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若若的反对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322 2005.09.30 11:00

    迎新工作一直持续到晚上还没有结束,新生依然是陆续不停的来报道,建筑系众人草草用过晚餐后,继续工作。

  对于这种状况,方旭显然没有预料到,手上忙活着,心中却是挂念着云若若。原来这几日金皇酒店的事情很是繁忙,因为配菜销售的极是成功,几达到供不应求的地步,金皇为此甚至特意包了cz最大物流公司‘腾向’集团的一条物流专线,专程向周边城市供货。而云若若重金聘请的几位国内资深的食品专家与营养专家已经正式加盟金皇了,在这些专家的帮助下,食品加工厂开始研究有金皇口味的罐头、盐渍及干品等等综合类的食品。根据专家的建议,云若若授意食品加工工厂引进一套国外生产线,扩大规模,这些日子正在调试试生产阶段,云若若既要关心生产线调试状况,又要忙着与市场部、营销部作市场前期预测、风险分析、作详细的市场调研以及规划样板市场作宣传,广告部又别出心裁的在本来千篇一律的配菜真空薄膜的正面印上了宣传画面(自然是无菌的),忙的可谓是不可开交。

  云若若连着五六天忙到凌晨,每天仅仅有两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公司职员见总经理如此忘我工作,群情振奋,浑身俱是充满干劲。云若若虽说内力精湛,只是长时间忙下来,神色间也不免疲惫不堪,云若若毫不在意,方旭却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不今天早上方旭第一次拿出男朋友兼老板的派头,“严命”云若若今晚无论如何,一定要早点回来,用过晚餐后立刻上chuang休息,见方旭如此关心自己,云若若芳心极是喜悦。何况对她而言,方旭就是一切,自然更不会忤逆方旭的意思,于是乖乖的听方旭的话早点回来了。

  方旭本打算今天回家好好施展拳脚作一顿美味犒劳一下云若若,只是看眼下这情形,怕是不能如愿了:大家都在忙活,他也不便提出先走,也只好硬撑着,只是瞅了个空闲时间到宿舍给云若若挂了个电话。

  打电话时云若若已经回到了家中,方旭说明了一下情况,表达了一下歉意,让她自己随便做点吃的,早点休息。云若若善解人意自是理解,满口答应。只是嘱咐方旭要当心身体别累着了。

  转眼间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报道的新生少了下去,刘天考虑到方旭住在外面,于是提出让方旭先行离开,方旭也不推辞,点头答应。

  方旭来到住处,考虑到云若若应该早就休息了,为免打扰到她,轻手轻脚的开锁推门而进,放眼望去却不禁一怔。

  客厅中央摆放着餐桌,云若若坐在凳子上,纤肘顶着饭桌,手托香腮,美目微阖,臻首一点一点的强自抗拒着地心的引力,却正在打着瞌睡。餐桌之上放着四菜一汤,俱是方旭喜爱吃的菜色。只是已经凉去,可见云若若已经等了好久。

  方旭细细打量着云若若,只见她芙蓉如面美玉为骨,琼鼻瑶口,长发披在香肩之上,如乌云压覆;纤腰盈盈细弱、不堪一握,配上那一身雪白的休闲套装,若嫦娥降世,仙女临凡,比起那西子昭君,犹胜三分。云若若娇容虽是貌美如昔,只是连日劳累之下,那玉面之上却有着难掩的倦容与憔悴,方旭看的心中一痛,目中流露出无限爱怜神色,缓缓坐在云若若旁边,伸手温柔揽住云若若的纤腰,将她轻轻拥在怀里,肌肤相接之下,一缕幽香触鼻而来,方旭心中不由一荡,情不自禁的在那如凝脂般滑软、仿似吹弹可破的粉嫩玉面上轻柔一吻。

  云若若蓦然一惊,待醒转过来,却发觉自己已经倚靠在那熟悉的怀抱中:那强有力的臂弯、宽厚的胸膛给她的感觉是如此的安全舒适。云若若心中轻舒一口气,也懒的睁眼,索性将整个娇躯偎依在心上人的怀里,缓缓言道:“旭,你回来多久了?怎么不叫醒我?”语调沉滞,隐有一丝疲惫。

  “刚回来而已。”方旭抱着云若若坐到沙发上,笑道。

  “今天迎新累吗?”云若若玉手轻掩檀口,打了个哈欠,打完呵欠精神陡地一振,轻睁开美目,转身伏在方旭胸前,关心地问道。

  “事情多点,可也没什么累的。”望着云若若的疲乏神色,方旭轩眉微蹙,沉声道,“你自己都累成这样了,还有心情关心别人。”

  云若若自然听的出方旭不满的语调中那股浓浓的关心之意,心中乐开了花,又有什么比让心上人惦记牵挂,能更让热恋中的女孩子高兴的事情呢?

  云若若朝方旭吐了吐小舌头,做了个鬼脸,神容俏丽无双,旋即娇声道:“公司这几天忙点,可也没什么累的。再说了,即便小女子累倒了,有你这么个大神医在身旁,也会给免费治疗不是吗?”

  看到云若若的调皮神色,方旭心中也是一动,想了想,微气道:“不是让你早点休息的吗?怎么却不听话。”

  “人家看不见你,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怎么也睡不着。”云若若玉臂轻环住方旭的脖颈,美目熠熠望着方旭,吐气如兰娇声言道。话语间有着无限的依恋。

  方旭无奈的笑笑,只是收拢胳膊紧紧的拥着云若若,感受到方旭内心的痛惜与怜爱,云若若但觉浑身舒坦,自己的一番心血没有白费,能让心上人如此的在意自己,哪怕再累再苦也是值得的。

  二人相拥许久,云若若开口问道:“旭,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方旭点点头,望着桌子上的菜肴,心中念头一闪,忙问道,“若若,你呢?莫非。”

  云若若俏脸没来由的一红,微垂美目,羞道:“我还没有,我以为你很快就会回来,所以做了饭菜等你。”

  寥寥数语将佳人的心思展露无遗,方旭听的心中感动,见佳人眼神中流露出点点失望的神色,忙呵呵笑道:“我现在正觉得腹中饥饿,不如。”

  话没说完,云若若玉面上展露出笑颜,娇笑道:“好啊好啊,旭,你坐好,我去取碗筷。”

  说完云若若迫不及待的起身走进厨房,方旭走到餐桌坐下,看着云若若像个家庭主妇般的忙里忙外,心中也油然升起一丝幸福的感觉。

  云若若取来碗筷,坐下身来,殷切的给方旭添饭夹菜,娇声道:“旭,这是我照着你的做法炒的菜,你快尝尝怎么样?”眼神中浓然皆是期待。

  方旭依言入口咀嚼几下,望着颇是忐忑不安的云若若,微微一笑,俊面上露出满意的神情,赞许道:“真是不错啊,若若,你实在是聪明,我只教你做过几次,你就进步这么快。”

  其实方旭此言大半是恭维之词。说实在的,别看云若若冰雪聪明,却委实不是做菜的料,做出的菜色跟方旭比着实是有着天壤之别。只是方旭心中已全然被云若若的浓情蜜意所充塞,此时即便是给他吃苦瓜,他也必是甘之若饴吧。

  云若若听了自是欢喜雀跃,眉梢眼角满是喜意,自己做菜是什么水准她心中自然清楚。方旭此举,照她理解那是宠爱的表现,这怎能不让她心中喜悦。

  二人用过餐后,相偎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本来方旭的意思是让云若若早点休息,只是云若若执意不肯,借口自己刚才休息了一会儿,现在了无睡意,躺下也必定是睡不着,硬赖在方旭怀里不肯回房。

  见云若若如同小女孩儿一般撒娇耍赖,方旭也是无可奈何,好笑之余只好任之听之了。

  二人看着电视聊着天,云若若突然道:“旭,酒店里这些日子多了许多客人。”

  方旭不明其意,闻言一愣,疑道:“若若,有什么不对吗?”照方旭理解,酒店客人多、人气好这是好事哪,可是云若若口气中却似乎有着浓浓的忧虑,让他觉得委实奇怪。

  见方旭不解,云若若解释道:“是这样的,这些人单从相貌看就不像普通人,还有几个外国人。而且听香郁讲,他们中好多人晚上很晚归来,行踪极是古怪。最奇怪的是我曾经见过他们中的几位,身上似乎都有不弱的内力修为,他们该不会是针对你来的吧?”

  云若若神情中满是担忧的神色,自从知道方旭就是执法者后,她芳心欣喜崇拜的同时,也隐隐有了深深的担心,执法者为政府所不容,虽然已经销声匿迹很久,可也必然会遭人惦记,难免不会有人旧事重提,万一有人咬住不放,对方旭定是极为不利的,自从酒店出现异常的客人后,聪明的云若若就不禁有了些担心。

  方旭心中却是雪亮一片,云若若所说之人必然有天刑在里面,想来这些人来cz,大部分都是冲着那个神秘的宝藏而来。‘看来天刑所言非虚,cz此刻果然是风雨欲来。’望着云若若玉面上浓浓的担忧神色,方旭心中甚是不忍,‘还是告诉若若实话吧,免得她胡思乱想。’

  念及此,方旭笑道:“若若,实话告诉你吧,这些人不是冲我来的。他们的目的是寻找一个神秘的宝藏。”

  “宝藏?”云若若诧异道。

  “嗯。”方旭点点头,笑道:“其实说起来,我原本也是不清楚的,只是前些日子偶然遇到一个少年时的好友,是他告诉我的,他还央我助他一臂之力。”

  “噢。”云若若听得这些人不是冲着方旭而来,芳心稍安,可方旭的后半句话又让她的心猛然提了起来,忙追问道,“旭,你答应了吗?”

  “答应了。”方旭淡笑道。

  望着方旭满不在乎的神情,云若若芳心不安,纤手紧紧握住方旭手掌,颤声道,“旭,不要去好吗?”

  方旭一愣,笑着问道:“为什么?”

  云若若神情一紧,道:“旭,我知道男人应该有男人的追求,有自己的理想,作为你的女朋友,无论你作什么事我都应该支持你才对。可是旭,宝藏这些东西大多都是虚无飘渺的,你看书上电视里那些争夺宝藏的人,都是那么的英雄了得,到最后大多家破人亡,又有几个有好下场。你武功虽高,可好虎也架不住一群狼。何况万一你有所暴露让别人知道你就是执法者,从而有个闪失,我可怎么办?”

  方旭闻言,沉吟片刻,还未回答,云若若抱住方旭的胳膊,接着娇声恳求道:“旭,不要去,我们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发展我们的事业,等。”云若若说到此处微垂臻首,片刻后美目轻抬望着方旭,鼓足勇气,娇声羞涩道:“等你大学毕业了,我们,我们结婚,好吗?”

  言罢,云若若浑身的力气似乎也随着这句话消逝不见,‘嘤咛’一声,整个人瘫软在方旭怀里,玉面绯红一片,娇艳欲滴。

  望着云若若的娇羞美态,方旭心神为之一荡,云若若显然也感觉到方旭的异状,玉面愈发红艳。

  方旭知道再这样下去肯定要犯错误了,忙长吸一口气,强自压抑,待欲火稍消,在云若若的玉面上又是轻轻一吻,却没有说话。

  见方旭半晌没有做答,云若若心下微微失望,勉力支撑起自己的身躯,媚眼细眯凝视着方旭,再次恳求道:“旭,我一切都依你,只求你不要去好吗?”

  望着云若若的眼神,方旭心中不忍,沉思片刻,点头道:“好吧,若若,你放心,我不要这宝藏就是了。”

  云若若见方旭答应自己的请求,心中喜悦,却也没仔细寻思方旭的话,只是满心高兴的轻轻‘嗯’了一声。

  其实方旭此话说的大有问题,他只是说自己不要这个宝藏,却没说不帮别人争夺,说句难听的,纯粹是在玩文字游戏,只是云若若见方旭同意了,一时喜悦之下却没有仔细寻思,让方旭钻了个空子。

  方旭笑着又道:“若若,其实你无需为我担心,以我目前的功力来说,这天下能做我敌手可谓是寥寥无几。”

  说来语气豪迈的很,只是方旭却没有吹牛,自从突破傲天宝典地字篇“百念横生”的境界后,方旭武功日益精进,现如今具体到了何种地步,恐怕连他自己也是不知,因为至今他也未与人真正的动过手,没有尽情发挥过。遇到天刑之日,他也是保留了相当的实力,却已经逼的天刑险象环生、应付不迭了。到如今能够与他匹敌甚或是够资格与他一战的高手可谓是少之又少。这几日他练功更勤,全身心的朝着老道经常挂在嘴边的‘武神境界’――‘天字篇’冲刺。

  云若若此际心情舒爽,闻言调皮的冲着方旭轻轻皱了皱可爱琼鼻,娇笑道:“是啦是啦,我们的方大少爷自然是英武不凡,只是不忍见我这个平凡的小女子伤心才忍痛不要宝藏了,此恩此德,小女子铭记在心永不敢忘呢。”

  云若若见方旭同意了,心下轻松,竟然破天荒的开起方旭的玩笑来了,方旭闻言故作恼怒状呵着云若若的痒,云若若百般闪避,二人笑闹一阵后,云若若疲乏缠身,呵欠一个接一个,最后在方旭催促下才极是不情愿的起身回房间休息,云若若在关门之时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轻声朝着方旭道:“旭,如果我做了一些对不住你的事情,我是说如果,你会原谅我吗?”说完美目灼灼的望着方旭期待他的回答。

  方旭显然没料到云若若会没头没脑的说这些话,神情明显一愣,不知云若若意有何指,沉吟片刻后,缓缓答道:“若若,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即便真的做了,我想你也定是有理由的,我相信你。”

  云若若娇躯微微颤抖,美目中掠过喜悦的神采,娇声道:“旭,谢谢你。我爱你。”接着不再言语,羞红着脸轻轻掩上了房门。

  ******

  方旭回到房间打坐吐呐,真气运行奇经八脉36周天后,方旭收功,准备就寝。只是今夜却不知为何,翻来覆去竟没有丝毫睡意,方旭无奈之下玩了会儿游戏,却觉心中有了几分烦躁,起身推门走到阳台之上,望着天上月朗星稀,心中莫名起了一丝感触,突然兴起出去玩耍的兴致来。想到就做,方旭穿上许久没有动过的玄天宝衣,又是一幅执法者的装束,偷偷从阳台溜了出去。

  白日烈日炎炎,晚上却是夜凉如水,此时已经十点多钟了,路上行人稀少,方旭在偏僻寂静处溜达,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间朝着听琴湖的方向走去。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