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痴情女儿心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4297 2004.03.03 00:13

    酒席间,方旭了解到柳明云是cz市电力局的局长,方旭看着他不苟言笑的样子还以为是公安局的哪。计青开一家电脑配件公司,收入颇丰。方旭优雅的举止、良好的修养都让大家暗暗点头,几人交谈甚欢。方旭虽然很少说话,但是往往在几人要他发表意见时,恰到好处的在众人的话中找到巧妙的平衡点说几句中肯的评论,得体的谈吐使得众人皆喜。柳佳美目亦时不时的瞟着方旭,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欣赏。

  酒酣饭饱,众人心中都很是高兴,柳明云夫妇对方旭的印象好的很。撤了碗筷,几个人围着茶几坐下继续聊着,柳佳钻到梅师母的怀里,笑嘻嘻的听着几人交谈。

  “佳佳,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每次来都还要缠着外婆。”计青微责道。

  “外婆,我妈有事没事总说我,今晚我不回去了。我要跟你睡。”柳佳故作委屈的撅着小嘴,抱着梅师母撒娇。梅师母宠溺的理了理她的秀发,笑而不答。

  “你看你,现在都说不得了,这么大姑娘了整天撒娇,也不怕人家阿旭笑话。”计青摇头叹道。

  “好了,青儿,佳佳是她外婆一手带大的,你难道还要吃你母亲的醋不成。”计老笑呵呵的说道,“况且小旭也不是外人,有什么好笑话的,是吧,小旭?”

  方旭心想你们一家人可真怪,每次都把最后的话题扯到我身上,看的出来这一家老小去踢皮球肯定比咱们中国的男足要强多了,心里想着,这嘴上却不敢怠慢了:“怎么会哪。师母与学姐祖孙情深,如此一幅天伦之乐的绝佳画面,我羡慕还来不及,又岂敢笑话呢。”

  众人闻言俱都呵呵大笑。

  柳佳嬉笑之时看见了方旭放在茶几下的礼物,“咦,这是什么?好像是木头做的盒子。”手快的柳佳在计老来不及阻止之前已经将两个盒子拿到了茶几上。

  计老为什么要阻止呢?因为先前方旭说了这些东西的来历,所以计老与妻子已经将它们认定是土特产一类的礼物,但是他们看重的是情意,所以欣然收下。但是不希望柳佳打开看,计老认定档次肯定不会太高,冒冒然打开即便大家不说什么,方旭自己也会很尴尬的。由此看得出计老是个心思极为缜密的老人。可万万没想到柳佳的眼这么尖,动作又是如此快。

  柳佳拿起那个装茶的木匣子好奇的摆弄了一下,问道:“外公,这个是什么?”

  计老没有回答,只是朝着计青夫妇偷偷使了个眼色。

  倒是方旭接过话:“是我送师傅的一点小礼物。”

  看着计老的表情,再看看方旭的穿着打扮,计青夫妇有点明白计老的意思了,于是轻声对柳佳道:“佳佳,把东西放下,这是阿旭送给你外公的,你不要乱动。”

  “有什么关系吗?”柳佳俏皮的歪着脑袋,有点不解:为什么方旭送给外公的东西自己就不能动哪?‘我偏偏要打开看看’,柳佳如是想。手上微微用劲,将木匣子打了开来。四位大人齐齐皱眉,‘这个孩子,实在太不懂人情世故,一向独断专行惯了,都怪平时太宠着她了’。

  “好香啊”柳佳娇声叫了起来。接着其他人也闻到了,浓郁的香气在房间里弥漫开来,中人欲醉。计老他们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柳佳手中的木匣子。

  “是茶香。”计老不愧是见多识广,说了出来,顺手从柳佳手中接过盒子,仔细地端详着,一脸的陶醉。

  “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香的茶。”计老喃喃自语,另几人也是目瞪口呆,直勾勾的望着方旭。

  计老突然说道:“小旭,你可会泡这茶?”

  方旭微笑颔首,柳佳不待计老吩咐,跑去取出了泡茶的工具。梅师母他们也是一脸的期盼,也难怪,这茶闻起来已经如此了得,喝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哪?这一想起来着实让人心痒痒的。

  方旭当下有条不紊的泡起茶来,大约一刻钟后,茶泡好了,幽香醉人的香气回荡在众人身边。

  计老第一个忍不住了,端起茶杯来先放在鼻间闻了一下,然后轻饮一口,含在口中慢慢咽下,闭目沉思片刻,拍桌大叫:“太妙了,实在是太美妙了,想不到世上竟然有如斯美茶,与之相比,喝特级龙井也是味同嚼蜡。”

  众人见计老如此推崇,纷纷迫不及待的端起茶杯饮了起来,各种赞誉一一道出,大都与云若若感想差不多。

  “小旭,这茶叫什么名字?你从何得来?”计老急切的问道。

  “此茶名为‘雪中莲’,是我们家中祖上传下来的,不过据说配方早已经失传了。”方旭为怕计老他们追问下去,特意推了个一干二净。

  “雪中莲,好名字,跟此茶的意境是如此的相得益彰,好。”计老心情激动,白胡子一翘一翘的。

  “阿旭,此茶的价值太大。是古茶,且防护的很好,没有一点变质的味道,当代可说是绝无仅有的。如果拿去拍卖,恐怕…,所以…”计老满脸的惋惜之色,但是态度却很坚决,“所以这茶我不能收。”

  方旭听明白了计老的话,他是拐弯抹角的劝告自己将此茶收回拿去拍卖,得到一笔钱来补贴家用,心中暗笑,当然也对计老的用意很是感动。摇头道:“师傅,我虽然不是什么雅人,但是‘宝剑赠壮士,红粉配佳人’这个道理还是懂得的,东西要送给懂的欣赏它的人才是。”看着计老要还要劝他,又说道:“况且如果拿去拍卖,恐怕是对这种茶的侮辱,也是对制茶人的不敬。”

  “为什么?”柳佳有点不解,插口问道

  方旭微微一笑,道:“如果有人花大价钱将它买去,又有几人会舍得将它喝掉。它面临的大多是两种命运,一是束之高阁,作为炫耀的资本;二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千方百计的研究它,想要找到它研制的方法。这岂不是对茶、对制茶人的侮辱吗?还不如送给真正欣赏它的饮者,再者说了,我这做徒弟的也理应给师傅敬点孝心才是,而且这茶相传可以滋润肠胃,养气健身,对老人家就最为裨益了。”

  一席话说得众人纷纷点头。梅师母也笑着对计老说:“老计,难得小旭如此心意,你就收下吧,免得拂了孩子的一番美意。”

  计老本来对此茶就很是割舍不下,又见方旭如此真诚,也就不再坚持,呵呵大笑收下了。

  “小旭,你可真是会给人惊喜哪。”计老叹道,“那这副画估计也不会俗了。”

  柳佳已经将长匣子打开了,梅师母接过画,轻轻展开,众人立刻被画的意境吸引住了,梅师母一脸的不可思议,“山稳重,水柔情,山水相依则是凸显大气,旭日初升,引无限生机,好画,绝对的名画,不是名家无法画出如此协调的一幅画,作者必是一代宗师哪。”转头面有疑色地望向方旭,“小旭,是谁给你的这副画?”

  方旭心想越来越麻烦了,好在他已经想好了说辞,“是一位流浪画家,当时经过我们村庄的时候,我跟他相谈甚欢,他临走之时送了我这么一幅画。我闻听师母对画很是喜爱,于是将把它带来了,反正我也看不懂它的价值。”他现在是越来越会瞎掰了。

  梅师母笑着道:“小旭你可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师母对这副画实在是太喜欢了,就托大收下了。不像某人,明明心里喜欢的要命,却那么矫情。”

  大家听了都乐了,计老一脸的不服气,刚要开口辩驳,被梅师母一瞪眼,不敢吱声了。

  几人聊了一阵,方旭见时间不早了,就起身告辞了。谢绝了计老执意相送的好意,出门而去。

  ********

  “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孩子。”重新回到座椅上的计老叹道。

  “是啊,今天让我们连连惊奇不已。”梅师母道。

  “我对他的印象也很不错。但是我却有一丝疑问。”柳明云道。

  “疑问?什么疑问?”计青问道,其他人也都不解的看着他。

  “你们难道没有发觉他同我们在一起交谈时没有任何的局促,言谈举止一切都是那么得体,恰到好处,一个有着如此良好修养的人会是普通穷人家的孩子吗?而且他的那两样礼物又实在是太贵重了,我不信他会不知道它们的真正价值,如此大方洒脱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柳明云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

  “而且你们留意他看佳佳的眼神了吗?”

  “看我的眼神?怎么了?”柳佳不明白老爸是什么意思。计老他们也糊涂。

  “他看佳佳的眼神很清澈,很自然,没有什么杂质,甚至连欣赏的成分都很少见到。”柳明云道。

  柳佳略带生气的“哼”了一声,其实她也早就看出来了,所以心中很是不快。这女孩子就是怪,你死盯着这她看吧,她会生气;你要是不拿她当回事,她还是会生气。就像一首歌唱的:女孩儿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一时间众人找到了话题,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好了好了,反正不管怎么说,我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可能他是有点什么秘密,我们也不要探听了,每个人都有权利保留自己隐私的。”计老最后发话了。

  众人点头称是,他们对方旭的印象都很好,包括柳佳在内。

  ********

  晚上柳佳没有回家,与外婆睡在一起。把计老撵另一屋去了,可怜。

  “小佳,你对小旭印象如何?”

  “什么如何?我不懂你的意思,外婆。”

  “小丫头,跟外婆玩心眼,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能瞒的过外婆的眼睛吗?”

  “外婆,你不要乱讲。”柳佳有点脸红了

  “我乱讲?不知是谁一晚上总是拿眼瞅着人家,被发现了总是一脸的羞意。”

  “我哪有。”柳佳大窘,粉脸红如霞烧

  “傻丫头,这有什么害羞的,很正常的。你这么大了,喜欢个男生,找个男朋友没什么的。”

  “外婆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他有点特别,对他比较感兴趣而已,再说你也知道的,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喜欢的人?就是那个九岁的小道士吗?”

  “外婆,人家哪还是九岁,他又不是不会长大,他现在应该是18岁了。”

  “小佳,唉,外婆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一直不交男朋友就为了等这个杳无音信的人,值得吗?”

  “外婆,我也知道我等到他的机会太渺茫了,而且当年我嘱咐他不要忘了我,要记得来看我的时候,他就没有什么表示。高一暑假我去过那个道观,早就荒败了,而且周围的人说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个人。可是我这些年来一直想着他,睡觉做梦总是见到他,总觉得旁边的男生没有一个比得上他的。也许刚开始只是小孩子一时的迷恋,可是现在我越来越认识到我爱他,不管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我不求别的,只求他能来到我的身边,哪怕让我看一眼也好。”柳佳轻声诉说着,两行清泪滑过了如玉的脸庞。

  梅师母心疼的给她擦干眼泪,轻轻搂住,摇头叹息不已。情之一字,让多少痴男怨女受尽痛苦折磨却仍然无怨无悔。

  低头一看柳佳已经睡着了,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给她轻轻盖好被子,梅师母悄声来到客厅里供的观音菩萨面前,低身祈祷:“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恳求您帮帮这个可怜而又痴情的孩子吧。”

  菩萨无语,依然是拈指微笑,她是否会帮柳佳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