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各怀鬼胎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7948 2004.05.15 12:37

    路上鹰老坐在车后排上,仔细的思索着刚才的一切,细细的推敲着。从头到尾紧跟着他的年轻人在前面开着车,时不时拿眼从反光镜中瞅着他,好似要说什么,又不便开口,却又实在是忍不住。

  鹰老叹了口气出声道:“尘白,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

  年轻人脸一红,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被鹰老发现了,听到鹰老的话当下也不再迟疑,急切的说道:“爷爷,我总觉得今天的事情有点不妥。”

  “不妥?噢,说来听听。”鹰老来了兴趣。

  听到鹰老的鼓励,年轻人兴奋的说道:“一百万美金求咱们绑架一个人,虽说是楚天龙的女儿,可是这个价钱也出的有点大了吧。随便花个一百万将她摆平不就行了吗?再说了”

  鹰老冷冷的看着年轻人,深邃的目光似乎要将他刺穿一般,车厢里的温度似乎也冷了下来,年轻人虽然看不见他的眼神,却感觉身上一阵发冷,当下住口不在言语。

  鹰老摇摇头,收回了目光,看神情颇有些失望,叹气道:“尘白啊尘白,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考虑事情怎么这么不用脑子啊。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唉,你这样下去,我怎么敢放心把咱们“天鹰”帮的基业交到你手上呢?”

  尘白听了鹰老微带责备的话噤若寒蝉,鹰老喟然道:“你以为我们仅仅是把楚天龙的女儿抓到就算了事了吗?楚天龙这个人睚眦必报,况且咱们绑架了他最宝贝的女儿他会善罢甘休吗?即便当时不敢妄动,事后必定是不顾一切对付我们,这一百万美金大部分是用来善后的。”

  年轻人恍然大悟,鹰老接着又冷笑着道:“虽然我与楚天龙不合,但是为了区区一百万美金就让我与他为敌,哼,这种事情搁在平时鬼才会答应。不过这次不同,我答应姓胡的小子自有我的道理。”

  年轻人一愣道:“莫非爷爷你想……?”

  鹰老一笑道:“二十几年前,胡大哥临死之时将那件东西分给我,贺宾,杜心,楚天龙各一份,我们当年曾经将各自保存的一份取出来拼凑在一起打算研究一下,没曾想却发现缺少了中间的一份,如今看来最关键的一份被这个老狐狸给了他的儿子,就是胡哲。以胡哲如此的财富实力都对这件东西看的如此宝贵,想来不会是俗物。我这次肯帮他取回楚天龙那一份也就是打算……,嘿嘿。”鹰老得意的笑了几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年轻人也是得意的笑道:“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

  鹰老冷笑道:“贺宾跟杜家丫头也不是真心在帮胡哲,十有八九是在利用胡哲,他们心里也存有独占的心思,不过这个胡哲也不是省油的灯,暂时来说大家还是要好好合作的。到最后谁是螳螂、谁是黄雀还不一定呢。反正我们要好好走每一步,免得,哼哼。”

  年轻人突然问道:“爷爷,您看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鹰老道:“看起来像是张地图,那上面横条竖划的,画的很清晰也很是简单,还有一些不太明了的符号,像是一些很陌生的地名,具体代表着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保存了这么多年也没弄明白什么意思。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地方一定是在cz市。而且从胡家人对它的宝贝程度,它的价值肯定很大,区区几百万美金,说不定仅仅是它的一个零头。想来胡哲通过胡老鬼的日记研究出了这东西的秘密。”

  “会是个宝藏吗?”年轻人来了精神。

  “鬼知道!或许吧。”鹰老冷冷的吐出几个字,接着又道:“等楚天龙的那份地图一到手,我就会对胡哲说胡大哥临终之前曾请求我们几人帮忙找寻他一直要找的东西。当然要提前跟黑煞与紫凤商量好了,口风一致才好。想来贺宾跟杜丫头也求之不得的。”

  “这,如此,如此牵强的理由,那个姓胡的会相信吗?”年轻人迟疑的问道。

  “哼。这个借口也是为了大家面子上好看,只要在cz的地盘上就由不得他不答应,别看他有钱,在cz市他还得听我们的,对了,尘白,你多派几个人把胡哲监视起来,还要了解一下他平时接触的都是些什么人,我担心他有一些隐藏势力。这件事情务求万无一失才好。”鹰老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

  “放心吧,爷爷。”年轻人道。

  鹰老沉思了一阵,又道:“噢,尘白哪,那个云若若如何了?有什么进展没有?”

  年轻人闻言无奈的摇摇头,“这个臭女人水火不进,仗着有几分姿色有几个钱拽的不行了。我跑到金皇送花,约她,她从来没有正眼瞅过我,后来甚至派人告诉我,说什么如果没有正事的话就不要再来打扰她,后来我借着办正事的机会接近她,可她每次都是派手下人跟我见面。妈的,气死我了。”

  鹰老怒道:“你平时玩女人泡马子的精神都哪里去了,连个小女人都摆不平?”

  年轻人面上露出一丝羞恼之色,道:“爷爷你也是知道的,我平时泡的那些女人大多是喜欢我的钱,可云若若本身就这么有钱,我……”

  鹰老道:“你给我沉住气,事在人为,你要慢慢感化她,把你平时游戏花丛的本事给我拿出来。只要娶了她,你就等于娶了金山回家。我们天鹰帮就会重新领导cz的黑道。”说完满脸的兴奋狰狞之色。

  年轻人想着云若若的花容月貌与财富,也开始飘飘然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忙道:“爷爷,我发觉有点怪哪。我把云若若以前的事情调查了个一清二楚,可就是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的钱?我派人到银行查过,发现所有的过帐都是秘密操作,但是却不违法。可如此一来也查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最让我担心的是云若若前些日子在记者面前坦言说已经有了男友,而且感情极其稳定。”

  鹰老面上闪过一丝忧色,道:“尘白,你对云若若现在的状况了解多少?”

  年轻人一愣道:“很少。云若若很多东西都是保密的,就连她住在哪里都很少有人知道。这几天我派手下去查云若若的具体住址,估计就快有消息了。”

  鹰老笑道:“做的好。知道她住在哪里就好。平时有事没事多去献殷勤,增加你在她心目中的印象。对了,平时多派几个人在她住的地方观察一下她都跟什么人接触,务必要把她那个所谓的男友搞清楚了。”

  顿了顿接着道:“如果她只是别人情妇倒也不要紧,做人情妇无非是为了钱,很少是为了情。只要你从感情上将她俘虏了,像云若若这种商业奇才,只要有资金,就可以给你捧个金山回来。如果她真的有男友就不妙了,这种女强人在感情往往都很蠢的,一旦动情就不可收拾了,到时候你要横刀夺爱就困难的多了。”

  年轻人冷声道:“如果她真的有男朋友了,我也会让这个家伙悄无声息的消失的。”声音狠毒冰冷。

  鹰老赞许的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睛养起神来,年轻人也不再言语,专心的开着车。

  *********

  杜琏心水月开车回到了紫凤的本部――大世纪商城。这是cz市区比较有名的商城之一。如今已经是紫凤帮主要的经济来源了,紫凤帮近几年来渐渐的漂白,不过还不彻底,在道上依然还是相当有力量的。跟楚天龙一样,紫凤帮也是有钱有势,这也是天鹰跟黑煞这两个纯粹的黑帮团伙对它很是敬畏的原因。

  二女回到了经理室,杜琏心关上门对一路上默然无语的水月道:“水月。你怎么看这件事?”

  水月沉思片刻不答反问道:“你莫非也对胡家的那个东西很感兴趣?”声音娇媚动听,不过似乎少了点什么东西,对了!少了点下属对上司的恭敬语气

  杜琏心却一点没有介意,倒了两杯葡萄酒,递给水月一杯,自己浅饮一口,悠悠答道:“不是我对那东西感兴趣,是你的顶头上司对那东西感兴趣。”

  水月一蹙眉,讶道:“夜姐!?她会对这个东西感兴趣?”

  杜琏心娇笑道:“这可是夜姐亲自吩咐我的,你如果不是夜姐的亲信,我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水月问道:“夜姐要这张图干什么?她已经很有钱了。”

  杜琏心道:“我听夜姐的口气似乎对这张地图代表的东西略有所知,她好像是要把这个东西送给一个人,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顿了顿又道:“水月,待会你去布置一下吧。挑选几个人跟天鹰与黑煞的人会合一下,研究一下如何展开行动。对了,楚玉娟一旦被绑架,你负责保护她的安全,我跟这个丫头见过几次面,对她的印象还不错。而且我也不愿意得罪楚天龙,这一次要不是夜姐有吩咐,我才不愿趟这趟浑水呢。”语气中颇有看不起天鹰与黑煞的意思。

  “好的。我知道了。”水月点头道。

  杜琏心掏出贺宾派人偷拍的方旭的照片,道:“还有,这个挺帅气的银发散打高手,你也去查一下,知己知彼,免得到时候碍手碍脚。”

  水月拿起照片仔细的端详着,却没有开口说话。

  杜琏心一愣娇笑道:“怎么了?水月。看人家长的帅动心了?”

  水月没有理会她的打趣,纤指一弹手中的照片道:“这个人…?心姐,你最好赶快跟夜姐联系一下,咱俩尽快去见一下她。”

  杜琏心诧异道:“见夜姐?为什么?有什么问题吗?这个银发少年有什么不对吗?”

  水月俏脸上闪过一丝忧色,道:“我担心他是我知道的那个人。”

  杜琏心被她搞的一头雾水,疑惑的问道:“你是说,难道你认识他?”

  水月轻笑道:“如果我认识他那事情就简单多了。可惜哪。”水月微叹一口气,接着说道:“你也知道我跟夜姐的事情,在我们本部有一个组织,里面收养着很多孤儿,从小就接受专门的培训,我就是其中一员。”

  水月说道这里,美目微阖,顿了一顿,俏丽的脸庞流露出几许暖意,似乎想到了一些开心的事情,“我隶属于武道部保镖组,我们这一组每年都挑选一些优秀的组员保护公司的高级干部,而历年来最优秀的几位据说一直在保护几个最重要的人:董事长夫妇,于小姐,风小姐等人,据说还有一个一头银发的人。我担心这个学生就是这个人。”

  杜琏心微怔,道:“这个学生也姓方,如果他跟你讲的银发人是一人,咦,这么说来,莫非他就是方氏集团那个神秘的太子爷?”

  水月摇摇头道:“肯定不是,我们少总经理一直在国外学习,不过能让最优秀组员这么大力保护的人肯定不是平凡之辈。所以我想应该先请夜姐辨认一下,如果方旭就是那个银发人的话,那别说你我,就是夜姐,恐怕也不敢碰他的。”

  杜琏心大惊失色,显然没想到方旭的情况会这么复杂,因为她知道水月一向不是妄言之人,当下也不再迟疑,迅速拨起了电话。

  **********

  傍晚cz市郊的豪华别墅住宅区,一辆红色的跑车在经过门卫处时,经过一番繁琐的身份辨认后,才被放行。跑车开进小区,慢慢的停在一幢别墅门前。车里下来两个美女,却正是杜琏心跟水月二女。

  二女走到大门前停了片刻,大门打开,二人径直进了别墅,穿过花园游泳池,走到了别墅的大厅门前。一个佣人打扮的中年妇女已经在门外等候,待二人走进,嘴角含笑微微鞠躬轻声道:“两位小姐请随我来,司徒小姐正在客厅等候二位。”当下前面带路引领两人进了装饰豪华的客厅。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这个女人大概二十六七的样子,杏眼桃腮,姿色秀丽,身穿丝织的睡袍,半透明而且短的只垂到膝盖上方。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一副懶散的倦容,看来是刚刚沐浴出来,还没有干透的蓬松的秀发散贴在那张艳丽的玉面之上,有着说不出的妩媚与性感。纤纤玉手端着一只高脚杯,轻轻晃动着猩红如血的美酒,悠然自得的听着落地音响传出的低扬悦耳的美国乡村乐曲,看见二女来了,轻轻颔首打个招呼,随手一指沙发示意二女坐下。

  此时又有一个女佣人端上两杯热茶后,悄声退下。客厅里只剩下三个女人了。

  “说吧,有什么事情?”女人开口了,语气娇媚动人。

  “噢,是这样的。”杜琏心将今天的事情大略的述说了一遍,司徒夜倾耳细听,玉面上神色不变。

  接着二女将她们了解的方旭的情况说了一下,司徒夜的美目闪过一丝异彩,问道:“这个银发年轻人叫什么名字?有他的照片吗?给我看看。”

  “他叫方旭,是cz大学大一的学生。”水月边递照片边说道。

  司徒夜闻言微微一怔,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的笑容,美目中闪过一丝喜色,伸手接过照片仔细端详着,两女急切的望着她。

  半晌后司徒夜从照片收回视线,纤指轻轻沿着杯子底面柔柔的划着圆圈,嘴角噙笑,动作神情说不出的娇媚动人。让水杜二人看的都有点发呆。

  纤指轻轻定格,屈指弹了一下杯面,登时发出叮然一声脆想,惊醒了发呆中的水杜二人。

  司徒夜装作没看见二人因害羞而有点困窘的神情,轻轻娇笑着对二人言道:“这个人我认识,他跟楚天龙应该没有关系。噢,对了,你们顺便查查方旭跟楚玉娟有什么关系没有?如果关系很好你就去告诉胡哲这次行动紫凤帮退出,还有要暗中派人保护楚玉娟,至于地图的事情我们另外想办法;如果方旭跟楚玉娟没有关系或者是关系一般就照常进行,不过千万不要去招惹他。”

  水月忍不住问道:“夜姐,这个年轻人是谁?”杜琏心也一脸好奇的看着夜姐。

  司徒夜笑道:“水月,想必是你对这个方旭的身份起了怀疑后才急着跟琏心一起来找我的吧?”

  水月点点头,惊道:“莫非他就是…”

  司徒夜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那仅仅是你的猜测而已,其实事情远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转头对杜琏心道:“琏心,你也不要有什么意见,因为方旭这个人的身份暂时来说是个秘密,就连我也不方便透露,不告诉你倒不是拿你当外人。”

  杜琏心闻言忙道:“琏心不敢。夜姐不说自有您的道理。我又怎么会乱想?”

  司徒夜笑道:“那就好。对了,你们刚才说胡哲打算绑架楚玉娟要挟楚天龙把东西吐出来。他的条件是什么?”

  杜琏心道:“他说事成后给每个帮派一百万美金。”

  司徒夜点点头道:“一百万美金,倒也不算少了。看来那件东西跟我想的不会错了。琏心,你仔细查过这个胡哲的底子了吗?”

  杜琏心道:“我只知道他是个美籍华人,三年前来到cz市开了现在的天府大酒店,几年下来倒也是成绩斐然。他在美国也是从事餐饮业的。”

  司徒夜淡淡一笑,起身到自己的卧室取了一个档案袋,回到沙发坐下,顺手将袋子递给了杜琏心,道:“这里面有他从小到大的全部资料。”

  杜琏心接过来,心里对夜姐更加佩服了,夜姐又道:“我看过他的档案,倒是很清白的,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不过他的一切都很顺利,反而惹人怀疑。你回去研究一下吧,这个人我们迟早要对付的,知己知彼才利于行事。”

  杜琏心水月跟司徒夜继续聊了几句后就起身告辞了。

  司徒夜目送着两人离开,轻轻晃动着酒杯,脸上笑意越来越浓,喃喃自语道:“玉姐啊玉姐,你瞒的我好苦,你也是女人,你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应该更知道爱情对一个女人的重要,唉。”

  **************

  贺宾回到自己的夜总会,将手下的几个信的过的得力干将召集到自己的办公室,将今天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说道:“老子老早就瞅着楚天龙不顺眼了,现在天时地利都送到门口了,只是这人和是差点。不过也没关系,就这样也够楚天龙喝一壶的。哈哈”

  贺宾放声长笑,一时间狂笑声在办公室里回荡,良久贺宾停住笑,猛吸一口气,环眼圆睁,一拳狠狠砸到桌子上,大叫道:“解气,真******解气,楚天龙,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咬牙切齿的语气配合着森然的表情,看来贺宾跟楚天龙的仇怨结的不轻。

  “这次的事情也不仅仅是对付楚天龙那么简单,望大里说关系到本帮的生死存亡,我虽说已经做了决定,但心里总有些不安,兄弟们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贺宾身旁一个三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肌骨结实,相貌平凡,闻言道:“楚天龙是一定要对付的,不过正如老大说的,这次绝对不是对付区区一个楚天龙如此简单。一百万美金看起来倒是不少,表面来说这趟买卖我们倒是很划的来。不过这个胡哲既然肯花这么大的价钱,那就证明了这个东西很值钱,它的价值将远远大于三百万美金。”说道这里笑着住口不语。

  贺宾对面一个膀大腰圆一身黑色西服的大汉闻言急道:“丁老四,你把话说完了好吗?说一半不上不下的,吊人胃口。”他是黑煞帮青龙堂的堂主邓明散。

  贺宾对丁老四道:“你是说我们帮胡哲凑齐了地图,然后黑吃黑?”

  丁老四笑着反问道:“大哥不想吗?”

  贺宾哈哈大笑,猛然停住,缓缓道:“想!想的很。”

  贺宾紧紧的盯着丁老四,后者在贺宾凶厉的目光下,依然神色如常。贺宾收回目光,轻轻点击着桌面,一字一顿的道:“不过天鹰跟紫凤都知道这件事情,恐怕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啊。”

  丁老四笑道:“这个简单,我们可以跟这两家商量好,等地图齐全后,或胁迫或请求胡哲将地图的秘密说出来,有什么好处三家平分。”

  一个黑黑瘦瘦一脸菜色的中年人冷冷道:“天鹰紫凤会同意与我们合作吗?恐怕,他们巴不得独吞。”他是黑煞帮刑堂堂主风天运。

  丁老四笑道:“这摆明了是个宝藏,谁不想独吞?可问题是既然是宝藏就没有那么容易到手,在此之前我们只能合作,那机会才能大一点。我想他们肯定懂得这个道理的。”

  贺宾疑虑道:“在宝藏到手前三家合作应该没有问题。可如果宝藏到手后,我们黑煞帮又该如何做呢?”

  丁老四道:“依然合作,平分。”

  风天运摇头道:“不太可能吧?”

  其他几人也纷纷摇头,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丁老四长笑着解释道:“如果是两个帮派面对这些宝藏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独占。到时候就是胜者为王。可是我们是cz市最大的三个帮派,虽然紫凤实力雄厚一些也没可能把我们连根拔起,任何一个起先动手就会遭到另外两个的联合绞杀,所以谁也不会冒这个险。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大家平心静气的坐下来分了这个宝藏。反正这个宝藏价值肯定不小,如此一来我们都可以保存实力,还可以得到丰厚的报酬,何乐而不为呢?天鹰跟紫凤的人想来也不是傻子,这个简单的道理不会不懂。”

  一席话丝丝入扣,分析的有情有理,众人听了纷纷点头,贺宾赞道:“丁老四,不愧是咱们黑煞帮的智囊啊。有你的。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哪?”

  丁老四笑道:“很简单。我们先照着跟天鹰紫凤约定好的来做,准备绑架楚玉娟。其间多派些人监视天鹰跟紫凤的举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两个帮派联合起来,到时候一起对付我们。”

  贺宾一愣,担心道:“如果这两个帮派联合起来这倒是个大问题哪。对了,丁老四,要不我们黑煞跟紫凤联手对付天鹰如何?”

  丁老四摇头道:“不妥。就像我前面说过的一样,杀戮一起,剩下来的两个帮派为了彻底zhan有宝藏肯定会再来一次拼杀,这样的结果肯定是三败俱伤。我想天鹰跟紫凤也会好好考虑这个问题而不会起与另一个帮派合作的念头。如此一来三个帮派互相牵制,反而起到了一种莫名的和谐。我之所以说要监视他们,也是出于万一的考虑。”

  贺宾大笑道:“说的好。我料想那个老家伙跟那个小丫头也完不出什么花样来。”

  “不过?”

  “不过什么?唉,老四,都是自己弟兄,你说话就别吞吞吐吐的啦。”一听还有下文,贺宾的急性子又来了。

  丁老四微皱着眉,道:“其实我倒是担心这个叫胡哲的家伙。总觉得他没那么简单。“

  贺宾一愣,“你的意思是这个胡哲背景挺深?”

  丁老四点点头,“即便他真的是胡的后人,我也觉得太过于匪夷所思。他应该知道我们最擅长黑吃黑,他敢孤身一人跟三大帮派的首脑谈合作,想来必有所持。”

  “那照你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办?”

  “或许是我多虑了,不过我想我们目前最应该做的就是监视胡哲,看他平时都跟些什么人见面,以便有所防范。”

  贺宾一拍大腿,“好,老四,这件事情你就全权负责好了,兄弟们,我们有了丁昆这个智囊肯定是所向披靡哪,哈哈哈……”

  屋里众人闻言齐声大笑,仿佛看见黄橙橙的宝藏在朝他们招手了。只有丁昆一人依然皱着眉,面上神情颇有些不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