富名利我都看的很淡了,我唯一担心的就是玉绢这孩子。”

  秦老三忙道:“大小姐现在很安全,我已经分派足够的人手去保护了,想必不会出问题。”

  “希望如此。只是玉绢的脾气太倔强了,又有点好勇斗狠,实在不像是个女孩子,我有时候可真怕她嫁不出去。”叹口气楚天龙又道,“咱们脱离黑道太久了,黑帮那些道道恐怕也不大会玩了。当年的兄弟也都老了,这些年与沈鹰贺宾相安无事,也都贪图安逸起来,更不用说新人了。这些年连我有时都忘了自己的出身了。”

  “大哥是担心真的有事发生的话,我们会吃亏。”

  “单单是对付沈鹰贺宾几人,我倒是不怎么担心。只是胡哲敢这么招摇,手中必有王牌,况且我们在明他们在暗,真的较量起来,吃亏是一定的。”

  楚天龙冷哼一声接着道:“最让我想不到的是紫凤的杜琏心也会跟着参合。”

  “老大,紫凤的后台是司徒夜。”秦老三提醒道。

  楚天龙神情一冷,道:“司徒夜?这事儿确定跟她有关系?。”

  秦老三道:“目前看不出来,不过杜琏心有她扶持才走到今天这一步,这事情她肯定脱不了干系。不如---”他望了楚天龙一眼,欲言又止。

  楚天龙注意到了他的不自然,笑道:“你是说让我找找方臣?”

  秦老三点点头,道:“再怎么说你们当年也是好朋友,虽然好多年没怎么联系了。”

  楚天龙大笑道:“其实我早就找过他了。”

  秦老三失笑道:“老大,没想到你下手这么快?他怎么说?”

  楚天龙道:“司徒夜的事情因为没有证据我也没提,我跟他提过现在有点困难,小方还是很给面子,二话不说就给我拨过十个人来,过个三两天也该到了。”

  秦老三叹道:“没想到方臣还是跟以前一样,急公好义。”

  楚天龙亦叹道:“有些人一辈子也是变不了的。小方这样,天罗这样,沂南也是这样。昔日好友都有卓越成就,反观最不成器倒是我了。”言下满是自嘲唏嘘之意。

  秦老三劝解道:“只能说是各人境遇不同罢了,再者说了老大你多经坎坷,但也成功由黑转白,有今天的地位也应该觉得自豪了。”

  楚天龙经秦老三一说,心中稍为舒坦,嘿然一笑,换了个话题道:“当日救玉绢的那个人有消息了吗?”

  秦老三点头道:“打听到了,他是cz大学大一的学生,叫方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