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导火索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294 2004.03.29 00:08

    今天上午一二节没课,方旭吃过早饭来到男生宿舍找刘天与帅科。推门进去但见屋里热闹非凡,帅科在玩暗黑Ⅱ,使的是死灵法师,领着几个小骷髅一个石魔满地图乱窜,一堆人围着电脑七手八脚的出谋划策着。方旭笑嘻嘻的看着屋里热火朝天的景象,跟几个兄弟打了个招呼也探过脑袋去加进了指挥的行列。

  正玩的高兴,一人推门进来了,是隔壁的侯天,手里拿着一张报纸,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边吃早餐边看,看了一会儿,可能看到了不高兴的报道了,狠狠的骂了一句,把报纸一甩,人往床上一躺,长叹一声,两眼呆呆的望着上铺的床板,一脸的郁闷。

  方旭眼尖,看见了侯天的不对劲,忙走过去问道:“猴子,怎么了?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了?”

  其他几人也发觉了侯天的特殊神情,心里也颇为奇怪,帅科也顾不上玩游戏了,走过来道:“猴子,咋了?失恋了?”

  “靠,你一天就知道鼓捣这些低级趣味的东西。”侯天从床上懒洋洋的坐起身来,顺手朝帅科比了个bs的手势。

  “我去,小样的,牛的你不行了。”帅科笑骂道,“到底怎么了?整的这么郁闷?”

  “嗨,没什么,就是被报纸上的报道闹的心里不爽。”侯天无奈的道。

  “报纸?我来瞅瞅。”对门宿舍的阿海从地上拾起那张报纸看了起来,边看边念,“头条――cz市救助孤儿基金会昨日成立。昨天云天罗副市长出席了本次基金会并剪彩……”

  还没念完哪,众男生一阵哗然,帅科上下打量着侯天一脸的不可思议,喃喃道:“我倒!原来我们可爱的猴子这么有爱心,听说孤儿们受苦竟然伤心如斯,唉,跟您一比我简直就是一没有同情心的恶棍,不行,我要奋起直追,而且还要号召整个学校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学侯天同学’的运动。”

  “对对,靠,猴子,我发觉我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你了,我实在没想到你那一脸低级色情的伪装下竟然隐藏着这么高尚的心灵,我以前真是小觑了你了。”阿海一本正经的道

  “是啊是啊,哥几个,这可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哪。”六班的虫子也咋咋呼呼的叫道。

  “猴子,我对你的景仰之情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同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你就是我这艘漂泊在波涛汹涌大海上一叶孤舟的指路明灯,你就是我心中的太阳啊。”虫子宿舍的阿春大发感慨。

  说完屋里的男生全都没心没肺的狂笑了起来。

  “靠,鄙视你们。”恶狠狠的朝这些大笑的家伙比了下中指,侯天大‘怒’道,“谁说是那些孤儿把老子整的这么郁闷,虽然我也很是可怜他们。唉,我总是心太软。”

  “切,去死吧你。”帅科不屑的说道,众男生狂吐不已。

  “那侯天,什么报道让你这么不爽?”刘天憋住笑问道。

  “看第四版。”侯****阿海吆喝道

  阿海闻言翻到了第四版,念了起来:“商业新星――有‘玫瑰女王’美称的云若若,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神秘男友隐而不出,匿名人士透露其为……”

  方旭听到此处一愣,越往下听越是恼火,整篇文章通篇都是‘据说’,‘怀疑’,‘可能’的字眼,内容不外是怀疑云若若是有钱人情妇,如今在替情夫打江山,而且他们不知道怎么知道了云若若就住在御苑小区里,文中公然怀疑云若若是跟人同居,说的是有鼻子有眼的。

  方旭听的是脸色铁青,额头青筋凸露,恨不得把这个写报纸的家伙撕成碎片。急促的喘了几口粗气,稍微平静一下心神,走过去把报纸从阿海手上拿了过来,忍住怒火仔细的看了一遍,原来是一家不知名的报社出版的,通篇都是些八卦的新闻,‘这些混蛋!!’方旭恨恨的想。

  此时宿舍里开始炸窝了,说什么的都有。

  叫的最凶的是帅科,“我靠,这是什么烂报纸,我看看我看看,靠,花间早报,我靠,什么烂报社,没听过,云若若可是我的偶像,他们敢乱写,气死我了。”

  “******,我现在恨不得把这个编辑掐死,敢这么写我的偶像。”侯天一看有人响应,也来精神了。没想到云若若竟然还是挺受推崇的,有着颇多的拥护者,多是一些男生。

  “名人就是与绯闻挂钩的,不客气的说,名人就是制造绯闻的机器。”阿海叹气道。

  “这还不错了,通篇都是怀疑的字眼,你看那些娱乐杂志报道,个个说起来都是有鼻子有眼活灵活现的。”刘天道

  “云若若可是个名人,这家报刊就不怕人家告他们?”小虫很是疑惑。

  “告?怎么告?他们也不是什么大的报刊,什么不敢登?最多在人家追究的时候在报纸上登个道歉声明了事。难不成还要告到法院要求名誉赔偿,这种案件很费时间的,而且能不能赢也不一定。再说了云若若这种大老板平时忙的很,即便知道了,最多也是一笑置之,也未必会在乎这些低下小报的胡说八道。”

  “不过说起来还真的是让人怀疑哪?”阿春道。

  “怀疑什么?有什么值得怀疑的?”方旭不满的问道

  “云若若的财产哪。报纸上说她半年前本来是cz一家的外企的普通员工,凭空有了这么一大笔来历正当的财富是有点让人怀疑。”阿海说道。

  众男生闻言俱都陷入了沉思。毕竟这个世界上为了钱出卖自己的人不少。

  “靠,这世界上认识千里马的伯乐还是有的。”侯天坚决捍卫自己的偶像,云若若在他的心目中如同一尊女神一般,他可不允许别人任意诋毁。

  “可云若若实在是太漂亮了,所以……”刘天叹道,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靠,到银行查一下转帐的手续不就行了吗?”

  “切,你去查,人家还得给你查哪。”

  ………

  ……

  耳朵里充斥着同学的激烈讨论,方旭一阵心烦,长叹了口气。自己平时只考虑到自己不暴露,却全然没有顾虑到这样做会给云若若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也许我真的是太过自私了吧。’

  方旭无心去听男生的争论,起身走到阳台上。站到阳台上茫然的看着蓝天白云,心中思绪纷飞。自己跟云若若的住处根本不是什么保密的地方,如果别人有心要查的话估计也不会是什么难事。到时候自己跟云若若就是满身是嘴估计也说不清楚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人言可畏,混淆是非哪。

  ‘我该怎么办呢?’想着想着,方旭暗暗打好了主意。

  ***********

  晚上吃完饭,两人收拾好碗筷,坐在沙发上喝茶聊天。云若若喜滋滋的向方旭汇报了公司的运营情况。

  方旭面带微笑认真听着,末了突然说道:“云姐,公司在你的带领下发展的这么好,而我这个幕后老板却坐享其成。我真的很是惭愧,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云若若一愣,娇嗔道:“什么感谢不感谢的,我们两人非要算的这么清楚吗?如果非要说感谢的话,那我岂不是更应该谢谢你,没有你,哪有今天的我。”

  方旭闻言一笑,道:“好,听你的,咱们就不必这么客套了。不过这谢还是要谢的,云姐,我要送你一件礼物。”

  “礼物?送给我?”云若若喜道。

  方旭微笑的点头,云若若芳心甜蜜,倒不是因为方旭要送她的礼物,她高兴的是方旭心中一直记挂着她,有什么事情能比被自己的心上人放在心上更让人高兴的。

  “是什么?拿出来看看。”云若若娇笑着催促道

  方旭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长串崭新钥匙。

  “这是什么?”云若若奇道,不知为何,心中有了一丝不安。

  “我前些日子在‘书香苑’买了一套别墅,已经装修好了,我去看过,很不错的,治安环境都不错,你上班也要近多了。”方旭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觉得自己现在活像个推销员。

  “书香苑?那可是个好地方。”云若若突然想到了什么,娇笑道:“不过我们搬过去后,你上学可就要坐公交了,要多走上很多路的,你不嫌麻烦吗?”

  “这个,这个…”方旭看着云若若的如花笑靥,委实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最后心一横,道:“我在这边住的很好,我就不过去住了。”

  云若若的笑容凝滞在脸上,半晌后语气平静的问道:“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美目紧盯着方旭,眼神中有失望,有悲伤,有…

  方旭心中蓦然一紧,扭转视线不敢与云若若的眼神对视,轻轻点了下头。这幢别墅是他以前就买好了的,本意是两人一起过去住,因为他发觉他已经习惯了云若若在身边。可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却让他觉得有点不妥了,为了云若若的名声着想,他决定让云若若一人搬过去。

  “这么说你是要赶我走了。”云若若忽又笑道,不过笑容里掺杂着太多的伤心。

  “赶…,赶你走?”方旭愣了,“我怎么会,怎么会哪。我不过是…”可不过是什么呢?方旭也说不出来,总不能说是为了云若若的清白与名节着想吧。虽然是实话,可方旭却觉得这样说似乎也不妥。

  云若若贝齿紧紧咬住下唇,俏脸煞白的看着方旭,美目中水气缭绕。方旭嗫嚅着却说不出话来,半晌后才冒出一句话:“云姐,我是为你好,你相信我。”

  “为我好?是啊,你是为我好!从我们认识那天起,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我好。你助人为乐,天性善良,又怎么会害我呢?是我自己痴心妄想,可是却忘了,别人的可怜永远只能是可怜。”云若若惨笑着说道,语气哽咽,珠泪终于还是不受抑制的悄悄滑落,在无瑕的玉面上划出两道痕迹,泪眼朦胧中望去方旭是那么的模糊,那么的遥不可及,云若若觉得自己心中的幻想如同肥皂泡般幻灭了,‘一切都是梦,仅仅是一场梦,自己永远也变不成金凤凰的,自己在这个男人心目中永远都只是一个可怜的而不是一个可爱的人’。既然如此,自己还赖在他的身边干什么呢?难道自己非要死皮赖脸的呆在他身边,看着他拥有自己的女朋友,然后看着他们步入那神圣的殿堂自己才甘心吗?

  云若若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语气平静对着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方旭道:“你不要再为我费心了,这幢别墅你还是留给别人吧。你以后也不必再为我费心了。”说完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了愕然无语的方旭。

  方旭实在是没想到云若若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会这么的伤心,云若若那悲伤的眼神让他的心痛的厉害。

  ‘怎么会这样?难道说?云姐她?她喜欢我!?或者是她,爱上了……”方旭呆呆的想着,想着与云若若交往的点点滴滴:她每次看他的含情脉脉的眼神,跟他在一起时虽然疲倦但很满足的眼神,她那些隐讳的话语,每次吃完饭忙着收拾,每天回家不顾疲倦仔细打扫房间,对自己在学校的生活极度关心…,渐渐有点明白过来了。

  ‘那我呢?我对云姐是什么想法呢?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是怜惜?是关心?还是…’方旭觉得自己的脑袋乱成了一锅粥。猛然想到云若若最后一句话,‘你以后也不必再为我费心了’,心中大惊,害怕云若若会作出什么傻事来。

  方旭一个箭步窜到云若若的房门前,正要敲门,门却打开了。云若若一脸平静的看着方旭,道:“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老实告诉我,不要因为可怜我就乱讲。”

  方旭木然的点点头。

  “你究竟有没有喜欢我?”云若若紧盯着方旭的双目急切的想知道答案,她不是一个轻易接受失败的人,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上,她此刻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

  “我,我……。”方旭惴惴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对他而言,这可不是一句简单的话,这可代表着一个男子汉的承诺。

  半晌后,云若若彻底绝望了,轻叹一口气,道:“知道了,好了,我要休息了,你没什么事也早点睡吧。”说完轻轻带上了房门,将一脸木然的方旭关在外面,是不是也暗示着她把方旭从自己的心房里强行隔绝出去了呢?

  方旭欲敲门,手举在半空中却又无力的放下,喟然一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我对云姐到底是什么想法呢?’方旭的头又开始疼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旭听到门外传来几声轻微的开门关门的声音,心下警觉,忙起身推门出去,却没发现什么不对。运功一细听,却发觉屋里除了自己没有人在了。

  “云姐!”方旭猛然推开云若若的房间,佳人不在,屋里只有余香缭绕,她那口行李箱却也不见了。写字台收拾的干干净净,所有的东西摆放整齐,写字台上中间放着跟‘金皇’有关的所有东西,任命书股权所有一类的东西。上面赫然放着一串钥匙,云若若竟然把方旭给她的东西全还给了他,不辞而别。

  方旭的表情烦躁不安,呆立一会儿,突然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转身出门下楼寻找云若若去了。

  “云姐!!”方旭在小区里一路大叫,时值夜间十点钟,很多户人家都已就寝,方旭这没公德心的扯嗓子一吼,好多人都被惊醒,纷纷出来到阳台上大骂,“鬼叫什么?叫春哪!”方旭没有时间理会,放出神识感觉云若若的所在,却没有任何发现,看来云若若已经走远了,或者更糟糕的是云若若一出小区就打‘的’走人。

  方旭不死心的沿着马路跑了个遍,‘快出来,出来啊。’沿着公路跑了几个来回后,方旭回到了起点,在小区的门口不远处的马路边颓然的本跪着,呆呆的看着路面,只觉得心神俱疲,口中喃喃道:“若若,若若。”长久以来,云若若对他的柔情蜜意已经悄悄的在他的心里堆积了起来,只是他没有察觉而已,同时他也忽略了自己对云若若的感情,只是牵强的解释为关心,今晚的事情犹如导火索般点燃了他的感情世界,才会让他这么失态,他也陡然明白了自己对云若若不仅仅是关心而已。可是,他明白的是不是晚了点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