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风云渐起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4176 2004.03.06 12:28

    车玉力一路上将车开的飞快,红灯也照闯不误,有几个交警开车追了一阵,可是靠近看清车牌后脸色一变又掉头回去了,一个刚上班的年轻交警见状很是不解,问一位老交警:“前辈,怎么眼看就快把他拦下了又放了呢?”

  老交警自嘲的一笑:“小伙子你刚来上班有很多事情搞不清楚,干我们这一行的,有的车能拦,有的车你最好不要招惹。知道那个人是谁吗?他可是市劳动局局长和人大妇联主席的二公子,能动吗?”

  “一个小小的局长的儿子怎么了?有什么不能动的?”年轻交警不服气。

  老交警看着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跟自己当年是何其相似,都是那么莽撞那么的正直,叹口气道:“知道那小子的外公是谁吗?咱们省的省长,这个老爷子官风不错,可就是极其疼爱他的女儿,据说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他那唯一的女儿更是出了名的护短,有一次这小子的大哥开车把人撞了个半死都没事,小伙子你记住了,你如果要长干就不要招他们,对你没好处。”

  “******怎么这么黑暗。”年轻交警低声骂了一句,突又道:“前辈,知道这些日子cz市传的最响的事情是什么吗?”

  “什么?不会是歌星开演唱会吧。”

  “歌星算个屁哪。是‘执法者’啊,你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吧,现在好多市民都知道的”

  “那个出现一个多月,每天晚上行侠仗义,惩奸除恶的‘执法者’?”

  “就是他,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大街小巷都在谈论这个执法者,好多人对他很是佩服。前辈,你说执法者要是碰到我们这档子事儿会怎么做?”

  “执法者……”老交警陷入了沉思。

  *********

  车玉力完全没有在意交警的追赶,他满脑子回想的都是刚才药店里柳佳与方旭一副相谈甚欢的景象,心中涌起了无穷的妒意。虽然柳佳一天到晚都是勾魂的媚笑,看起来甚是妖媚,可是自己却知道这不过是柳佳的假相而已,她骨子里冰清玉洁的很,从来没见她跟哪个男生有过什么近距离的交往。这也就是自己在云娜那里吃了闭门羹后全力追求柳佳的原因,而且随着交往加深,自己越来越对柳佳迷恋了,觉得自己是真的爱上她了,所以一改往日游戏花丛的态度,开始全心全意起来。可自己整天忙着献殷勤,鞍前马后的从来没有见过柳佳如此开心的笑容,就连牵手的机会都没有。可看样子如果让他们这么发展下去,方旭指不定哪天就能一亲芳泽了,如果一不小心被这个小子拔了头筹自己就亏大了。

  “方旭!!!”车玉力嘶叫了一声,状若狼嚎。不知道这个小子有什么好的:寒酸,无钱无势,无才无艺,除了长得不错外可谓是一无是处。记得上学期品评社将方旭评为第一帅哥的时候,几个熟识的富家子弟只是不屑的一笑,即便曾经是第一帅哥的自己也是冷冷的一哼,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一个绣花枕头能有什么威胁,去年年底的时候曾经听说木欣华在追求云娜的时候与方旭起过矛盾,自己当时哈哈大笑说木欣华是关心则乱,云娜摆明了是利用方旭嘛,后来似乎证明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云娜与方旭再也没有过多的接触(方旭教云娜武功的时候专门选了清晨而且是在学校的小树林里教的,所以没人看见),而木欣华也没有对付方旭,显然是认定了方旭无非是挡箭牌而已,构不成威胁。可如今这个‘枕头’竟然真的威胁自己了,‘不行,我不会放弃的,柳佳是我的,佳佳,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才是最爱你的。方旭你如果阻碍我,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车玉力回到自己家的别墅中,满脸的阴霾让佣人都很是害怕,心里都在嘀咕:今天是怎么了?局长回来寒着脸,大公子回来也是一脸的不开心,二公子回来也是一样,看来得小心点儿。

  车玉力推门客厅大门走进去,看见自己的父亲和大哥都在,两人一脸的阴冷,不时的说上几句。心中微愣,这种情况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车锦名抬头见到自己最宠爱的小儿子回来了,脸色稍缓,招呼道:“来来,小力过来坐。”

  车玉力点头坐到了哥哥车玉权的身边。

  “今天玩的开心吗?”车玉权笑着道

  这不问还好,一问之下车玉力本来已经平静的脸色又沉了下去,怔怔的发呆。

  看着弟弟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车玉权大怒:“说,是哪个王八蛋惹了你了,告诉老哥,我派人砍了他。”车玉权与车玉力长得倒是很像,都是一幅温文尔雅的样子,可他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凶残暴躁。他今年23岁,从小就不爱上学,整天打架,家里也管不了。高中毕业后就不念书了,由于父母的关系,先是办了个酒吧,几年内迅速的发展起来,手下有200多号的手下,掌管几个酒吧的厅地下赌场,甚至还卖毒品,算的上是黑道一雄。为人粗中有细,在黑白两道都挺吃的开,所以一向嚣张惯了。他的事情他母亲是不知道的,只以为自己的孩子是正儿八经的开酒吧。真正知道的就是他的父亲车锦名,他的手下心知肚明自然也不会说出去。

  “你给我闭嘴,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有事多动动脑子好不好?”车锦名瞪了他的大儿子一眼,车玉权不敢吱声了。

  车锦名笑着对车玉力道:“小力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说给爸爸听听。”

  车玉力叹了口气道:“还不是柳佳的事。”

  “是老柳家的丫头啊,怎么了?闹别扭了。”车锦名知道自己的儿子正在追求柳佳,对此他也很是同意,柳佳家境不错,父亲跟自己平级,外公是cz市的名医,不论是家世地位跟车玉力都很是般配。

  “何止是闹别扭了,我今天第一次送红玫瑰给小佳,请求她做我的女朋友,却没想到被她拒绝了,而且她的身边……”车玉力将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父兄说了一遍,越说越是气愤,眼中不时的闪过一丝阴冷。

  车玉权笑道:“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原来是这么点小事,交给我好了,老哥我替你摆平。”有人问了,为什么车玉力不自己出面摆平方旭,嗨,还不是为了保持他翩翩君子好学生的形象,纯粹是做臭女人还想立牌坊。

  车锦名也没再出言反对,这种年轻人之间的冲突他们自己想办法就好了,而且如此一个没钱没势的穷小子动了也没什么。可他却万万没想到如果他此时反对的话,他的儿子就不会惹上一个比暴龙还要恐怖的人物了。

  车玉力心下安定,知道只要老哥出马方旭就会倒霉了,那自己离抱得美人归的日子就不远了,又想到了什么,忙道:“大哥,你让你的手下干的隐蔽一点,千万别传到小佳耳朵里,上一次那个林家玮的事情就差点被她知道。对了,教训教训他,让他保证不再同柳佳交往就好了,千万别闹出人命来。”

  “放心吧,你大哥我办事什么时候出过差错,安啦。你就全心追柳佳就是了。”车玉权满不在乎的大笑道。

  车玉力终于舒了口气,突然想起刚才进屋时客厅里压抑的气氛和父兄的表情,忙问道:“爸爸,大哥,刚才你们在说什么,怎么看起来好像很难办的样子。”

  车锦名听了后,本来已经变缓的脸色又阴了起来,没有言语。

  车玉权接过话来说道:“还不是那个狗屁‘执法者’闹的。”

  “执法者!?就是那个一身打扮如同蝙蝠侠,每天晚上出来活动的执法者,我还以为是市民杜撰的人物呢,难道他真的存在?”学生就是学生,大多是通过报纸新闻等媒体了解社会上的事情,由于还没有任何媒体专门报导过这个‘执法者’,所以他们即使听到一些什么也只是半信半疑的。

  车玉权骂道:“我本来也是不信的,可******谁知道竟然是真的,操。”

  车锦名怒声道:“******都是这个混蛋执法者搞出来的事情,他好好的行他的侠仗他的义,他好死不死的偏偏要跟政府作对,前天将矛头指向了银行人事处的林处,那可是我的老战友。这个混蛋把老林的一份做假帐的证据交给了市检察厅,还附带一封信,署名就是‘执法者’。”

  “这个家伙还废了我的三个小弟,妈的不就是调戏个女人吗?又没有真的做什么。就算真的做了什么,也轮不到他动手,靠,那几个家伙现在全成了人妖了,搞不好得到泰国谋生路了,这家伙真******狠哪。如此一闹可倒好,现在我被其他老大耻笑了一番,成了道上的笑柄。老子往后还怎么混。”车玉权破口大骂。

  “你那点破事先别忙着显摆,你林叔叔这搞不好可是掉脑袋的。这老林怎么这么不小心,唉。”

  车玉力听得心中暗惊,没想到这个执法者不但真的存在还这么猖狂,手段又如此狠毒。听父亲一说忙道:“林叔叔真的会有事吗?”

  车锦名叹口气道:“不好说,检察厅明天就来人了,平时检察厅对这些匿名举报的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一般情况即便派人检查也是例行公事。不过这次证据太硬了。即便能摆平,可谁敢保证这个‘执法者’明天不会再将哪个干部的证据再抖出去,这事搞的是人人自危,都怕这个执法者盯上自己,这几天保安公司的生意倒是好了不少。”

  “你是不是也怕自己在外头包小三的事情抖出去哪。”话音刚落,从二楼走下一位********,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皮肤雪白,身穿高级的女式西服,看起来也就只有三十几岁的样子。

  “妈”车家兄弟叫道。

  “玲珊,当着孩子的面你说这些刚什么,再说我早就跟那个女人没关系了,你就不要这么不依不饶了好吗?”车锦名老脸微红,有点低声下气的对着女人说道。

  ********高玲珊哼了一声,“你做的出还怕别人说。”坐到沙发上看见因听到父母的对话而显得有点尴尬车玉力兄弟二人,面色稍稍缓和了点,扭头对车锦名道:“老林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可别指望我爸爸会出面,老爷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车锦名见妻子不再就刚才话题纠缠下去,松口气道:“我哪敢劳烦老爷子,我已经通过关系替老林打点了一下,能不能躲过去就看他的造化了。而且今天市里开了紧急会议,书记对这个手段血腥的‘执法者’很是感冒,交代要不惜一切代价逮捕归案。”

  “血腥手段?什么血腥手段?”高玲珊虽然对执法者有点耳闻,但却没有仔细了解。平时妇联的事情挺多的,她经常是一天到晚的忙个不停,平时听到关于执法者的传闻,也只是认为是别人胡乱编造的,还是在那个林处长出事后才知道真有这么一号人物。

  车锦名道:“据说此人武功高强,他出现一个多月来,犯在他手里的人都很惨,抢劫的断手,调戏妇女的更加要命,全都被打成了变性人,甚至还有几个贩卖毒品的被他当场杀掉,手法极其恐怖,被他教训过的人都没有敢报案的,一来这些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二来据说这些人每次回忆起来都是一脸的惊恐,就像是见了鬼一样。摊上这么个硬骨头,警察局可要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