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陷阱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4527 2004.03.10 00:07

    方旭对车玉力倒是一点不放在心上,因为方旭确实没对柳佳动过什么心思,而且车玉力这种级别的高手他一个手指就可以对付了,可他依然还是有点苦恼,为什么自己那么的小心这麻烦还是找上来呢?云娜是如此,柳佳也是如此,难道这些美女的威力真的那么大吗?即便是普通交往这些护花使者都会眼红吗?我不就是比别人帅了一点吗(他的脸皮也比别人厚了一点儿)?“呵呵”,方旭想着想着笑出声来,摇摇头无奈的想:美女是麻烦哪。其实方旭错了,美女怎么会是麻烦呢?她们不过是制造麻烦的机器罢了,呵呵。

  周日,方旭将一切烦恼的心情放开,在家里练起字来。云若若又去上班了,现在公司一天也缺不了她,好多事情等着她处理,云若若回来后就撅着小嘴对着方旭抱怨,说自己都快成了保姆了,手下人大事小事都要汇报,也不动动脑子。为了平息这位大小姐的怒气,方旭只好用尽心思给她做各种美味佳肴,云若若每次都是吃得眉开眼笑的,方旭大叹自己实在是聪明。他不知道的是云若若只要和他在一起,即便是吃窝窝头都是开心的,唉,情感白痴啊。

  凌晨0点,方旭照旧穿好了玄天宝衣,装备齐全出发了。如今他的心里可是高兴的很,经过一个多月的‘发泄’(那么多的人肉沙包让他打),他的武功进境甚快,已经渐渐的快要摆脱了‘百念横生’的困扰就快进入了第三层的最后阶段了,就是老道三十多年来始终无法突破的境界。而且他现在已经开始喜欢上‘执法者’这个角色了,每次看见那些恶人胆战心惊的丑态和被救人那一副喜极而泣的表情,就觉得心情畅快。

  ‘我辈立于世,当效仿前人,仗三尺剑,怀正义心,铲不平路,斩奸恶邪,叱诧风云,傲笑天下’,方旭念及此,心中豪气顿生,如果不是在市区,真想引吭长啸,一舒胸襟。

  可能有人觉得方旭的手段过于血腥,可是方旭自己明显不这么认为。这些做坏事的家伙既然敢出来做坏,就得明白失败的代价。同样的弱肉强食而已,对于历经生死历练的方旭来说这太正常不过了。

  嗯?前面好像有状况,方旭忙加速飞掠了过去。

  一个行人稀少的地方,几个小流氓打扮的人尖声色叫着围着一位长发姑娘,姑娘俏丽的脸上满是惊恐的泪水,绝望的喊着:“救命啊。”声音凄厉,在黑夜中荡出了好远,可是这里实在是太偏僻了,又哪有什么人会来救她呢?

  几个小流氓淫笑着开始拉扯姑娘的衣服,女孩子绝望的闭上双眼。这时一个怪怪的声音响起:“几位,好兴致啊。”

  几个流氓闻言大惊,回过头去看见一个如同蝙蝠侠一样装扮的人站在他们身后几米处,一人突道:“是执法者”,登时几人都吓得齐齐怪叫一声,满脸都是惊恐之色,慢慢向旁边散开,看样子是准备开溜。

  执法者没有理会他们,径直走过去将吓倒在地的女孩子扶了起来,“姑娘,你没事吧?”

  “她没事,不过你就要有事了。”冷冷的声音响起,赫然是刚才吓的面无人色、意欲逃走的那几个流氓,不过如今他们已经把执法者包围了起来,脸上满是凝重的表情。

  执法者微微一愣,腰间却被顶上了一个冰冷的家伙,同时响起一声娇喝:“别动,举起手来。你被捕了。”竟然是那位即将‘受辱’的姑娘。

  执法者依言慢慢的举起手来。一个流氓,不,现在应该改口叫警察了,拿出手铐满脸戒备的走了过来,执法者突然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拿手铐的警察一脸的不爽,他心里也完全没有抓到罪犯的喜悦感,‘我不会是在同情这个家伙吧’,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其他人也不解的看着执法者,这个家伙是个疯子吗?被人抓住了还这么开心,还有心情笑?

  执法者停住笑,说道:“好巧妙的局,各位的表演也不错。一切都拿捏的恰到好处。”

  众人听到这里越发认定这个执法者是个疯子了。死到临头还表扬对手。

  执法者语气一转,叹口气道:“不过,这位姑娘好像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赵笑盈诧异的问,她自问从头到尾应该没有破绽才对。

  “你的手枪里没有子弹”执法者笑道

  “胡说,你…”赵笑盈怒道,她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可接下来执法者的动作让她呆住了,执法者将右手平伸出来,摊开了手掌,掌心上有着几颗黄橙橙的子弹,赵笑盈就着月光看的仔细,果然不错,是自己手枪的子弹,她发呆之际,执法者忽然出手将她拦腰抱住,双脚一踩地面,两人如同火箭般的弹射了出去,瞬间无影踪了,只留下一地张口结舌如同见鬼一般的警察傻傻的喃喃自语:“靠,不会是超人吧。”

  “你既然演了如此一出好戏给我看,那我投桃报李,也帮你做件事。”一路上急奔的执法者对被自己抱着的赵笑盈说道。

  赵笑盈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没带头盔坐在一辆疾驰的摩托车上,‘这个家伙是不是人,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是超人还是机器人?’

  她已经不敢睁眼了,一睁开眼那呼啸而来的寒风让她相当难受,只有贴近这个可恶的男人才感觉到温暖。而且在这个男人身边自己竟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竟然是‘安全’,是‘温馨’。他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好清新,赵笑盈有点贪婪的轻嗅着这个男人的味道。却猛然醒悟,‘该死,我怎么会这么想,他是匪我是兵,我们是誓不两立的,我怎么会这么失态。’赵笑盈努力提醒自己,然后拼命挪动自己的身躯尽量远离执法者,可这么做的后果是她的心中有了微微的失望。‘我这是怎么了’,赵笑盈有点想哭,她为自己生出如此的念头感到害怕。

  “好了,到了。”执法者停下了脚步。松开了赵笑盈。

  “这里,这里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我的家吗,你怎么进来的?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你想干什么?”站在客厅的赵笑盈提出了一连串的疑问,语气里有着深深的戒备。‘他不会是要…’,女孩子不敢想下去了,她很是害怕,身体也在微微颤抖。呆呆的看着这个魁梧高大健壮之极的执法者,‘他的面罩下面是一副什么样子呢’?女孩子就是好奇心太重,即便是意识到自己处于危险当中,仍然抑制不住好奇。

  “是你告诉我你住在这里的。” 执法者指指她的脑袋,“而且那么简单的防盗门怎么难得到我,我说过帮你个忙,看你也很累了,所以送你回来休息。好了,再见了。”说完后扭头要走,留下思维处于停滞状态的赵笑盈,‘见鬼了,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他我住在这里,还有他竟然帮我这么个忙,他的逻辑思维是不是太怪异了,他究竟是天才还是疯子。’赵笑盈自然不知道执法者是如何从她的脑子里知道她的住址的。

  “你等一下,”回过神来的赵笑盈忙道,“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破绽的?”这是她今晚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而且这个执法者明显对她没有恶意,所以她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很简单,那几个人的眼神没有一丝的邪意,而且当我扶起你的时候注意了一下你的脉搏,很平稳,根本没有即将受到侮辱的女子那杂乱的心跳;你的表情虽然表演的很像很到位,可你的眼神却没有一丝惊惶失措的样子。”执法者淡淡的说道。

  “原来如此。”赵笑盈心里害怕了,这是个什么怪物,如此敏锐的观察力,高超的身手,想了一下又道:“那你又是怎么把我的子弹取走的?”赵笑盈又想起了这个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执法者看来没有什么不耐烦,这个俏丽的小丫头给他的感觉不错,敢以身犯险,这种精神他还是佩服的,所有他也很乐意解答她的疑惑,“如果给你十秒钟的时间,你能够将子弹取出来吗?”

  “当然可以。”

  “那就对了,我只不过将同样的动作加快几百倍而已。”

  “那你还是不是人?”赵笑盈大惊,将动作加快几百倍那早就远远超过了人体极限,不过她也没有认为执法者在吹牛,因为她已经切实感觉到他的厉害了,刚才他抱着自己飞跃时那腾云驾雾般的感觉绝对是真的。

  “严格来说,你可以称呼我为‘超人’。”执法者怪笑道。

  “厚脸皮。”赵笑盈娇嗔道,忽又感到不妥,自己跟他应该是兵匪的关系才对,为什么自己对他提不起一点恨意,而且与他说话的口气就像是与知交好友谈天一样。

  执法者声音突又一冷,“这位小姐,你记得转告你的上级,要他不要再干今晚这么无聊的事情,我们都是维护正义,你们在明,我在暗,许多你们作不了的事情我来做,我们应该是互补的关系才对。”

  赵笑盈突然觉得他说得好像有点强词夺理,可偏偏又有点道理。不过这嘴上却不服软,“可是你已经触犯法律了,你救助路人,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质是好的,可是你不经政府部门,私自处决滥用私刑,是什么性质你知道吗?你是在犯罪!你应该等法律来制裁坏人而不是自己动手。”

  执法者眼神闪过一丝讥讽的味道,“等法律来制裁的话,那好人早就死光了。制裁了还有个屁用。还有我问你,犯罪的对象一般指的是什么?”

  赵笑盈奇道:“自然是人了。”

  执法者大笑:“对呀,可是对我来说,犯在我手里的那些混蛋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我往往把他们称之为畜生。我一向是救人教训畜生。”语气霸道而又充满豪气。

  赵笑盈怔怔的发呆,感觉这话相当的强词夺理,偏偏听起来又是那么痛快,一时间她也找不到话语来反驳。愣了半晌,道:“你既然自号‘执法者’,本身为何却不遵守法律。”赵笑盈觉得自己有点没话找话了,这个浑身充满了霸气的男子把她的心给搅乱了,让一向以冷静自恃的她也乱了阵脚。

  “你们所讲的法与我所执行的法并不一样。”执法者也不急着走了,看来这个女孩子或者说她的话题引起他的兴趣了。

  “有何不同?”赵笑盈不解了,娇声问道

  执法者想了一下,道:“你们口中的法律是你们自己定的,肯定会有偏颇。别人就可以借助它的漏洞来逃脱,我信的法是‘天地正气公道人心’,这才是真正的法。”

  “人心?法律是不能讲人情的。”

  “狗屁,法律既然是不讲人情的,那为何我会有查出那么多的混蛋曾经被多次送上法院至今却安然无恙,而且我教训的人中又有多少是屡次犯案被捕许多次却仍然不知悔改的家伙。还有好几个贪污犯多次被举报却没人来查,法律不讲人情,骗鬼吧,这么幼稚的话骗小孩子吧。我已经将其中一人的犯法证据交了上去,我倒要看看你们上面如何处置。”执法者不屑道

  “可是我们的法律很多专家制定出来的行之四海而皆准的,你的法却是单凭自己的标准,如何服众。”看来赵笑盈说上瘾了

  “你们法律本身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问题是执法的人不能不偏不倚毫无私心,否则本人又何必有存在的必要。至于你说得是否服众,我还是那句话‘公道自在人心’。而且我遵照自己的道德行事,我没有要你们接受我的标准,那你们就不能拿你们的标准来要求我。”

  “好了,我要走了。你告诉你的上司,以后像今晚这样的游戏还是少玩的好。我今天心情不错你才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我可不敢保证每天都这么愿意和你们玩的。”话语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丝肃杀的冷意,让一向大胆的赵笑盈都不禁打了个哆嗦。

  “再见了,不,希望不要再见的好。哈哈”随着笑声,执法者瞬间消失不见了。客厅桌子上留下了那几发子弹。

  赵笑盈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呆了一会儿。扯下头上的假发,转身拿起桌子上的子弹,感受着上面由执法者留下的体温,俏脸上阴晴不定,神色复杂。

  ‘真的不要再见了吗?’想着这个问题,一时间竟然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