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流云遗物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005 2005.10.24 00:11

    方旭给刘天去了个电话,请了个假后,做着天昀的车到了金皇。进的大厅后,天昀娇笑着牵着方旭的手在前头引路。二人一是丰神如玉,貌比子都;一是娇靥如花,秀美无伦。自然轻易的吸引了大厅众人的眼球。二人无视众人那羡慕嫉妒的神色,乘电梯上楼而去。

  此际电梯中只有方旭二人,方旭问道:“天昀妹妹,天刑找我所为何事?应该是为了那个宝藏吧?”

  天昀微微点头,道:“师兄没讲,不过我想应该是的。”

  方旭低声自语道:“莫非天刑有了线索---。”说到此处突然神色一凛,住口不语。

  此时电梯停住,两个女子走了进来。

  其中一女看来成熟一些,年纪约莫有二十五六的样子,艳若桃李,雪肌玉肤,尤其那如梦双眸,让人一望之下,几乎全然忘却今夕何夕;另一女看样子只有二十岁的年纪,姿色虽也不恶,但与电梯里二女相较之下就失色多了,容貌清秀,勉强算的上是中等姿色,只是那一双眼睛灵动之极,气质秀逸,倒也给她平添了几分神采。

  二女进电梯之前本似乎在热烈交谈,只是见到方旭二人也是一愣,进的电梯后,住口不语。四人目的地竟然都是十四楼,电梯爬升中,四人皆默不作声。

  天昀望着身旁二女,恰逢二女也正在打量着自己二人,见天昀注意到了自己,那美丽女子玉面一红,朝天昀轻轻点了点头,神情腼腆,脸上也露出了善意的笑容。天昀美目中却闪过一丝极其明显的厌恶神色,突然鄙夷的娇哼了一声,望方旭身边靠了靠,不再理会二女。

  对于天昀的不屑态度,那美丽女子显然甚是不解,不知自己何时得罪了这位美丽女子,只是她性格似乎颇是柔弱,受了委屈,也不觉的什么,竟对着天昀歉然一笑,讪讪的低下头去。

  那清秀女子见同伴受辱,目中闪过一丝戾气,纤眉一扬,就待发作,那美丽女子发现她的异状,忙轻轻一扯她的衣袖,将她制止住了。

  到了十四楼后,方旭二人望左行,那二女出门望右。那清秀女子临走之前,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天昀,真难以想象这样一个清秀的女孩子竟然能拥有如此暴戾的眼神,天昀更是不惧,不甘示弱的望着她,美目中的挑衅之意一览无遗。

  对于天昀的举动,方旭心中不解,却也不愿横生枝节,当下在天昀耳边轻声道:“天昀妹妹,办正事要紧。”

  天昀对方旭是言听计从,当下对着方旭甜甜一笑,道:“听你的,旭哥哥。”

  此时那美丽女子也成功劝阻了同伴,那美丽女子神情间满是歉意,朝着方旭二人微微一鞠躬,拉着同伴快速离去了。

  “天昀妹妹,刚才你怎么如此沉不住气。”方旭边走边问道。天昀给他的印象一向是柔柔弱弱的。小时候只有别人欺负她的份儿,就因为如此,方旭甫一见她,就对她怜意大生。

  天昀玉面罩上一层红晕,娇声道:“旭哥哥,你不知道适才那两个人的真实身份,你以为你妹妹是无理取闹的人吗?刚才那二人其实是日本人,我见了心生讨厌,所以也不愿意给她们好脸色看。”

  “噢?日本人?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方旭奇道。

  “我是听天刑师兄说的,这两个女人跟我们住在一个楼层,天刑师兄曾跟他们打了个照面,据师兄说那个年轻女子身上似乎怀有神原清心流的心法。师兄平时执行任务的时候没少跟日本人交手,平时对他们的武功也颇有些研究,想来不会看错。”

  天昀顿了顿,细声道,“这些日本的习武之人时常在中国搞非法活动,我们天字门经常对付他们,他们阴险狡诈,天字门生没一个不讨厌他们的。而且你想,他们在这个时候到cz来,十有八九也是为了那宝藏的事情。所以我就更讨厌她们了。”

  说着话,天昀领着方旭来到天刑的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门没关。”屋内传来天刑的声音。

  天昀应声推门而入,天刑此时正坐在桌前,见二人进来也不起身,只是对着方旭微一颔首,道:“都说贵人难请,果不其然哪。”

  听天刑口气中似乎隐然有几分不悦,天昀忙道:“师兄,不关旭哥哥的事儿。都是我见到旭哥哥心里高兴,跟旭哥哥聊了会儿,所以就耽搁了一下,你可别怪旭哥哥。”

  天刑神色一缓,笑道:“师妹多虑了,贵客临门,我多等一会儿也是应该的。再说了,在你的旭哥哥面前,我又哪里敢怪罪你,我嫌命长吗?”

  天昀俏脸一红,娇嗔道:“师兄你乱嚼舌头,我懒的理你。”

  天昀转身对着方旭道:“旭哥哥,你跟师兄谈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顿了一顿,接着又轻声道,“旭哥哥,我有空去找你玩,好吗?”

  方旭笑着点头道:“欢迎欢迎,我求之不得哪。”

  天昀闻言娇羞一笑,神色间满是喜意,也不多言,说了声‘你们聊’就走了出去。

  待天昀出去后,天刑呵呵笑着,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笑道:“方旭,来来,请上座。”神情一扫适才的骄狂,满面俱是殷切之意。前倨而后恭,变化之快,让人几疑适才是看花了眼。

  方旭对此却视之无睹,神色从容,安然落座,望着天刑,突淡笑道:“天刑,你还是这么爱跟天昀开玩笑。”

  天刑呵呵一笑道:“这恐怕也是我最后一次逗天昀了,以后她有了你这么个靠山,我可不敢轻捋虎须哪。”

  方旭呵呵一笑,天刑又道:“方旭,我可警告你,千万别让天昀受到一点伤害。”

  方旭一愣,疑道:“你什么意思?我拿天昀当亲妹妹看,自然不会让人伤害到她,莫非你对此有所怀疑。”

  天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仰头打了哈哈,长笑道:“噢,我有感而发而已。呵呵,扯远了,我们也别谈这些话题了,今天我请你前来是有一事要告诉你。”

  “有什么事情?请讲。”

  天刑道:“我有一个师伯叫做流云,门主得知cz有宝藏存在的事情后,派他到cz探查一番,师伯一路南下,到了安徽境内的时候给我们来过一个电话,说是碰到一点蹊跷的事情,要耽搁一点时间,我们也都不以为意,毕竟在执行任务期间多少会遇到一些这样那样的小事情。可---。”

  天刑顿了一顿,喝了口茶,神色微黯,叹气道:“可谁知道师伯从此杳无音信,一个月后师伯突然又来了个电话,只是奇怪的是一向镇定功夫了得的师伯说话的口气竟是极其的紧张,似乎又夹杂了几分兴奋。”

  方旭奇道:“那这位流云前辈说了些什么?”

  天刑道:“师伯在电话里说他查到一个天大的阴谋,只是却没有说明是什么阴谋,当时师伯旁边似乎有人在催促他,他说过几天再打电话过来后就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那后来呢?他来过电话吗?”

  “倒是来过。”天刑叹道,“只是这次更是急促,他用的是手机,只说出了几个字就突然没了信号。”

  方旭突然来了兴趣,问道:“说的什么?”

  天刑神情一肃,缓声道:“他说:我找到了碧玉瓜。”

  方旭神情一怔,惊道:“什么?碧玉瓜?”

  天刑一愣,神情激动,忙问道:“莫非你知道这个碧玉瓜?”

  方旭点点头,道:“我听师父说过,古代有一微雕大宗师,他有一双无人能及的利眼,一双无匹巧手,花了十年多的时间,才将这个玉瓜刻出来。据说这个碧玉瓜大概只有婴孩拳头大小,可其上却刻着三界众生,上部刻着满天神佛,中间为凡间大众,其下为各种妖魔鬼怪,有千数多人,而且刻的是活灵活现,神态栩栩如生,最妙的是三界的环境在其上都有刻画,堪称世间无双的宝物。只是无缘得见,我一向是引以为憾哪。”说到后来,方旭唏嘘不已,他本极其喜好雕刻,当日听了师父说了如此宝物后,自是神往不已,可惜老道也不敢确定这世上是真有此种宝物,还是后人杜撰而出的,这让方旭是失望不已。

  天刑显然没料到方旭知道的这么清楚,怔了一会儿后叹道:“这事情是天旃师妹告诉我的。据她讲,门主与几位护法查遍古书典籍,也不清楚师伯所讲的碧玉瓜究竟是何物?我自然也就不知道师伯所讲的跟你所言是不是同一个物件。只是门主怕师伯出现不测,派人用天地视听大法探查也不可得,奇怪的是几天后,我天旃师妹竟然又探测到了流转神功存在的能量波动。”

  方旭道:“这流转神功莫非就是流云前辈的独家秘笈?”

  天刑点点头,道:“不错,这世上只有师伯会这门绝学了。”

  方旭道:“那岂不是说找到这位流云前辈了吗?”

  天刑神色一滞,缓缓的摇了摇头,沉声道:“只是这流转神功功力与师伯相比要弱的多,我怀疑---,怀疑是师伯使用了‘转精移血’将武功转嫁他人。”说着话,天刑俊脸扭曲,神色极是骇人。

  方旭也知道习武之人若用了转精移血后就会全身筋脉爆裂而死,见天刑如此伤心,知道他定然与这位流云关系很好,是以才会如此失态,心中一叹,半晌后见天刑神色恢复平静,方才缓缓道:“这流转神功的能量波动来自何处?”

  天刑冷冷一笑道:“就是这cz。”

  方旭闻言一怔,心中若有所悟,天刑接着道:“前几天我天旃师妹已经找到了这受术之人,他就是---。”

  方旭陡然截口道:“莫非是cz大学的学生?”

  天刑一愣,讶声道:“奇了,你怎么---?”

  话未说完,方旭又道:“此人可是大一新生,叫做秦浩,长相高高瘦瘦,样子挺柔弱的。”

  天刑惊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此事可只有我跟天旃师妹知道。”

  望着天刑眼中那深深的疑虑,方旭笑叹道:“这恐怕就就是无巧不成书吧。这世界上的事情可真是奇怪的很哪。”

  当下方旭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初次遇到秦浩乃至开学后再次相遇的情景讲了一遍,只是其中省略掉了秦浩挑衅一事。

  天刑默然半晌,摇头叹道:“世事难料哪。既然你认识这个秦浩,那一切就好办多了,我今天请你来就是想请你摸一下这个秦浩的底,说不定他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哪。”

  未待方旭发表意见,天刑又道:“这件事情说来是我们天字门的事情,本该我们自己出面才是,可---。”

  方旭摆摆手道:“你们身份特殊,而且cz市来了这么的修行跟异能高手,你们活动若是太过频繁,一不小心引起有心人注意就糟了,不说别的,若是你们出面跟秦浩见面,若是被人发现了,这秦浩定然第一个遭殃。”

  天刑俊脸一红,点点头,神色颇有几分赧然,道:“我倒不是怕了谁,只是这秦浩受了流云师伯传功,说起来也算是我们天字门的人了,若是因为我们的缘故让他受到了无妄之灾,我又怎么对得起流云师伯。”

  方旭淡笑道:“好吧,我答应你,只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天刑忙道:“有话但讲无妨。”

  方旭道:“你不想秦浩受到牵连,这我理解。可我一样不希望天昀妹妹受伤,。”

  方旭那微蹙的眉让天刑感觉出了压力,天刑一怔,叹道:“小孩子总要经历风雨的,否则怎么也长不大的。”

  方旭冷然一笑道:“你是怪我太过于宠溺她了吗?可是如果是强自与比自己高的多的敌手去对搏,那无异于以卵击石。到时候性命都丢了,还谈什么成长?”

  对于方旭的话颇是不以为然,天刑摇头笑道:“天昀武功在你眼里不算什么,在普通修行者里绝对是个高手,她在天子门生可是排名第三十一位的人物。”

  方旭一叹道:“眼下cz单是称的上是一流高手的人物我就见到了四个之多,分属同盟跟异能研究所,其中一人功力未必在你我之下。”

  天刑闻言惊道:“此话当真。”

  方旭道:“我有何理由骗你。我是在药店见到此人的,看情形应该是修行者里面数一数二的人物,我甚至怀疑他就是同盟的楚自然。”方旭说话之时神情肃穆,让人丝毫怀疑不得。

  方旭又道:“这隐藏在背后的高手估计更多,我有时候都怀疑,这全天下的高手是不是都到cz来了。”

  天刑听他说的认真,长吸一口气,默然无语,伸指轻轻点着桌面,神情凝重,半晌后,道:“门主问我此行需要几人,我本以为是寻常宝藏而已,故而说五人足矣,如此看来倒是我太托大了。想我天字门与同盟素来就是死敌,若是同盟真的精锐尽出,这一个遭遇上,单是一个楚自然就让我穷于应付了,更不要说还有其他高手。”

  方旭笑道:“所以我说天昀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置身其中可是危险的紧。不如你少给她安排任务,有什么难事,我来助你就是。”

  天刑闻言一喜,点头道:“也好,只要你肯与我联手,即便是路玄天与楚自然齐上,我也不惧。看来以后我有什么棘手任务,最好拉着天昀一起去,到时候就不怕你不出面帮忙,呵呵。”他心情愉快之下,竟然开起了方旭的玩笑。

  方旭俊脸微微一红,接下来二人聊了几句,方旭见时间不早,起身告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