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天龙相邀(下)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8352 2005.07.27 14:25

    “嗯?姓方?也是cz大学的学生?是个怎样的人?说来听听。”楚天龙来了兴趣。

  “他是学校散打协会会员,但水平一般,跟云天罗的儿子云汉关系不错,跟云娜也很是熟识,平时一向不显山露水,除了长相帅气点,似乎没其他的特长。其实不然,玉绢的功夫不在云娜之下,能够轻松从绑匪手中救出她来,这个方旭武功定然极高。而且他的医术极其高超,更夸张的是,他竟然是计老新收的弟子。”秦老三侃侃而谈,看来对方旭的资料倒真是认真研究过。

  楚天龙动容道:“计老?是积仁药店的计伯父?”

  秦老三颔首道:“不错,听说计老对他很是喜爱,对他的医术也是相当放心,从来都是让他独立医治病人,病人对他也很是喜爱推崇,由此可见他水平很高。”

  “噢----”楚天龙沉吟道,“如此说来他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才能。只是,不太爱炫耀而已。”

  “看情形应该是这样的。”秦老三点头道,“其实最让我吃惊的是,这个方旭竟然跟cz商界风头最劲的金皇云若若住在一起。”

  “什么?”楚天龙显然吃了一惊,定了定神道,“当真?”

  “错不了。”秦老三自信地道。

  “好家伙,倒真是有些本事。不过这下麻烦也快要上身了吧。”楚天龙喃喃道,面上流露出颇为暧mei的笑容。

  秦老三也笑了,点头应道:“不错,想那云若若追求者众多,怎会甘心让一个毛头小子拔了头筹。据可靠消息称已经有好几批人盯上这个方旭了。噢,对了,其中就有沈鹰的孙子沈尘白。”

  “就是那个金玉其外,贪酒好色的沈尘白?”楚天龙的语气中满是鄙夷之情。

  “是他。”秦老三叹道,“我一直怀疑以沈鹰的精明怎么会有一个如此不成器的孙子,担心他是大智若愚,隐忍不发。为此我曾反复派人试探,结果,嘿,此人确实不是一般的差劲。”

  “好。”楚天龙一击掌,脸上一片轻松,道,“老三,你找个时间替我约一下这个方旭,也许他真的可以帮我一个忙。”

  秦老三应了一声,起身出去。楚天龙起身走到供奉水月观音的长案前,点燃三柱檀香,轻轻插在香炉之上,动作轻柔而沉稳,望着观音的眼神专注而温柔,渐渐一缕感伤爬上他的脸庞,长叹一声,双掌合十,虎目微闭,凝神祈祷,满面俱是虔诚之色。

  ******

  方旭这几日闲来无事,都是在宿舍打发时间,期间也到药店去过一次,从计老口中得知柳佳前几日从北京的姑妈家回来了,这些天一直呆在家里没有出门,想必是在为开学做准备。

  只是让方旭感到奇怪的是:计老把方旭叫到后院,神秘兮兮、拐弯抹角地问方旭小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纪念的事情、有没有特要好的小朋友、是不是脑子受过伤,把方旭问得是一头雾水,着实摸不着头脑。不过最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随着计老的问话,自己的灵魂深处似乎有了一丝悸动,仿佛是有一些自己忘记了或者是尘封已久的事情要探头而出。只是当自己强行去挖掘的时候却又消逝无踪。

  *******

  明日就开学了,早上方旭跟帅科阿海几人趁着天气凉爽之际,到仓库领好书,分发完毕后,左右闲来无事,方旭独自走出宿舍楼,打算回住处,行经半道却被杨乐拦住了。

  杨乐体形修长而纤弱,长发垂肩、白衣如雪、柳叶细眉,樱桃小嘴,略施粉黛的俏脸却有着难掩的苍白之色。

  方旭没料到杨乐会拦住他,怔了一怔,问道:“有什么事吗?杨乐。”说起来方旭跟班里的女孩子都没有深交,跟生性孤僻的杨乐更是没什么交情,说起来金工实习之时二人说过的话比一学年说过的都多。

  杨乐还未开口脸却先红了,苍白俏脸上几抹殷红之色,更增几分病态之美,“方旭,你平时忙吗?”

  方旭一愣,显然是没料到杨乐会问这么一个古怪的问题,一时间毫无头绪不知如何回答。

  看到方旭的反应杨乐也意识到自己问的太过于突兀,当下歉然一笑,轻声解释道:“我是系宣传部的,勤工俭学归我负责,我现在手中有几个家教名额,你学习那么好,如果平时有时间的话,不妨去试试。”

  方旭这才恍然,其实他倒是听帅科讲过,杨乐是宣传部的干事,而且是很出色的那种。cz大学上一学年举办过多次名人访谈,其中大多是杨乐联系策划的,而后在宣传部组织部的鼎立帮助下,每次都很是成功,学生反响甚好。由此可见,杨乐颇有能力。同时她也是下一学年宣传部副部长的不二人选,据帅科讲若不是碍于规矩,杨乐越级成为部长都是有可能的。只缘于cz大学明文规定:所有学生会成员,大一只能当干事,大二只能为副部长(副会长),大三才能转正,能力再高也得按照这个规矩来。看来论资排辈这一“优良传统”在cz大学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那就谢谢了。”对于杨乐的关心方旭倒颇感到意外,也有几分感动,再加上他委实不知道平时该如何打发时间,所以就痛快的答应了。

  杨乐显然很是高兴,喜滋滋的道:“那下周三我陪你一起到学生家里去一趟,做一个简单的面试,这几天你要是没事,就把高三的理科课程看一下。书我今天晚上送到你们门卫阿姨处,你记得去取一下。”

  方旭一一应着,对杨乐的印象大为改观,觉得杨乐也没有帅科他们评论的那么孤僻冷傲,瞧人家这么热心的帮自己找工作,哪有一点架子。心里如是想着再加之近日心情不错,不禁多说了几句,“杨乐,有几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这人说话怎么跟个古人一样文绉绉的,怪有趣的。”杨乐轻笑道,“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听着哪。”

  方旭道:“是这样,我听帅科讲班里打算两个周后到红梅公园举行一次聚餐,你如果没什么事,不妨一起来热闹热闹。”

  方旭的班里,同学之间关系大多不错,再加上有帅科候天一类好动分子,于是班里隔三差五的举行一些小活动,只是不知为何杨乐从不参加,及至后来她在宣传部表现出不凡的能力,就更让人认定是瞧不起人,不屑跟普通同学在一起,久而久之跟班里同学的关系逐渐疏远,即便是同宿舍的姐妹见了她也很是冷淡。可她依然是我行我素,不理不会的。

  方旭的话让杨乐闻之一怔,撇头望着远处,刻意不让方旭看到她眼中那一丝喜色,悠悠道:“你这算是在请我吗?”

  方旭倒也没有多想,依言笑答道:“是啊。我觉得大家好不容易从五湖四海聚在一起,也算是蛮有缘分的,活动时缺一个两个人总是遗憾吧。所以------”

  方旭话未说完,被杨乐打断,“好吧,我参加。”顿了一顿,声调微微提高又道:“你请我,我就去。”

  方旭没有注意杨乐语气的异样,闻言呵呵笑道:“那就好,具体活动时间我让帅科通知你。”

  ******

  方旭告别杨乐,心情颇为愉悦,走出校门后一路缓缓前行,在一个拐弯处却被几个人拦住了。

  “你好,请问是方旭方先生吧?”当先一人开口问道,明里是询问语气,只是那说话的口气却是如此的不容置疑。

  方旭停住脚步,打量着这一行人。当先一人高高瘦瘦,相貌平凡,一双眼睛无甚神采,单看外貌像是个极其普通的人,身后五人在如此酷热的天气竟是一身黑衣打扮,在阳光曝晒之下任凭脸上汗水直流却屹然不动,就如同是四尊雕像般面无表情的守护在高瘦之人身后。

  “我就是。”方旭收回目光,点头应道,旋即淡然道,“不过,在询问他人名字之前,是不是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呢?”

  “如此倒是我失礼了。”领头之人歉然道,“我姓秦,叫秦卫,因排行第三,所以认识我的人都叫我秦老三。”

  方旭噢了一声,奇道:“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嘴上说着,心中却在犯嘀咕,这领头之人仪态悠闲,言谈举止颇有风度,身材相貌虽然普通,可自己却能感觉到此人骨子里那危险的暴发之力。此人绝对不是无名之辈。而且他们在自己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等待,看来是将自己的底细查的很清楚了,‘莫非是若若的倾慕者要动手了’,想到这个可能性,方旭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静观其变。

  秦老三道:“我们老板楚天龙想见见方先生,表达一下谢意。”

  “谢意?”方旭微愣。在自己的记忆中,似乎跟这个楚天龙没什么瓜葛。只是看这秦老三神情真诚倒也不像是说谎,这倒是一大怪事。

  秦老三见方旭神情间有疑虑之色,解释道:“方先生是贵人多忘事。今年四月份,方先生曾大义解救一位险些遭绑架的姑娘。”

  “是她?她是?”

  “她就是楚天龙楚老板的女儿。”

  “原来如此。”经秦老三一解释,方旭心中恍然,不禁觉得有点好笑:原来是因为楚玉绢的缘故,那倒不是自己原先所想是为了云若若。

  “其实楚老板本来早就想登门致谢,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方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抽空与楚老板见上一面,一来大家交个朋友,二来嘛也有一些事情想找方先生谈谈。”

  方旭闻言心中明了,这个秦老三深谙请人之道,一席话说的不尽不实,净兜圈子,又恰到好处的勾起别人的好奇之心。不过方旭又岂是凡凡之辈,若是搁在平时,早就懒的理睬转身走人了,只是现在一来方旭正闲极无聊想找点事情做,二来对方跟楚玉绢有关系,说实话,自从被楚玉绢救助后,方旭现在对她的看法大为改观,因此想看看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想到此,方旭颔首应道:“好吧,反正我一时也无事可作,就随你走一趟吧。”

  秦老三大喜,本以为还要费些口舌,谁知方旭答应的如此痛快,当下忙伸手拉开车门,恭敬言道:“方先生,请。”

  方旭依言上车,秦老三等人纷纷上车,两部车微一发动,绝尘而去。

  秦老三与方旭并排坐在车子的后排,方旭一上车就微阖双目,状似闭目养神,神情悠闲,秦老三心中暗叹其镇定功夫了得,换了别人恐怕是断断不会如此自在的了。

  轿车行进一处别墅,缓缓停下,此时已经有人矗立一旁,轻轻拉开车门,恭声道:“请秦经理跟客人下车,楚老板已经在客厅恭候多时了。”

  方旭下得车来,在秦老三的指引下朝客厅走去,一路上却在留意别墅的布局。

  放眼望去挺大的院子空荡荡的,只是隔三差五孤零零的栽着几颗树,看似随意的摆了好几处假山,方旭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在其左手边的秦老三注意到他的异样,笑着解释道:“楚老板不太讲究布局,好好的一处园子也没有仔细设计过,就这么随意栽了几颗树摆了几处假山,倒是让方先生笑话了。”

  方旭随口应了一句,心中却是冷笑,这几处假山乱树看似照秦老三所言随意摆设,其实不然,里面大有文章。树木栽种看似错落无序,其实暗合天地之势,引压宅镇宝之意,栽种之人定然深谙风水之道。而那几处蠢笨的假山学问更大,杂乱无章间互为遮掩,乃是一处绝佳的防守阵势。

  方旭心中想着却不点破,随秦老三入得客厅,楚天龙忙起身迎了过来,边走边道:“原来是方先生大驾光临,天龙感觉蓬荜生辉哪。”

  说着话楚天龙迎上前去,紧紧握住方旭的手,状极亲昵,方旭微微一笑道:“楚老板百忙中见我这么个小人物,我受宠若惊才是。”话是如此说,可脸上是一点受宠若惊的样子也没有。

  见二人初次见面皆作出如此一幅熟稔的样子,秦老三颇感到好笑,他跟楚天龙相交多年,楚天龙的性格脾气自是了解,楚天龙如此做作倒是在他意料之中,只是想不到这个方旭年纪不大,竟也如此老练。自己二人因为没有把方旭当一般学生看待,所以尊称其为:先生。若是换了时下一般年轻人如此被人称呼,定会有几分赧然之色,可没想到这个方旭坦然接受,看不出有一丝的难为情。而且一路行来,翩然自若,也是让他吃惊不小。

  思绪间,楚天龙已经拉着方旭坐在沙发上,沙发中间的大理石桌面上摆放着一小型鼎状物,奇怪的是小鼎的三足间设三孔,旁边还有一个宽边、长脐、有两只方形耳多的小物件。鼎上正煮着香茶。

  楚天龙亲自给方旭斟上一杯香茶,殷切道:“当日先生行义举后却没有留下姓名翩然远去,没能当面表达谢意楚某一直引以为憾,今日先生赏面前来楚某是喜出望外,特以茶代酒敬先生一杯,多谢先生救助小女。”

  当下楚天龙举杯一饮而尽,落杯后双目炯炯望着方旭,神态真诚,方旭淡然一笑,轻举茶杯,微微啜了一口,却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楚天龙一愣,忙问道:“先生因何叹气?可是这茶不中意?”

  方旭摇头道:“茶是好茶,这风炉与钅历也是名品,只是这煎茶的方法是差了点。”

  楚天龙又是一愣,道:“其中有什么学问吗?”

  方旭答道:“陆羽煎茶之法,备器、炙茶、碾罗、择水、取水、候汤、煎茶、酌茶、啜饮,缺一不可,否则任他再好的茶叶也砌不出好茶水。”

  楚天龙哈哈笑道:“先生果然博学多才,楚某佩服。今日天龙班门弄斧,却不料贻笑大方。”

  方旭摆摆手笑道:“楚老板今日邀我来不会是为了跟我道谢或是品茶吧?”

  楚天龙朗笑道:“自然不是,这些文雅之事楚某一向是敬谢不敏的。我开门见山的说吧,楚某近日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正如先生一样。”

  方旭轩眉微皱,疑道:“如我一样?楚老板指的是---?”

  楚天龙盯着方旭沉声道:“先生与玫瑰女皇云若若的事情。”

  方旭轩眉一剔,周身气势毫无征兆骤然散出,将楚天龙与秦老三笼罩其中,二人登时觉得胸闷气短,用力相抗之下,挣的面红耳赤却无法挣脱方旭那无形气劲的掌控,门口护卫二人察觉不对,正欲有所动作,方旭轻抬食指与中指,环扣双击,嗤嗤两声轻响,二人应声站定,面上满是惊惶不信之色,身体却无法挪动分毫,嘴唇大张,竟发不出只字半语,却是被方旭轻易点住穴道。

  楚天龙瞧的清楚,心中大骇,勉力出言,声音嘶哑,“先生,我绝无恶意。”

  方旭依言撤回劲气,不理会气喘如牛的楚天龙与秦老三二人,径自用匏瓢从风炉之上舀茶到碗中,趁热喝完后,对已平复气息的二人淡淡言道:“楚老板是什么意思,还望明言,不要让我误会的好。”语气平淡中隐有肃杀之意。

  秦老三闻言身躯微震,楚天龙却是面不改色,笑道,“我的意思是:先生青春年少,风liu倜傥,兼之身怀绝世武功,更有云小姐这样的绝色红颜相伴左右,正是人生得意,风光无限之时,可如果有那么几个不开眼的鼠辈环饲左右,因垂涎于云小姐的美色而作出些大煞风景的事情来,岂不是让人恼火的很。”

  楚天龙侃侃而谈,神情间丝毫未因适才之事而流露出任何惧怕之色,方旭瞧在眼里,心中也有一丝佩服,待楚天龙说完后,思量片刻后淡淡道:“接着说下去。”

  楚天龙心中一喜,接道:“当然以先生实力自然是不怕,可先生若因此而有所暴露,或者说是美人有所损伤,再或者说是------。”

  方旭截口道:“陆羽煎茶九法缺一不可,楚老板适才是想表达这么个意思是吧?”

  楚天龙尴尬一笑,“楚某自认才疏学浅,牵强之处,望先生不要笑话。”

  方旭沉思半晌,楚天龙所讲确实是说到他的心坎上去了,他虽然不怕这些云若若的追求者,可万一起冲突却也没法保证不暴露,如果因为这而被同盟或者是异能研究所盯上的话可就不值了,这个楚天龙既然敢在自己面前如实说出来,想来已经想到了办法,来作为求自己帮忙的筹码。

  想到这方旭呵呵一笑,道:“那么楚老板可有什么高招?不妨说来听听。”

  楚天龙闻言面上露出难抑的喜色,声调也变得轻松起来,“楚某在cz还是有一定名望实力的,若楚某出面很多人还是能卖给我这个面子的,若有咬牙之辈,楚某出面予以教训也好过先生动手。只是---”楚天龙望着方旭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方旭缓言问道。

  “只是要委屈先生一下,做楚某的子侄辈。”楚天龙道。

  方旭心中明了,若是自己跟楚天龙没有关系,楚天龙自也不好替自己出头,若是楚天龙的亲人,他就可以做的名正言顺了。

  念及此,方旭笑道:“我本来就比楚老板年纪小,称您一声伯父也是理所应当的。”

  楚天龙忙道:“先生说笑了,这只是对外宣称罢了。楚某何德何能,能当先生的伯父。”

  方旭哈哈一笑,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费口舌,当下正色道:“楚老板,你如此费劲的帮我,想来也有事找我吧。”

  楚天龙点头道:“不错,楚某是生意人,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今天如此做一是想交先生这个朋友,二来确实有事求助于先生。”

  方旭笑道:“楚老板倒是坦诚的很,说吧,是什么事?”

  楚天龙望着门口那两个被方旭点住的保镖面露难色,方旭心中恍然,虚空轻点,解开二人穴位,二人血脉初通,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勉力站定后朝方旭怒目而视,楚天龙脸色一沉,沉声喝道:“不得对方先生无礼。”

  望了方旭一眼,见他面色平静,楚天龙心中舒了口气,继而道:“你俩出去吧,把门带上,没我的吩咐谁也不准进来。”

  二人依言退出,楚天龙笑道:“这两个小子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想必心中还有些不服气哪。”

  秦老三突笑道:“其实有时候吃点亏也是好的,免得夜郎自大,不识天外高人。”

  两人一搭一唱,明里暗里吹捧着方旭,方旭心中也有几分受用,淡然一笑,道:“学无止境,这世上谁又敢自称是世外高人。好了,楚老板,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楚天龙道:“二十五年前cz只有一个黑帮,领头之人叫胡行,后来他在一次厮杀中受了重伤,弥留之际把四个得力手下叫到床前,送给他们一人一幅图案,说是胡家世代保藏的藏宝图,自己询查半生也没有头绪,只是知道这藏宝地点是在cz,让四人好好保存,日后胡家后人自会凭着信物来取回。”

  方旭道:“你是其中之一的话,那其他三人就是现在cz三大黑帮的首脑了。”

  楚天龙颔首道:“不错,只是紫凤的杜心早逝,图案传给了她的女儿。现在胡家的后人找上门来了,其他三人都已经将手中的图案交出。”

  方旭闻言突然笑道:“只有你不愿交出来,而对方逼迫的紧,让你很是为难。”言下颇有几分讥讽之意。

  楚天龙老脸一红,大声说道:“我楚天龙虽然不是君子,可也知道忠义二字。只是这图,我是说什么也不会交出去。”

  方旭奇道:“为什么?”照刚才给他的印象,楚天龙应该算的上是个喜怒不行与色的人,只是为何一提到这个图案就如此激动,方旭对此甚为不解。

  楚天龙猛喘几口粗气,平复了一下心情,道:“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明了,只是我知道,我绝对不能够交出去,否则我可能会遗臭万年。”

  “有这么严重?”方旭心中疑惑,也来了兴趣,追问道:“这又是为什么?”

  楚天龙不答反问道:“先生,你信风水一说吗?”

  方旭不妨有此一问,沉吟半晌后答道:“风水一说,虚无缥缈的成分居多,不过古往今来却也有不少借风水改运势的记载,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必有一定的道理,我一向是宁可信其有不信其无的。”

  楚天龙长叹道:“我却是一向是很信的。这副图代表的意思我也是在一个偶然情况下得知的,是真是假我也不敢确定,而且我当年曾经立誓绝不吐露一字。所以我不能说出我的理由。”

  方旭迟疑说道:“听你如此一说我心中倒是明白几分,只是你不把理由说出来,故而无法印证我所想是否正确,呵呵,我可真的是很为难啊。”

  楚天龙见方旭语气迟疑,心中大急,道:“我敢发誓我所做的一切对的起天地良心。”说完急切的望着方旭,一反适才的镇定自若,眼神中满是焦灼不安的之情。

  方旭冷笑道:“誓言往往都不值得相信。”

  楚天龙颇感无奈,可也明白自己话语中的说服力委实有限,一时间紧锁双眉无话可讲,他心中也是清楚,事到如今,该讲的都讲了,不能说的自也不会说出来,那一切都取决于方旭的决定了,徒然多说也是无益的。

  楚天龙静静望着方旭等待他的最终答复,方旭沉吟片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双目中陡然精光一闪,突然道:“你叫楚天龙?”

  楚天龙呆住了,显然不明白方旭此问是什么意思,方旭没等他醒过神来又问道:“cz大学80级金融系的学生楚天龙可是你?”

  此时楚天龙算是反应过来了,心中虽然疑虑,嘴上倒是老实答道:“是我。”

  “大二时因为打假而被劝退的楚天龙,可是你?”

  楚天龙一惊,道:“先生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方旭没有回答他,淡然道:“你无需知道,我决定了,帮你。”

  楚天龙闻言喜出望外,方旭又道:“你答应我的却也不要忘记。”

  楚天龙喜道:“先生放心,我自会妥善办好此事,绝不会让这些宵小之辈打扰了二位。”

  附:本章中楚天龙称呼方旭为“先生”,一来:楚天龙自己也委实不知道称呼方旭为什么好,他对方旭有感激之心,但更多的是想利用(或是有求于)他,‘同学’‘小伙子’‘阿旭’或者直呼其名似乎都不是那么恰当,所以我选了“先生”一词。表达楚对方旭的尊敬,没拿他当普通学生看待之意。二来:楚天龙为人比较做作,如此称呼方旭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龙的天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