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笑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654 2007.10.17 12:24

    第二天清晨,方旭做完早操后,与帅科几人到食堂里就餐,边吃边聊之际,一阵香风袭来,一个窈窕动人的身躯紧挨着自己坐了下来。

  “佳---。”方旭微一扭头,见是一身休闲打扮的柳佳,忙打招呼,可是这话到嘴边,猛然间觉得有些不妥,忙改口道,“师姐,是你哪。早上好。”

  柳佳望着方旭,轻颔玉首,娇声道:“学弟,你好。”柳佳冰雪聪明,自然知道方旭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不好意思开口称呼自己的小名,是以她美目中满是似笑非笑的意思,望的方旭心中直发毛。

  “学姐,那个,学姐找我们阿旭有什么事情吗?要不要我们回避那个,那个一二,嘿嘿。”正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帅科发话了。

  听着帅科的打趣,柳佳娇靥微微一红,笑着摇摇手,却做了一个让在场众人为之吃惊不已的动作。

  只见她俯身在方旭耳边轻声耳语道:“阿旭,这个周周六晚上六点到我外公家,我爸爸妈妈都在的,到时候打扮的精神一点,记住了哦。”

  方旭一愣,显然没料到柳佳如此大胆,在大庭广众之下作出如此亲昵的动作,不过此刻情形容不得他多想,只因柳佳那火热娇躯的动人魅力隔着那两层薄薄的衣衫毫无保留的传递到了他的中枢神经之上,刺激的他浑身一烫,心神更是为之一荡。

  方旭轻吸一口气,身躯微微后仰,离开柳佳魅力笼罩范围,点点头淡笑道:“我知道了。”

  柳佳望着满餐桌的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在心中升起一丝得意情绪的同时玉面更是红的厉害,伸出玉手偷偷扭了方旭一下,也不再逗留,对众人道了声“再见”,起身快速离去,那情形如同一只窥视主人珍藏美味的馋嘴小猫,偷窃得逞后,得意而张皇。

  柳佳离去后,众人方才从适才的‘震撼’中反应过来,望着方旭的眼神纷纷多了一丝阴险与羡慕的味道,帅科自是不甘寂寞,嘿嘿轻笑着道:“阿旭,虽然我们不知道柳佳学姐跟你小子说什么了,不过,你再说你是清白的,哼哼,估计也是没人相信了。”

  ******

  新学期刚开始,方旭他们过的也很清闲,上完一二节英语,三四节就没课了。方旭本打算回住处的,却被帅科告知说有事相商,方旭早就习惯了帅科有事没事故作神秘的样子(照候天的话就是特爱装大尾巴狼),当下也不多问,随着帅科刘天回到了宿舍。途经礼堂之时,却看见大一新生正穿着一身的橄榄绿,从礼堂出来,在礼堂门前空地排好方队,拉着整齐有序的队列朝着国旗广场开去。

  “校长同志训完话了,他们的苦难日开始了。可怜了,今年天更热。”帅科在方旭身旁嘀咕着,本是悲天悯人的话语从他嘴中蹦出来,却无奈的多了一份幸灾乐祸的味道。

  方旭笑笑没有接言,目光流转之间,却看见一个颇为熟悉的人――秦浩,这小子一身军装,看起来却更是柔弱,此时正站在队列之外喊着‘一二一’,他也看见方旭了,眉一扬,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方旭淡然一笑,这个家伙,恐怕还在盘算着十几日后的比武大会如何让自己丢人吧。

  三人回到宿舍刚坐下,话还没有说几句,敲门声起。刘天起身开门,方旭凝目望去,却是一身白衫婷婷玉立的杨乐俏立在门旁,正笑吟吟的望着他。

  帅科招呼着杨乐,端凳倒茶,神情殷切,杨乐点头坐下,接过帅科递过来的茶水泯了一口,轻轻放在了桌子上。

  杨乐望着方旭,开口道:“方旭,我给你的那些高中课本你都看过了吗?”

  杨乐美目炯炯的望着方旭,眸子中有着不易为人察知的关切,方旭知她是惦记着家教的事情,忙点头道:“看过了。”

  “那就好。“杨乐心中一松,复又笑道:“有件事跟你说一下,本来我跟学生家长订的是明天晚上去面试,可人家临时有事,特意打电话给我道歉。我想反正也不急在一时,多点时间做点准备也好,所以就挪到下周一晚上,到时候我来叫你,你看行吗?”

  见杨乐对这件事如此尽心,方旭心中感动,忙道:“你多费心,一切有劳了。”

  杨乐闻言心中舒畅,娇笑着摆摆手道:“别那么客气,我们是同学,这是应该的嘛。”

  说着话,话锋一转,接着又道:“对了,说起来,今天我们还有点事儿想请你帮个忙。”

  方旭一愣,道:“找我帮忙?你们?”听这话今天帅科拉自己回宿舍是跟杨乐说好的。

  杨乐微点臻首,帅科接言道:“是这样的,阿旭,我们班不是决定下个周末到红梅公园去玩嘛,后来乐妹妹说活动太单一了,不如改成白天到公园游玩,顺便在公园吃自助烧烤,晚上回来后找一家‘的厅’蹦的、唱歌好好放松一下。你觉得如何?”

  方旭闻言笑道:“很好哪。这样一来大家会玩儿的更尽兴吧。”

  杨乐娇笑着道:“我想绝大部分人肯定会赞同的。到公园游玩一事我跟帅科前几天找过公园负责人,已经谈妥,他同意给我们最优惠的价格,这一点基本没什么问题。可是在找‘的厅’的时候却遇到了难处。”

  “难处?什么难处?”

  帅科叹道:“我们联系过几家的厅,为了避免与社会上的人有过多的接触,班委研究过,最好采取包场。只是这价格普遍太贵,超出我们的接受底线。”

  方旭心中恍然,现在的的厅里面大多是鱼龙混杂,色情毒品不能说是比比皆是,最起码也算的上是屡见不鲜,打架闹场也不再是电影里的情节。如此一来,只有照帅科说的采取包场,方能保证大家玩的舒心。想到这,方旭道:“找一些小‘的厅’,最多大家挤一下,总能便宜点吧。”

  “小‘的厅’?”帅科哑然失笑,摇头笑道:“阿旭哪,你可知道这次活动有多少人参加?”

  方旭望着帅科的表情心中疑惑,道:“我们班总共才32人,加上平时一些不错的兄弟来捧场,嗯---,我想也超不过50人吧。”

  屋内三人摇头苦笑,刘天长吐一口气,叹道:“远远不止哪,我初步盘算过,很准成要去的人就已经超过了100人了。”

  方旭吓了一大跳,奇道:“这,这是怎么回事?都是些什么人?”

  帅科道:“其中一部分是我们班同学的另一半,一些是平时处的不错的别的班级的同学,一部分是班委邀请的学生会中的人物,还有一些是其他年级的同学,这些大多是通过老乡的关系来的。”

  方旭闻言点点头,突又问道:“邀请学生会的成员是什么用意?”

  杨乐娇笑道:“过些日子要举行文明班级评选,我们班角逐冠军可能性很大,而学生会在这场评选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所以---。”

  方旭恍然,笑着点点头,刘天又道:“还好咱们班在学生会中的成员不少,平时跟学生会上层的关系也不错,倒也不算是临时抱佛脚。”

  刘天语气中颇有几分自嘲之意,杨乐听来若无其事,帅科却是脸一红,干笑道:“嘿嘿,其实这也没什么,学校就是个小社会,在社会上遇到点事情,请客送礼那也很稀松平常嘛,我们这最多算是沟通沟通,呵呵。”

  方旭笑道:“帅哥说的也是,不过这么多人,这资金---。”言下之意不言而喻,这百十号人里,有好多人是不好收费的,这样一来,恐怕大多数费用要班里自掏腰包。

  帅科苦笑着道:“光学生会就有二十多好人物。这人一多,如果靠咱们那点班基金,嘿嘿,怕是杯水车薪哪。如果向同学们摊派,别看平时一个个的拿着三十、五十块钱不当回事,可要是要他们负担别人的吃喝玩乐费用,他们不造反算我没说,所以,必须找一家便宜的。“

  方旭呵呵笑道:“那帅科你们今天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方旭心中疑惑,若说帅科几人找自己帮忙筹措资金那肯定是不可能,自己怎么看也属于那种贫困线上的学生,如果说是联系‘的厅’,却怎么也不应该找自己,阿海候天几人的口才都不错,别看平时吊儿郎当的,要真的拉到台面上,还真是对得起观众,上个学期建筑学院举行足球比赛,那赞助就是候天、帅科几人去拉来的。

  杨乐道:“我们找你,就是让你帮忙联系金皇的紫珊瑚的厅,。”

  还未待方旭有所表示,帅科插口嘻嘻笑道:“帮忙去找一下金皇的云若若,这是馨儿建议我,请你出马的。”

  方旭闻言脑中轰然一响,刹那间一片空白。

  莫非他们什么都知道了?

  馨儿,兰馨儿,是她告诉帅科的,她是兰香郁的妹妹,而兰香郁是云若若的亲信,也是金皇里唯一知道自己与若若关系的人,兰馨儿是她妹妹,看情形也是知情的,该死,这女孩子的嘴怎么这么长。

  方旭心中暗自骂着,这脸上倒也没怎么表现出来,帅科见他长时间默然不语,以为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忙道:“我们这次是真的没辙了,所以才劳烦你这个第一帅哥出马的,兄弟,你就勉为其难,跟那云若若见上一面,如何?”

  方旭心中念头急转,听着帅科的话,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跟云若若的关系,心下想了想,试探着道:“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帅科笑了笑,就将这几日的事情说了一遍。

  ******

  原来杨乐自从被方旭邀请过以后,主动找帅科请缨,让帅科吃惊之余,也很是高兴。二人这几日瞅着空闲时间一直在找的厅,可都不中意,不是太小就是太贵,后来兰馨儿告诉帅科说,金皇的紫珊瑚的厅挺大的,而且现在一直处于闲置状态,仅仅供内部员工休闲用而不对外开放。帅科听了后就跟兰馨儿杨乐去金皇看了一下,这个紫珊瑚的厅,布置的气派堂皇,果然是此次活动的不二之选。几人找兰香郁帮忙,后来在兰香郁的引见下,见到了酒店服务部的刘部长。本以为凭着兰香郁保卫科长的身份,这样的事情是手到擒来,可谁料刘部长却连连摇头说自己作不了主,要云总发话才行。

  原来早在几年前,金皇门可罗雀之时,紫珊瑚的厅却一直是生意火爆,晚晚爆满,都市男女纸醉金迷之处却也正是藏污纳垢之所。跟大多数的娱乐场所一样,这里面毒品色情一应俱全。云若若掌控金皇后,首先将此处做了一次大整顿,可收效甚微,云若若见整无可整,恶根难去,索性将这里关闭了,只供职员休闲之用。

  这个紫珊瑚的厅本来是金皇承包给他人的,这个场子一直由天鹰帮罩着,云若若这样一来,断人财路,承包者自然不干了,这一来二去就闹到天鹰帮去了,沈鹰派孙子沈尘白去处理,沈尘白是气势汹汹而去,可谁料一见到云若若惊为天人,神魂颠倒之下差点来个当场求婚,狠狠甩了那个承包者几个嘴巴后,连连向云若若保证说这的厅本就是金皇的产业,云若若现在是金皇的主人,想怎么做尽管去做,谁敢唧唧歪歪找别扭就是跟他沈尘白过不去,撂下这一番话后施施然回到天鹰帮,自此开始了对云若若的穷追不舍。

  刘部长又道,去年金皇重开业不久,cz艺术大学的学生曾经找过他,说是要举行活动,希望能行个方便,刘部长见这些人是大学生,心想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所以就欣然应允。云若若对此也是大开方便之门,的厅设施任由他们免费使用,只要不损坏就行,而且免费提供茶水。本来挺好的一件事,却出了纰漏。有好几个学生玩乐之余,竟然开始服用摇头丸,更倒霉的是被警察逮了个正着,这件事情差点上了cz晨报的头条,照理说这跟金皇的关系不大,可事情要是传出去,很多人肯定会听风就是雨的添油加醋一番,到时候那麻烦可就大了。云若若痛定思痛,最后给酒店服务部下了个死命令:以后紫珊瑚的厅严禁对外人开放,如有违犯,一律开除;若有特殊场合,特殊人员,自己会亲自处理。

  兰香郁是这之后才到金皇任职的,对此也不是很了解,听刘部长这么一说,也犯难了,听刘部长口气是让她引见帅科几人去见云若若。先不说云若若是否会答应,单单是自己刚刚升到酒店保卫科长一职,这完全是因为云若若的宠信,自己方才能在短短的时间里顺利的走到今天这一步,正应该是一门心思努力工作之际,如此一做,会不会给云若若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呢?

  其实说起来这倒也不能怪兰香郁想的太多,现在社会竞争激烈,那些身居高位(相对而言)之人,往往都有着强烈的忧患意识,在做好大事的同时,小事上一样是谨小慎微,不敢有半步差错,否则说不准哪天被老板逮个正着,因此影响了前途,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兰香郁思前想后,最终没有带帅科他们去见云若若,帅科他们自己倒是去见了两次,第一次没有预约,而云若若正在同客户谈事情,他们托秘书台小姐将事情向云若若转达了一下,第二天再去的时候,秘书小姐告知说云若若没有同意。无计可施之下,兰香郁提醒兰馨儿说可以请求方旭帮忙。兰馨儿听了恍然大悟,方旭跟云若若的关系她老早就听姐姐说过了,说起来兰香郁却也不是多嘴之人,她本来是不会将云若若的事情随便透漏的,可兰馨儿是她亲妹妹,而方旭却也是cz大学学生,兰香郁担心妹妹不小心喜欢上方旭,所以就将此事告知妹妹。

  兰馨儿昨天告知帅科,如是说道:“我姐姐说,古代常用美女计对付男人,今天你们也可以试着用用美男计,不如让方旭去试试。”

  兰馨儿如此一说,倒让帅科想起暑假归来之时,方旭曾经送过自己跟刘天两张金皇特别贵宾卡,当时方旭言明:在云若若还不是金皇的老总的时候,方旭曾经帮助过她。如此看来两人还是有点交情的,不如就让方旭去试试。

  当帅科将此想法说给刘天杨乐听时,刘天连连点头说可以一试,杨乐却不知为何,神情间颇有些犹豫,帅科见她面露迟疑之色,心中不解,打趣道:“杨乐,你别是怕阿旭此去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杨乐脸色一变,忙轻抚秀发以做掩饰,半晌后脸色恢复平静,轻笑道:“他做不做肉包子,又关我什么事。既然你说的那么肯定,就试试吧,不过这可要看方旭自己的意见,他要是不同意,咱们可不能逼他。”

  *******

  方旭听帅科讲完,心中才长舒一口气,看来这个兰馨儿没把自己的老底透漏给帅科他们,这倒是万幸的很。

  最后方旭在帅科的请求下,‘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并且再三强调不敢保证一定成功,帅科大大咧咧的一摆手,说‘相信你,第一帅哥出马对付美女,绝对是手到擒来’。

  帅科心中对方旭总有一份莫名的信任,总觉得此事若由方旭出手,定然会圆满解决,只是这自信基于何处,他却是说不上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