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追忆往昔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404 2005.08.24 17:15

    话说十年前,老道正在督促小方旭习练武艺,某一日下午突然收到一封加急挂号信,老道拆开一看登时就变了脸色,当天晚上就向方臣夫妇辞行。

  见老道脸上露出从来没有过惊惶之色,方臣夫妇自是心中疑惑,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老道的一位恩公兼至交突发疾病,近日已经危在旦夕,急需老道前去救治。

  方臣见状也不多言语,立刻吩咐手下人安排车子送老道启程,却不料小方旭站出来要求跟师父同行。

  “这---,我倒是没什么意见,阳阳你还是问问你父母的意见吧。”老道言道。

  “你也要去?这个嘛------”方臣显得有些迟疑。

  “不行。”徐玉斩钉截铁的反对,“阳阳,你给我好好呆在家里,别去给道长添乱。”徐玉的口气不容置疑,前些日子方旭偷偷溜出去玩却险些被绑架,徐玉心中正紧张的很哪,又如何肯让方旭出远门。

  “阿玉,不如就让阳阳跟道长去,有道长保护,肯定不会出危险,再说了,让他顺便见见世面也好。“看着儿子望向自己那急切恳求的眼神,方臣心中一软,笑着劝说着妻子。

  “是啊,师父常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万卷书我倒是读了,可是万里路却一步也没迈出去,说出去要让人笑话的。”见老爸替自己开口求情,方旭一乐,忙振振有辞的将自己理由说出来。别看他小小年纪,倒也是挺会瞎掰的。

  徐玉却丝毫不为所动,道:“不准就是不准,道长是去给朋友治病,哪有时间照顾你这个小东西,你少去添乱。”

  见妈妈执意不允,父亲又是一幅爱莫能助的表情,师父就更不用提了,满脸忧心忡忡的失去了往日的镇定,方旭更是不敢指望。见如意算盘拨不响了,方旭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怔了一会儿后,小脸涨红,不满的大叫道:“我就是要去。我也是有人身自由的,我不要一天到晚呆在这座鬼屋子里面,我要跟师父出去玩。”

  听着方旭的不满言词,屋内大人俱觉得好笑,徐玉笑道:“阳阳乖,道长是去办正事的。你要是觉得无聊,妈妈带你到公司里玩,你说好吗?”

  方旭正待摇头,此时一直站在方旭身边的司徒夜突然言道:“玉姐,不如让阳阳出去走走吧,他这些日子老想着出去玩,都快想疯了。其实像他这么大的孩子有几个是一天到晚学习的,偶尔让他出去散散心对他的心智发育也是好的。玉姐总不希望我们的乖阳阳变成一个孤僻的孩子吧。”

  司徒夜此时刚到方家不久,主要工作是照顾方家的几位老人家。本来以她一个保姆的身份,根本是没有什么发言权利的,只是一来徐玉与司徒夜颇是投缘,一向是姐妹相称,二来司徒夜为人机敏伶俐,也很得几位老人家的喜欢,而且平时方旭经常缠着司徒夜,两人关系也是很好,所以就开口替方旭求了个情。

  徐玉听了司徒夜的话,心中也是一愣,自己光考虑到阳阳的成就,却忘了阳阳仅仅只是个孩子,他应该也有着其他孩子的权利――玩。想到这徐玉心中不由有了一丝惭愧,轻轻叹口气,道:“好吧,阳阳,你就跟道长去吧,不过记住别闯祸,好好听师父的话,知道吗?”

  说完徐玉转身对着老道,诚恳言道:“道长,这样,就劳烦您多费心了。”

  老道颔首微笑,方旭见妈妈同意了,登时间欢喜雀跃,叫道:“司徒姐姐太好了,姐姐万岁。”说着话,猛的跃了起来在司徒夜的粉面上用力亲了一下,却没发现两朵红云,飞上了司徒夜的粉颊。

  徐玉佯怒道:“姐姐是好姐姐,那妈妈就不是好妈妈了。”

  方旭忙跑到徐玉面前,摇晃着徐玉的手,笑道:“妈妈也是好妈妈,妈妈最伟大了。”

  徐玉噗哧一笑,轻抬玉指戳了一下方旭的脑门,笑骂道:“你这个小马屁精,这么小就甜言蜜语的,将来女孩子碰见你才算是倒霉哪。”

  ******

  “司徒姐姐是谁?”柳佳问道。

  方旭笑道:“司徒姐姐当时是我姥姥的保姆,我姥姥特喜欢她。”

  “噢,原来是这样。那你师父治好了他老友的病了吗?”

  “我师父医术无双,自然是没问题了。”方旭淡笑道,语气中满是自豪之意,接着又道,“不过太虚师伯是旧疾缠身,对师父来说,治标倒是不难,治本就很是费力,师父成天忙于此事,又不要我帮忙。我当时闲的无聊,又见太虚师伯两个小徒弟穿的道袍很是好看,就向师伯讨了一件,装扮成道士出去玩了。”

  “原来是这样。”柳佳恍然大悟道,接着咯咯娇笑道,“原来你不是道士,只是挂着挂着羊头卖狗肉哪。”

  方旭俊脸一红,顾左右而言他,道:“后来我就碰见你了。”

  柳佳美目中满是喜悦之色,幽幽道:“说起来我真是应该感激那只小白兔,如果不是因为追它而迷路,我也就不会与你见面了。”

  ******

  小方旭在山中闲逛,因为此时正是十一黄金旅游周的时间,游客众多,方旭本身是喜静之人,又加上身负武功,身手矫捷,不怕寻常危险,所以一味在人流稀少的地方游玩。

  一日下午,方旭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但见此地山峻石奇,林茂泉清,松林浩然杂以各色果木,山腹与沟壑间,泉水涌溢,奔流不绝,泉水清冽,鱼儿在里面游弋嬉戏,更给此地增添了几分生气,真是一处绝佳的地段。

  方旭正自欣赏,耳边却隐约传来一阵轻微的啜泣声,方旭心中疑惑,循声而去,却看见一个小女孩儿正坐在乱石之上,伤心的哭着。

  方旭心中好奇,几步走上前去,轻声问道:“喂,小姑娘。谁欺负你了吗?你的爸爸妈妈呢?”

  小姑娘闻言抬头,却看见一个头梳发髻,身着道袍的小道士笑嘻嘻的站在自己面前,当下抽噎着说道:“我要追小白兔,我的脚崴了,我找不到妈妈了,我害怕。”说到最后小嘴一咧,又哭开来了。

  小姑娘虽然说的是断断续续,方旭倒也听明白了几分。小姑娘粉雕玉琢般的脸蛋上挂着点点珠泪,望着小姑娘那楚楚动人的神态,方旭心底猛然间升起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念头,当下笑着道:“喂,小妹妹,别哭了,我带你去找妈妈好吗?”

  小姑娘闻言倒是不哭了,高兴的答道:“好啊。”说到这小姑娘秀眉一蹙,奇道:“你认识我妈妈吗?”

  “不认识。”方旭老实回答。

  “那你怎么帮我找妈妈,你骗人。”小姑娘撅着嘴,蛮不高兴的说道。

  方旭登时为之气结,怒道:“你这个大笨蛋,我不认识你妈妈,可你认识呀,我领着你去找不就行了,真是被你气死了。”

  小姑娘见他做凶神恶煞状,心中一怕,又哭出声来,方旭一下子慌了手脚,急道:“唉,我说你怎么动不动就哭呢?真是个小鼻涕虫。”

  小姑娘一听方旭说自己是鼻涕虫,哭的更欢了,边哭边道:“你凶我,还骂我,你是个大坏蛋。”

  方旭心中好笑,也被小姑娘的哭声搞的有点心烦,当下只好无奈的赔礼道:“好了好了,我不好,我道歉,你总可以不哭了吧。”

  小姑娘一听方旭道歉了,登时泪也不流了,嘴也不瘪了,笑着道:“好啊,那我原谅你了。”

  见小姑娘说哭就哭,说笑就笑,那眼泪如同自来水般开关自如,方旭颇感到有点无奈,摇摇头道:“那我们走吧,鼻涕虫。”说完伏下身去背起小姑娘,沿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小道士,我不叫鼻涕虫,妈妈叫我佳佳。”小姑娘显然对方旭给她起的绰号很是不满,趴在方旭背上抗议道。

  “什么‘加加’,还‘减减’哪,一点不好听,我倒是觉得鼻涕虫满适合你的,既生动又传神。”方旭笑嘻嘻的道。

  “你这个坏小道士。”

  ******

  “你这个坏小道士。一见面就欺负人家。”柳佳握着方旭的手,轻声呢喃道。也不知道是指现在哪,还是当初,亦或二者皆是。只是那语调温柔,哪有丝毫的责怪之意,望向方旭的眼波更是柔媚如水,饶是以方旭的养气功夫,望之也是心神一荡,握着柳佳的手微微用力,柳佳娇躯一软,又自靠到方旭身上。柳佳羞涩的望着方旭,任由心上人搂着自己的纤腰,玉面更是绯红一片。

  ******

  小方旭几经周折,终于顺利的将柳佳送还到父母身边,当一脸感激的计青柳明元询问方旭姓名时,方旭只是笑笑却没有回答,计青当时以为三清弟子有什么特殊规矩,也就没有追问。

  接下来的日子是柳佳最快乐的时光,柳佳像牛皮糖一般紧紧缠着方旭,方旭也是无事,而且与柳佳也很是投缘,于是领着她四处游玩,计青倒也放心。

  期间有一日,二人出去游玩,不知不觉间已近黄昏,二人见天色已晚,正待回转,却不料突然间狂风大作,空中电闪雷鸣,不一阵竟然下起雨来。

  匆忙间方旭找到了一处山洞,二人忙进去避雨,好在二人躲避及时,身上倒也没怎么被雨淋湿,只是因为暴雨缘故,天气陡然转凉,本来就清凉的很的山洞此时更增几分寒冷气息。从小习武身强体健的方旭自然无事,可是柳佳是家中的掌上明珠,正所谓捧在手中怕飞了,含在口中怕化了,从小到大从没吃过苦,此时只冻得冻的牙齿打颤,脸色发青。

  方旭见状忙将自己的道袍脱下来给柳佳披上,又运起真气替柳佳驱寒,不一会儿,柳佳恢复了过来,可是方旭却累的脸色煞白满脸大汗,柳佳看的心中感动,轻轻说道:“小道士,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方旭不妨柳佳如此一问,怔了一会儿,咧嘴笑道:“我想这就是大人们常说的缘分吧。”

  柳佳笑道:“是吗?小道士,我好喜欢你,你呢?”

  方旭呵呵笑道:“我也喜欢你,鼻涕虫。”

  柳佳玉面转黯,道:“如果我们能够一直在一起就好了。可是我明天就要走了。”说到最后,眼泪又流了出来。

  方旭听的心中也是不好受,伸手替柳佳擦掉泪珠,脑中突然灵机一动,笑道:“我倒有个办法。”

  柳佳一听,登时也有了精神,催促道:“快说快说。”

  方旭道:“我会雕刻,不如就把咱们两个的样子都雕刻下来,你拿我的,我拿你的,想念对方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你说好吗?”

  柳佳拍着巴掌娇笑道:“好啊好啊,小道士快刻呀。”

  方旭正要雕刻,冷不防柳佳又道:“可这样一来,这两个雕像不就很久不会碰面了吗?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不是更可怜吗?”

  方旭一听,觉得也对,思忖了半天,突又笑道:“不如这样吧,雕像你拿着,我再画一幅咱俩的画,不就行了吗?”

  最后照方旭所言,雕像归柳佳所有,方旭另行画了一幅画贴身保存,第二天方旭送柳佳回到宾馆,二人度过了最后一段时光,临别之际柳佳央父亲给方旭留下自己家里的电话与住址。

  “小道士,你一定要来找我呀。”柳佳的声音混合着哭声飘散在风中。

  方旭眼中流泪,却没有做答,只是冲着柳佳渐渐远去的小小身影用力的挥着胳膊。

  ******

  “对了,小道士,那幅画呢?”柳佳问道。

  方旭细细思索,半晌后面上露出迷惘神色,无奈的叹气道:“我记不起来了,想来是师父怕我睹物思人,将它收起来了吧。放心吧,佳佳,我一定会把它找出来的。”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柳佳闻言极为开心,又道:“小道士,不,我还是叫你阿旭吧。”柳佳娇笑着,突然压低了声音,道:“阿旭,我们遇到那几个坏蛋的那天晚上,咱俩分手后发生的那些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方旭略一沉吟,淡淡笑道:“是我。”

  柳佳奇道:“这件事怎么跟车玉力扯上关系了。莫非---。”

  方旭点头道:“不错,当时那些坏人的幕后主使就是车家兄弟。”

  柳佳银牙紧咬,面上如罩寒霜,恨声道:“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

  方旭安慰道:“佳佳,你别生气了。我把他变成了植物人,他也算是受到应有的惩罚。”

  柳佳神情转缓,只是见方旭说来从容,脸上也没有一丝紧张之色,玉面上不禁又露出担忧之色,轻声道:“阿旭,我知道他们都是坏人,你这么做也是大快人心,可现在毕竟是法律社会,你万事还是小心的好。”说到最后浓浓皆是关心之意。

  方旭听来虽然觉得不以为然,可对于佳人的关心,心中也是感动,当下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会的。”

  见方旭听的进自己的劝告,柳佳芳心欣喜异常,接着道:“不过阿旭,有一件事情你要小心了。”语气郑重其事很是认真。

  方旭闻言好奇,笑道:“佳佳,什么事情你直说好了。”

  柳佳道:“我听爸爸说的,车玉力的爸爸请了几个神秘的高手,好像要来替车玉力治病,其中一个好像是教车玉力习武的师父。”

  方旭一愣,转念一想车玉力已经被自己伤了主神经,这一辈子也别想恢复了,当下也就不以为意,随意的点点头没有言语。

  柳佳接着又道:“还有一件事,我是听舍友讲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听说下届新生有个人放出言来要取代你第一帅哥的地位,他的女朋友是我舍友的一个远方亲戚,两人闲聊时她告诉我舍友的。”

  方旭闻言失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第一帅哥这个虚名顶在头上委实无聊,谁要拿尽管拿去就是,又有什么防备的。”

  柳佳急道:“我听说这个人功夫很好的,就连车玉力也败在了他的手上,如果他借学校社团比武之时向你挑衅----”

  说到这柳佳见方旭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笑容,忙道:“我知道以你的功夫肯定是不怕他的,可是你万一有所暴露而让有心人盯上,那岂不是很危险。”

  方旭一想也是,遂笑道:“佳佳,你放心好了,最多我不跟他起冲突好了,其实我也是很怕麻烦的。”

  柳佳闻言心中松了口气,方旭又道:“佳佳,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不知为何方旭总觉得柳佳描述的这个人自己有几分似曾相识之感。

  柳佳摇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姓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