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龙之怒(下)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4349 2004.03.18 00:05

    市中心飞云迪厅二楼经理室

  屋里只有两个人,两个年轻人。是车家两兄弟。

  车玉力拿着一杯酒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英俊的脸上满是焦躁的神色,眼神中不时的闪过一丝迟疑,车玉权坐在老板椅上,抽着雪茄,神色平静,饶有兴趣的看着心事重重的车玉力。

  自从前几天车玉权告诉他派出去对付方旭的几个小混混被方旭打倒后,车玉力就一直不安。他没想到平时从不显山露水的方旭竟然是个散打高手,看样子竟然不弱于云汉多少,更让车玉力担心的是方旭的心机而不是他的武功。对他来说追求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心机要深,以方旭如此深沉的心机如果追求柳佳,再加上他是柳佳外公的徒弟,搞不好柳佳真的会被他搞到手了。

  车玉力越想越是心急。他大哥见状本来想继续派高手对付方旭的,可是因为方旭请了几天假没到学校去,而且他们也不清楚方旭住在哪里,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动手。车玉力这几天在学校里猛追求柳佳,可柳佳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他又哪里知道柳佳正因为方旭的事情心烦呢?哪还有什么好脸色给他。

  今天车玉力收到情报说方旭来上课了,而且下午柳佳跟方旭竟然单独在校园里一个僻静的地方谈了一会儿话。车玉力自然更是坐卧不安,先是打电话给车玉权,然后又让手下人密切跟踪柳佳,时刻汇报她的一举一动。晚上手下报告说柳佳跟方旭‘约会’。车玉力忙派人悄悄跟踪两人,知道两人竟然进了‘情人酒店’。这个消息彻底的让车玉力妒火中烧,一时间却也无计可施,后来想到了他大哥,于是急忙到车玉权的大本营‘飞云的厅’来商量对策。车玉权沉思良久,想出了一条‘霸王硬上弓,生米煮熟饭’的卑鄙计策。先是派出了帮内金牌打手“七匹狼”,后又让客卿――帮中第一高手‘虎爷’去接应,以确保计划万无一失。其实即便方旭柳佳不上狂狼的车,今晚这事情还是会发生的,只不过会换个花样而已。

  七匹狼今晚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因为怕影响行动,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都把手机关掉了,而虎爷一向是不用手机的。所以车家两兄弟只有慢慢的等了。

  “大哥,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车玉力举着酒杯,心不在焉的摇晃着,呆呆的看着杯中血色葡萄酒荡起的红晕。

  “你就放心好了。你大哥办事什么时候失败过。而且我把帮中第一高手虎爷都派了出去,虎爷的功夫你是知道的,那是绝对的高手。你就安下心来,等着与柳佳翻云覆雨好了,这个女人我见过,身材火爆。老弟,你有福了。”车玉权狂笑道。他对手下人的办事能力一向是很有信心的。

  “可是这样做好吗?万一柳佳事后报警怎么办?而且柳家也有点势力的。”车玉力有点担心。

  “操,怕什么。我都准备好了。

  “可,我怕她性子烈,作出什么傻事来。”车玉力还是有点迟疑。毕竟他还算是有点真心喜欢柳佳的。

  “怕什么,这女人都这样,只要被你上了,一开始都是又哭又闹的,过后就好了。再说你不上她,难道等着那个银毛小子上她,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方旭!”车玉力狠狠的叫道,脸色铁青,想着今天方旭与柳佳的约会心里就在滴血。下定了决心,猛一仰头,将杯中美酒喝干,脸色恢复了常态,对着车玉权道:“大哥,多谢了。”

  “自家兄弟说什么谢哪”

  两人对视一望,哈哈大笑。

  “哈哈哈,不错不错。你们不愧是兄弟,都是如此的禽兽不如。”屋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怪异的声音。把车家兄弟吓了一跳,抬头望去,却见一个高大的黑衣人站在屋中,头被一件衣服裹住了,衣服上挖了两个洞露出两只眼睛。

  车玉权大惊,厉声喝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也难怪他吃惊,这间房子是他的办公室,周围防守森严,没有人通报外人根本无法进来,而且他为防别人打扰,已经将门给锁死了,那这个诡异的家伙是从哪里进来的?

  “你是从窗子进来的,”车玉力眼尖,看见了窗帘无风自动。‘可是窗子外面明明有栏杆的,莫非…,车玉力心中一惊,说道:“你竟然会缩骨神功?”

  黑衣人一愣笑道:“不愧是华山乾吣派的传人,眼光不错。”

  此言一出,车家兄弟大惊失色,世上只有寥寥几人知道车玉力的师父是华山乾吣派的老祖宗,而且平时车玉力一直隐藏实力,外人只知道他空手道厉害,却从来不知道他还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如今却被这个奇怪的家伙一眼识破,你说他们如何能不惊。

  “想来阁下定是一位前辈高人了,可是不知道到此来意欲何为?”车玉力静下心来,对方既然知道他是华山弟子,就一定知道华山老祖宗极为护短的,凭着老祖宗的名望武功,想来此人不会也不敢对他们不利。当然为防万一,车玉力偷偷给车玉权使了个眼色,车玉权趁着他二人说话的空,偷偷从桌子下拿出个东西。却不料此举被黑衣人看了个清清楚楚,他也没有阻止,只是眼角闪过一丝嘲讽之意。

  黑衣人道:“我来这里只想干一件事情。”

  “什么?”

  “杀畜生。”黑衣人一字一顿的说道,语气森冷逼人。

  车家兄弟大怒,车玉权左手一拍桌子上的一个红色按钮,破口大骂:“****,你******找死,我就成全了你,看你的狗屁缩骨功厉害还是我的枪厉害。”抬起手来,手上赫然多了一把精致的手枪,冷森森的枪口狞笑着对准了黑衣人。

  车玉力腾身跃起,摆了个防守的姿势,先是朝车玉权摇摇头,然后冷笑着对黑衣人道:“阁下好大的口气,本来就冲你侮辱我们兄弟今天我就不能放你走,可是念在同是武林中人,我网开一面,你现在就走,我不再追究。”车玉力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会这么讲道义,他其实是怕这个会缩骨神功的家伙还有同伙或者是师门中还有其他的高手,如果杀了这个黑衣人到时候他的同门来报仇就麻烦了。

  “嘿嘿,呵呵,哈哈。”黑衣人三声怪笑,道:“我一向很喜欢杀人渣的。”伸手指指那个红色按钮对车玉权道“你把他们都招来也好,省的我费力气去寻找。”

  车玉权怒极反笑,笑声刺耳,“靠,你想死,老子成全了你。”手指猛扣扳机,子弹呼啸而出。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黑衣人身形一晃,快的如同是幻觉一般,然后黑衣人依然停在原处,只是身后正对处的墙壁上多了个黑黑的弹孔,正在冒着清烟。

  车家兄弟如同见鬼了一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黑衣人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车玉权一咬牙,手指连扣扳机,子弹一枚接一枚的朝着黑衣人宣泄而去,却都被黑衣人以肉眼难以辨认的速度躲了过去,车玉权越发的心惊胆战,‘不会是鬼吧?那群该死的手下怎么还没来’。

  就在这是门口传来猛烈的撞击声,看来是手下赶到了,车玉权大喜,对着一旁发呆的车玉力大叫道:“小力,快去开门。”说着将剩下的四颗子弹猛的打出,不求伤人只求能阻挡一会儿,黑衣人目中神光一闪,快速的伸手在空中弹了几下,接着就听到一声惨叫。车玉权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四肢被子弹击中了,血流了一地,不停的哀嚎。

  车玉力听到大哥的惨叫声心中一惊,面前突然多了一个人影,挡在他与门之间,车玉力猛的一式‘金雁横空’斜掠了开来,在空中骤然出手,左手‘云断秦岭’斩向了黑衣人的脖子,右手变拳一招‘金刚挚尾’猛的击向了黑衣人的胸膛。掌势狠烈,拳风浑厚。

  “好!”黑衣人沉喝一声,左手一招‘高山流水’封住车玉力的当颈一斩,右手也变拳一招‘石破天惊’直捣而出,与车玉力的拳头碰在了一起,两股内力交锋之下,哄然一声闷响,车玉力如同断线风筝般被震飞了开来。嘴角流出了一串血迹。

  车玉力就势在空中猛的一个后跃,知道自己与黑衣人相差太远了,当下不再恋战,跳到车玉权身边扶起面色惨白已然昏迷过去的车玉权大叫道:“大哥,你醒醒,醒醒哪。”可是车玉权却全然没有苏醒的样子。

  黑衣人冷冷的看着两人,手一晃,左手食指中指之间又多了一个黄橙橙的弹头。一抖手,弹头飞了出去。

  车玉力正在手忙脚乱的给车玉权包扎伤口,只听‘噗哧’一声从车玉权的身上传来,本来因为疼痛身体在不停颤抖的车玉权浑身一个猛烈的抖动,就不再动弹了。车玉力呆呆地看着车玉权头上多出的一个洞,红白之物从洞里流了出来。车玉力泪流满面,缓缓放下车玉权的尸体,抬头看着黑衣人,满脸的悲伤,望向黑衣人的眼中满是狠毒之色。

  黑衣人不为所动,冷然一笑,道:“你很伤心,很难过是吧。”

  车玉力依然是狠狠看着他,不发一言。

  黑衣人语气一冷:“看见你的兄长如此你很悲痛,可你想过没有,今晚那位姑娘如果遭你们毒手的话,她又会如何的伤心,她的亲人又会是如何的痛心。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强迫别人去承受不愿意承受的事情,就是在犯罪,就该被天打五雷劈,如果老天不惩罚你们,就由我来替天行道。”

  车玉力突然语气平静的道:“替天行道?”

  “对”

  “你今天是一定要杀我了?”

  “对”

  “你可知道我师父是谁?”

  “从你刚才使的招式来看,应该使华山第一高手路玄天的门下。”

  “高明。路玄天是我师父。你杀了我就不怕我师父找你报仇?”

  “我只怕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对不起天地正气。”

  “哼,良心?天地正气?你如此好杀,就为了什么所谓的良心。”

  “对。对你来说良心一文不值,对我来说却是价值千金。”

  “这么说你是执法者?”

  “是。”

  “你今天救了柳佳?”

  “是。”

  “那个方旭哪?”

  “你说呢?”

  “那你到底是谁?”

  “你说呢?”

  “没想到是你。真是没想到哪。没想到你一直扮猪吃老虎,可笑的是那么多的人竟然都看走了眼,竟然一直当你是懦弱无能之辈。”

  黑衣人没有辩驳,可让人奇怪的是车玉力笑了,因为他听到了房门被撞开的声音。他与黑衣人东扯西拉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让权帮的人冲进来,外面来的人都是权帮最厉害的高手,只要他们进来那就算是打不赢黑衣人,可自己逃命还是可以的。只要逃出去,自己就可以去找师父帮忙来替兄长报仇了,以师父的厉害和对自己的疼爱,他似乎可以看见这个黑衣人躺在地上哀嚎的惨状了。而且自己已经知道了黑衣人的真实身份了。

  可是黑衣人也笑了,接着一只拳影在车玉力面前放大,然后他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在晕倒之前他似乎听到黑衣人的一句话:什么时候都不要放松警惕,而且要对付你这种低手,一招就足够了,还有我今天要对付你也不全然是为了什么良心,主要是因为你惹到了我身边的人。

  此时大门轰然一声巨响,好多彪形大汉冲了进来。黑衣人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车家兄弟,转身静静看着这些凶神恶煞般的家伙,目光中的杀意更重了……。

  窗外寒意凛冽,狂风呼啸化作一片鬼哭狼嚎,满是凄凉萧索之意。夜空弯月时不时在阴云中隐没。冷月如勾,却又像煞了死神的索命镰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