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赴宴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4010 2004.03.02 17:57

    周四下午下班的时候,计老特意嘱咐方旭明天到他家里做客,别忘了给他的朋友说一声,如果可以的话一块来最好,方旭点头应允。

  回到家中,方旭将事情向云若若说了一下,不过没说计老请她同去的事情,短短十几天,云若若的名头已经响的很了,在酒店剪彩的时候电视台还专门采访过,如今酒店的名气又渐渐大了起来,认识她的人更多了,方旭如果带她同去赴宴,被人认出来可就不得了了。

  云若若听后,也没什么意见。虽然明晚她很想跟方旭在一起,因为明晚是家人团聚的日子,意义特殊。可是徒弟到师傅家拜访也很正常,她也不好拦着,“好吧,反正明天酒店里的事情肯定很多,我就在酒店里吃饭好了。”想了一下,道:“阿旭,你到师傅家去拜访是不是应该带礼物?你准备了吗?”

  方旭听后微微一笑,道:“我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我已经问过药店的朋友了,知道师母是位大学教授,很喜欢各种字画,师傅没什么别的爱好,只是喜欢喝茶,我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

  看着云若若好奇的眼神,方旭道:“云姐,要看看吗?”

  “好啊,求之不得呢,我想看看你到底还有些什么宝贝?”云若若皱了皱可爱的琼鼻,鼻角的几道浅纹看起来娇俏极了。美人就是美人,一颦一笑,俱都如此诱人。

  方旭不敢多看下去,忙起身进卧室拿出了他准备的礼物。是一个长长的木匣子和一个胖墩墩的盒子。

  “是什么呀?”

  看着云若若急切的表情,方旭微微一笑,‘女孩子的好奇心实在太大了’。打开长匣子,里面放着一副卷轴,方旭小心翼翼的打开,是一副山水画,画中青山伟岸,其上郁郁葱葱,大江环山而绕,潺潺流水画的如同真的在流动一般,晓日初升,淡淡的红色光芒照在山水之上,给其笼罩了一幅神秘的味道。看罢后,云若若感觉山的坚定,水的柔情,山水组合的磅礴霸气,旭日东升带来的无限生机在画中俱都得到了体现,而且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好美啊”云若若看呆了,半晌才轻启檀口赞叹道,“是古代名画吗?”

  方旭摇摇头。

  “是你画的?”云若若惊叫。

  方旭笑而不语,只是眼里的自得之色却着实让人一览无余。

  云若若虽然早就知道方旭书画了得,而且客厅得那幅“仙子舞空图”就是出自他之手,但这副明显更胜一筹且画风迥异(很多画家的画风是一定的)的山水画竟然也是出自他的手笔,即便是镇定如云若若也是吃惊不小。‘一个深藏不露且又能创造奇迹的男人’,这就是云若若给方旭的评价。

  接下来方旭打开了那个胖胖的木盒子,原来是一包茶叶。盖子打开,满室生香,方旭随手取出一撮放在茶壶里,然后将木匣子盖好,看的出来这个木匣子的密封性极好。

  方旭将茶泡好了,倒了一杯递给早就被茶香勾引的“垂涎欲滴”的云若若,笑着看着她。

  云若若欣喜的接过浅酌了一口。美目微阖,脸上绽放出足令百花怒放的笑容。片刻后,云若若轻叹一声:“简直太美妙了,让人深深的陶醉其中,不,应该说是沉溺其中,但是茶香中却还有一种奇怪的寒意沁人心脾,让人在沉溺的同时还能保证心神的清醒,饮后通体舒泰,实在太好了。阿旭,这茶叫什么名字?”

  方旭微微摇头:“还没有取名字。”

  云若若愣了一下,“难道,难道,这茶是你自己……,”

  方旭微微颔首,“全天下估计不会有重样的,是我自己采摘培制的。这样吧,你给取个名字如何?”

  “我?”云若若看着方旭认真的表情,芳心暗喜,沉吟了一会儿,“就叫雪中莲如何?”

  “雪中莲,雪中莲,冰冷孤傲,让人在欣赏的同时还能守得灵台的清醒,贴切,就叫雪中莲”方旭喜道。

  “对了,云姐,我这还有两盒,就送你一盒吧,你平时那么辛苦,工作的时候喝一点,这茶除了口感很好外,对肠胃也颇有裨益,而且可以增强体质。”方旭说着,进屋又拿了一盒。

  “给我?谢谢你,阿旭。”云若若接过后,欢喜雀跃,娇笑不已,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道:“对了,阿旭,这种茶是否可以大批量的生产?”

  “很难,有几种配料很是稀少,而且培制的过程也很复杂,配方是我无意在一本古代茶经上见到的,而且上面有几种配料我没有找到,只好找了一些类似的材料替代,几年来我也只是培制了七盒,我自己三盒,其他送人了(两盒老道,两盒父母),每盒无非三两而已。”

  “那实在太可惜了,如果可以大批量生产的话,我们可以专门开一个茶馆,那可就是财源滚滚了。”云若若满脸的惋惜。

  方旭暗笑,这个云若若什么都在跟利润挂钩,不过这也实在是一个实干家的优异表现: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商机。

  ********

  第二天,周五。计老一天没来,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打电话到药店要那个中年人林雄下班后带方旭到他家来。

  下班后,方旭随同林雄做公交,大概也就五分钟的时间,到了一处小区,步行几分钟就到了。

  计老家在三楼,敲门后,计老把门打开,看见方旭后满脸笑容,“快进来,别在门口发呆。” 林雄打了个招呼就告别了,他家原来也在这个小区里。

  方旭进门换好了拖鞋,走了进去。计老看见他手里还提着东西,微微皱了眉头,方旭家境看来一般,穿着朴素,而且过年都不回家,家里条件肯定不好,如今又花钱买礼物,‘唉’计老心下轻叹。

  此时一位看来六十多岁、雍容华贵浑身充满了知识女性气息的女人从厨房里出来,看见方旭笑道:“你想必就是老计这几日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个年轻人方旭吧。”

  “师母好。师母叫我小旭就好了。”方旭连忙起身彬彬有礼做答。

  “好有礼貌的孩子,”老太太满脸的喜色,看来方旭给他的印象很好,一瞥眼看见了方旭提来的东西,如同计老般皱眉,道:“小旭,你来见我们老两口干吗还带什么东西,这样是不是太见外了,再说年轻人乱花钱也不好。”

  微微责备的话语中透露出了老人的关心,计老也在旁边点头称是。

  方旭心下感动,忙解释道:“师傅师母你们误会了,这不是花钱买的,这是一幅山水画,是小旭的一位朋友画的,这是一点普通茶叶是我们家里自己培制的,借花献佛,聊表敬意而已。”

  ‘原来如此’,二老明白了,师母道:“既然是小旭一番孝心,我们就却之不恭了。老计,你就收下吧。”

  计老乐呵呵的点头。

  师母继续去做饭了,计老和方旭在屋里闲聊了起来。方旭打量了一下屋里,三室一厅的格局,处处都显得井然有序,干净之极,客厅里摆放的桌椅都是老古董级别的,价值极高,喝的茶是计老珍藏的龙井,虽然比不上‘雪中莲’却也颇为不俗。客厅墙壁上还摆放着七八副画,而且有一幅郑板桥的竹画,细看去竟然是真迹,其他几副大多是其他当代名家所画,好几副画都有一行题字:赠桃李满天下的梅琴老师。看来梅琴是师母的名讳了。

  闲谈下计老对方旭的银发起了兴趣,以前都是在药店,工作场合不好意思问,现在私人会谈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方旭依然是那幅说辞,计老连连称奇。

  此时梅师母接过话来:“小旭你是c大的学生吗?”

  “是的,师母,大一建筑系”

  “我们家小佳也是哪,不过她是大二了。”师母笑呵呵地说起她的外孙女,语气透漏出无限的宠溺。

  “那有机会真希望见上一面才好”方旭答道,其实也就是为了礼貌才这么说的,他哪有这心思。

  “那感情好,不过不用找机会了,她家三口人一会就到,到时候见个面,以后在学校里互相照应一下。”计老笑道。

  ‘我倒,原来是家宴哪’,方旭有点吃惊,本以为来吃顿便饭,陪两位老人家聊聊就好了,没想到人家是办家宴,方旭除了父母、老道以及几个有数的几个朋友外,并不是很愿意跟其他人尤其是陌生人太过亲近的。可能是从小孤独惯了,养成了如此性格。

  方旭暗想,‘还好他们只有一个女儿,如果多几个那岂不麻烦了’。

  正想着哪,门铃响了起来,计老大笑道:“说曹操,这曹操就到了,小旭,麻烦你去开个门。”

  方旭点头称是,起身去开门。

  门一打开,门口站着一个魁梧的高个子中年人,个头与方旭相差无几,脸微胖,一双眼睛很有神,脸上表情过于严肃,旁边是一位中年美貌妇人,嘴角含笑。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子,不过被男人的身体挡住了脸。

  男子看见方旭开门后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岳父提到过的新收的小徒弟,只是没想到如此帅气逼人,还好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瞬间恢复了神情,朝方旭微微一笑。方旭也是礼貌的一笑,侧身将他们迎进了房间。

  方旭关门回到客厅后,看见了中年夫妇后面那个女孩子的庐山真面目,‘是她’,方旭微愣。

  女孩子也看见方旭了,也是一呆,随即娇笑道:“原来是你,第一帅哥。”

  “你好,柳佳学姐”,方旭笑道

  “你认识我?”柳佳微奇道

  “当然了,学校十大美女之一的柳佳学姐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他两人是你言我语、交谈甚欢,可屋子里的几个大人都愣住了,心想:什么第一帅哥,十大美女的,搞什么鬼。

  还是计老先反应过来:“小佳,小旭,你们两个说什么哪?听得我们一头雾水。”

  柳佳方旭对视一笑,当下柳佳笑嘻嘻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众人这才恍然。

  “小旭是第一帅哥哪,嗯,不错,怪不得这些日子药店看病的女孩子多了起来,原来看病是假,看你是真哪。”没看出计老还是满幽默的。

  “计老说笑了。”方旭淡然一笑道,脸上波澜不惊,没有别人意料中的尴尬或者是得色,柳佳父母的眼中闪过一丝嘉许之色。

  随下方旭见过柳佳的父亲柳明云,母亲计青,只是在称呼上有点为难,总不能听师母的话:“就叫‘大哥,大姐’吧”,你没看见柳佳一脸的不乐意吗。可也是,如果那样叫的话,那她不得叫方旭为‘叔叔’了。

  最后还是计老发话了“好了,各论各的。何必太过于理会世间俗情。”

  于是方旭称呼柳明云计青为“伯父伯母”,依然喊柳佳是学姐,也算是皆大欢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