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伤别离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4462 2004.02.28 00:04

    “好舒服,嗯?啊……”云若若懒洋洋的睁开眼睛,觉得浑身舒畅,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不禁一呆,抬头看见周围陌生的环境吓的失声尖叫,叫声的分贝指数严重超标。

  慌乱的一把推开被子,看见自己的衣服都在身上稍微放松了一点,但仍是不放心的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没什么不妥,才松了口气。

  “有人在吗?”云若若起身穿好了鞋袜,轻声唤了一声, “咦,奇怪,没人吗?我这是在哪里?”云若若被眼前的状况搞得有点糊涂,仔细观察了一下房间(方旭的卧室)。整个房间干净整齐,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红木大床,高级的席梦思床垫,如果没看错的话,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是价值不菲的天鹅绒制品,盖在身上轻若无物温暖异常。

  四处打量,床头边横放的电脑桌上摆了一台电脑,旁边一个大书橱背墙而立,上面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

  在墙壁的拐角处放了一个大大的一人多高的阶梯柜,看那在阳光下微微反射的光芒就知道价值不菲,上面一层层的摆放了好多东西。最顶上一层摆放着各种木雕,雕的是各种小动物,惟妙惟肖,神态各异,第二层放的是一只雪白的笛子,通体晶莹,入手一股寒意,还有一块黑黝黝的砚台,一座观音的玉雕,和一幅卷起来放在一个透明长匣的画,最底下一层放着十几个大大小小长短不一的盒子,而且都上了锁,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

  云若若推门走了出去,小心翼翼的搜索了一遍,没见半个人影,却在另一个开着门的房间里发现了自己的行李,这个空荡荡的房子只有一张很大的桌子,上面摆着笔墨纸砚,桌子上放着一张宣纸,纸上写着的是李白的《侠客行》

  侠客行唐李白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赢

  叁 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後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 赫赫大梁城

  纵使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 下白首太玄经

  毛笔写就的漂亮楷书。云若若虽然不很懂书法,但是却觉得这几个字写的劲透笔锋,遒劲有力,细看之下竟隐然有一股肃杀之意透字而出,让人浑身发冷。‘估计大师级别也就是如此水平吧’,云若若想。墙角还堆着一堆纸张,很明显是主人废弃的作品,有字有画,虽是废品但依照云若若的看法如果拿出去拍卖依然会被当成宝贝。

  云若若走到客厅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方旭有些许的洁癖,每天都把屋子整理的极其干净,所以几乎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他曾经花了三十多万请了个装修公司将房子好好装修了一下,现在房子只能用一个字形容,豪华且很有品位,(嗯?是七个字)。

  地面铺的是名贵的大理石地板,客厅中间一圈名贵的真皮沙发,上面随意摆放的几个形态各异的动物靠垫,四个墙角各放了一盆名种兰花,散发出一股清香,组合音响,电视,正对着沙发背墙而立,壁式空调,冰箱等等电器各自摆放得当,雪白的墙壁上贴着几幅画,尤为醒目的是一幅仙子画,画中仙子凌空飞起长舒广袖,相貌出尘神态动人,但是偏偏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du的感觉。原来方旭有一次梦中见到一位美若天仙的姑娘俏然起舞,舞姿飘逸、神态脱俗,恍若仙子下凡,一觉醒来后怅然若失,于是画了这么一幅画做纪念。

  更让云若若吃惊的是房门的左手边竟然有一个酒柜,里面摆满了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酒,不下200瓶,基本没有重复的,这是方旭将整个cz市区逛遍搜刮来的。

  别误会,方旭绝对不是酒鬼,严格说起来方旭甚至很不喜欢喝酒,但是他有一个爱好,就是调酒,方旭调酒的水平堪称是大师级别,如同他的琴,画,医术,雕刻一般。照他的解释是每调出一种新的美酒,就如同武人创出一式妙招一样,都有一种极大的满足感。浅酌一口,那种感觉,真是棒极了。

  看着这一切,云若若觉得自己大脑有点不够用的了。愣了半天后意识到自己昨天喝醉酒了,而且是不省人事的那种程度,后来被人发现后给带了回来,但是这个人明显没有恶意,从她衣衫的完整程度就可以推断出。而且这个人很有钱,很有品位,在字画上的造诣很高,联系种种,云若若已经基本断定对方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

  随后云若若看见了餐桌上保温笼屉里丰盛的早餐:十几个翡翠烧卖,皮薄透明,碧绿如翡翠,试着吃了一个,口感甜爽,回味无穷。一份清淡的八宝斋汤,尝一口齿颊生香,喝进肚里浑身舒爽,几碟精致的小菜,盐水花生,虾米黄瓜,皮蛋豆腐。吃饱喝足,云若若感觉无比的惬意。

  收拾好碗碟,云若若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几年来匆匆奔波,从来没有过今天这么舒服的感觉。

  闭目沉思一会儿,樱唇微启,轻叹道:梨园虽好,终非久居之地,奈何。

  将自己的行李拿了出来,准备离去,轻声道:“谢谢你,不知名的好人,感谢你如此照顾我,又如此信任我,可惜我不能亲自向你道谢了,抱歉。还有你,方旭,我的恩人,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你了。”

  云若若有点黯然神伤,不过感觉自己其实也很幸运了,一天碰上了两个好人。转身提着行李箱要走的时候,突然发现茶几上压在遥控器下的一张纸,上面隐约有笔迹,一时好奇的拿起来一看:

  【云小姐:

  你好。餐桌上的食物是为你准备的,还望喜欢,请慢用。另外冰箱里有牛奶,还有一些其他的食物,如果饿了,可以充饥。如果渴了,茶几上有茶,冰箱里也有饮料,如果想喝酒,酒柜的酒可以随意,不过可不要再喝醉了,呵呵。

  放轻松些,随意一点,先看会电视听听歌,不要忙着走。我今天中午回来的时候希望还能再见到你。

   方旭】

  “是他”,想不到这间房子的主人和救自己的人是一个人,可是他当时不是走了吗?嗯,肯定是他不放心自己又回来了,想到这云若若的芳心一甜,接着心里莫名的有点乱。

  放下行李,轻轻的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看着,思索着这个方旭究竟是什么人。他自称是cz大学大一的学生,穿着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寒酸,但是却拥有这么一套豪华的住房,书架上摆满了各种格式的书,电脑,股市,金融,管理等等,而且刚才自己看了一下,每一本书都有看过的痕迹而且书中密密麻麻写了好多读书笔记。还有那一堆废弃的字画,这都证明了他的博学多才,这样的人,会是个普通大学生吗?如果不是,那他又是什么身份?云若若有点糊涂了,转念一想,不禁哑然失笑:自己考虑那么多干什么?方旭救了自己,而且又没有趁人之危,足见是个君子,知道这一点就够了,其他的就不是自己该管的了。

  方旭中午放学后,因为下午没有课,所以直接回到住处,顺便买了一些菜。他心中有点担心云若若会不告而别,‘我怎么把纸条放在茶几上,如果她看不见就糟了’,方旭心中有点自责。云若若楚楚可怜的样子牵动了他的心,惹他无限怜惜之意,可能男人潜意识里都有保护弱小女子的想法吧。

  方旭买好菜后一路上没敢耽搁,火速回家。开门进屋,发现云若若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舒了口气,心下稍稍安定了些。

  云若若听到开门声转过身来,看见他后,启齿一笑百花失色,“你回来了。”

  “回来了”方旭随口应道。

  两人突然间都感觉到不妥,因为这两句话像极了夫妻间的日常用语,顿时都很是尴尬。方旭还好一点,他的情感反应迟钝了点;脸皮呢,又恰恰厚了点。云若若可是羞红满面,低着头一言不发,那一幅娇羞神态端的是对方旭定力的考验。方旭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昨天是你带我回来的?”还是云若若先打破了僵局。

  “是的。你喝醉了,我本来是想在旅店里给你定个房间的,但是找不到身份证明,所以只好……”方旭觉得有点尴尬,因为想起了昨天那销魂的接触。

  “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云若若顿了一下,接着道:“谢谢你昨天救了我还收留我,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对了,我要赶火车了,就不再打扰你了。谢谢你,我……,再见了。”说完提起行李箱朝门口走去,云若若看着那清澈的目光,却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一丝不舍。

  方旭看着云若若提着行李箱吃力的娇弱模样,心中一痛,突然有一种想留住她的冲动,“你真的要走吗?”

  云若若身子微微颤了一下,点了点头,没敢回身,她怕再看见那双眼睛,或者说是怕控制不了自己,因为她突然间发觉自己对这个救过自己的少年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而不是单纯的感激。

  “那好吧,我送你”听得出来,方旭的语气有点失望。

  ‘还是走吧’,云若若心里已经极其苦涩了,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突然间很希望方旭留住自己,可是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可是不可能突然变成了现实,因为方旭说道:“不如这样吧,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我也买好了菜,不如你留下来吃过午饭再走,我也算是尽了地主之谊,如何?”

  “…好吧。”云若若低着头答应了,语气带着些许的欣喜。但是她不敢抬头,她怕方旭看见自己的眼泪。

  ‘哪怕是多呆一会儿,能让我多看他一眼,也是好的。’云若若看着厨房里方旭忙碌的身影,痴痴的想到。

  方旭大展本领使出浑身解数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浓香扑鼻,闻者垂涎欲滴。开了一瓶xo,酒香醉人。但是面对如此佳肴,两人显然都有点心不在焉,默默的吃着菜,气氛极其压抑。

  方旭还好点,所以他找了个话题,“云小姐,你是学工商管理专业的是吧?”

  “是啊”

  谈到自己的专业,云若若总算是有了几分神采,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云若若发现方旭对于自己的专业竟然是如此的了解,精通的程度不下于她这个高才生,方旭对于云若若高深的水平也是极为欣赏,心中一动,不解的问:“云小姐,照你的说法,你曾经给公司提过很多意见都被高层给否决了,原因是意识太超前,那些这些建议书还在吗?”

  “在啊,怎么说那也是我的心血,即便是一文不值”云若若的口气有些许的自嘲。

  “我可以看一下吗?”方旭突然道

  “可以啊,你等一下”虽然对方旭的话有点不解,但是云若若依然痛快的答应了。“给,”

  方旭接过厚厚的一罗纸张,有打印的有手写的,方旭一张一张的看着,不时发出衷心的赞叹,纸上写的大多是一些公司管理方面的漏洞及针对这些问题提出的建议,甚至还有一些全新的管理模式,闻所未闻,但是却又是说的有理有据,可是为什么会被否决呢?可能是嫉贤妒能,压制新人吧。方旭看得赞叹不已,云若若听到方旭的赞扬一脸娇羞,美目中满是欢喜的神态。

  当方旭看到云若若写的一篇《我的创业》后,整个人呆住了,文中云若若假设自己有了资金后会如何创业,文章字字珠玑,结合了现实与云若若的大胆想象,其中她设想的将酒楼,豪华游乐厅,休闲健身场所结合起来左右富人的品位,经典小吃店与一般档次的餐馆、火锅店掌控普通人的口味的设想更是引人深思。

  ‘奇才’,方旭抖了抖手中的文章,暗暗想。没想到这么一个商界奇才竟然没有受到重用,真是极大的讽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