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麻烦与蚂蚁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354 2004.02.25 18:11

    【龙的天下:今天下班后,上网见到大家鼓励,甚喜!!,为报答各位错爱,再更新一章,供大家茶余饭后消遣。】

  第二天是星期六,云娜起了个大早,起床一看,差一刻六点钟,外边还有点黑,宿舍几位睡得正香哪。即便是勤快的女生大冷天的也不是很愿意早起,更何况是休息日,睡眠不足可是女孩子的大忌。

  云娜平时一般都是六点三刻、周六日7点半起床。今天也是没办法,昨晚睡得实在太长了。云娜起床洗漱好,将床铺收拾整洁,穿上一套干净的运动服,起身出了宿舍楼。

  外边有点冷飕飕的,云娜一路慢跑到了操场,操场上静悄悄的一个人没有,‘看来我是第一个’,云娜心想。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围着跑道跑了起来,咦,远处一块偏僻的草地上好像有个人,跑近了看原来是有人在打拳,‘原来我不是第一个,’云娜暗笑。离那个人大概40多米的时候,云娜停住了,‘是他,他怎么也起得这么早’。虽然打拳的人背对着他,看不见样子,但是那一头随风飘舞的银发却给了云娜答案。

  方旭仍然在一板一眼的打着开山拳,这种拳法力大招沉,大开大合之间蕴藏了无尽杀机,据老道说是本派一位曾经是沙场猛将的前辈晚年所创,拳法快捷凶猛,招式诡异。

  方旭练成后也只配合内力用过一次,那是两年前与一帮穷凶极恶的路匪比拚,当时十三个手拿枪支的匪徒正在胁持一辆客车停下,恰好被方旭碰上,结果劫匪在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被打了个人仰马翻,一枪未发,尽数送命。现场之状惨不忍睹,几可用修罗场来形容,每个匪徒浑身被割出数十道寸余深的伤口,胸口中拳的地方都被打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内脏遍地都是。原来开山拳配合内力使出后,真气外溢,劲气带动周围的气流形成一个个强有力的风刃,最是适合在人多的地方施展,威力堪称是恐怖,事后方旭拂衣而去,接到报警赶来的公安对此实在无法向外界作出解释,而客车上胆大乘客的描述是:隐约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做的,但是那个人动作太快,而且全身都罩在一件黑色的衣服里,什么都看不清,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有关当局将事情平息了下来,所有当事人都被记录在案,戒令严禁向外界吐露一丝实情。

  其实后来国家秘密出动了异能研究中心的人,得出一个结论:确是人力所为,而且是一个内力极其深厚的高手,生生用拳头打出来的。后来研究中心的所长在汇报中如是写道:此人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因为普通的力量对这种级别的高手实在造不成什么伤害,而且这种行为算是行侠仗义的举动。至于上面的态度就不得而知了。

  后来老道因为此拳法有伤天道而告诫方旭轻易不可使用。此时方旭打出开山拳的时候又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虽没有运转真气也是禁不住的热血上涌,杀意浮现。连云娜轻轻走近了都没有注意到,

  “好,”云娜看到精彩处,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嗓子。

  ‘不好’方旭猛然停住,大惊:竟然被人侵入都没有发觉,该死,转而大怒,转头望去,星目熠熠生光,待看清来人后目光一闪恢复了古井无波。

  “原来是云师姐啊,这么早起来锻炼,真是让人钦佩哪。啊,肚子好饿,师姐,失陪了我去吃饭了”嘴中胡言乱语的应付着,就要逃去。

  “站住,”可惜云娜没有再意方旭的眼睛,如果她细心一点的话,可以看见一双眸子中四射的精光在瞬间隐没掉了。

  云娜心想:想跑,哪这么容易,将他拦住,“看不出来,你竟然深藏不露,啊,方大高手”云娜饶有兴趣的看着方旭,美目上下打量看得方旭浑身发毛。

  “云师姐,你说什么?我听不大明白,”

  “真的不明白吗。”

  看着云娜似笑非笑的眼神,方旭苦笑:“师姐是说我刚才打的这套拳吧,跟你说实话吧,其实这套拳是我从小练的,是一位远方亲戚教我的,我看也就是花拳绣腿的功夫,绝对的中看不中用。”方旭连连辩驳。

  “真的吗?”云娜怀疑的看着一脸真诚方旭不像是说谎。

  “当然是真的,不过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用,强身的作用还是有的。”

  看着方旭一脸的诚恳,表情不像是作假,云娜勉强接受了他这个解释,其实是她潜意识里不希望方旭骗她,所以才会认可,换了别人就未必会如此轻易接受方旭的说辞了。

  ‘不过这拳法确实很奇妙,如果全力施展的话,威力肯定不小,当然如果不懂得活学活用,见招拆招,就只能用来欣赏而已。’云娜暗想

  “师姐,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方旭看见云娜发呆赶紧请示。

  “好吧”

  方旭暗喜,转身要走

  “站住,”看来上天注定今天要折磨方旭了,看着方旭一脸的苦相,云娜怒道:“我就这么可怕,让你吓成这样。”

  方旭一见云娜发怒,心知要坏,赶紧说道:“云师姐误会了,与云师姐聊天实在是莫大的享受。就因为这我才担心引起那些特别希望同师姐交流的同学的不满,所以才…”方旭一本正经的解释

  “好了,好了,反正你浑身都是理,对了,昨天的事我做的不大对,你别生气”

  嘿,没想到冷美人也会向人道歉,“啊,没什么,其实是我多想了”

  “你不要担心木欣华会对你不利,我会让我哥跟他谈谈的”

  “噢,知道了,那多谢你了,不过我是怕他对你不利”傻丫头,我是担心他对你不利,你现在反倒好,唉,

  “他敢”云娜横眉,寒意逼人,一幅千金大小姐的派头,看了眼方旭,神色稍雯,“方旭,你每天都起得这么早吗?”

  “差不多吧,我晚上睡觉早,早睡早起嘛,云师姐起得也很早嘛”

  “对了,方旭,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咦,什么事?师姐尽管吩咐。”方旭愣了,就自己现在这个穷酸样,应该帮不了云娜什么忙吧。

  “我,我”云娜欲言又止,看着方旭好奇的眼神,一提勇气:“我想请你教我你刚才练的那套拳法,可以吗?你可不要告诉我是独家秘笈不能外传的。”

  方旭本要开口拒绝,听了最后一句话哑口无声。

  其实教云娜一套拳倒也没什么,老道也没说不准外传,老道只是不准方旭将师门五大绝学外传:逍遥旋天掌,战天斗地刀,百炼精钢拳(五大绝学最弱的一种,极刚的拳法,但是威力却比开山拳强了至少三倍,当然没有开山拳那么凶残),天涯断梦腿以及师门宝典:傲天诀。其他倒也没做强求。

  方旭苦恼的是如此一来就势必要与云娜相处一段日子,恐怕会惹来不少的麻烦,十大美女的拥护者可绝对不是盖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恐怕也采撷不了这些名花。方旭是不怕,即便把这些人统统加起来也不够他一只手收拾的,可是他不想没吃到羊肉反惹了一身骚,继“第一帅哥”的名头后再次成为男生公敌。他到大学只是想来见识一下,顺便放松一下神经,他可不想为了一些无聊的事情败坏了自己的心情。不过眼前这事也不得不另他低头。

  ‘反正元旦过后在有十几天就考试了,然后就是寒假了,自己就教她这十几天就好了,而且云娜的天赋看起来不错,把拳法的基本变化教给她,应该差不多可以教会了。况且师傅也说过了,平时看见对武学有兴趣、天赋又不错的人可以酌情教几招,这样一来也算是光大师门’,方旭给自己找理由,如此一来心下有了定计。

  云娜正等的不耐烦了,方旭开口道:“好吧,云师姐,我教你,不过如果教的不好你可不要怪我。”

  云娜听了心中一喜,口中却道:“你要是想搪塞我不用心教,我可不会放过你”

  其实云娜虽然对这套拳法很感兴趣,但是她提出要学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制造与方旭独处的机会。经过昨天一晚上的思量,云娜已经打定主意要正式面对自己的感情,可她又不愿像其他发花痴的女孩子去主动追求,云娜可是那种很矜持的女孩子。这不正在苦恼没有机会接近方旭让他对自己多加注意,今天天赐良机当然不会放过。许久以后,云娜每每回想起自己的这个决定都得意不已。

  最后两人商定好下周二起每天早上6点钟在操场见面,然后各怀心事的离去。

  *******

  七点多钟,方旭吃完饭回到了宿舍,却看见帅科一脸倦容的坐在床头,看见他走进来,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把方旭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帅科,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早醒了”方旭小心翼翼的问道,平时很少见到帅科在10点钟以前起床的。这家伙的懒惰是整个建筑系闻名的,举个例子来说,他懒得洗袜子,结果一双袜子正面穿三天,翻过来反面穿三天,扔到阳台上晾一晚上,接着再穿三天。

  “都是那群死女生,”帅科没好气的回答“一大早就打电话来问你在不在,我TMMD都接了快二十个了,后来我把电话线拔了,她们又打到了隔壁,惹得我被隔壁的家伙一阵臭骂”

  说着话,刘天推门进来,见了方旭,乐了:“阿旭,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整个宿舍楼都得出去找你了,这群女生可真是夸张啊,满楼的乱打电话找你。”

  “我招谁惹谁了”方旭一脸郁闷。

  晚上方旭更郁闷了,到外头房子忙了一天股票,晚上十点钟回到宿舍,推门进去,吓了一跳,一屋子的男生。

  ‘靠,进错门了吗?’抬头一看门牌没错啊,回头看见人群中的刘天和帅科。

  这是怎么回事?方旭正纳闷呢,一个蛮帅气西装笔挺的男生走到他面前,仔细打量了一下,开口道:“方旭?是吧。”

  “是,你们找我?”

  “不错,自我介绍一下,本人龙建新,大三国贸系,这几位是……”

  挨个介绍了一遍,方旭愈发的纳闷了,“请问,我认识你们吗?或者你们认识我吗?”

  “那都没关系”龙建新一声冷笑,笑的方旭头皮发麻,“我下面说的才跟你有关系,你听好了,从今天起,不准靠近云娜半步,否则就别怪我们做学长的不客气。”

  “这个……,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明白。”

  “装什么傻,告诉你,别以为云娜抱了下你的胳膊就以为她对你有意思,她那无非是想利用你摆脱木欣华,你也不想想你是什么身份,穷鬼一个,配的上云娜吗?”

  “请问学长跟云师姐是什么关系?”

  “关你屁事,”

  看着面前这个颇为英俊的男人扭曲的脸,方旭莫名的替他感到悲哀,校第三美女的魅力竟然如此之大,只不过是对着一块挡箭牌做了几个亲密一点的动作,竟然都能惹得有人为之伤神,激动不安,对着这个挡箭牌破口大骂,全然不顾形象,虽然这个挡箭牌是帅了点(看来方旭还是有点自恋的,呵呵),唉,至于吗?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下周起每天都要与云娜独处,那他们还不得把自己干掉。方旭愣愣地想。

  帅科刘天听了大怒,正要开口,却看见方旭朝两人微微摇头,两人不明白所以然,互望一眼,没有动弹。

  看见方旭发呆的样子,龙建新还以为是被自己震慑住了,于是不在多说,朝身后的几个男生一招手,一行人走了出去,临走前还嚣张的说道:“你记住我今天的话,免得到时候吃亏。”

  看着他们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帅科大骂:“Tmd,大三的嚣张个屁啊,有种一对一,到操场上单练。”

  刘天也是一脸的气愤,拍拍帅科,对方旭道:“阿旭,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几个家伙猛不丁的闯了进来,张口就问你在不在,看见不在,死赖着不走,说是有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云娜怎么了?”

  看见刘天帅科一脸的关切,方旭心中一暖,于是原原本本的将当时云娜借自己拒绝木欣华的事说了一遍,帅科听了眉飞色舞,“阿旭,看来这个云娜喜欢上你了,你小子有福了。”

  “怎么会?”方旭摇头道“她当时只是为了拒绝木欣华,今天碰到她了,她还为昨天的事情向我道歉,说是一时情急,利用了我。再说了,云娜家里摆明了非富则贵,她又怎么会看上我这个穷鬼,何况她还比我大。”

  帅科刘天点头称是。

  方旭没想到的是许久以后,他最后那句‘她还比我大’不知如何传到了云娜耳朵里,从而引发了他的一段‘血泪史’,让他‘悔不当初’。

  *******

  【许久以后,有人在说起这段往事时,问方旭怎么对龙建新这种人的挑衅置之不理,这种做法好像不太像他的为人。

  方旭笑道:“人生处在不同阶段时,为人处世的想法做法都是不同的。我当时的态度是将自己最弱的一面展现给外人,以狮子搏兔般尽最强的力量去对付那些要真正得罪我的人。”

  发问的人皱眉,不是很理解。

  方旭复又解释道:“如果一只蚂蚁朝你张牙舞爪,你会理会吗?”

  “自然不会”

  “那就对了,这些人对我的危险性就如同是一只张牙的蚂蚁一般,所以我不会理会。但亦不会去震慑它,当时的我认为:如果我去震慑它,它对我的危险就会隐藏起来,很有可能在我最放松或者是落魄的时候给我致命一击。我只会让它认为我很弱,它可以任意欺凌无需任何顾虑,当然如果他真的想要咬我一口的时候,我这个“软弱”的人就会将它碾成粉末。”

  “可是这样一来,那不就会招来很多麻烦,你不是最怕麻烦的吗?”

  “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消灭一个小麻烦可以避免一个潜在的危险的话,我乐意招惹麻烦。”

  “你可真是一个让人搞不懂的人”

  “呵呵,人本来就是一个矛盾而又神秘的所在嘛。”

  “那你现在的处世的态度呢?”

  “……犯我者虽远必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